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高等教育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劍橋大學.jpg

讀大學究竟是為了什麼?謀得一份好工作,還是學會思考、經營健全的人生?在《優秀的綿羊》書中,曾任教耶魯大學的教育評論家威廉.德雷西維茲(William Deresiewicz)探討讀大學的真正意義,值得站在人生新階段路口的年輕人咀嚼深思。

你為什麼讀大學?


「投資報酬」——現代人談起大學時,經常冒出這個名詞。花多少錢讀大學,讀了大學又可以讓你賺多少錢,諸如此類。大概沒幾個人會追問讀大學應得的「報酬」究竟是什麼吧?是賺更多的錢嗎?只為了找一份工作嗎?說到底,讀大學究竟是為了什麼?

高等教育的問題在近年持續發燒,包括學費逐年漲價,學貸升高,以及新一代畢業生在就業市場上面臨的窘境;我們也討論大學的未來,預算緊縮和遠端教學是如何影響現有的學院形式;還有事關長遠發展的國家競爭力,二十一世紀的勞動力,科技和工程人才。我們講東講西,就是從來沒講過快樂幸福和社會的健全性,好像只要有了錢,這兩樣東西就全搞定了似的。

誠然,錢不是萬能,但沒錢卻是萬萬不能;工作很重要,財務安全感很重要,國家富強也很重要。問題是,只有這些東西重要嗎?人生不只在於一份工作,工作也不只是為了一份薪水,國家更不只在於其財富。同樣的,教育的意義不只是為了謀得養家餬口的技能,你存在的意義也不只是為了為賺錢貢獻給國家GDP而已。別理那些政客或理財專員的胡說八道,大哉問才是你該常存心中的思考。

讀大學,是為了謀求好工作?

大學生們聽不聽這些呢?可惜啊可惜,他們的耳邊總是戰鼓隆隆,叫他們往相反的方向行軍去。包括總統在內的政府高層談起高等教育,說的總是數理領域;記者跟時事評論家——有些具備人文背景,倒沒有人是出身護理或工程——則一個勁兒的叫年輕人在學習之路審慎抉擇,順從內心純粹的求知之聲。「十大熱門主修」的排行是指就業市場中最被需求的人力,並不是學生們最感興趣的科目,「十大熱門領域」排的則是平均所得而非工作滿意度;萬一選到排行榜外的冷門科目,例如敬陪末座的人文史哲和本國語言,則免不了要被問一句「你學那個要做什麼?」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劍橋大學.jpg

世界一流大學:叛逆者的創造

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學是牛津大學,正式創辦於1167 年,至今已經900 多年的歷史了,然而牛津大學以世界上最保守的大學而著稱,這一保守,就出問題了傳統的意義並不純粹就是保守,而是那些人類文明精華的積累。其牛津大學的校訓是:信仰與科學。1209 年,一些在牛津的學生與老師為了避免與鎮上的保守勢力發生衝突,避免過分壓抑人的自由與個性,因此,一些牛津的畢業生與學者遷離至東北方的劍橋鎮,在那裡成立劍橋大學。自此之後,兩間大學彼此之間展開相當悠久的競爭歲月。劍橋大學和牛津大學齊名,為英國的兩所最優秀的大學,被合稱為Oxbridge ,有 89 位諾貝爾獎得主出自此校(實際來此校工作或執教過的人數超過 100 名,但劍橋大學官方的數據是根據學生或教師是否擁有學院的 Membership/Fellowship 而定,所以官方統計數目為 89 人,擁有世界最多的諾貝爾獎)。在 2011 年的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和高等教育研究機構 QS 聯合發布的 USNEWS-QS 世界大學排名中位列全球第 1 位。顯然,脫胎於牛津的劍橋大學目前較牛津更勝一籌。劍橋的校訓是:啟蒙之所,智慧之源!這是「人是萬物之靈」的體現,所以歷經近 900 年,依然年輕!

