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現代詩.楊牧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楊牧.jpeg
上圖:楊牧


台灣文學家楊牧(1940-2020)3月13日因病辭世。本名王靖獻,成長於花蓮,柏克萊加州大學比較文學博士。兼擅詩歌、散文、翻譯、評論。早年筆名葉珊,受浪漫主義詩人影響;後易筆名為楊牧,文風隨之改變。除前後任教於海內外多所大學,1976年與葉步榮、瘂弦、沈燕士創辦洪範書店,成為台灣不可或缺純文學風景。詩文曾被多國外譯,獲國家文藝獎、紐曼華語文學獎、蟬獎等。評審頒給國家文藝獎時,稱楊牧「不追逐流行,不依附權力」,這平均律一般,楊牧自稱「沒有遺憾,也沒有特別令我覺得驚奇或者厭煩」的寫作長路,成就了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的「楊牧學」,今日藉由詩人、學者唐捐帶領,一窺楊牧文學世界。

漢語台灣楊牧詩


1

楊牧在漢語現代詩史上,具有多重的「非典型」特質;但也因此展現了更強大的鎔鑄力與創造性,自成一種範式。首先,他不是典型的現代主義者。當1950、1960年代的前衛詩人競逐「波特萊爾以降」的新潮,他先是著迷於濟慈與李商隱,繼而深入中西文學源頭,張揚詩騷傳統與希臘精神。此外,他雖關注現實,具有顯著的介入精神,但也始終耽美,偏愛「抽象疏離」的方法,看重知識背景與文化傳統,有別於典型的本土詩人。


我們綜覽楊牧的文學實踐,感覺他在建構一套方案,頗有四面開展的氣魄。

追求現代感,進入世界視域,彰顯台灣意識,對文化傳統予以創造性轉化。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楊牧.jpeg

楊牧:「這些是所有我思索過的,所有關於一首詩自無到有的過程,以及其中一切連帶的問題。」

詩人已走,楊牧談創作


抱歉,用了這樣俗氣的標題,但首先我必須把你吸引進來。

以功利眼光來看,楊牧是一位成功的詩人,也是少數被上天溫柔善待的詩人。戰亂的煙硝停熄於他懵懂的幼年時期,六歲上學之後一路平順,東海大學畢業赴美國愛荷華求學,年輕即獲得文藝上的肯定。他是詩人,也是享譽國際的文學教授,順遂的人生並沒有妨礙他寫出優秀詩作,反而讓我們有機會更接近他的心靈

受過重傷的人,總是較難以靠近,而幸福之人,如果他剛好具有真誠、良善的人格,又能以其敏銳易感之心領略人情智慧,用寬廣的胸懷容納世界,那他必定能成為最好的帶領者。這本《一首詩的完成》就是他寫給青年詩人的書簡,共有十八個篇章,優美綿密,不宜高效閱讀,最好一天一篇,慢慢讀,慢慢想,放在心裡細細體會

我讀書有狼吞虎嚥的毛病,不少好書都讓我給糟蹋了。許多年前剛拿到這本書時也是不管不顧硬吞,噎著了,又放回架子上。直到現在年歲更長,心性更優緩才又翻開,我已經不是青年了,才終於有一點明白書中字字句句間的深意。這裡先抄一段:

詩人應該有所秉持。他秉持什麼呢?他超越功利,俾倪權勢以肯定人性的尊嚴,崇尚自由和民主;他關懷群眾但不為群眾口號所指引認識私我情感之可貴而不為自己的愛憎帶向濫情;他的秉持乃是一獨立威嚴之心靈。其渥如赭,其寒如冰,那是深藏雪原下一團熊熊的烈火,不斷以知識的權利,想像的光芒試探著疲憊的現實結構,向一切恐怖欺凌的伎倆挑戰,指出草之所以枯,肉之所以腐,魍魎魑魅之所以必死,不能長久在光天化日下現形──抄自 楊牧《一首詩的完成.抱負》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遺忘.png


