玉山南峰.jpg

興奮的心情還在,並且全程相隨。戀慕和虔誠的感覺,也是。我好像在遺忘多年之後,再一次通過早年曾通過的某項點滴接受啟蒙的儀式,似熟悉,又陌生,帶著迷惑好奇,或如遊子回鄉一樣,有一些情怯,但也熱切地,想要追尋過往的一些美好的時光和景物,在其中尋得慰藉,並重新肯定自己。的確,這個高山世界裡,是有一些絕對的東西。仍是令人讚嘆歡喜,在我們臺灣最高的這個心臟地帶。」  ──陳列.2011年〈重回玉山〉感言

玉山去來

第一則(課文第一~三段):寫登頂的過程,特別是描述碎石坡、風口。


崎嶇的碎石小徑在無邊的漆黑中循著陡坡面曲折上升。我臨時隨行的一支欲登玉山頂觀日出的隊伍,自從出了冷杉林,進入海拔約三五五○公尺的森林界線以後,已因成員體力的不一而斷隔為好幾截。我看到他們的手電筒或頭燈的微光點綴在上下的數個路段上,在黑暗裡搖晃。那些不時閃現的人影、岩坡和低矮的圓柏叢,全如魅影般。
說明:
通常登玉山,是從玉山登山口(塔塔加鞍部,海拔約2600公尺)開始步行。在日落前趕至排雲山莊(海拔約3402公尺,登山口開始至排雲山莊總長為8.5公里)。第二天清晨三點多「摸黑攻頂」,並在日出前,登上主峰(排雲山莊至玉山主峰約2.5公里)。本段寫作者在半夜三四點從排雲山莊出發,攀上海拔3500公尺的森林等高線,逐漸離開冷杉林的分布範圍。


由於沒有了樹林的遮擋,風稍大了,夾著凌晨近四時的森冷寒氣,從難以辨認的方向綿綿襲滲而來。裹在厚重衣服裡的身軀,卻因吃力攀爬而是熱的。四周也仍相當安靜,只有偶爾從那寂寂黑色中響起的前後人員的傳呼應答,或是石片在暗中某處唰唰滑落滾動的聲音。我一邊聽那聲音在我身旁飄浮懸蕩,一邊聽著自己的心跳和踩在碎石上的跫音,一步步地繼續往那黝黑的高處摸索,彷彿是史前地球上的一個跋涉者。
問題:
作者以「彷彿是史前地球上的一個跋涉者」,表現怎麼樣的心情?【文意推論】 

參考答案:
身處於安靜的高山,摸索走向黝黑的遠方,內心有著些微恐懼,也有對未知的興奮期待。

說明:
這裡描寫登頂過程時,感官上多用聽覺摹寫,因為作者半夜摸黑登頂,身處於「無邊的漆黑」中,視覺無法發生作用,只能偶見隊伍的手電筒或頭燈微光。此時聽覺即變得敏銳,故黑暗中人的傳呼應答聲、石片滾動聲、碎石上的跫音與自己心跳……,聲音反而更顯得格外清晰。


經過幾小段碎石坡以後,矮樹也漸少了,風,卻更強勁,陣陣拍打著身邊的裸岩,咻咻颳叫。我斜靠在一處樹石間休息,腳下的急斜坡掩沒在黑暗裡,而很遠很遠的底下,是數公里外嘉南平原上和高雄地區依稀聚集的燈光。天空仍是濃濃墨藍,只有很少的幾顆很亮的星。
說明:
在台灣沒有幾個人在玉山上,看過嘉南平原的夜景,其實,天氣好時連澎湖夜景都看得到喔!


路愈往上愈坎坷,呈之字形一再轉折,沿鬆脆的石壁而上。我儘量調整呼吸,配合著放下每一個斟酌過的步伐。而就在這專注中,天終於開始轉亮,晨光漸漸,在我身旁和腳下開始幽微浮露出灰影幢幢的巉岩陡崖。驚懼的心反而加重了。