數百年之後,劍橋大學的畢業生中的叛逆者因為政治避難,而逃到北美。為了追求自由,他們創立了美國的哈佛大學,也是美國最早的大學哈佛大學的校訓是:你所浪費的今天,是昨天死去的人奢望的明天;你所厭惡的現在,是未來的你回不去的曾經。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 )是一所位於美國馬薩諸塞州波士頓劍橋城的私立大學,常春藤盟校成員之一, 1636 年由馬薩諸塞州殖民地立法機關立案成立。該機構在 1639 年 3 月 13 日以一名畢業於英格蘭劍橋大學的牧師約翰·哈佛之名,命名為哈佛學院, 1780 年哈佛學院更名為哈佛大學。哈佛大學是一所在世界上享有頂尖大學聲譽、財富和影響力的學校,被譽為美國政府的思想庫,其商學院案例教學也盛名遠播。在世界各研究機構的排行榜中,經常名列全球大學第一位。目前,哈佛無疑又略勝劍橋大學一籌。

很有意思的是哈佛大學的畢業生中也產生了叛逆者,這批叛逆者中的哈佛大學畢業生亞伯拉·皮爾遜成為了耶魯大學的第一任校長。耶魯大學的校訓:光芒與真理。耶魯正是追求光芒與真理的哈佛學子創建的。 1718 年,英國東印度公司高層官員伊萊休·耶魯先生向這所教會學校捐贈了 9 捆總價值 562 英鎊 12 先令的貨物、 417 本書以及英王喬治一世的肖像和紋章,在當時對襁褓之中的耶魯簡直是雪中送炭。為了感謝耶魯先生的捐贈,學校正式更名為「耶魯學院」,它就是今日耶魯大學的前身。目前耶魯大學一起是與哈佛大學齊名的大學,他們在許多領域裡難分伯仲。

日本的東京大學正式成為現代學制的大學是 1877 年,是日本第一所依照現代學制成立的大學,也是日本的最高學術殿堂,但是,當時看到世界上的名校都是成雙成對出現,日本人就急了, 1892 年,日本 23 位國會議員在向國會提出的一個議案中提出,日本僅有一所東京國立大學,缺乏競爭,對辦學和學生的培養都不利,建議在當時的西京——京都建一所大學,1897 年議案被通過,大學得以誕生,當時定名為京都帝國大學,第一批教師幾乎都是東京大學的畢業生。就這樣,京都大學由東京大學的畢業生創辦,但是,不同的是,日本作為東方國家,也是主張和諧的,不喜歡叛逆與競爭。那些東京大學的畢業生,其實都是公認的優秀者而不是叛逆者,但是京都大學的創辦者確實是追求自由的一批學者。這從京都大學的校訓就可以知道:自由的學風。目前日本最著名的兩間大學就是東京大學與京都大學。但是至今學生辦的學校在總體上也還是沒有能夠超過老師辦的學校。不過,日本人當時已經認識到學術與教育上的競爭對教育與學術生態平衡的作用不可少,已經是很難能可貴了。不像中國,一度北京大學——當時叫京師大學堂,一校獨大,處於高度壟斷地位。要不是留學德國的蔡元培先生從歐洲學來了「兼容並包,思想自由」的辦學思想,特別是幾十年之後,美國人看到中國官僚壟斷辦學裡面的弊病,因此用了令中國人備感國恥的庚子陪款,替中國人建立了一間清華大學與之競爭,中國人還是不能夠從習慣了壟斷性的一家獨大中擺脫出來中國人不習慣競爭,而且稱之為和諧,其實就是壟斷獨霸。不但,政黨不競爭,市場不競爭,學術也不競爭,權力壟斷一切,中國這千年的和諧傳統其實原來只是一潭死水而已

中國人怎麼會習慣國外那些名校競爭歷史呢?孔子的學生有子曾經說過:「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就中國人的觀念來說,學生建立一間學校與老師的學校競爭,那不正是犯上作亂嗎?理解了這一點就不難理解中國人為什麼創辦不出世界一流大學的原因所在了。


【文章出處】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大.jpg

大學徒有世界排名,不足以稱一流

過去幾年,由於在台大教學發展工作及教學創新上的投入,我常被世界高排名的亞洲大學的主管邀請演講分享如何提升教學。每次演講,我總會提到二○一○年得到台大教學傑出獎後對教學的反思,並介紹在每年只有百分之一的教授能得到台大教學傑出獎,是台大老師們很尊敬的獎項。

但在某所世界高排名的亞洲大學演講,我照例講到台大教學傑出獎。沒想到有位聽眾跟我說:「如果我們像你一樣在學校裡拿到這種獎,我們會被同事鄙視!」我聽了非常震驚,問他為什麼?

