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中國現代文學史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現代主義.jpg

臺灣現代主義文學概說

前言

臺灣現代主義文學,在它興起之際,並未刻意或提倡某種「現代主義」(modernism)的理念,反而是泛泛的感覺或只是強調自己應配合當前社會的「現代化」(modernization)發展,亦當在文藝的領域「現代化」,因而往往強調自己所創作的就是「現代文學」、「現代詩」、「現代小說」……,以與「傳統文學」或「古典文學」……等有所區隔。在當時「現代」的用法,往往等「當代」。當時社會所極力提倡的「現代化」,目標明確:就是改造以農業、小鄉鎮為主的傳统社會為,以工業製造、商業大都會為中心,而充分融入國際經貿體系的現代社會。

但是這一波的「現代化」,與劉銘傳的始修鐵路,日治時期作為帝國延伸的建設,有著基本的差異:一方面是世界已經經歷了極端慘烈,而且以原子彈轟炸廣島、長崎作結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人類全體滅絕的命運,已非絕無可能的狂想,而是真實的夢魘。另一方面則是在美蘇兩大陣營對抗背景下進行的國共內戰,國民政府在大陸潰敗撤守臺灣,勵圖於人力物力總動員的現代戰爭中、後來則轉為長期冷戰的國際情勢下,整頓再起。因而「反共抗俄」是社會動員的總指標,「現代化」的各種建設皆被納入其中。文學藝術上,黨政軍亦皆以「反共文學」與「戰鬥文藝」為其指導原則

由於「西潮」自晚清以來,一直是「現代化」取經的方向,拜「現代化」的美名,自新文學運動以來的向西方文學學習,亦可堂而皇之,以聲稱「橫的移植」之方式,繼續進行。對外國現代文學與思潮的譯介,自以與臺大有關的《文學雜誌》、《現代文學》,以至後來的《中外文學》等期刊,影響最為廣遠。也就是在整體社會,經由黨政軍領導而締造出一股追隨領袖,反攻大陸的神話氛圍中,臺灣大學卻在傅斯年校長:「純粹的為辦大學而辦大學」的主張下,維持了一個比較清明的人文主義與自由主義傳統,與此相應的則是《文學雜誌》創刊時主張該刊希望能夠被讀者「認為這本雜誌還稱得上是一本『文學雜誌』」,「文學可不盡是宣傳,文學有它千古不滅的價值在」,其策略則除了鼓勵創作,重新評介中國古典文學外,最重要的是它們的能夠以學術的高度,持續的譯介歐美現代文學的思潮與其經典的作家、作品。因而提供了年青的寫作者,另一種學習的典範與創作思維的想像空間。

臺灣因而亦得以在部分日治時期的基礎,部分中國新文化運動的承續,以及重新輸入西歐北美的「現代」文藝中,逐漸發展出自己的「現代」文藝

與現代科學、技術、經濟發展、管理方式……等同時輸入的,是各種新興的藝術形態與表現,包括了:文學、戲劇、音樂、舞蹈、繪畫、雕塑、攝影、建築、電影……。在這些以「現代」為名的文藝發展中,各藝術門類往往是聲息相通的,例如小說家往往兼作編劇家,將其作品改編成戲劇、電影、電視劇,監製上演;戲劇或詩歌亦有意配上現代音樂、與攝影、電影,甚至加上舞蹈作平行的演出;小說家、人體模特兒也會蛻變成為擅長編舞與演出的舞蹈家;詩人與畫家亦企圖探索共同的美學基點,系列地作跨界的對談,因而為現代畫的理論與表現留下了見證;雕塑實品由木刻而銅鑄而與它的攝影同場展出;舞臺劇成功了之後搬上了銀幕,以另一種藝術形式重新詮釋、傳播;劇團的即興演出,搭配了新聞時事,亦轉成了每日演出的電視節目……遂在臺北小小的藝文圈內,共構了一個以「現代」為名的潮流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國現代小說史.jpg

夏志清:《中國現代小說史》原作者序



1951 年春天,我一方面忙於寫論文,一方面真不免要為下半年的生活問題著急起來。我雖算是耶魯英文系的優等生,系主任根本想不到我會在美國謀教職的:東方人,拿到了博士學位,回祖國去教授英美文學,這才是正當出路。有一天,同住研究院宿舍三樓的一位政治系學生對我說:政治系教授饒大衛剛領到政府一筆錢,正在請人幫他作研究,你謀教職既有困難,不妨去見見他。我當時根本不知道饒大衛,我到他的辦公室去見他,兩人一談即合拍。加上我是英文系的准博士,寫英文總沒有問題,饒大衛立即給我一張聘書,年薪四千美元,同剛拿博士學位的耶魯教員(instructor)是同等待遇。我既找到了事,寫論文更要緊,也就無意去謀教職,再去看英文系主任的臉色了。

饒大衛雇用了他的得意門生白魯恂同我這兩位 research associates,再加上日裔美籍研究生、教會學校出身的華籍家庭主婦這兩位 research assistants,人馬已全,7月1日開始工作,編寫一部《中國手冊》,供美國軍官參閱之用。那時是韓戰時期,美國政府是很反共的,所以饒大衛才能申請到這筆錢。數年之後,《中國手冊》上中下三冊試印本出版,先由美國軍方、政方高級官員審閱,可能發現全書反共立場太強硬(當然書裡面別的毛病想也不少),未被正式納用,這對饒大衛自己而言,當然是事業上的一大挫折。否則,這部《中國手冊》美國軍官人手一部,饒大衛自己「中國通」的聲望也必大為抬高。這部《手冊》試印本一共印了三百五十部,美國各大圖書館也不易見到。

