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ng

文學史不需「重寫」

看了兩期《上海文論》,知道有些青年文論家在討論「重寫文學史」。參加討論的人不算少,似乎很值得討論。 

我有點不理解。我從來沒有想到過這樣一個問題,也從來沒有想到寫文學史會成為一個問題。 

寫文學史,從來沒有「專利權」。每一個文學史家、文學批評家,都可以自己寫一部文學史。你寫你的,我寫我的,各不相謀,也各不相犯。從黃摩西的《中國文學史》以後,曾毅也寫過《中國文學史》,謝無量寫過《中國大文學史》,王國維有《宋元戲曲史》,魯迅有《中國小說史略》,鄭振鐸有《中國俗文學史》,龍沐勳有《中國韻文史》,到現在,我們已經有了許多「文學史」,每一部都是獨立的著作,表現了作者自己的文學史觀,誰也不是對另一作者的「重寫」。 

只有一部文學史,可以說是「重寫」的「文學史」,那就是劉大傑的《中國文學發展史》。這部文學史,最初是上海淪陷時期作者在幾個私立大學中的講稿。抗戰勝利後,作者在國立暨南大學任文學院院長兼中文系主任,把這個講稿重寫了一部分,即出了第一版。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後,作者又重寫了一遍,在一九五○年代印出了一個新版本。在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期間,作者為了某種政治需要,又重寫了他的《中國文學發展史》,在一九七○年代初期印出了最新版本。在我們的許多文學史著作中,只有這一部是名副其實的「重寫」本,而且是經過三次重寫,但結果卻成了離開了「文學」的「文學史」。 

現在,一些人討論的「重寫」文學史問題,其實這不是「重寫」,而是「另寫」。 

從一些討論的文章中可以知道,有一種或幾種文學史,是他們所不滿意的,因此,他們希望有一本新的、可以滿意的文學史,出來取代那本舊的。因此,才提出「重寫」的呼籲。他們希望「重寫」的文學史,大概是作為教材的那些文學史,它們是全國大專院校中文系學生的必讀書。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