他說:「如果拿到這種獎,同事會認為"you are such a loser in research",所以才會拿到這種爛獎!」

什麼!一個老師教學教得好、拿到教學傑出獎,結果反而會被同事認為是研究的魯蛇而鄙視?當下我完全無法理解這樣的文化。但後來發現,不是只有他們學校如此。亞洲許多世界高排名的大學都有類似的文化。為什麼?


這些世界高排名的亞洲大學們,都極端重視世界排名。跟國際排名有關的指標,都會變成教授肩上極為沉重的壓力。為什麼教學投入卻是被當「魯蛇」看待?在深入了解他們的運作模式後,才發現這是追求世界排名的遊戲規則使然。

大學的世界排名要衝高,最要緊的就是要生產出大量的國際論文。這些亞洲高排名的大學都有同樣的策略:砸下高額獎學金去挖大陸一流大學的畢業生來唸研究所,並給教授極大的論文出版壓力。靠著耐操的大陸研究生,生產大量的研究論文,學校的國際排名也因而節節上升。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畢業.jpg


教育目的為何?呼應〈當學生問我學這個有什麼用?〉一文

近日,鳴人堂上黃俊儒教授〈當學生問我:「學這個有什麼用?」〉一文,文中以量子力學為引,討論了教育的實用性問題。我除了同意其論述三種不同類型的知識,以及無法以實不實用來看待高等教育之外,也舉出自己的例子,讓大家思考高等教育的目的,以及應該教育學生的內容。

我在美國大學服務,目前是擔任助理教授的第三年,主要研究的方向是災害應變體系,還有各種災害應變的作法與政策。我的研究興趣與所教的課程看起來十分實用,而學生多為來自美國各實務機關的災害應變人員,因此我似乎得教一些黃教授所稱立即見效的知識,但其實不然。

我認為高等教育的目的在於啟迪學生思考,而不是要求學生照做,僅提供一些操作上的知識。

去年一位目前在某森林火災應變單位服務的美國學生,向我詢問有關災害應變體系操作層面上的問題,我不想直接回答他這樣做對或不對,而是引導他去思考。後來他想要跟我深入探討這些問題,故系上開了一個專題課程給他,由我帶著他看一些文獻,學期結束後,經我評分通過後可以拿到一學分。

由於這也算一堂課,我花了很多時間寫成了授課大綱,找了幾篇這領域相關的文章,請他每週讀一篇後寫下心得與想法與我討論。沒想到他有天他來找我,問我:

教授,這些災害應變體系的研究文章,真能解決我在實務上遇到的問題嗎?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大.jpg

當學生問我:「學這個有什麼用?」

這個學期裡面,課堂中曾安排一場精彩的科學普及演講,是國內重要的科普大師跟大家解說量子力學的發展歷程以及相關爭議。由於是通識課程,所以學生來自於各種不同的學院,有興趣的理科生覺得意猶未盡,甚至覺得分享內容可以再更進階一點,但是在理科生之外,其他文學院、社科院、管院、教育學院的學生,則有許多在心得中坦誠地提出心中的疑惑:

"學量子力學對我有什麼用?"

