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繾綣情思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愛.png

自古幽會美傳多,哪位癡情如尾生

靜女其姝,俟我於城隅。
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靜女其孌,貽我彤管。
彤管有煒,說懌女美。
自牧歸荑,洵美且異。
匪女之為美,美人之貽。

──出自《詩經.邶風.靜女》

歐陽修在《詩本義》中曰:「《靜女》一詩,本為情詩。」這首寫男女相悅、幽期密約的詩,很多人熟悉,且能成誦。

有人說,讀這首詩時,內心雀躍,情不自禁會想起年少時偷偷和心上人約會的情景,和詩中男子的心情一樣,既焦急,又充滿了期待,等約會結束後回家,看著窗外皎潔的月亮,心裡還泛起甜甜的幸福。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溺水.jpg

等待的尾生

從中國古代流傳至今的諸多故事中有這樣一則:一個叫尾生的男子和一名女子相約於橋下,女子並沒有如約前來,反倒是一場大水奔來與他相會,固執的尾生不肯離開,於是抱著橋柱,和他的承諾一起淹沒在這場大水之中。

戰國時代傑出的策士蘇秦在遊說燕王的時候,曾提及這則故事,並且用「信」字來評價尾生。但是也正是這樣一個評價,讓這則故事變得既悲哀又可笑。一個僅僅為了履行不值得履行之信而輕賤了自己生命的人,有何值得尊崇之處?無怪乎盜跖對尾生做出「無異於磔犬流豕操瓢而乞者」的評論。

但是我更願意相信那個等待的尾生所懷抱的信念不是「信」,而是「痴」。這份「痴」,無異於孤守寒窯十八年的王寶釧的那份「痴」,無異於在深宮中哭瞎了一隻眼睛的錢錦鸞的那份「痴」;它貫穿了千年的中國歷史,曾化作阿難尊者願化身石橋五百年的執,曾化作徐志摩「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詠嘆。「五蘊明明幻,諸緣處處痴」,凡是人類存在的歲月裡,都有這份「痴」劃過的痕跡。而這些癡人頭頂的天空上,還有兩顆閃耀的恆星,「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尾生的幸運在於他知道他所等待的人是誰,有些人更幸運,他們甚至無需等待。而還有很多人,雖然不知道他們等待的是誰,但是他們也像那個等待的尾生一樣,用一種理想主義的觀念相信著,相信終有一天,那個人會出現在他的眼前就像沈從文的《邊城》裡所言: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明天回來!

附錄(編按:以下節錄先秦關於尾生的文獻)

世之所謂賢士,伯夷、叔齊,伯夷、叔齊辭孤竹之君,而餓死於首陽之山,骨肉不葬。鮑焦飾行非世,抱木而死。申徒狄諫而不聽,負石自投於河,為魚鱉所食。介子推至忠也,自割其股以食文公,文公後背之,子推怒而去,抱木而燔死。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此六子者,無異於磔犬、流豕、操瓢而乞者,皆離名輕死,不念本養壽命者也。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橋.jpg

尾生の信
尾生的信

尾生びせいは橋の下に佇たたずんで、さっきから女の来るのを待っている。
尾生佇立在橋下,早就等着女子的到來。

見上げると、高い石の橋欄きょうらんには、蔦蘿つたかずらが半ば這はいかかって、時々その間を通りすぎる往来の人の白衣はくいの裾が、鮮かな入日に照らされながら、悠々と風に吹かれて行く。が、女は未だに来ない。
向上一看,高的石橋欄,一半爲蔦蘿所掩,時時走過其間的住來的人的白衣裾,爲鮮朗的斜陽照着,悠悠然被風吹動。然而,女子還沒有來。

尾生はそっと口笛を鳴しながら、気軽く橋の下の洲すを見渡した。
尾生靜寂地吹着口笛,輕快地眺望橋下的洲。

橋の下の黄泥こうでいの洲は、二坪ばかりの広さを剰あまして、すぐに水と続いている。水際みずぎわの蘆あしの間には、大方おおかた蟹かにの棲家すみかであろう、いくつも円まるい穴があって、そこへ波が当る度に、たぶりと云うかすかな音が聞えた。が、女は未だに来ない。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沙漠.jpg

不經意的紅塵──三毛與荷西

(一)

