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解.jpg

中國人容易誤解的八個西方哲學名言

西方哲學的傳統的核心和基礎是形上學。形上學的研究對象Being(希臘文的動詞einai及其動名詞on,拉丁文的esse,英文的動詞不定式to be和動名詞being,德文的Sein,法文的être),是西方哲學的中心範疇。從古到今的西方哲學充滿了Being的意義的辨析和改變。在西方哲學史上,Being有各種不同的意義,任何固定的意義都被顛覆,被顛覆的意義又被更正和修改。Being的意義的每一次變動都伴隨著形上學體系的新舊交替。由於Being的意義的複雜性,西方哲學界多次對這一問題進行討論,其中也包括如何用現代西方翻譯希臘哲學中與einai相關的術語的問題,但至今也沒有一致的意見。


與西方人的哲學史研究相比,中國人對Being意義的理解有著更多的隔膜和特殊的困難。中國人的西方哲學是由點到面展開的,長期以來,缺乏對西方哲學的整體把握,特別是把西方哲學史和現代西方哲學分為兩截。這種狀況阻礙了中國人對Being意義的全面理解。人們往往以自己熟悉的某一個哲學家或哲學派別的論點為依據,用一個中譯概念固定Being的單一意義,而不了解其他哲學家和哲學派別對Being的意義的規定,也不了解現代西方哲學關於Being意義的多樣性及其聯繫的複雜性的討論。

中國人較早接觸的西方哲學是康德和黑格爾的哲學,他們發現康德、黑格爾關於Sein的論述與中國傳統哲學所說的「本體」和「有」甚為契合,於是把Being理解為「有」。馬克思主義成為主導的意識形態之後,中國人又採用了恩格斯關於Sein的意義的翻譯。後來海德格爾和存在主義成為顯學,他們關於Being的理解進一步支持了「存在」的譯法。最近,一些學者從希臘哲學的文本出發,指出Being的哲學含義是從「是」動詞的意義引申而來的,因此應以「是」取代「存在」的譯法。

以上三種理解各執一詞,各有各的道理。但是,他們的道理都只是一個哲學家或哲學派別的道理,如果把這個道理推廣到西方哲學的全部,難免以偏概全。正是這種以偏概全的片面性,使中國人對西方哲學的一些基本觀點產生了誤解。這些誤解的廣泛流行,降低了中國的西方哲學研究的質量,不能與西方哲學的國際研究接軌。以下用十個例證,說明對Being的片面理解而產生的誤解的廣泛性。

1. 「思維與存在是同一的」

這句話出自巴門尼德殘篇之三:togarautonoeinestintekaieinai(For the same thing is there both to be thought of and to be).這句話過去被譯為「思想和存在是同一的」,被當做唯心主義的「思維與存在同一性」的最早命題。這裡的關鍵詞組estinti(itis)被譯為 「存在」。但實際上,它的直接意義是「所是的」,這一句的意思是:「所思的與所是的是一回事。」其中,「所是的」指系詞「是」所能連接的一切判斷,「所想的」指思想內容。巴門尼德在這裡不過宣稱了「思想內容與判斷是同一」的道理。他認為,這是知道系詞用法普遍性的人都懂得的自明真理。正是依賴這樣一個「共同的、我將再三強調的出發點」(殘篇之五),他後來關於「是者」的論證才具有某種邏輯必然性。過去把「是」理解為「存在」,巴門尼德的思想被理解為「思維與存在的同一性」,而且被貼上了「唯心主義」的標籤。似乎他主張想到的東西就是存在的,似乎這一論斷沒有任何理由。他的思想變成了武斷的、荒謬的唯心主義。這是對西方形上學傳統的漫畫式的解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