學生的反應讓我想起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電影中,高中時代的男主角對女主角講過的一句名言:「我敢跟妳賭,十年後,我連log是什麼都不知道,照樣活得很好。」

學生的疑問其實很合理,畢竟我們的社會就是這樣對待知識。不管讀哪個科系,親戚朋友就只會問「讀這個畢業後有什麼用?」,甚至是我們現在的大學經營者,多數把生產以及授予知識的大學經營成像是鐵工廠,只求立即性的產值,只問可以短線操作的問題。

學生的疑問不難回答,在我的認識中,任何的學習歷程大致上可以獲得三種不同的知識。

第一種是有用的知識,這裡的「有用」指的是立即見效的知識,例如學會車床的操作程序,就可以立即製造出一個五金元件;學過剪輯軟體,就可以馬上製作出一段影片;學過諮商心理,突然瞭解如何面對自己的傷心或愉快。有用的知識經常會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也很快地讓人獲得滿足感,因為它解決一個想像的到而且期待被解決的問題。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校長布拉克.jpg

未來人才,你得有人文素養

「跨領域的人才,是未來就業市場的需求,」飯店會議室裡,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校長布拉克(Gene Block),身穿深色西裝、打著黃藍相間的領帶、椅子只坐三分之一,以嚴謹卻不失長者的和藹態度,對《天下》記者說。

布拉克投身教育界近40年,身為2014年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全球前10的名校校長,談起教育,不吊書袋,誠懇傳遞他對教育的信仰與理念。

67歲的布拉克,正站在大學教育轉型的嚴峻浪頭上。

現今高等教育的關鍵命題包括,博雅教育與科學教育之爭、教育的貧富差距,還有大規模網路免費公開課程(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都衝擊這所近百年的名校。

各種專業都需要人文素養

今年3月,他參加2015博鰲亞洲論壇,在「大學校長對話:教育的未來」的主題論壇中,強調未來教育必須以人文為基礎,結合技術與商業等領域,推廣「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博士.jpg
小講師的薪事

看到大學兼任老師向教育部陳請,嘆薪資過低,月薪不到新台幣二萬元,心有戚戚焉。筆者觀察,實際問題恐怕更嚴重!

筆者一位學生,就讀大學中文博士班,在三、四個學校兼課,每週要跑台北、新竹、中壢,每校兼課都不超過四小時,自去年起,政府要求兼課老師必須報勞、健保,於是每個學校都要求兼課老師陳報,兼課三個學校,就要交三個學校的勞、健保費用,雖然重複,但每個學校都不敢違背政府法令。


目前大學老師指導學生費和鐘點費,印象中好像三十餘年都沒有調整,講師每節鐘點費依然是五七五元,如果教夜間部可以增加四○元,以每周上十節課,總收入扣掉交通費和勞健保費,每月確實不到兩萬元,更何況兼課鐘點費每年只發九個月,有些大學更是苛到遇放假日若不上課,都會扣除。

教育部對兼課老師的請求,回應更是匪夷所思。「由於國立大學校務基金應有其財務自主彈性,早已經放寬兼任教師固定時薪的限制」此話聽到大學兼課老師耳中,真不知該哭或該笑?不知教育部有否調查,在台灣有哪些公私立大學發放鐘點費有高於教育部之標準?請公布一下!若有超標準發放,請問有否包括小講師?這種官員推拖的話,真讓人民失望到底!我不知哪所大學會計主任,敢違背教育部發放鐘點費標準,擅自提高鐘點費?

【文章出處】
《中國時報》2012-05-02

小講師的薪事
文/傅榮珂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學.jpg
大學不應該教專業技術嗎?那大學應該教什麼呢?

大學是什麼?大學應該教什麼?上大學的目的是什麼?

這些問題都是我們這些念過大學,正在念大學,或者是即將念大學的人,都應該問的一個問題。

有些人說:「大學是培養學術研究人才的地方」。

另一些人說:「大學是培養領導人才的地方」。

還有一些人說:「大學是培養專業能力的地方」。

接著,這些人開始吵成一團。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書本.jpg
 

聰明而現實的博士班學生深知,既然大家都希望他們能早日做出「實績」,當然會集中力量於學術發表,而犧牲了長期功力的培養。

高教主管單位鼓勵大學教師到國內外學術期刊上發表學術研究的成果,當然值得肯定,也必然有助於提升台灣在國際上的能見度,然而若過度強調此一單一指標,極可能犧牲了社會對高等教育的其他期望。而其後續所延伸的影響,或許已遠超過大家所憂心的「重研究,輕教學」。因為此一政策以及評鑑大學的績效指標,似乎已經更深一層地影響了博士班的教育。