給時間

告訴我,甚麼叫遺忘
甚麼叫全然的遺忘
──枯木鋪著
奄奄宇宙衰老的青苔
果子熟了,蒂落冥然的大地
在夏秋之交,爛在暗暗的陰影中
當兩季的蘊涵和紅豔
在一點掙脫的壓力下
突然化為塵土
當花香埋入叢草,如星殞
鐘乳石沉沉垂下,接住上升的石筍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葉.jpg


導讀

這首詩輯入《瓶中稿》,是一首類似婚前頌的療傷情詩,向受創的戀人應許持久、恆定的愛,雖遇阻難,終能召喚春回、新生。原應是一首私密的詩,卻因採迴旋曲結合四時歌的形式,賦予獨創的意象一種民歌式的親和力,讀來貼心,引人傳誦,儼然成為大眾情詩。整首詩以夏天的詩起興,春天的詩作結,把秋的悲哀、冬的淒冷裹覆其中。暖烘烘的愛情凝結在詩尾最後的絕唱:「我把你平放在溫暖的湖面/讓風朗誦」,以詩作畫,深得雷諾裸女畫神髓;尤勝一籌,風吟輕撫,觸動心弦。第二段寫愛情遇到的阻難,彷彿改寫自詩篇137篇被擄至巴比倫者的哀歌。此一被擄歸回的主題暗示將男歡女愛提升至上主與人之間的愛情,巧妙擺脫了私我的色彩,臻至大愛的境界,惟字面上呈現出來的是哥哥對妹妹兩小無猜的疼惜,故採童語哄慰。民歌的形式、童語的模擬讓這首詩逼近情詩的原型,意境、格局與里爾克知名的〈情詩〉相埒:

那觸動眾生,觸動你和我,以及萬物的,
像一把小提琴的琴弓把我倆拉聚成雙,
將各自獨立的兩根弦拉出一道樂音。
撐開你我的是什麼樣的樂器?
是什麼樣的樂師正在撥弄?
啊,多麼甜美的一首歌!


【文章出處】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樹葉.png


題解

2019年已過世的瑞典學院院士、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馬悅然,曾讚譽楊牧為台灣最有機會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詩人。

這部題名為《綠騎》(Den grone riddaren)的楊牧詩選,由著名瑞典漢學家馬悅然(Goran Malmqvist)親自翻譯完成。譯者以個人觀點精選楊牧1958年至2010年所作詩120首,次第先後,譯為瑞典文,並別出心裁,訂定書名,則全書所見左頁列印有楊牧原作,右頁為馬悅然之瑞典譯文,是為體例完整之漢瑞對照本。


詩選出版後不及十天,瑞典國內即有重要消息見報,斯德哥爾摩第一大報《每日新聞》刊登 Anna Hallberg 書評,點出楊牧詩自有一種「由柔和轉為急迫」的聲音,穿過整部詩集五百頁,動人心絃,絲毫不見隙縫與界限,而譯文顯然保存,展現之。「細雪那樣悄悄,無聲下著,地雷 / 在遠方斷續爆破」,書評作者讚歎道:「楊牧詩裡美麗而急迫的聲音再現於和原文迴異的瑞典文字了。」

《綠騎》又獲2011年瑞典最美麗書籍獎(書籍藝術獎),此獎自1933年設立,每年由六位專家評選,就書籍內容、設計、裝幀等,選出二十五本,並代表瑞典年度出版品,參加巴黎書展及法蘭克福書展。

以下摘譯自瑞典文版《綠騎──楊牧詩選》序文,原稿為馬悅然以英文另行撰寫之譯序。《綠騎──楊牧詩選》:馬悅然編譯,中文、瑞典文對照,斯德哥爾摩,天鶴出版公司,2011。台灣代理:洪範書店,本書獲得瑞典2011年度「書籍藝術」大獎,於瑞典皇家圖書館展出。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首詩的完成.png


從楊牧《一首詩的完成》談一首詩的完成(I


寫作到底怎麼學?這是每個初入寫作領域的人都曾有過的疑問。很幸運的,有一些人走在我們的前面,讓我們能踏實地站在他們的肩膀上,看清楚文學的真正樣貌。如果說小說領域有《史蒂芬.金談寫作》為圭臬,寫實書寫有《非虛構寫作指南》,那新詩的聖經肯定就是楊牧的 《一首詩的完成》。