初識他時,她已二十多,他只有十幾歲。他視她為女神,她卻從不將他放在心上。

他對她說:「等我六年,六年之後我一定娶你。」她淡淡一笑,不以為意。

隨後的六年裡發生了很多事情,她走馬觀花地談戀愛、換男友,直到終於決定與愛人步入婚姻殿堂。臨近婚禮,她的未婚夫倏然離世,她親見心愛的人被一錘一錘釘入棺木。

那是她第一次親吻這個世界的痛。六年一夢,她選擇逃開,她要去一個只有黃砂沒有眼淚的地方。

在那裡,她與他重逢。他苦戀她整整六年,諾言不多不少,剛剛好。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紅頭繩.jpg

題解

本篇選自《碎琉璃》,結集於一九七八年三月。在序言裡作者提到「琉璃是佛教神話裡的一種寶石,它當然是不碎的。人不可能擁有真正的琉璃。……生活,我終於發覺它是琉璃,是碎了的琉璃。」此處表出了作者思想的深層表現,人們想追求虛無美麗的事物,最終也只能回歸到現實來。「一切作品都是作家的自傳」?是的,如果把「自傳」一詞的意義向遠處引申。作品的題材來自作者的生活經驗,作品的主旨來自作者的思想觀念,作品的風格來自作者的氣質修養。所謂「一切作品都是作家的自傳」,大致如此。

「碎琉璃」書名的涵義,作者在本書第四篇「一方陽光」裡有間接的解說,它代表一個美麗的業已破碎了的世界。作者從那個世界脫出,失去一切,無可追尋。而今那一切成為一個文學家創作的泉源。

「碎琉璃」最大特點是以懷舊的口吻,敲時代的鐘鼓,每篇文章都具有雙重的效果。他把「個人」放在「時代」觀點下使其小中見大,更把「往日」投入現代感中浸潤,使其「舊命維新」。這些散文既然脫出了身邊瑣事的窠臼,遂顯得風韻出類,涵蓋範圍和共鳴基礎也隨之擴大,不僅是一人一家的得失,更關乎一路一代的悲歡。 


紅頭繩兒
       
     
一切要從那口古鐘說起。

鐘是大廟的鎮廟之寶,鏽得黑裡透紅,纏著盤旋轉折的紋路,經常發出蒼然悠遠的聲音,穿過廟外的千株槐,拂著林外的萬畝麥,薰陶赤足露背的農夫,勸他們成為香客。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大醉月湖.jpg
 

如水合水---序水問(節錄自簡媜《水問》序言) 
  

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

《水問》裡的每一段故事,每一折心情,每個句讀……我是再也寫不出的。哪怕僅僅是花的朵影、葉的凋圖、情的滄浪、人的聚散……這些,都遠遠逝於不回頭的光陰洪水裡,我變成涯岸送行的女子,千萬難。

然而認真想起來,寫《水問》時期的我,不正是每個生命中唯一被允許的一段風華歲月嗎?那樣好問,要問清楚生命的緣由、存有的理則、宇宙的奧論;又倔強,在心裡傲骨嶙峋以掩飾內在的貧乏與弱小,在舉止起落之間拗格以隱藏言語的笨拙,卻又狂熱,爲著知識的進行曲那麼嘹亮雄壯,便希望成為坎坎墼鼓的人;爲著筆墨的田是那樣深厚柔美,便癡迷著要荷鋤。而更多的時候憂傷,眼見著季節無止的嬗變,大自然不息的榮,而憂於花之未落、月之未沉、鳥之未瘖音、戀之未折先殘。

是了,那段歲月裡最大的主題是愛。渴求美善的愛,卻不懂得去彼此守護;總在擁抱同時互使出個性的劍芒、在讚美時責備、傾訴時要求、攜手時任性分道,分道之後又企盼回盟,卻苦苦忍不住回眸
,忍著,二年,忍著,三年,忍到傅鐘敲響驪音,浪淘盡路斷夢斷,各自成為對方生命史冊裡的風流人物,便罷。

那樣的懸崖年少,畢竟也一步一步攀越了,這些都是生命的恩澤。許多個將夜未夜的晚上,自己散步著,升起了淡淡的,驀然回首的暖意,心裡是感恩的,不只是對人、對知識、對季節,更多的時候,是對那磅礡豐沛的生命之泉。

因此,整理《水問》是一種紀念。……
(以下略)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