我一向是研究西洋文學的,在研究院那幾年,更心無旁騖地專攻英國文學。那年改行編寫《中國手冊》,一開頭就大看有關中國的英文著述。虧得那時候這類書籍還不算多,一年之中真把漢學家、中國問題專家晚近出版的著作看得差不多了。我一人撰寫了「文學」、「思想」、「中共大眾傳播」三大章,另外寫了「禮節」、「幽默」兩小章(「幽默」章近已重刊《譯叢》1978 年春季號),「家喻戶曉的人物小傳」一章,也參與了「中共人物」章、「地理」章人文地理部分的寫作。最使我感到頭痛的是人文地理各省、各地區的個別報導。實在看不到多少參考資料,只好憑我的常識和偏見去瞎寫。20世紀50年代後期,《時代》周刊刊印了一個中共特輯(該期封面人物是毛澤東),居然也報導中國各地區的風俗人情。那晚我翻閱這個特輯,看到上海人如何如何,北京人、山東人、湖南人又如何如何,都是根據我撰寫的材料,有些地方字句也不改,看得我人仰馬翻,大笑不止。生平看《時代》周刊,從來沒有這樣得意過。

「大眾傳播」這一章得參閱中共的報章雜誌,花的工夫最大(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喻德基教授那本《中共大眾傳播》問世,是十年後的事了)。「思想」、「文學」這兩章寫起來比較得心應手。自己是中國人,介紹孔、孟、朱、王的思想,杜、李、關、馬的詩曲,不看多少參考資料,也可以寫得出。但「思想」這一章專述「傳統思想」,近代思想我不必注意。「文學」這一章重點卻放在現代文學上,占全章篇幅三分之二。我在國內期間,雖也看過一些魯迅、周作人、沈從文等人的作品,但看得極少,對新文學可說完全是外行。寫「文學」這一章,把耶魯大學圖書館所藏的茅盾、老舍、巴金等的作品都略加翻看。此外還有一批尚未編目的中共文藝資料,也放在辦公室里翻閱。什麼《白毛女》、《劉胡蘭》、《白求恩大夫》等小冊子以及趙樹理、丁玲的作品,倒真正花時間看了一些。(王瑤《中國新文學史稿》下冊1953年才出版,20 世紀40年代中共文學的演變,只好自己摸索,一無憑藉。)中國現代文學史竟沒有一部像樣的書,我當時覺得非常詫異。

到了1952年春天,又得為下學年的工作發愁了。饒大衛雖對我的勤快大為賞識(那位社會系畢業的家庭主婦一年之中只寫了「中國社會」一大章,「服飾」一小章),有意留我一年,年薪加至四千八百,但我實在不想再幹了,有關中國的英文書籍已大致讀遍,再做下去沒有意思了。我就到研究院副院長辛潑生(HartleySimpson)那裡去請教,有哪幾家基金會可以申請研究資助。他說:「最大的是洛克菲勒基金會,此外還有幾家較小的(那時福特基金會可能尚未設立),可一家家試你的運氣。」我就列印了一篇撰寫中國現代文學史的計劃書,一共只有兩頁。先寄一份給洛氏基金會人文組組長法斯(Charles B. Fahs)。他對我的計劃頗感興趣,立即來信叫我去同他面談。去紐約談了半小時,居然定局,給我兩年的研究補助金(grant),每年四千美元。這個數目,不知是我自定的,還是基金會給我定的,已記不清了。但這筆補助金用不著繳所得稅,實收比跟饒大衛做事那一年多一些。後來洛氏基金會准我延長一年,過了三年(1952-1955)無拘無束、讀書寫作的生活。名義上那三年我算是耶魯英文系的研究員(research fellow)。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國現代小說的史與學.jpg

引言

夏志清(C. T. Hsia, 1921-)一位在砧板上寫作,被譽為中國文評第一人的重要文學評論家,中國滬江大學英文系畢業,美國耶魯大學英文系博士。曾任教於北京大學、美國密西根大學、紐約州立大學、匹茲堡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著名學府。1991年退休前,曾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中國文學29年。現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退休教授。他學貫中西,中英文著作皆極具份量,且影響深遠。中文著作有、《愛情.社會.小說》、《文學的前途》、《人的文學》、《新文學的傳統》、《雞窗集》、《夏志清文學評論集》、《歲除的哀傷》、《談文藝.憶師友:夏志清自選集》,英文著作有The Classic Chinese Novel: A Critical Introduction; A History Of Modern Chinese Fiction; C.T. Hsia On Chinese Literature。


中國現代小說史.png

夏志清.jpg
上圖:夏志清教授(1921-2013)

《中國現代小說史》的意義(節選)

在二十世紀中國文學研究的領域裡,夏志清教授無疑是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1961年,夏出版了第一本英文專書《中國現代小說史》(A History of Modern Chinese Fiction, 1917-1957),從而為西方學院內現代中國文學的研究,奠定基礎。這本專著綜論1917年文學革命至1957年反右運動的半世紀間,中國小說的流變與傳承。全書體制恢宏、見解獨到,對任何有志現代中國文學文化研究的學者及學生,都是不可或缺的參考資料。也因為這本書所展現的批評視野,使夏志清得以躋身當年歐美著名評家之列,而毫不遜色。更重要的,在《中國現代小說史》初版問世近五十年後的今天,此書仍與當代的批評議題息息相關。世紀末的學者治現代中國文學時,也許碰觸許多夏當年無從預見的理論及材料,但少有人能在另起爐灶前,不參照、辯難、或反思夏著的觀點。由於像《中國現代小說史》這樣的論述,使我們對中國文學現代化的看法,有了典範性的改變;後之來者必須在充分吸收,辯駁夏氏的觀點後,才能推陳出新,另創不同的典範。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