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俠的文化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英雄.jpg

一、曹沫

國籍:魯
個性:穩定冷靜(顏色不變,辭令如故)
專長:勇力
報答:魯莊公
刺殺:齊桓公(劫持成功)
結局:齊許魯還地


二、專諸


國籍:吳
專長:炙魚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俠.jpg

史記和漢書的作者描述遊俠有何不同

當時所謂「遊俠」,指壯勇豪放,重義輕死,雖然未必據有權位和財富,然而在民間的影響卻十分顯著的人。

荀悅在《漢紀》卷一○《孝武一》中說:「立氣勢,作威福,結私交,以立強於世者,謂之『遊俠』。」

司馬遷《史記》特別為他們立傳,又稱述其獨異於社會其他人等的品格,說他們能夠「救人於厄,振人不贍」,「不既信,不倍言」,所謂「仁者」、「義者」,與他們相比,也有不足。他們實際上在另一層次上實踐了「仁」「義」。

當時的「遊俠」,其實是社會文化活潑生動之特色的一種人格代表,也是時代精神豪邁閎放之風貌的一種人格象徵。

司馬遷在《史記遊俠列傳》中,開篇就說到遊俠的文化品格:韓非說,「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 二者都受到批評,而社會聲譽依然很高。

「今遊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為了實踐諾言,救人危難,往往奮不顧身。遊俠的行為雖然並不遵循傳統的社會規範,但是他們的誠信品德與犧牲精神,表現出強有力的文化影響。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騎射.jpg
關於遊俠,史記和漢書為什麼會有不同的評價?

翻開《辭海》,找到遊俠一頁,我們可以看到三種釋義:

1.古稱豪爽好結交,輕生重義,勇於排難解紛的人。
2.猶任俠。
3.指無賴之徒。

三種釋義差距甚大,這十分明顯地體現出中國人對遊俠二字的不同認識。遊俠,他們究竟是捨生取義的英雄,還是無法無天的暴徒?


追溯歷史,這種分歧其實從最早記錄遊俠的兩本史籍《史記》與《漢書》之間就已經產生。

司馬遷認為遊俠是「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己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厄困」的輕生重義之士。他在《史記·遊俠列傳》頌揚了遊俠急人之難、言而有信的高尚道德和捨生取義、追求自由的精神,並區分了布衣之俠與豪暴之徒、民間盜跖的不同。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俠.jpg
刺客列傳與遊俠列傳的比較

陶希聖《辯士與游俠》一文,將游民分成「個人的」(刺客屬之)與「集團的」(游俠屬之)。

顏天佑:〈《史記
游俠列傳》解讀〉,《中華學苑第44期》(民國83年4月),頁109~133。說:「從廣義來說,養士與刺客當然都可以包舉在俠的範疇之中,但就史遷民間性社會影響力的釐劃標準而言,他們卻不得不劃分出去了。也正因為如此,《史記》中四公子列傳,戰國、秦漢之際養士之風的記錄,以及〈刺客列傳〉等,雖然和〈刺客列傳〉有線相通,卻又不能完全等量齊觀。」 

此處以「民間性」與「社會影響力」,作為游俠與刺客、公卿之俠的區別。或許有人會質疑:「公卿之俠的確缺乏民間性,但刺客呢?他們不是來自民間嗎?又,像荊軻刺秦王,他們不具有強大的社會影響力嗎?高漸離以筑擊秦始皇,嚇得始皇『終身不復近諸侯之人』,如何?」

我再深思、嘗試解釋這個問題:刺客雖來自民間,但他們活動的範圍(亦即刺殺的對象)往往是有頭有臉、有名有姓的在上位者,在民間他們採取的是低調的隱姓埋名,或者被視為精神有問題的狂徒(如荊卿與狗屠),在民間的社會影響力也就大不如游俠。因此在「民間性」、「社會影響力」上,兩者是有所區別的。

李長之《司馬遷之人格與風格》在「司馬遷之民間精神」一段中也說:「例如游俠根本是社會上的一種下層組織,也就是現在的所謂流氓。」 


另外,刺客所從事的活動是「」(有人以為曹沫挾持齊桓公,沒有「刺」的行為,不應把他歸入刺客之列),與游俠的活動有所區別。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打拳.jpg
余英時.俠.起義

