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學子心聲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手機.png

一則高中生的來訊「我不是沉迷電玩,是沉迷於歸屬感」

其實「電玩手遊」本身沒錯,真正的錯,是我們找不到正確的同儕目標或活動,結果把這些遊戲當成一個爬不出的桶子,每天跟同伴擠在桶內,不願意爬出桶子,去踩踏真實的天地……

最近導報的時候,有導師提出,學校不實施早自習後,有許多學生拿出手機一起玩手遊。在師長眼中,沉迷於電玩手遊,應該是「青少年次文化」最罪無可逭的一項,因為那會吃掉最寶貴的學習時間,然而,上個月收到一封桃園高中學生的直白訊息,發覺這個議題有其複雜性:

不是沉迷於電玩,是沉迷於歸屬感

「在我剛上高中的時候,大家都對彼此不熟悉,而電玩是最快拉近彼此距離的方法,還能找出話題化解許多時候的尷尬,開學後沒多久,下課的時候讀書的會自動聚集在一區,打電動的又會聚集在另一區,對於像我這種不太會讀書的人來說,也許下載遊戲才是能使我融入大家的方式,因此剛開學我看同學玩什麼我就跟著玩什麼,從傳說、第五人格、荒野大亂鬥、Free fire、神魔之塔、乃至最近的極速領域,每一款我都玩,但只有在同學約著一起打的時候才玩,也許像我們這樣的人並不是沉迷於電玩,是沉迷於歸屬感。」


「歸屬感」,講得太好了!這正是在尚未組織家庭之前,青春期的我,內心最大的渴望。

我可以為這個「歸屬感」來一次快問快答!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課.jpg
想像示意圖

莘莘學子對國文教學的期望

編者按:本文為編者於隨意窩日誌中搜尋得到的一篇文章,內容為國立新竹高中113班全班新生所寫關於國文課程的期望,原標題為〈我對國文教學的期望 10.07.2003 by113〉,內容反映莘莘學子對傳統上國文課的理解及未來期望,將這45篇感言逐一打成文字者,為該班導劉正幸老師,內容中連學生的錯別字都一一協助訂正。今全文轉載如下,提供國文教育工作者教學上的參考。


11301 王瑾平

從國小、國中每次讀國文幾乎都是在死背,都不太有用頭腦在想,所以從小到大,我就一直認為國文是一門很死板的科目。我一直很希望國文的教學能夠活一點,不要那麼呆板無奇,如果上國文課能夠多思考古聖先賢所講的話和各種詞句的出處與典故,那麼國文是不是就能生動活潑許多了呢!像是國文作業方面,是否能夠顛覆傳統,不要再只依著參考書上的問題一字不漏地抄下來回答?假使能換個方式來出作業,例如:出個主題讓我們自己去查資料來做(作)報告,這樣子不僅能聽聽別人的想法,亦能讓自己有上台報告的機會。以前上國文課都總是在背,但是每一課都沒什麼聯貫性,就得個別記憶,過了一陣沒有念就會遺忘,這樣一來導致我們所記憶的東西變得支離破碎、七零八落的,根本沒有一致性,還有像是一直死背的話,都只是為了拿分數,反而不會想去真正瞭解詞語的意義,搞得我們對詞句的意思一知半解,但相反的,如果我們能夠多去想、多去了解,將所學的知識貫通瞭解了,那麼所學到的知識就真的是你的了,這樣一來就算要測驗亦必定如魚得水,能大展身手了。


編按:國文教學缺失整理:【偏重記憶】【片段瑣碎不連貫】【欠缺思考】

11302 成力煥(編按:成力煥,後就讀國立交通大學體資生,研究所讀國立清華大學,現為職業籃球運動員,效力於台灣啤酒籃球隊)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子筆素描.jpg
凌云登畫作多以老人為題材。圖/翻攝自凌云登微博

高中生上課畫畫挨師罵「不學無術」,畫家卻出百萬買他作品


從一隻原子筆開始,細細描摹年長者臉上歲月的痕跡,最後畫出栩栩如生的作品。大陸廣東一名高中生凌雲登,從小喜愛畫畫但卻被老師批評是「不學無術」,幸虧他從沒放棄,一路走到現在,甚至有美國畫家願意出5萬美元(約台幣154萬元)買下他的作品。

綜合陸媒報導,求學時代身旁的同儕每天都努力讀書與交際,但凌雲登卻與同學們相反,性格帶點孤僻的他,因為成績不佳而不受師長喜愛,但他對於畫畫卻異常執著,常常拿起畫筆就是十幾個小時,甚至可以連續幾天不出門,只為了完成一幅畫作。

其實凌雲登在高中前從未受過正規的美術教育,以前的作品都是靠自我摸索而描繪出來的,初次對畫畫產生興趣時,是小學三年級,當時以鉛筆畫畫,直到後來某一天他突然拿起了原子筆,這一拿好像什麼開關被開啟了,自此不論上課還是下課,他就黏在座位上作畫,畫上癮時連手抽筋都不覺得累。