就大部份專業領域而言,博士教育的目的,主要是培養未來的大學教師,而大學教師的素質則影響了國家未來整體人才的水準,乃至於國家的競爭力。大家都同意,大學教師有思想、有內涵、有教學的熱忱,並對學理有完整而深刻的瞭解,才能承擔起知識創造與傳授的重責大任。

由於大學教師的思想、內涵,以及對學理的完整瞭解等,對教育的水準以及未來人才的培養如此重要,因此,博士班學生在校期間,最重要的活動是讀書與思考,包括了對學門內各種學理的學習,以及經典文獻與相關學科知識的涉獵與接觸。而同學之間,以及學生與不同專長的教師之間,廣泛的辯證與討論更不可或缺。至於博士論文,則是經歷過這些過程以後,再開始的另一種學習與鍛鍊。

然而現在各大學為了配合績效指標,都在努力增加學術發表的篇數。博士班的教師希望和學生一起多發表一些文章;聘僱新人的大學也希望這些新科博士能帶來更多現成的學術發表成果。其結果是:為了配合遊戲規則,博士班學生最主要的活動變成了研究調查、統計分析,以及努力提升文章寫作與投稿的技巧。

為了發表文章,當然也要讀書讀文章,但所著重的已是相對狹窄的議題,而且博班教育若早期即針對專門課題研究寫作,就不得不犧牲博覽群書、培養思想的時間。由於缺乏較深厚學養的基礎,這些研究即使有發表的機會,通常也只是學術研究上的枝節,無論在深度與創新上都極難有所表現。

犧牲長期功力的培養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畢業.jpg

 

學術生涯像是長長的階梯,而博士班學生是位在最底層的一群。他們向上攀爬,往往不知道盡頭在哪裡。位在階梯頂端的是指導教授,有些指導教授願意伸出手,拉學生一把。但有些教授,在不給任何理由之下,推翻學生的論點。有時,指導教授還會成為扯後腿或是壓榨學生的主力。

學術這條路,不是人人都能走的。投入時間長,必須花好多好多時間在電腦前、研究室和實驗室內。學術路上的人,不斷證明著自己值得「博士」這個頭銜。

《衛報》的學術匿名版(Academics Anonymous)上,記錄了博士班學生面臨的各種壓力,包含發表論文的壓力、指導教授的壓榨行為。有些指導教授無法給出有用的建設性意見,甚至讓學生懷疑,他們是怎麼拿到博士學位的。

學術期刊Research Policy發表於5月的報告顯示,這些壓力嚴重影響博士班學生的心理健康。研究報告作者粗估,1/3為博士學位努力的學生,可能出現憂鬱症等精神狀況。

這份報告的博士生樣本數為3659人,包含理工和人文學生。這項研究結果有利於描繪出學術生活如何影響心理健康。

51%接受調查的學生說,過去一週至少曾出現2種以上心理不適症狀;32%的人至少出現4種症狀。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博士.jpg

在台灣唸博士班的大家還好嗎?曾攻讀物理博士的讀者,投稿Quartz說,讀博士班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光。許多人都曾談論唸博士班的「CP值」,但有些最慘痛的成本,卻很少人觸碰、談論。不知道台灣的博士生們,是否心有戚戚焉?

華克(Jennifer Walker)曾攻讀物理學博士,現在則轉換跑道,成為旅居歐洲的旅遊文化作家。她回憶博三時有一晚坐在床上,隨手將幾顆鎮靜劑藥丸放進口中,然後拿起伏特加灌,突然間,她感覺喉嚨有難熬的灼熱感。瞬時間,她才驚覺自己幹了傻事。

華克不久後,約了朋友見面,而這次見面,改變了華克的人生。因為隔天早上,她決定去看心理治療師,並考慮放棄博士學位。

華克寫道,取得博士學位很難,許多人甚至說,如果你沒有做到廢寢忘食,根本很難拿到那張文憑。當然,沒有人會預設拿博士很簡單,但有些代價是他們不會說出口的,攸關心理層面的代價。

