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散文賦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火.jpg
 

題解

〈阿房宮賦〉寫於唐敬宗寶曆元年(公元825年),作者杜牧,時年二十三歲。杜牧在〈上知己文章啓〉中說:「寶曆大起宮室,廣聲色,故作〈阿房宮賦〉。」由此可見此文寫作目的,是借秦始皇失敗的教訓,警示最高統治者以史為鑑。

唐敬宗李湛十六歲繼位,善於擊球,喜手搏,往往深夜捕狐,與宦官嬉戲終日,昏憒失德,荒淫無度,求訪異人,希望獲得不死靈藥,曾在長安洛陽有大興土木修建宮殿的龐大計劃。作者預感到唐王朝的危險局勢,就寫下這篇賦,表面上寫秦因修建阿房宮,揮霍無度,勞民傷財,終至亡國,實則借古諷今,規勸唐朝的當政者要以古爲鑑,不要重蹈覆轍。然而,杜牧的忠告沒有使統治者更改,兩年後敬宗駕崩,半世紀後黃巢起義後,唐王朝與秦王朝一樣歸於滅亡。

杜牧〈阿房宮賦〉膾炙人口,曾得到「古來之賦,此為第一」的評價而傳誦千古。作者透過描寫阿房宮的興建及其毀滅,形象生動地總結秦朝統治者亡國的歷史經驗。在賦體發展上,屬於融合散文的「散文賦」(文賦),同時有賦體「鋪陳排比、想像誇張」的特點,是唐代「散文賦」的代表作品。


阿房宮.jpg
上圖:阿房宮想像示意圖
阿房宮賦.png
上圖:日本江戶時期字帖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河.png

餘音嫋嫋,不絕如縷──蘇軾〈赤壁賦〉的平仄韻腳

「賦」為介於詩、文之間的一種韻文體裁,在換韻因篇幅較長,極少一韻到底。一般而言,六朝賦換韻比較少。同時,換韻之處往往與內容段落一致,亦即換韻之處其內容方面亦有所轉折改變,作者可以通過換韻來表示賦的段落,此一特點在六朝以後的賦中,表現得更加明顯,直到〈前赤壁賦〉,莫不如此。押韻方式上,賦可句句押,亦可隔句押,以隔句押最為常見。古賦與文賦常夾有散句,押與不押,比較自由,如前赤壁賦除句句押與隔句押之外,亦有三句或四句才押韻者,此乃賦體詩的成分減少、散文成分增多使然。此外押韻不一定在句末,如果句末是虛詞,往往在虛詞的前一字押韻,這是繼承詩經、楚辭的押韻法。此種押韻方式在古賦與文賦中用得較多,六朝駢賦一般不用。至於韻腳的用字上,則以不重複為原則。
 
賦至宋代,雖然散文化而發展為「散文賦」(散賦、文賦),但賦原本講究音聲辭采之美的「詩」性仍然存在。〈前赤壁賦〉通篇有韻,又大量使用對偶句,加以蘇東坡極擅營造意象,致使全文讀來深具聽覺美與視覺美,也見證宋代散文賦的高度成就。〈赤壁賦〉各段韻腳如下:

赤壁賦

壬戌之秋,七月既,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少,月出於東山之,徘徊於斗牛之。白露橫,水光接。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
說明:
1.
、章、、江四字平及仄聲韻。
2.間、天、然、仙四字韻,字與字間隔甚長,有舒徐之感。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舟子.jpg


題解

赤壁,山名,在今湖北省黃岡城外,亦名赤鼻磯。賦,文體的一種,是介於詩、文之間的韻文,源於詩,興於楚辭,盛於兩漢,至宋,受古文影響,形式散文化,稱文賦,又稱散賦。

宋神宗元豐五年(西元一○八二),蘇軾時年四十七歲,謫居黃州(今湖北省黃岡市),秋夜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有感於萬物盛衰消長之理,因作此賦。蘇軾所遊之處,並非周瑜、劉備大敗曹操的赤壁,文中以赤壁之戰的歷史背景,藉曹操、周瑜之事,抒發弔古之情及思想理趣。

本文藉景抒情,蘊含哲理,表達作者胸懷的曠達,以及隨緣自適、超然物外的人生態度。全篇融寫景、抒情、議論於一體,透過主客間的對話,以淺近的事物作譬喻,使抽象的哲理形象化,讀來興味盎然,引人入勝。


赤壁賦.JPG
上圖:赤壁賦原真蹟(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渡船.jp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落葉.jpg


題解

本文選自《歐陽文忠公集》,是一篇宋代的散文賦。

宋代受古文影響,賦變為文賦(編按:陸機〈文賦〉為駢賦),又稱散賦、散文賦。本篇與杜牧〈阿房宮賦〉及蘇軾〈赤壁賦〉,並列散文賦之代表。

〈秋聲賦〉把寫景、抒情、記事、議論熔爲一爐,駢散結合,敘事簡括有法,而議論迂徐有致;章法曲折變化;而語句圓融輕快;情感節制內斂;語氣輕重和諧;節奏有張有弛;語言清麗而富於韻律,是宋代文賦的典範,是歐陽脩繼〈醉翁亭記〉後的又一名篇,被稱為古代三大描寫聲音的古文。

全文藉作者與童子的對話,問答成文。時歐陽脩已五十二歲,他剛辭去開封府尹的職務,專心著述。這時的歐陽脩,在政治上早已經歷了多次貶官,長期的政治鬥爭及屢次遭貶,也使他看到了世事的複雜,對政治和社會時局心情鬱結,對人生短暫、大化無情感傷於懷,正處於不知如何作爲的苦悶時期。在〈秋聲賦〉中,作者採用賦的形式抒寫秋感,極盡渲染鋪陳之能事,實際上融入了作者對宦海沉浮、人生苦短深沉的感慨。


「悲秋」是歷代文人騷客寫作的主題,他們借對秋的悲,抒發對時政不滿而產生的鬱悶心情;感嘆自己懷才不遇,宦海沉浮,人生艱難的不幸遭遇。秋在古代也是肅殺的象徵,一切生命都在秋天終止。古代一般文人寫秋,大多著眼於秋之悲淒,並哀嘆年華老去。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赤壁賦.png


(前)赤壁賦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櫂兮蘭槳,擊空明兮泝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簫者,倚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蘇子愀然,正襟危坐而問客曰:「何為其然也?」

客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川相繆,鬱乎蒼蒼,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侶魚蝦而友麋鹿,駕一葉之扁舟,舉匏以相屬,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託遺響於悲風。」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