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文字意義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電報.jpg

民國史中的「韻目代日」

近日查閱抗日戰爭時期關於常德會戰的資料,有一段電文讓人頗感費解,差點以為是文本轉換出現的謬誤,大家請看下文加粗的部分。

十一月二十八日晨,橫山勇下達全面總攻令,以各種炮百餘門,飛機20餘架,輔以毒氣、燃燒彈,對東西北四門展開猛攻。

就在這天,第九戰區司令長官薛岳來電云:「我軍已向敵猛烈進攻,感日必到德山,傳令士兵堅守成功」。後又來電說:「我軍確於密日寅攻到德山南部,正激戰中」。嗣後第三次又來電說:「我軍感日攻至近郊與敵激戰,現繼續猛烈進攻,期儉日與兄握手,本部已今飛送彈藥給兄」。


如果你也和我一樣存有疑惑,不妨繼續往下看。


密碼.jpg
密碼.jp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臺.png

臺與台

過去,教育部曾以公文書具有教育與規範之意涵,並顧及社會觀感,函請所屬機關學校,不用異體字的「台」,而用正體字的「臺」,以為示範。

經媒體報導,有人戲稱:原來「愛台灣,愛錯了;應該『愛臺灣』,才對!」甚至有人抨擊教育部:「大事不管,專管此等小事!」有媒體訪問行政院吳院長,吳院長表示:只要大家看得懂,沒有衍生其他意思,應該沒有什麼關係?

教育部執行秘書陳雪玉表示,「臺」是指「觀四方而高者」「台」則是「喜悅之意」
(編按:通「怡」(喜悅)字時讀為ㄧˊ,原本兩者同音不同義;而在小說刻本《目連記》及《金瓶梅》,才開始假借「台」為「臺」;至於兩者通用如何產生?應是習慣使然。陳執秘說,未來教育部的公文,提到「臺灣」時,不用「台灣」。

99年1月22日,行政院藉修正《文書處理手冊》之便,將手冊內所有「台」字,一律修正為「臺」,其中包括「台端」也修正為「臺端」(註一:見《文書處理手冊》(99年3月版)第11頁。)。本人對於「台灣」修正為「臺灣」、「平台」修正為「平臺」、「新台幣」修正為「新臺幣」……等,沒有意見;惟對「台端」修正為「臺端」,則有不同看法。

根據《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註二:見http://dict.revised.moe.edu.tw/)的解釋,「臺端」的「臺」係指唐代的「御史臺」,古代對官吏尊稱為「臺端」,現在則對一般人的敬稱。不過,也有人認為:「台端」的「台」,並非異體字,而是指「三台星」的星座名(註三:見張仁青著《應用文》第364頁。),《晉書.天文志》便提及:「在人曰三公,在天曰三台,主開德宣符也。」三公是「太師、太傅、太保」的統稱,後來尊稱他人用「台端」2字。

查現行《文書處理手冊》對於「台端」未見修正,只是發行該手冊(書本)時,則逕將「台端」改為「臺端」(電子檔則未修正)。按「台端」本有根據,基於公文「從簡」原則,本人認為:對部屬或民眾的直接稱謂用語,仍以「台端」為宜,不必寫成「臺端」,因台端而衍生之「台光」、「台啟」、「兄台」……等也不必用「臺」字;至於地名如「臺灣」、物名如「電臺」,則尊重教育部的說法。另外,人名如「台生」、公司行號如「台灣電力公司」、「臺灣銀行」……等,則應以「登記」為原則。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見字如來.png

張大春 X 莫言:繁體字是正體字,還是另一種簡體字?


我們每天都在和文字打交道,小孩子要學習識字以備考試,大人們要使用文字進行表達,書法愛好者們要經常練字以修養身心,但我們真的認識我們習以為常的文字嗎?為什麼文字在使用的過程中會產生那麼多的錯愕與誤會?為什麼許多文字今天看來是如此玄奧不可解?在浩如煙海的文字中又隱藏了我們怎樣的民族性格與命運?