到達位於玉山山脈主脊上的所謂風口的大凹隙時,形勢大改。山野大地好像在我來不及察覺之際忽然在我腳下翻轉了半圈;上坡時一路被暗暝龐大的嶺脈遮住的東邊景觀,轉瞬間出現在我一下子舒放拉遠開來的眼底裡。大斜坡、深谷、北峰,以及從北峰傾斜東去的山嶺,都在薄薄的曙色風霧中時隱時現。寒風囂叫,從那屬於荖濃溪源頭的谷地吹掃過來,沿著大碎石坡,直向這個風口猛衝。我緊緊倚扶著危巖,努力睜眼俯瞰錯落起伏的山河,心中也一陣陣的起伏。

問題:
作者以哪些描述,表現「時間」的變化?【擷取訊息】 

參考答案:
漆黑中寂寂黑色→天開始轉亮→薄薄的曙色


然後,當我手腳並用地爬過最後一段顫巍巍破碎裸露的急升危稜,終於登頂後,我就看到那場我從未見識過的高山風雲激烈壯闊的展覽了。
問題:
作者以哪些描述,表現「空間」上登頂路線的變化?【擷取訊息】 
參考答案:
冷杉林→碎石坡→風口→玉山頂

問題:
作者如何呈現登頂的歷程?
【文意推論】 
參考答案:
1.  以夜色、光影、聲音、疾風來渲染環境氣氛,增加臨場感。
2.  透過描寫呼吸、心情、動作來顯現登頂的驚懼艱辛。

說明:
作者在凌晨攀登玉山,心情先抑後揚,從忐忑、驚惶的心境,突然因即將攀頂舒展開來,終於來到山頂,正準備親炙一場高山風雲激烈壯闊的展覽時,文字又戛然而止。作者之所以不急著放筆描述,因為心情需要再整理,攀爬的過程愈艱難,登頂所見所感愈是複雜而深刻。他先讓澎湃之情沉澱下來,再以清明之思、繽紛之筆重現當時的見聞,不流於情緒性的讚嘆。全文採順敘法,文理節奏層層推進。本段承上啟下,為下文登頂所見預作鋪墊。
1.    時序:由「漆黑中」「寂寂黑色」「黝黑」→而「晨光漸漸」「薄薄的曙色」順時序鋪寫。
2.    步伐:由「因成員體力的不一而斷隔為好幾截」「吃力攀爬」「摸索」「跋涉」「放下每一個斟酌過的步伐」→而「手腳並用」。
3.    心境:由「摸索──彷彿是史前地球上的一個跋涉者」到「驚懼」而「形勢大改」「一陣陣的起伏」→直到「看到那場我從未見識過的高山風雲激烈壯闊的展覽」。

第二則(課文第四~六段):寫風、雲、日出。


這是四月初的時候,清晨近五點,我第一次登上玉山主峰頂。當我正是氣喘吁吁,驚疑的心神仍來不及落定時,山頂上那種宇宙洪荒般詭譎的氣象,剎那間就將我完全鎮懾住了。

一片洪荒初始的景象。

說明:
四月初時,平地雖已變暖,但台灣高山頂有時大雪仍厚(雪山頂積雪大約仍有30公分厚)。作者到達玉山主脊風口處時,曙光漸亮的時刻,山稜的陡峻高峭一覽無遺,心中伴隨而生的恐懼、害怕、欽慕、驕傲與感動的複雜情感,也在心中一波波湧來。作者一再強調「洪荒」 ,是為了形容主峰頂未經人為加工的自然壯闊氣勢。


大幅大幅成匹飛揚的雲,不斷地一邊絞扭著,糾纏著,蒸騰翻滾,噴湧般綿綿不絕從東方冥冥的天色間急速奔馳而至,灰褐乳白相間混,或淡或濃,瞬息萬變,襯著灰藍色的天,像颶風中翻飛的卷絲,像散髮,狂烈呼嘯,汹汹衝捲,聲勢赫赫,一直覆壓到我眼前和頭上,如山洪的暴濺吟吼,如宇宙本身以全部的能量激情演出的舞蹈,天與地以及我整個人,在這速度的揮灑奔放中似乎也一直在旋轉搖盪著,而奇妙的是,這些雲,這些放肆的亂雲,到了我勉強站立的稜線上方,因受到來自西邊的另一股強大氣流的阻擋,卻全部騰攪而上,逐漸消散於天空裡。
問題:
作者在本段敘述中一逗到底,完全未使用句點,試推想其用意?【作法探討】 

