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說苑新序寓言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貓頭鷹.png

題解

本則寓言出自《說苑》,作者劉向,標題為後人所加。

古人認為,梟(又名鴟鴞,即貓頭鷹)在夜半鳴叫,是不吉利的象徵,因此這種猛禽不受古人的歡迎。

寓意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理解。

一種是站在斑鳩的立場上看問題
在一個環境中若得不到認可,或是遭遇挫折,就應該反省自己的問題或缺點,找出問題關鍵,方能根本解決,而不是一味逃避,錯誤的歸因、逃避、推諉,終究只會重複自己的困境,
只有正視自己的缺點並加以改正,才能得到大家的歡迎與肯定。

另一種是站在梟的立場上看問題,是一種「逆向思考」
如果不見容於團體,真的是自己的錯?非得要強迫改變自己,來符合別人的價值判斷,才是自我唯一的出路?如果從這種角度來想,梟不是逃避,而是遵循自然(本來的自己),去找一個適合自己的新的地方。

貓頭鷹.pn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釣魚.png

宓子賤為單父宰,辭於夫子,夫子曰:「毋迎而距也,毋望而許也;許之則失守,距之則閉塞。譬如高山深淵,仰之不可極,度之不可賤也。」子賤曰:「善,敢不承命乎!」宓子賤為單父宰,過於陽晝曰:「子亦有以送僕乎?」陽晝曰:「吾少也賤,不知治民之術,有釣道二焉,請以送子。」子賤曰:「釣道奈何?」陽晝曰:「夫扱綸錯餌,迎而吸之者也,陽橋也,其為魚薄而不美;若存若亡,若食若不食者,魴也,其為魚也博而厚味。」宓子賤曰:「善。」於是未至單父,冠蓋迎之者交接於道,子賤曰:「車驅之!車驅之!夫陽晝之所謂陽橋者至矣。」於是至單父,請其耆老尊賢者,而與之共治單父。

(編按:本篇被改寫為107統測國文考題)

章句翻譯

(當「姓」時,音ㄈㄨˊ子賤(宓子賤,孔子弟子)為單父宰,辭於夫子,夫子曰:「毋迎而距也,毋望而許也;許之則失守,距之則閉塞。譬如高山深淵,仰之不可極,度之不可賤也。」
譯文:
宓子賤將到單父擔任邑宰,向孔子辭行,孔子說:「不要迎合他而又拒絕他,不要一望見他就答應他;輕易地答應他,就失去自己的立場,拒絕他又使自己陷於閉塞的境地。要讓自己像高山深淵般高深莫測,抬頭看不到頂,測量也測量不到底。」

子賤曰:「善,敢不承命乎!」
譯文:
子賤說:「是的,怎敢不接受您的指教!」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