華克說,「我追求物理博士學位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光。」她說,擊敗我的不是腦力方面的挑戰或是工作負擔,而是不斷惡化的心理健康。

事實上,根據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2015年調查,47%碩博士生有憂鬱傾向,2005年的一份研究甚至說,10%碩博士生想過要自殺。根據《新科學家雜誌》(New Scientist),2003年澳洲研究發現,學術界罹患心理疾病的比例,比一般人口高3至4倍。

不過,學術象牙塔中不輕易表達內心感情的態度,使很多人把自己的問題埋藏在心底深處,有些人甚至接受「憂鬱是從事學術中無法避免的一部分」。博士班學生或畢業生必須競逐非常稀少的學術專業職缺,使得學術圈蔓延著適者生存的文化概念,許多人甚至假定,心理有問題是弱者的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博士班.jpg


今年,成、清、交大博士班,首次出現報考人數低於錄取名額的死亡交叉。 為何窄門變寬,學生反而卻步?台灣高教該如何飛越象牙塔?

台灣高教的供需失衡,終於輪到博士班,而且還是頂尖大學博士班。

今年,成大、清大、交大都出現博士班的「死亡交叉」,首次出現報考人數低於招生名額的現象。

念博士的機會變多,學生卻不為所動,頗堪玩味。

「為什麼要念博士?」四年前從成大念完碩士,隨即擔任學校約聘研究助理的李小姐反問,「念完博士,會讓你更有未來性嗎?台灣的研究教職屈指可數。」

博士窄門變寬,並非票房靈藥,反而像是票房毒藥。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書館.jpg
 

為了量化5年500億(頂尖大學)成效,教育部提出世界大學排名的目標以及論文數的指標。10年來臺灣各大學不斷開放博士名額、論文產出迅速成長,助長了「學術界代工文化」。

「你覺得現在大家收那麼多研究生,程度都夠嗎?」我在會場隨機抽訪一位熟識的教授。

「唉!我怎麼說呢?前陣子一個碩士生跟我說他看英文論文有困難,我找一個博士生把它翻譯成中文,結果他把論文裡的Table 1、Table 2翻譯成桌子1、桌子2,整篇文章慘不忍睹,我簡直快瘋掉了。叫他去查字典,他回來說字典就是這樣翻的,Google也是這樣翻的。我這樣有回答你的問題了嗎?」

這是工研院資通訊研究所所長吳誠文與一名「天龍國頂尖大學電機系」教授的對話,看了令人心驚。如果連「天龍國頂尖大學」頂尖電機系的頂尖博士都如此,不怎麼頂尖的大學不怎麼頂尖的研究所不怎麼頂尖的博士,就更令人不敢想像了。

吳誠文是8月初參加一場研討會,應邀在那場研討會上發表演說。因為少子化,加上學歷愈高愈難找工作,過去三年來,幾個主要大學博士班報考人數都在腰斬,讓教授們頗為恐慌。因此主辦單位原來要他談「為什麼現在的學生不唸博士班」,替大學找解方,但是因為現場很多學生,因此他決定對學生講話,把講題改成「誰叫你要唸研究所!」

研討會結束之後,吳誠文有感而發,在台大校友會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誰叫你要唸博士班! 」,引起熱烈討論。

博士生減少,教授之所以恐慌,正是五年五百億打造頂尖大學政策訂下的遊戲規則。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誰叫你要念博士班.jpg


雖然是要討論「為什麼現在的學生不唸博士班」這個議題,但是現場有很多學生,我決定把題目改為「誰叫你要唸研究所!」

「奇怪了,我進公司已經快一年了,大家都加薪,為什麼我沒有?當初進來時老闆跟我講,如果我表現好的話,到年底薪水會跟著調整,我覺得我做得不錯啊!」

「也許是你的表現不如他預期吧。」

「怎麼可能?我部門裡大家做的事情我也會做啊,也沒有做得比較差。」

「可是你部門裡其他人都是碩士,只有你是博士。」

「那又怎樣?」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佛大學.JPG


在今年的8月29日,美國哈佛大學校長德魯・吉爾平・福斯特(Drew Gilpin Faust)於開學禮進行了一場例行的致辭,但是她的談話公開上網了後,卻引起了很多人的分享和轉載。