近日,莫言和張大春進行了一場對談,「見字,如見故人來」,他們從張大春《見字如來》書中所提到的漢字出發,聊了許多與文字有關的故事。

張大春莫言.png
上圖:張大春(左)、莫言(右)

「原來自己很膽小」

張大春,綽號「大頭春」,一向以「狂生」聞名,他也一直認為自己是個「膽子很大、路子很野、什麼都不在乎」的人,但在寫《見字如來》這本書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原來很膽小,很容易害怕、受到驚嚇。如今,當他回頭看過去生命中的那些片段,他發覺原來自己並不是原先想像的那個人,不是他經常表現出來的那個人。在本書講解的46個字的隱秘縫隙裡,隱藏著張大春情感中最為脆弱的部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肥胖.png
想像示意圖

人若寬心不怕肥

人若寬心不怕肥
──現代人以肥胖為醜、為病,甚至還是社會負擔,那麼從前呢?


我在開始出現老花徵兆的那兩年裡,同時體會到賈西亞・馬奎茲對於年老的警醒之語:「年老,就是感覺到器官的存在。」如果不太計較器官二字的醫學定義,我覺得腰圍也算數。

那兩年,我還有一點維持外觀的心思,積極運動,每週四、五天,都在健身房裡騎一個小時單車、在跑步機上快走十多公里、游泳兩千米,有時還做一點重量訓練。有如上癮一般,讓腰圍向二十八吋收縮,便成了我人生極大的目標。我的朋友謝材俊不止一次警告過我:「運動量不要太大,不然撐不久。」

我已經習慣了健身機具上所顯示的數字,只覺得維持那數字(甚至經常刻意增加一些)並不艱苦,自然沒有把過來人的忠告當一回事。直到有一天,巨大的倦怠感就像天頂打下來的一個霹靂,摧毀了兩年來積澱的一切努力。我忽然口占了一首詩:「原地圈圈奔似飛,平生何啻減腰圍。楚姬纖細邀誰看?人若寬心不怕肥。」

楚姬,楚國後宮之中的女人──雖然不一定只是後宮,也不一定只是女人。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禮.png

禮是禮、貌是貌,因貌而知禮

禮是禮、貌是貌,因貌而知禮

──外表不像樣,就沒有本質;這是中國人講禮的精神。

各人以本分相待,這在我的原生家庭三人組合裡,就是關於禮貌的簡單註腳。是以我年幼時關於「禮貌」這件事的認知,幾乎就是「本分」二字。正由於家中人口簡單,上一代七兄弟、二姊妹,一堂數十口成員的光景倏忽零丁,父親內心是相當焦慮的,總會對我說:「打小沒有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你很難學做人。」

這話,我是在長大之後許多年、自己都成了家、開始養兒育女之後,才逐漸體會到的。其中最簡單的一個道理就是:我的孩子沒有叔、伯、姑姑,無論我如何解釋:山東祖家那邊有多少多少親戚,他們的反應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看在我的眼裡,直覺自己沒有盡到甚麼該盡的本分,換言之:沒有禮貌的是我。

父親當年關於禮貌的教訓自有章法脈絡。他總會在最歡樂的場合,注意我是否忘形失態,隨即耳提面命。所以,我受訓斥的記憶常與愉悅廝鬧經驗的記憶綁在一起。比方說:入學之前我在家裡沒有玩伴,一旦有客人來訪──特別是訪客還帶著與我差不多同齡的孩子;通常我都會格外撒潑淘氣,大人每每呼為「人來瘋」的一種毛病。

每當訪客離去,父親就會抬手扶一扶眼鏡框,那就表示他要認真罵人了。開場白一向是:「常言道:『人前訓子,人後訓妻。』這是要面子的人幹的事;我呢,總想著替你留點面子,所以呢,還是等人走了才說這些。剛才呢……」剛才如何呢?還不就是我鬧「人來瘋」、說了哪些不該說的話、玩了哪些不該玩的把戲;總之也就是失了分寸、沒了禮貌。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