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墨家思想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祭神.jpg

題解

本文旨在說明墨家學說固然重視「天志」、「明鬼」,重視鬼神祭祀,但同時也重視「尚賢」、「兼愛」,並非單純僅以豐厚供品來祈求鬼神去禍降福而已。人一旦飛黃騰達高官厚祿之際,能將自身富貴澤及眾人,鬼神自然暗中庇佑,如果只依靠豐富祭品供神,鬼神則未必笑納降福,是本文之宗旨。(編按:原文無標題,標題為編者擬訂)

搭配課程:錢公輔.義田記
延伸閱讀:
范仲淹仁愛獎助基金----錢公輔:義田記

祭神.jpg

墨子:曹公子祭鬼神

子墨子出(出任、做官。《易經.繫辭上》:「君子之道,或出或處。」)曹公子而於(到)宋,三年而反(返),睹(見)子墨子曰:「始吾游(遊學)於子(您)之門,短褐之衣,藜藿之羹,朝得之,則夕弗得,祭祀鬼神。今而以夫子之教,家厚於始也。有家厚,謹祭祀鬼神。然而人徒多死,六畜不蕃,身湛於病,吾未知夫子之道之可用也。」
譯文: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墨子.jpg

墨子思想概說

(一)核心思想兼愛

即「兼相愛」。意為愛無差等,毫無私念,愛他人如自己。倡「兼相愛」、「交相利」。認為能做到「兼相愛」,則能「交相利」,故其言「愛人者,人亦從而愛之;利人者,人亦從而利之」、「視人之國若視其國,視人之家若視其家,視人之身若視其身」。

 
(二)軍事思想:非攻

反對各諸侯國為爭城掠地而發動戰爭,枉顧人民的生命。戰爭為最不「利」之事,戰勝者亦然。

(三)政治思想:尚同、尚賢

1.「下同於上」、「上之所是,必皆是之;所非,必皆非之」,人人放棄自己的是非,而一層層上同於在上者的標準,「天下之百姓,皆上同於天子」,最後服從天的意志。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儒墨.jpg

儒家與墨家思想主張比較

(一)關於「愛」

儒家:愛有差等(親疏遠近之別)
   親親而仁民,人民而愛物(親親之殺(
ㄕㄞˋ,差等))
墨家:愛無差等(一視同仁,無親疏遠近之別)

(二)關於「禮」

儒家:重視禮,厚葬
墨家:反對禮之繁文縟節,節葬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墨家.jpg

題解

墨子主張非攻,譴責侵略戰爭的不義,提倡和平,不僅只有理論,並且以有組織的行動,實踐其理念。最著名的就是他勸阻楚王攻打宋國。楚王恃其強大,請公輸般製造雲梯,準備攻打宋國,墨子聞訊,長途跋涉,自齊至楚,以道義和利害說服公輸般和楚王,並在戰術演習中挫敗公輸般,同時預先派遣弟子駐防宋國,終使楚王放棄攻宋(見公輸篇)。其次是魯問篇中所記載的,他曾經勸止魯陽文君攻宋、齊太王攻魯。他從事和平運動的熱忱和貢獻,在中國既無先例,亦無後繼者,可以稱是人類史上和平主義的先驅。

本文中墨子採用類比推理的方法,來申論攻人之國的錯誤。層層深入,來說明攻國的不義。對殺人眾多的攻人之國,卻稱譽之,謂之義。墨子是深切痛責之,再三提出「此可謂知義與不義之辯乎」的譴責。對於這個問題,莊子也有「竊鉤者誅,竊國者為諸侯」(莊子胠篋)的質疑。同學們可就政治上執政者對反對者的暴力鎮壓、國際上「強權就是公理」的表現,或者日常生活中的事例,來思考本文的意義。


墨子.jpg
上圖:墨子

墨子 非攻(上) 

(一)段旨:攻人之國大不義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游俠.jpg

題解

墨家鉅子孟勝與楚國陽城君是上下屬兼好友關係,孟勝曾為陽城君守城。楚悼王重用吳起變法,吳起改革損害楚國貴族利益,等楚悼王一死,舊貴族群起作亂,誅殺吳起,吳起奔入宮中伏於悼王屍首,作亂的貴族向吳起射箭,殃及先王屍首(傷害先王屍體罪)。楚肅王繼位後追究作亂者,罪連三族包括了陽城君,於是攻打陽城君的封地。孟勝認為自己必須一死,但孟勝弟子徐弱,勸告孟勝應保存實力,等待未來局勢變化,孟勝嚴詞加以拒絕,徐弱只好自殺。孟勝令三個墨者出城,將鉅子之位傳給宋國的田讓(田襄子),然後孟勝從容赴死,當時就有一百八十個墨者隨鉅子孟勝一起自殺。等三個墨者轉告田讓之後,田讓雖嚴令三墨者不死,他們依舊又隨孟勝而自殺。