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教育環境下,凌雲登是個不受老師喜愛的學生,甚至曾被批評過是「不學無術、對不起父母」,他的鄰居甚至拿他當負面教材,告誡自己的孩子不要學他。幸虧後來高中一年級時,班導師注意到凌雲登的繪畫天賦,將他推薦給學校的美術科組長,鼓勵他轉到美術班就讀,讓他開始接受正規的美術教育。

美術導師表示,凌雲登總是一個人靜靜地在作畫,其實使用原子筆繪畫看似簡單,實際上難度相當大,因為只能靠一種顏色創造出人物的立體感,因此整體畫作的光線感、臉部的皺褶、細膩的神情等等要描摹出來困難度就相對提升,因此若沒有毅力、耐心與細膩的心是很難辦到的。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劃卡.jpg

我所見的教育改革

在讀完彰化女中同學的文章後,我馬上知道自己屬於哪一種。或是幸運或是不幸,我在最後分發的時候進入了第一志願。我並不後悔這個決定,在身邊的是很優秀的同學們,所處的是一個資源豐富的環境;在這之中,有了解學生、並致力於教學的老師,有多元豐富的選擇,得以參與多面向的活動,更重要的是我遇見了好幾個可以深談的朋友。我們可以聊感受、聊社會議題、聊生命存在的意義……,然而在這同時,自己也陷在泥沼之中。

還記得高一為期4天的新生訓練,每天5點回家唯一想做、能做的是就是「睡」,直到開學後的頭幾週也還是如此。是自己的體力太差嗎?是學校真的那麼累嗎?不是的,是精神的緊繃。在校園之中我沒有不害怕的時候,總是覺得自己比不上他人也追不上他人。身旁的同學們不是從小就立志要進入第一志願,就是某私校畢業,又或者有著全國比賽的紀錄。看著這樣的同儕再看看自己,除了嘆氣還是嘆氣,開始害怕努力因為我知道怎麼做都無法趕上這之間的差距,成績更是不意外的落在以往從沒拿過的30幾名……,如此,學生還會有多少興趣在學習上?

眼看過去跟自己差不多成績的國中同學,因為讀了競爭不那麼激烈的高中,在繁星的管道上獲得升學機會,能不後悔、不懊惱嗎?然而此時,責怪的是自己的不足、是後悔當初的決定,更怪罪於制度。的確,這個管道上可以拉近城鄉差距,給更多認真學習的學生更多機會,可在此同時,身邊也不乏為了三年後的繁星而捨棄前幾志願、選擇就讀地方高中的同學。怎麼好像在升大學的這條路上,除了讀書還需要費盡心思的設想路該怎麼走?而這走法更像是用盡心機去排除競爭者,只為了進入某個大學某個科系。

同樣地,在選擇校系與科系的同時,我們所看的好像不再是課程內容、教學特色,而是未來出路與發展。選擇大學不再是選擇適性專長,而是職業訓練所。確實,如何獨自在社會上立足很重要,但在職場上又真的有多少人從事的行業是當初自己所就讀的科系學群?倘若是,又真的開心並享受於其中嗎?我相信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有興趣的領域,難道那永遠都只能是興趣消遣嗎?為什麼不能選擇該科系就讀呢?啊,因為大家都說讀這個沒有未來。

身為高中生,並未全面的接觸到每一個訊息,但當看著社會媒體提出適性發展、多元學習等等的政策、教育改變,不禁想問,來得及嗎?仍然有許多學生進入不屬於自己的學校,仍然有許多人追逐著夢想卻被擋在成績的門檻之外,更有著想追逐夢想卻不被支持的學生。如此循環,下一年度的畢業生還是無法順利進入就業市場,僅徒然浪費四年甚至更多的時間。當然在改變制度時是不能慌亂猴急的,可如果一次次的改變都不符合社會所需,那麼我們是不是需要先找出問題所在?

【文章出處】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國中生.jpg

今日教育體制下,我身邊的4種人

身為一個高中生,在現今教育體制下,身邊的同學開始對未來不知所措,不知道將來的路該往哪裡前進,對自己之後要過的日子也產生了許多疑惑,越來越徬徨,甚至好像「卡住了」。以下是我在身邊經常看到的4種朋友:

努力讀書只是為了父母

第一種是努力型的人,也是最令我感到惋惜擔憂的人。他們是可能比全班第一名還要努力,每天認真讀書,一步一腳印的學習,絕不偷懶。但如果問他們是否真心喜歡讀書?幾乎一半以上的人答案都是「還好」。再問他們,如果不喜歡讀書,為什麼那麼認真?答案幾乎全都是「不知道」。他們只是跟著父母師長的腳步,盲目的前進,拚命地想要符合家人的期待,希望能考上第一志願,讓家人開心。

要是再問他們:真的進了好學校以後呢?會發現他們根本不知道讀書的目的是什麼,只為了做父母心中的乖孩子,老師心中的好學生,弟妹心中的好榜樣。這些人幾乎都是家中的老大,他們接受了父母的刻板印象,認為進了好學校,才會有好前途。但努力到底是為了什麼?要讀什麼科系?要從事什麼行業?他們都不曾想過。

