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美的沉思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藝.jpg

品味生活,從訓練你的大腦開始

你一定想要生活中很自然就有一種藝術品味 。

但我們都知道,品味是一種習慣與態度,可是,要改變一個人的生活習慣,其實非常的不容易,這部分不管在神經學、心理學與哲學方面都有很多關於習慣無法輕易改變的論述。

提升自我的藝術品味是一種非常抽象的「概念」,他並不像做一個技術練習,你可以靠意志力不斷的練習累積成果。

當然我們也知道所謂的「刻意練習」並不是靠意志力盲目鍛鍊,之前很流行「一萬小時」的練習法則 , 但我覺得,這個只有答對一半,如果一萬個小時是折磨訓練,靠意志力硬撐的結果,不但無法產生新的模式,反而會讓自己離想要的目標更遠。

因為我們大腦的行為就是「擁抱快樂」與「逃離痛苦」

如果你平常沒有接觸藝術活動,想要要開始接觸藝術,進而真正讓藝術融入你的日常生活。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船.JPG

朱光潛答夏丏尊:「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記不清在哪一部書裡見過一句關於英國詩人 Keats 的話,大意是說諦視一個佳句像諦視一個愛人似的。這句話很有意思,不過一個佳句往往比一個愛人更可以使人留戀。一個愛人的好處總難免有一日使你感到「山窮水盡」,一個佳句的意蘊卻永遠新鮮,永遠帶有幾分不可捉摸的神秘性。誰不懂得「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但是誰能說,「我看透這兩句詩的佳妙了,它在這一點,在那一點,此外便別無所有?」

中國詩中的佳句有好些對於我是若即若離的。風晨雨夕,熱鬧場,苦惱場,它們常是我的佳侶。我常常嘴裡在和人說應酬話,心裡還在玩味陶淵明或是李長吉的詩句。它們是那麼親切,但同時又那麼遼遠!錢起的「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兩句對我也是如此。它在我心裡往返起伏也足有廿多年了,許多迷夢都醒了過來,只有它還是那麼清新可愛。這兩句詩的佳妙究竟何在呢?我在拙著《談美》裡曾這樣說過:

「情感是綜合的要素,許多本來不相關的意象如果在情感上能調協,便可形成完整的有機體。比如李太白的〈長相思〉收尾兩句「相思黃葉落,白露點青苔」,錢起的〈湘靈鼓瑟〉收尾兩句『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溫飛卿的〈菩薩蠻〉前闋『水晶簾裡頗黎枕,暖香惹夢鴛鴦錦,江上柳如煙,雁飛殘月天』,秦少游的〈踏莎行〉前闋『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這裡加點的字句所傳出的意象都是物景,而這些詩詞全體原來都是著重人事。我們仔細玩味這些詩詞時,並不覺得人事之中猛然插入物景為不倫不類,反而覺得它們天生成地聯絡在一起,互相烘托, 益見其美,這就由於它們在情感上是諧和的。單拿『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來說,曲終人杳雖然與江上峰青不相干,但是這兩個意象都可以傳出一種淒清冷靜的情感,所以它們可以調和,如果只說『曲終人不見』而無『江上數峰青』,或是說「江上數峰青」而無「曲終人不見」,意味便索然了。」

這是三年前的話,前幾天接得丐尊先生的信說:「近來頗有志於文章鑑賞法。昨與友人談起『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這兩句大家都覺得好。究竟好在何處?有什麼理由可說:苦思一夜,未獲解答。」

這封信引起我重新思索,覺得在《談美》裡所說的話尚有不圓滿處。我始終相信「欣賞一首詩,就是再造一首詩」,各人各時各地的經驗,學問和心性不同,對於某一首詩所見到的也自然不能一致。這就是說,欣賞大半是 主觀的,創造的。我現在姑且把我在此時此地所見到的寫下來就正於丐尊先生以及一般愛詩者。

我愛這兩句詩,多少是因為它對於我啟示了一種哲學的意蘊。「曲終人不見」所表現的是消逝,「江上數峰青」所表現的是永恆。可愛的樂聲和奏樂者雖然消逝了,而青山卻巍然如舊,永遠可以讓我們把心情寄托在它上面。人到底是怕淒涼的,要求伴侶的。曲終了,人去了,我們一霎時以前所游目騁懷的世界,猛然間好像從腳底倒塌去了。這是人生最難堪的一件事,但是一轉眼間我們看到江上青峰,好像又找到另一個可親的伴侶,另一個可托足的世界,而且它永遠是在那裡的。「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此種風味似之。不僅如此,人和曲果真消逝了麼;這一曲纏綿悱惻的音樂沒有驚動山靈?它沒有傳出江上青峰的嫵媚和嚴肅?它沒有深深地印在這嫵媚和嚴肅裡面?反正青山和湘靈的瑟聲已發生這麼一回的因緣,青山永在,瑟聲和鼓瑟的人也就永在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