鉅子孟勝善陽城君


墨者鉅子孟勝,善荊之陽城君。陽城君令守於國,毀璜以為符,約曰:「符合聽之。」
墨家學派的鉅子孟勝(編按:墨家組織紀律森嚴,領袖稱為「鉅子」或「巨子」,徒眾稱為墨者,與楚國的陽城君交好。陽城君讓他守衛自己的食邑,他分開璜玉作為符信,與他約定說:「合符以後的命令才能聽從。」

荊王薨,群臣攻吳起,兵於喪所,陽城君與焉。荊罪之,陽城君走,荊收其國。
楚王駕崩,群臣圍攻吳起,在停喪的地方動武。陽城君參與了這件事。楚國對這些大臣治罪,陽城君逃走了,楚國要收回他的食邑。

孟勝曰:「受人之國,與之有符。今不見符,而力不能禁,不能死,不可。」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墨子.jpg
上圖:墨子像

墨者有鉅子腹䵍,居秦,其子殺人。
譯文:
(戰國時)墨家中有個領袖(編按:墨家組織紀律森嚴,領袖稱為
鉅子」或「巨子,徒眾稱為墨者,名叫腹䵍(音ㄊㄨㄣ,居住在秦國,(有一天)他的兒子殺了人。

秦惠王曰:「先生之年長矣,非有他子也,寡人已令吏弗誅矣,先生之以此聽寡人也。」
譯文:
秦惠王對他說:
先生的年紀大了,又沒有其他兒子。我已命令官吏不殺你兒子了。請先生在這件事上聽從我的做法。

腹䵍對曰:「墨者之法曰:『殺人者死,傷人者刑』,此所以禁殺傷人也。夫禁殺傷人者,天下之大義也。王雖為之賜,而令吏弗誅,腹䵍不可不行墨者之法。」不許惠王,而遂殺之。
譯文:
腹䵍回答說:「依照墨家的法規說,『殺人的要抵命,傷人的要判刑。』這原是用來制止殺人、傷人的情況發生。禁止殺人、傷人,是天下的公理。大王您即使在國法上為我兒子特別開恩,命令官吏不殺他,但我腹䵍不可以不執行我墨家的內規。」於是,腹䵍不接受秦惠王的建議,(用墨家法規)處死了他的兒子。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墨子.jpg

黑色的光亮

諸子百家中,有兩個「子」,我有點躲避。

第一個是莊子。我是二十歲的時候遇到他的,當時我正遭受家破人亡、衣食無著的大災難,不知如何生活下去。一個同學悄悄告訴我,他父親九年前(也就是一九五七年)遭災時要全家讀《莊子》。這個暗示讓我進入了一個驚人的閱讀過程。我漸漸懂了,面對災難,不能用災難語法,另有一種語法直通精神自由的詩化境界。由此開始,我的生命狀態不再一樣,每次讀莊子的《秋水》、《逍遙遊》、《齊物論》、《天下》等篇章,就像在看一張張與我有關的心電圖。對於這樣一個過於親近的先哲,我難於進行冷靜、公正的評述,因此只能有所躲避。

第二個是韓非子,或擴大為法家。躲避它的理由不是過於親近,而是過於熟識。權、術、勢,從過去到現在都緊緊地包裹著中國社會。本來它也是有大氣象的,冷峻地塑造了一個大國的基本管治格局。但是,越到後來越成為一種普遍的制勝權謀,滲透到從朝廷到鄉邑的一切社會結構之中,滲透到很多中國人的思維之內。直到今天,不管是看歷史題材的電影、電視,還是聽講座、逛書店,永遠是權術、謀略,謀略、權術,一片恣肆汪洋。以致很多外國人誤以為,這就是中國歷史和中國文化的主幹。對於這樣一種越來越盛的風氣,怎麽能不有所躲避呢?

其實,這正是我們心中的兩大色塊:一塊是飄逸的銀褐色映照著悠遠的湛藍色,一塊是沈鬱的赭紅色裝潢著閃爍的金銅色。躲避前者,是怕沈醉;躲避後者,是怕迷失。

諸子百家的了不起,就在於它們被選擇成了中國人的心理色調。除了上面說的兩種,我覺得孔子是堂皇的棕黃色,近似於我們的皮膚和大地,而老子則是縹緲的灰白色,近似乎天際的雪峰和老者的鬚髮。

我還期待著一種顏色。它使其他顏色更加鮮明,又使它們獲得定力。它甚至有可能不被認為是顏色,卻是宇宙天地的始源之色。它,就是黑色。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