而這類的人,大半都只能進入第二志願,其中很大的原因是他們對自己的信心很低,只要考卷上錯了一題,就代表整個單元不熟悉,於是一直重新來過。這樣不停重來的讀書計畫,讓他們對前面的單元很熟,後面的卻從來沒碰過。我想這種盲目的學習也許就是他們無法成功的原因。

天資加努力令人羨慕,不上不下卻最辛苦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建中.jpg

是真抑是假?從建中生惡作劇看明星學校的「自由之心」

讀了三年北一女,我常常開玩笑說,我比建中生還了解建中。

這不完全是假話,因為我確實能夠更清楚的全盤觀察建中的校園生態。拖著一身寬鬆卡其制服、在校園中打赤膊搶籃框,抱怨著早餐又被松鼠搶走,計畫去哪裡哪裡追女生,這些零零碎碎的事情確實是組合成了建中生的三年青春。

許多人考上建中是為了頭銜、為了升學優勢、為了擠進窄窄的門後有大大的未來,但等到他們出去後,最懷念的還是那份自由。小至中午可以外出吃飯,大至考試作弊都是「自己的選擇」,對建中生來說,自由是氣氛、是特權、是光榮!他們是全台灣最會考試的前百分之一,更是全台灣最自由的人類!讓在總統府旁的北一學生看得眼紅、也看得直搖頭,大呼:這就是建中啊!

去年5月,因著蔡英文總統的上任,使得高中學權的一些政策比以往有更高的能見度,整體社會氛圍在轉變,北一校內的自由,終於初見曙光。事實是,這並非一朝一夕促成,從兩年前,甚至是3、4年前,學權、服儀問題等等的「民生問題」在學校經常吵得沸沸揚揚,卻都不了了之,這是為什麼?學生有能力發表論述,爭取自己的權益,為何遲遲不見學校表態?

有人大聲嚷嚷說是學校迂腐,有些是說「上級」壓力;有些說是學生烏合之眾,無力走完校內合法程序,當然無法讓學生哭鬧之後得到糖吃。然而,真實是這樣嗎?

這裡我試圖提出一個假設。像建中、北一女這種明星學校,是台灣社會的產物。在每個社會中,自由之心都不是人人可以有的,自由之心有階級之分。受過教育、受過啟蒙,自由之心會領著他們發光、飛翔,試圖描繪更不一樣的世界。矛盾之處是,明星學校的學生雖在課堂中學習到這些智識與啟蒙,卻因為學校是社會的產物,導致每場校園革命都像「悲慘世界」,在載歌載舞中革命流產。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教室.jpg

當中學生涯變成一種集體昏迷

考試的意義是什麼?最近的幾則新聞,彷彿都環繞著這個主題,第8節課的存在、小說家的離開,還有建中學長受訪的事。

從小,我一直生活在所謂的「天龍國」裡,住在許多父母費力搬遷戶口,努力要把孩子送進去的國中附近,接受「理所當然」的三年補習與考試生活,彷彿也沒有什麼意外地,進入了建中。

我之所以說沒有什麼意外,是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其實不是接受「教育」,我們僅僅是被餵養的豬隻,只要經歷某一套特別安排過的SOP,只要乖乖服從這一套SOP,不要有自己的意見,一定能夠走進建中北一女。比方說,我們吃最好最好的飼料──永遠有精心設計的,寫不完的A卷B卷大卷小卷;永遠有被細心整理過的參考書、習作、評量講義;永遠有歸納妥善,等待背誦的圖表資料。我們住在狹窄的空間裡,接受傾瀉而下的飼料,除了面對眼前的考卷課本以外,沒有其他責任義務,也不可以有其他選項──如果成績好一點的話,可以帶當代作家的散文集來學校,然而那就是師長們的忍耐極限了。小說可能需要換個書衣,至於漫畫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

我們抬頭看見的是一個高高舉起的目標:建中紅樓與綠色制服,除此之外,在這陽光不到的國度,我們不需要知道其他:我們不需要知道敘利亞又有多少名嬰孩失去母親,我們不需要知道什麼是Brexit;因為課本教的是全球化,我們理所當然不用知道什麼是反全球化,而太陽花或公民不服從,那是絕對不被允許的。

在這裡,我們不在乎你是否能夠吞下那些飼料,越接近考試,越不會有人願意停下來幫你,或陪你咀嚼。只有那些能夠承受龐大壓力,或是有錢請補習班名師代為消化整理的人能夠繼續在生產線上走下去,背負更重更重的期望。我們只關心今年究竟出產了多少斤豬肉,多少個建中北一女,卻不在乎他們是誰,他們的名字,他們的夢與性格。

每天早上7點半,工廠隨著第一張考卷發下開工,沒收手機以及任何可能「顛覆政府」的物件,直到下午4點,因為簽過家長同意書,第8節是「自願」參加的,我們理所當然地多了一堂課。而段考前延長到6點的第9節──噓!那是不能說的秘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