如果你喜好讀詩,那你一定讀過楊牧,或者,曾聽過楊牧在台灣文壇的鼎鼎大名。無論是就文筆來看,或對詩歌、台灣文學的貢獻來看,楊牧都被封為台灣當今詩壇的霸主、最具代表性的文學家,私底下被文人稱為「牧神」一般的存在。楊牧的主題層次豐富到能自成一派,形成了相關的「楊牧研究」。去年的十一月底國立東華大學甚設立了「楊牧文學研究中心」,不難想像他所達到的藝術高度。


如此優秀的詩人,對於提攜後進這件事也沒半點鬆懈。(好想提更多,但說好今天只聚焦在這本書上)楊牧花了四餘年,不斷修改,終於在一九八九年的二月出版了《一首詩的完成》。在二零一五年達到十二刷,我想它幾乎是每個寫詩的人書櫃上都有,每過幾個月就會重新細讀一次,不可取代的那本書。

這本書不算厚,只有222頁,裝滿十八封由楊牧寫給青年詩人(也就是讀者)的書簡,提及了詩的發成、成長、定位,層面之廣泛到我覺得人生的一些煩惱都間接被楊牧解決了。 然而這18個主題都是楊牧精心思索過的,緊緊扣住「一首詩從無到有的過程」這個角度,從中深刻剖析。信中的楊牧溫暖誠摯,會和你互相回應,互相分享,互相學習,當然,也會問疑。

這是我第二次讀這本書,看到了很多第一次沒看到的地方,也沒看到很多下一次才會看到的地方。不是很專業,只是想簡單的記錄下來,與你們分享,與未來的我分享。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雲.jpg


題解

2020年3月13日下午4時30分,詩人楊牧辭世,享壽80歲。楊牧晚年身體不佳,心臟與呼吸系統均有狀況,日前身體惡化住進加護病房。生前友人東華大學「楊牧文學研究中心」主任須文蔚教授,發給文壇朋友的訊息指出,「楊牧老師上禮拜送進加護病房就昏迷,就沒有清醒過來。今安寧離去,圓滿走完一生,過世時十分安詳。盈盈師母(編按:楊牧遺孀夏盈盈)最後讀了〈雲舟〉給他聽。」本詩即〈雲舟〉一詩。

雲舟


凡虛與實都已經試探過,在群星
後面我們心中雪亮勢必前往的
地方,搭乘潔白的風帆或
那邊一逕等候著的大天使的翅膀
 
早年是有預言這樣說,透過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料羅灣.jpg
上圖:料羅灣


題解

本文選自《葉珊散文集》,形式上是一篇詩化的散文,作者葉珊,即後來的楊牧,本書文星版首刊於1966年,流傳甚廣,1977年起開始有洪範版行世。

文中寫1960年代寫下來的料羅灣,料羅灣位於金門南岸,雖沒有直接面對廈門,卻是大型船隻登陸的地點,是駐軍守備的重點,那時八二三炮戰已成過去,是沒有戰事的戰地,曾有無數海軍陸戰隊穿著紅色內褲在這海灣沙灘上操練,但看這寧靜的海面,不動的漁舟,很難想像兩岸之間已經變得如此平靜。

本文曾被選入國中國文課本,對許多五六年級生應該不陌生,想想當年
浮躁好動的男孩,要費勁讀完這一段細膩優雅的文字,多年以後才能慢慢體會出字裡行間的意義,成長,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料羅灣.png
上圖:料羅灣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楊牧.jpg

楊牧〈有人問我公理公理和正義的問題〉賞讀

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
寫在一封縝密工整的信上,從
外縣市一小鎮寄出,署了
真實姓名和身分證號碼
年齡(窗外在下雨,點滴芭蕉葉
和圍牆上的碎玻璃),籍貫,職業
(院子裏堆積許多枯樹枝
一隻黑鳥在撲翅)。他顯然歷經
苦思不得答案,關於這麼重要的
一個問題。他是善於思維的,
文字也簡潔有力,結構圓融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船.jpg