參考答案:
特意以整段作為一個句子的方式,可能意圖呈現雲快速變化、應接不暇、糾纏翻騰、連續不斷的氣勢。

說明:
第二則直寫登山者面對山頂景色的印象與見聞。作者被玉山主峰頂的氣象所鎮懾,先將全景融攝在「一片洪荒初始的景象」的初步印象,再以細筆描繪,文字多彩輝映,一如玉山風雲光影的氣象萬千。作者以豐富的想像力,馳筆揮灑,用語逼真生動,譬喻多變,如雲的姿態「絞扭」、「糾纏」、「蒸騰翻滾」、「噴湧般綿綿不絕從東方冥冥的天色間急速奔馳而至」、「像颶風中翻飛的卷絲」、「像散髮」、「如山洪的暴濺吟吼」、「如宇宙本身以全部的能量激情演出的舞蹈」等。一口氣讀下來,有強烈的臨場感,具體感受到高山山頂風雲的激烈壯闊。除此,安靜雲層的精細色差、日出的豁然,同樣展現作者活靈活現的生花妙筆。最後,作者細膩的發現,雲散後的天地並不是美景的結束,而是開始,玉山這個「交響樂的主題」,終於毫無遮蔽的表現出來了。閱讀此則,彷彿觀看高山雲霧光影的紀錄片,感受作者畫面性強烈的文字。本處對雲的形容如:「颶風中翻飛的卷絲」「散髮」「山洪的暴濺吟吼」「宇宙本身以全部的能量激情演出的舞蹈」。


而在東方天際與中央山脈相接的一帶,在這些喧囂狂放的飛雲下,卻另有一些幾乎沉沉安靜的雲,呈水平狀橫臥,顏色分為好幾個層次,赭紅的、粉紅的、金黃的、銀灰的、暗紫的,彼此間的色澤則細微地不斷漫漶濡染著,毫無聲息,卻又莫之能禦的。
問題:
作者從哪些面向來描寫雲?【作法探討】
參考答案:
1.  寫雲的動態與靜態
2.  寫雲的色澤
3.  寫雲的個性

說明:
本文對雲的摹寫十分動人,在帶感情的筆鋒下,作者用字精省準確,勾勒出雲的動與靜。
1.    心境變化:由「驚疑」「鎮懾」→而「震撼的心情慢慢平息下來」,表現臨場的具體感受。
2.    文理主軸:變。呈現逼真生動的景物摹寫。
(1)寫聲:如「狂烈呼嘯」「如山洪的暴濺吟吼」「好像交響樂──管弦齊鳴」等。
(2)寫光:如「光與色的動晃」「雲彩炫耀」「分明的光影」等。
(3)寫色:如「灰褐乳白相間混」「襯著灰藍」「赭紅」「粉紅」「金黃」「銀灰」「暗紫」等用字優美精準。
(4)寫動:如「飛揚」「絞扭」「糾纏」「蒸騰翻滾」「噴湧」「瞬息萬變」「翻飛」「旋轉搖盪」「騰攪」「漫漶濡染」「蹦跳」「奔馳」「衝捲」「暴濺」「舞蹈」等動作描寫雲的變化萬端。
(5)寫靜:如「橫臥」「漫漶濡染」「無聲無息」來形容雲的靜止狀態。
動態雲相: 喧囂狂放、蒸騰翻滾、絞扭糾纏  、聲勢赫赫→ 多用「動詞」形容
靜態雲相:沉沉安靜、 水平橫臥、漫漶濡染、毫無聲息→多用「顏色」形容
(6)寫個性:如狂烈呼嘯、山洪吟吼

(6)善用譬喻:如卷絲、散髮
          
然後,就在那光與色的動晃中,忽然那太陽,像巨大的蛋黃,像橘紅淋漓的一團烙鐵漿,蹦跳而出,雲彩炫耀。世界彷彿一時間豁然開朗,山脈谷地於是有了較分明的光影。

這時,我也才發現到,大氣中原先的那一場壯烈的展覽,不知何時竟然停了。風雖不見轉弱,頭頂上的煙雲卻已淡散,好像天地在創世之初從猛暴的騷動混沌中漸顯出秩序,也好像交響樂在一段管弦齊鳴的昂揚章節後,轉為沉穩,進入了主題豐繁的開展部。

