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孟子.梁惠王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閃電.jpg

題解

本章言人君能不懲小忿、小勇(血氣所為之勇),則能恤小事大,以交鄰國;能養大勇(義理所發之勇),則能除暴救民,以安天下。
原文無題,標題為編者另加。

勇.png

孟子 文王之勇

齊宣王問曰:「交鄰國有道乎?」孟子對曰:「有。惟仁者為能以大事小,是故湯事葛,文王事昆夷;惟智者為能以小事大,故大王事獯鬻,句踐事吳。以大事小者,樂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樂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國。詩云:『畏天之威,於時保之。』」王曰:「大哉言矣!寡人有疾,寡人好勇。」對曰:「王請無好小勇。夫撫劍疾視曰,『彼惡敢當我哉』!此匹夫之勇,敵一人者也。王請大之!《詩》云:『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以篤周祜,以對於天下。』此文王之勇也。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書》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師。惟曰其助上帝,寵之四方。有罪無罪,惟我在,天下曷敢有越厥志?』一人衡行於天下,武王恥之。此武王之勇也。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

【文章出處】
《孟子》
〈梁惠王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璽.png

題解
 

本章言君臣各有職責,不稱其職者可以罷免,點出「輕君說」。原文無題,標題為編者另加。

配合課程:原君


孟子.png
上圖:孟子

孟子 顧左右而言他

孟子謂齊宣王曰:「王之臣有託其妻子於其友,而之楚游者。比其反也,則凍餒其妻子,則如之何?」王曰:「棄之。」曰:「士師不能治士,則如之何?」王曰:「已之。」曰:「四境之內不治,則如之何?」王顧左右而言他。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孟子.png

孟子 仁者無敵

梁惠王曰:「晉國
(韓、趙、魏三家分晉,稱為三晉,梁(魏)惠王自稱魏國也為晉國),天下莫強焉,叟之所知也。及寡人之身,東敗於齊,長子死焉(魏與齊戰於馬陵,兵敗,主將龐涓被殺,太子申被俘);西喪地(上郡與河西之地)於秦七百里;南辱於楚。寡人恥之,願比(替)死者一(全都)(洗刷,指報仇雪恨)之,如之何則可?」
譯文:
梁惠王說:「魏國曾一度在天下各國中稱霸,這是老先生您知道的。可是到了我這時候,東邊被齊國打敗,連我的大兒子都死掉了;西邊喪失了七百里土地給秦國;南邊又戰敗受到楚國的侮辱。我為這些事感到非常羞恥,希望替所有的死難者報仇雪恨,我要怎樣做才行呢?」

孟子對曰:「地方百里而可以王。
譯文:
孟子回答說:「只要有方圓一百里的土地(即使國家很小),就可以使天下歸服了。


王如施仁政於民,省刑罰,薄稅斂,深耕易耨(及時除草。易,疾速;耨,除草);壯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長上。可使制(掣,拿)(木棒)以撻(打)秦楚之堅甲利兵矣。
譯文:
大王如果對老百姓施行仁政,減免刑罰,少收賦稅,深耕細作,及時除草;讓身強力壯的人抽出時間修養孝順、尊敬、忠誠、守信的品德,在家侍奉父母兄長,出門尊敬長輩上級,這樣就是讓他們拿著木棒,也可打擊那
些擁有盔甲刀槍的秦、楚軍隊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山.jpg

題解

本章言人君當罷黜霸功行王道,王道之要在於推其不忍之心,行不忍之政。本章篇幅長,今分別節錄說明,原文無標題,標題為編者另加。

原文無標題,標題為編者另加。


(編按:編者雖然不喜讀《孟子》,但身為讀過這些經典的中文人,覺得還是為這本有影響力的書做一點事)


孟子.jpg

孟子 無恆產而有恆心者,惟士為能

王曰:「吾惛(同「昏」,昏沉糊塗),不能進於是矣。願夫子輔吾志,明以教我,我雖不敏,請嘗試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雨.jpeg

題解

本章寫能實行仁政、不好殺人之君,則天下人歸之,如久旱逢甘霖,無人能阻止人民前來歸附,則必定天下。

原文無標題,標題為編者另加。


孟子.jpg

孟子   不嗜殺人者能一之

孟子見梁襄王。出,語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見所畏焉。卒然問曰:『天下惡乎定?』「吾對曰:『定于一。』「『孰能一之?』「對曰:『不嗜殺人者能一之。』「『孰能與之?』「對曰:『天下莫不與也。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間旱,則苗槁矣。天油然作雲,沛然下雨,則苗渤然興之矣。其如是,孰能禦之?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殺人者也。如有不嗜殺人者也。如有不嗜殺人者,則天下之民皆引領而望之矣。誠如是也,民歸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誰能禦之?』」


【文章出處】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牛.jpg

題解

本章言人君當罷黜霸功行王道,王道之要在於推其不忍之心,行不忍之政。本章篇幅長,今分別節錄說明,原文無標題,標題為編者另加。


孟子.jpg

孟子 聞其聲不忍食其肉

齊宣王問曰:「齊桓、晉文之事可得聞乎?」孟子對曰:「仲尼之徒無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後世無傳焉。臣未之聞也。無以,則王
乎?」曰:「德何如,則可以王矣?」曰:「保民而王,莫之能禦也。」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曰:「可。」曰:「何由知吾可也?」曰:「臣聞之胡齕曰,王坐於堂上,有牽牛而過堂下者,王見之,曰:『牛何之?』對曰:『將以釁鐘。』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無罪而就死地。』對曰:『然則廢釁鐘與?』曰:『何可廢也?以羊易之!』不識有諸?」曰:「有之。」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為愛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王曰:「然。誠有百姓者。齊國雖褊小,吾何愛一牛?即不忍其觳觫,若無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曰:「王無異於百姓之以王為愛也。以小易大,彼惡知之?王若隱其無罪而就死地,則牛羊何擇焉?」王笑曰:「是誠何心哉?我非愛其財。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謂我愛也。」曰:「無傷也,是乃仁術也,見牛未見羊也。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也。」

【文章出處】
《孟子》
〈梁惠王上〉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孟子.png
義.png

(編按:編者雖然不喜讀《孟子》,但身為讀過這些經典的中文人,覺得還是為這本有影響力的書做一些事)

題解

本章為《孟子》首章,也是〈梁惠王.上〉篇首。

孟子見時人唯利是圖,導致社會秩序混亂、國際紛爭不斷。乃倡言仁義,揭櫫義利之辨,以救其弊。本章置於全書之首,點出《孟子》以「義」為學說中心思想。

所謂仁與義,按朱熹註解,「仁者,心之德、愛之理。義者,心之制,事之宜。」易言之,愛人愛物謂之「仁」,以適當合宜的方式行仁,謂之「義」。「仁」是根本原則,而「義」則是應機之方式。


孟子.pn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