余英時先生治史,一貫以追尋中國文化特質為己任。他在三聯出版的余英時作品系列的總序便曾說︰「我自早年進入史學領域之後,便有一個構想,即在西方(主要是西歐)文化系統對照下,怎樣去認識中國文化傳統特色……我認定只有通過歷史的研究,我們才能獲致有關中國文化傳統的基本認識。」余英時先生在其最新出版的《中國文化史通釋》也是如此。中國文化的特質是什麼?作為史家,余先生不會認為有柏拉圖那種永恒不變的理型他也認為梁漱溟先生在《東西文化及其哲學》那種抽象哲學觀念,並不可以把握得住參差多態的中國文化特質。他是通過各種中國文化各種面相,比如商業、宗教、文學、醫學、藝術和俠等,以求描畫出中國文化的「變中之常,常中之變」。

俠精神影響士

余英時先生認為中國文化以士為創造中心,他們是「創造少數」,有文化主體性。但說到儒或士,我們總愛把他們看成是統治階級的工具或者保守派,然而士卻也不是全然不變的觀念。比如士能影響商,商亦能影響士。而在書中〈俠與中國文化〉這篇我最喜歡的論文中,余英時先生便勾勒出俠的精神如何影響士的觀念。他指出在明代,俠的觀念已抽象化成一種精神狀態。明代思想家、泰州學派的何心隱便說︰「戰國諸公之意之氣,相與以成俠者也,其所落也小,孔門師弟之意之氣,相與以成道者也,其所落也大。」在他筆下,俠也不再只是韓非所說的那種「以武犯禁」,要政府重重打壓亂源,而是一種意氣,也是改變世間不平的正當力量。

一如現今的抗爭也會被擔憂為亂源,比如明代名士王世貞便指責何心隱等的議論會引出「黃巾、五斗之憂」。但正如余英時先生指出「儒學為晚明的社會、政治批判提供了觀念,俠的傳統則提供了行動的力量。」他甚至指出譚嗣同以血獻身於變法,以「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的精神慷慨就義,其實也是一股俠氣的作用。

「變中之常,常中之變」

如果俠的精神能開出革命的花,中國文化其實不是一潭死水,有改變的餘地。但如果沒有像儒一樣的價值體系為背景,作為抗爭的參照,則其實混亂也不是什麼怪事。中國文化便是從「變中之常,常中之變」中走到今天的。我猜今天不少人認為圍堵立法會不算亂局,便是因運動有一價值體系,如平等、民主和法治,以及保育、平衡發展等新思維,再加上八十後「誰也不怕誰」的俠氣支撐。但這個體系是否需要更長的時間培養、滲透和分享,作為改革的背景參照,企求常中之變?還是如譚嗣同說︰「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今日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請自嗣同始。」流出諸君不願見的第一滴血,則是這一代的人的關鍵選擇。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武俠.jpg
中國歷史名人中的「俠」

俠,又稱俠士、俠客、遊俠、豪俠,在中國傳統社會,這種人一直是一群身份特殊的人物。

《史記.游俠列傳》引《韓非子.五蠹》說「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對法家來說,儒士和俠客,都是危害國家統治的一群人。

俠客待人接物立身處世,往往有以下部份或大部份特點:

1.擁有武力(武俠小說是武功),訴諸武力,
2.好勇鬥狠,破壞社會秩序
3.無視國法,目無法紀
4.特立獨行,不顧流俗
5.對抗權貴,不慕富貴、徹底的體制外
6.個性鮮明,熱情如火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臥虎藏龍.jpg
蔣勳:「俠」的生命美學
​​​​​​​

俠──是中國傳統文化裡非常獨特的一種生命形式。

在儒家建立的嚴密群體倫理社會結構中,俠──代表了一種孤獨、一種背叛、一種出走。

俠──不僅僅是武功技術的擁有者。俠,在儒家文化的天羅地網裡,更大的價值是保有了最後一點個人浪漫的生命自由,保有了從人群走向江湖山水的純粹心靈嚮往,保有了以個人力量對抗世俗價值的傲氣。

中國文化如果缺乏「俠」的精神,會更沒有個人價值,會更缺乏孤獨自我完成的驕傲,也會更失去對抗權貴與統治者的自信

俠──在墮落的儒學系統裡是最後的是非與正義的堅持


有學者認為「俠」的起源與春秋戰國盛行的墨派哲學有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俠.jpg

收到茶館館友來信,指明要版主講講李白的〈俠客行〉。於是便覆信說金庸在書中已解釋過,那還有甚麼好講?館友再來信說要「更完整的解釋」,現在就略作補充。

金庸以這首詩來做小說的開場白,還選了開封城外、以侯嬴命名的侯監集做揭幕的場景: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諷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閑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
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
三杯吐言諾,五嶽倒為輕。
眼花耳熱後,意氣素霓生。
救趙揮金鎚,邯鄲先震驚。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