說明:
本文對於雲如何散去的形容如:「天地在創世之初從猛暴的騷動混沌中漸顯出秩序」「交響樂在一段管弦齊鳴的昂揚章節後,轉為沉穩,進入了主題豐繁的開展部」。


我找了一個較能避風處,將身體靠在岩石上,也讓震撼的心情慢慢平息下來。

第三則(課文第七~九段):寫玉山山頂所見群峰。

啊,這就是臺灣的最高處,東北亞的第一高峰,三九五二公尺的玉山之巔了,嶔奇孤絕,冷肅硬毅,睥睨著或遠或近地以絕壑陡崖或瘦稜亂石斷然阻隔或險奇連結著的神貌互異的四周群峰,氣派凜然。

名列臺灣山岳十峻之首的玉山東峰就在我的眼前,隔著峭立的深淵,巍峨聳矗,三面都是泥灰色帶褐的硬砂岩斷崖,看不見任何草木,肌理嶙峋,磅礴的氣勢中透露著猙獰,十分嚇人。我想,在可預見的未來,我是絕對不敢去攀登的。

南峰則是另一番形勢:呈曲弧狀的裸岩稜脊上,數十座尖峰並列,岩角崢嶸,有如一排仰天的鋸齒或銳牙。白絮般的團團雲霧,則在那些墨藍色的齒牙間自如地浮沉游移,陽光和影子愉悅地在獰惡的裸岩凹溝上消長生滅。而二公里外的北峰,白雲也時而輕輕籠罩,三角狀的山頭此時看來,相形之下就可親近多了,在綠意中還露出了測候所屋舍的一點紅。 

中央山脈的中段在似近又遠的東方,大致上,或粉藍或暗藍,從北到南一線綿亙,蜿蜒著起起伏伏,自成為一個更大的系統,兩端都溶入了清晨溶溶的天光雲色裡,中間的若干段落也仍被渾厚的雲層遮住了,但浮在雲上的一些赫赫有名的山頭,卻是可以讓我快樂地一邊對照著地圖一邊默默叫出它們的大名:馬博拉斯、秀姑巒、大水窟山、大關山、新康山……。它們一一來到我的心中。

我站起來,在瘦窄的脊頂上走動。落腳之處,黑褐色的板岩破裂累累,永在崩解似的。岩塊稜角尖銳,間雜著碎片與細屑,四下散置。我就在這些粗礪又溼滑的碎石堆中謹慎戒懼地走著,辛苦抵擋著從西面吹來的愈來愈強盛的冷風。我勉強張眼西望,看到千仞絕壁下那西峰一線的嶺脈和楠梓仙溪上游的一段深谷,都蒙在一片渺茫淡藍的水氣裡。阿里山山脈一帶,則遠遠地橫在盡頭,有如屏障一般,山與天也是同樣粉粉的淡藍,只是色度輕重不一而已。

實在非常冷。我恍悟到耳朵幾乎凍僵了,摸起來麻麻刺刺的。那支登山隊的幾位隊員在急勁酷寒的風中顫抖著身子。有人得了高山症,臉色一陣白似一陣,呼吸困難,身軀直要癱軟下來的樣子。我的溫度計上指著攝氏二度。

問題:
作者以擬人手法描寫登頂以後所看到的群峰,各有什麼樣的面貌?【擷取訊息】
參考答案:
東峰(略)
南峰(略)
西峰(略)
北峰(略)
中央山脈(略)


第四則(課文第十~十二段):總結多次登玉山的經驗並抒發感懷。

後來我才曉得,山有千百種容貌和姿色。

這一年來,我三次登上玉山主峰頂。一月中旬,有一次我在雪花紛飛中穿過冷杉林之際,曾被那深厚溼滑的冰雪地阻斷了最後的一段一公里多的登頂路程。繼四月底的初登經驗之後,六月底,我大白天二度登臨,只見溼霧迷離,遠近的景觀幾乎都模糊一片,只有偶爾在那霧紗急速地飄忽飛揚舞踊的某個瞬間,才隱約露出局部的某個斷稜或山壁。