水之湄

沒有人打這兒走過──別談足音了
(寂寞裏──)
鳳尾草從我跨下長到肩頭了
  不為甚麼地掩住我
說淙淙的水聲是一項難遣的記憶
我只能讓它寫在駐足的雲朵上了
南去二十公尺,一棵愛笑的蒲公英
風媒花把粉飄到我的斗笠上
我的斗笠能給你甚麼啊
我的臥姿之影能給你甚麼啊
四個下午的水聲比做四個下午的足音吧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瓶中信.jpg

楊牧【瓶中稿】賞讀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越過眼前的柏樹。潮水
此岸。但知每一片波浪
都從花蓮開始——那時
也曾驚問過遠方
不知有沒有一個海岸?
如今那彼岸此岸,惟有
飄零的星光


如今也惟有一片星光
照我疲倦的傷感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瓶中信.jpg

在波浪裡尋得秩序——讀楊牧〈瓶中稿〉

楊牧的詩太安靜了。

這或許跟他節制的藝術形式有關。楊牧是節制的詩人,他慣常在詩裡安排自然的星辰花草,以及人事的器物文明,並在這些看似繁麗卻又顯得整齊的意象群中,反反覆覆來來回回,寄託一己情感秘密的追索;而這一切事件、內容,都納入了他對形式理智的序列中。

楊牧的節制主要來自他對形式的潔癖,並在規矩有禮的伸縮中,連帶也節制了情感的內容。理智無法成詩,西方柏拉圖那個著名的說法:「詩人如同先知與神諭,但他們不懂得他們說的是什麼,而且我也觀察到,仗著他們的詩,他們將其不知道的事,都認為他們知。在柏拉圖看來,詩人只是個工具,神靈藉由詩人之口,輾轉說出了重要的啟示。所以詩是神秘的,永遠充滿了暗示與魔力,詩是個謎。而作為工具的詩人,僅是在迷亂的情感激盪中承接了天啟,清醒之後卻誤自以為自己知。柏拉圖認為這是詩人對神靈的褻瀆,對詩的褻瀆,因為他自大到曲解了真理,所以將之趕出理想國。

然而柏拉圖並非將「詩」趕出理想國。在柏拉圖眼中,詩仍然可能是對真理的某種揭示,因為它直接來自神靈,但我們卻永遠無法得知詩裡到底說了些什麼,所以柏拉圖才孜孜矻矻,轉而企求於理性,因為邏輯的哲學與非邏輯的詩(宗教),是我們通往真理的兩種路徑。

理智無法成詩,因為詩從來就不是理智的,它選擇以不同於理智、哲學的秘密路徑,曲曲折折曖曖昧昧地顯露人生的真相給我們知。然而詩的內容拒斥理智,詩的形式卻必須以理智出之。作為一個藝術(文學)創作者,他的任務就是「賦予對象以一定的形式」。藝術之所以成為藝術,並非在於它表達了「什麼內容」,而在於它「怎麼表達」。在繪畫的例子中,我們時常可以看見所謂「致敬」的作品,一個畫家對另一個他所景仰的畫家的作品進行重繪,以致於畫的內容一模一樣,但卻不是單純的複製,而各有風格。著名的夏卡爾便曾經對高更的作品《夢》進行重繪,圖中的兩個女人、背景圖樣、位置關係,乃至於身邊伏臥的寵物均一筆未易,然而夏卡爾的這幅作品《獻給保羅‧高更》,卻完全不同於原作,他給了夢以一個全新的形式,一個充滿了屬於夏卡爾幻想筆觸的全新作品。

因此,一個創作者他面臨的可能是混雜不清的對象(對詩所追求的感情來說尤其如此),然而他卻必須將此曲折曖昧的事件、內容,規定在一個按序列安排的形式當中。如此,理智無法成詩,此乃就我們終極不可知的人生真相來說;而沒有理智之思索、安排更不能有詩,此乃就所有藝術皆須賦予其對象以一定之形式而言。所以楊牧的理智來自於他對形式之調度與律定,而連帶地,那欲以詩所追尋之感情也受到了與之相應的圈定與表露;所謂楊牧的節制就在這個意義上說。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