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現代詩:白萩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白萩.png
上圖:白萩

白萩詩集「詩廣場」討論會記實

時間:民國七十三年十月七日下午

地點:菡影雅潔的樓頂書齋中。(落地窗外的花園裡花木扶蘇,簷下掛著一串風鈴和兩只鳥籠,籠裡各是一隻畫眉和八哥,室內幾盆盛開的蘭花。菡影原已佈置好一檯長方會議桌,但梅新嫌那樣太嚴蕭,便率眾分別据坐在籐椅或盤膝圍坐在榻榻米上;果然,氣氛自在舒適多了。)


主持者:林亨泰

紀錄:蔡珠兒


梅新: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粉塵.jpg

塵埃

疲困之後
一點塵埃逐漸掉下


冷漠的是那些高樓的軀體
冷漠的是那些窗口的眼睛
不甘心地
像蝴蝶在他們之間
起起落落


偶然歇在女人的衣襟
卻被嫌惡地彈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落葉.png

題解
 

本詩選自《詩廣場》,題目〈廣場〉,作者白萩(編按:作者另一篇收入課文的作品為〈雁〉。詩中以旁觀者輕鬆的口吻,強烈的對比,以戲劇化的張力陳述枯燥嚴肅的意識形態問題,對人生現實有諷刺的暗示。

白萩曾自白:「語言的『斷』與『連』,是我的詩學以及手法中很重要的一環,我認為在矛盾的抗爭之下才能產生有衝突的藝術。」 〈廣場〉這首詩,就充分地體現了這一特點。 

詩中「所有的群眾一哄而散了」是「斷」; 「回到床上 去擁護有體香的女人」是「連」。 一「斷」一「連」之間,暗示再重要的集會、再響亮的口號,如果不與民生相關,也抵不過生活現實裡性愛的魅力,  指出了一般人在潛意識中不可說的情慾或慾望,呈現人常有現實的理性與原始的人生、獸性的衝突。


「銅像猶在堅持他的主義,對著無人的廣場,振臂高呼」是「斷」「只有風頑皮地踢著葉子嘻嘻哈哈,在擦拭那些足跡」 是「連」。 強烈的對比,是對偶像膜拜及空頭政治的既輕鬆又辛辣的諷刺。在這首詩中,公眾與權威、庸常與崇高、社會與自然、嚴肅與戲謔……構成了矛盾的抗爭,鮮明的戲劇性與驚人的衝擊力就在這抗爭中產生。 藉廣場上的銅像來諷刺那些崇高而為眾人膜拜的偶像,用輕鬆嘲弄的對比手法,使詩的語言產生的戲劇性張力。

這首詩也證實白萩的另一段話:「超現實與現實完全是可以連接的,正如日常語言也可以是詩的語言。但一定要用得好、連接得好。」


【文章出處】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加拿大黑雁.png
上圖:加拿大黑雁

題解

本詩選自《白萩詩選》。雁,體形大的鳥類,多分布於北半球,具有南遷避寒的習性,集體飛行時常排成人字形或一字形。本詩藉由描述雁的飛行,指出在追求人生理想的過程中,雖然不免會感到艱難、無奈,但是仍要堅持向前。

全詩結構自然緊密,環環相扣,語言簡潔明朗,意旨深刻,在冷肅中散發力量,撼動人心。


雁.jpg

白萩.png
上圖:白萩手稿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