但隔一週後摸黑再上山時,遭遇竟又迥然不同。難得的風輕雲也淡。最迷人的則是日出前後東北方郡大溪一帶的景色。在那溪谷上,霧氣氤氳,濛濛寧謐的水藍。層層疊置著一起從兩旁緩緩斜入溪谷地的山嶺線,便全都浴染在那如煙的藍色裡,彷彿那顏色也一層疊著一層,漸遠漸輕,滿含著柔情。
說明:
第四則抒發親山的感動。作者首先提醒我們,玉山之美是無法以筆墨完整詳述的,另兩次登頂的經驗,見證了玉山多變之姿。


這個早晨,似乎仍是地球上的第一個早晨,永遠以不同的方式和樣貌出現的高山世界的早晨。當旭日昇起,在澄淨的蒼穹下,臺灣五大山脈中,除了東部的海岸山脈之外,許多名山大嶽,此時都濃縮在我四顧近觀遠眺的眼底,所有的那些或伸展連綿或曲扭褶疊的嶺脈,或雄奇或秀麗的峰巒,深谷和草原,斷崖和崩塌坡,都在閃著寒氣,變動著光影,氣象萬千,整個的形象卻又碩大壯闊,神色則一般地寧靜無比。這個時候,光和風雲,以及其他什麼時候的雨雪雷電,都瞬息萬變地在這個山間世界裡作用嬉戲,讓山分分秒秒地改變著它的形色與氣質。然而就在那捉摸不定的特性裡,透露的卻又是巨大無朋,如如不動的永恆的東西,讓人得到鼓舞與啟示的東西,例如美或者氣勢,動與靜的對立與和諧,生機與神靈。
問題:
作者在光、風、雲等自然現象的變化和山的不變之間,體悟到什麼道理?【擷取訊息】
參考答案:
美或氣勢,動與靜的對立與和諧,生機與神靈。
問題:
為什麼作者會說變動的表象之內,永遠不變的是主體本質?【文意推論】

參考答案:
作者以山為喻,比如山容時時變換,但山的本質是不變的;日夜四季變動不居,但宇宙本體及大自然亙古運轉的秩序是不變的。

說明:
高山永遠以不同的方式和樣貌出現,大自然也亙古不變地維持著運轉的秩序,因為「因為永遠不同」,所以永遠是「第一個」。「許多名山大嶽,此時都濃縮在我四顧近觀遠眺的眼底」意近於〈始得西山宴遊記〉,柳宗元初登西山頂所見之景「尺寸千里,攢蹙累積,莫得遯隱」。連用四個「或」,則在強調玉山上所見景物的繽紛多樣。在自然捉摸不定的特性中,作者發現有如如不動的永恆,捉摸不定的變化裡,透露的卻是如如不動的永恆,他體會到自然界永恆不變的秩序(這和蘇東坡〈赤壁賦〉裡所論變與不變之理是相通的):如「美」與「氣勢」,所有事物皆有「動」與「靜」的對立與和諧;以及萬物蓬勃生長的「生機」與無法解釋的神祕力量,一如「神靈」的存在,隱約顯示作者對大自然的敬意與謙遜。
1. 山的變: 變的是光和風雲,以及雨雪雷電「都瞬息萬變地在這個山間世界裡作用嬉戲,讓山分分秒秒地改變著它的形色與氣質」。
2. 山的不變:不變的是山勢透顯出從宇宙洪荒便存在的原始面貌,及「寧靜」的神色,讓時空瞬間凝結,似乎人間荏苒變化,大自然卻亙古不變的維持運轉的秩序。


我一次又一次地在玉山頂來回走動,隱約體會著這一類的訊息,時而抬頭四顧巡逡,一邊再默默念起各個山峰的名字。一種對天地的戀慕情懷,一種臺灣故鄉的驕傲感,自我心深處汩汩流出,一次深似一次。
問題:
作者在玉山去來的經驗中,有怎麼樣的感動與啟示?【擷取訊息】
參考答案:
對天地的孺慕之情,對台灣這片土地的驕傲感。
問題:
作者在玉山頂上感受到對故鄉的驕傲。你有哪些事物或情境,也曾讓你有類似的感動?【延伸思考】
參考答案:(自由發揮)

說明:
文末點明主題作者一次次在玉山來回走動,體會自然的啟示,深切共鳴著這樣的秩序,最後以一種對戀慕情懷的深情文字總結,留下令人低迴品味的餘韻。

全站熱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