德魯·福斯特(Drew Faust)在這次的演講中,除了向2021屆新生致辭,也談到了「大學教育應該是什麼?大學教育意味著什麼?大學本身到底是什麼?在這樣一個充滿挑戰和不安的時刻,我們如何認識大學的責任,也就是我們此刻肩負的責任?」

演講原文:Freshman Convocation Address to the Class of 2021

以下節錄幾個不可錯過的段落:

(追求真理)這要求我們具備勇敢、寬容和謙遜的品質,願意參與到知識社群的辯論,願意包容他人的想法,並願意基於理性和證據改變自己的觀點。不過,這些不僅僅是我們希望在你們每個人身上培養的重要智力技能,它們還是至關重要的基本能力——即做出判斷和評估事實的能力,以及在新事實面前虛心學習和自我成長的意願。

......This requires all of us to work with courage and generosity and humility — to be willing to engage in the great debate that is an intellectual community, open to others’ ideas and willing to change our views based on reason and evidence. But these are not just important intellectual skills that we hope to nurture in each of you. These are critical human capacities as well — the ability to make judgments, to evaluate facts, and the willingness to be open to learning and growth as new truths unfold.

 

也正是在這個一年一度的歡迎新生大會上,前藝術與科學學院院長,已故的傑里米·諾爾斯(Jeremy Knowles),曾經形容他所認為的高等教育最重要目標就是,「確保畢業的學生能分辨有人在胡說八道」。你會在不斷地挑戰和被挑戰中學到了這種能力,在面對各種分歧和異議中找到自己的方向。

It was on this annual occasion of welcoming the incoming College class that a former dean of the Faculty of Arts and Sciences, the late Jeremy Knowles, described what he saw as the most important goal of higher education: it was, he said, to ensure that graduates can recognize when “someone is talking rot.” You learn this through challenging and being challenged, through being confronted by disagreement and difference and amidst it all finding your way.

我們興奮地歡迎你們,2021屆的學生們。你們註定會教導彼此,當然你們也會教給我們一些東西,而這正是因為你們身份和經歷的多元性。當哈佛招生辦公室決定錄取你們時,是因為我們希望聽到你們的聲音,希望你們為這種創造性的不和諧音調做出貢獻。所以,請不要沉默無聲。(還有,請不要在網路虛擲光陰,彷彿你不曾來過這裡!)融入到其他人之中。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書館.jpg

課綱問題在台灣沸沸揚揚,大學裡,其實也很有事。

比如說,國立政治大學於4月通過課程精實方案,預計於民國105年第一學期開始實施。改革原有課程制度的原因有兩點:一、老師開課過多,無法全心備課,教學品質堪憂;二、同學修課過多過雜,學習品質堪憂。為此,政大學生會提出兩點質疑,一為「課程減少不等同教學品質提升」,再者,「課變少還要增加學雜費?」

面對此兩點質疑,雖然不知政治大學有何回應,淺見以為就第一點來說,與其質疑教學品質提升與否不如檢討學生們的學習態度。換言之,教學品質再怎麼好,學生學習態度若不佳,請到全世界一流的師資也是枉然。

在英國念書的第三年,我深深體會到台灣高等教育的問題。就學習模式及態度來說,英國和台灣就有著許多差別。以筆者念的愛丁堡歷史研究所為例,英國碩士課程大多只有1年,畢業學分為180,一門課為20學分,碩士論文占60學分,意即學生上下學期各修3門課,結束後開始寫論文,論文大綱需於論文繳交期限前4個月提出,占總成績10%,通過後開始動筆,無須口試,紙本由一校內評審及一校外評審審查,2個月後即可知道通過與否。

相較於英國,台灣研究所畢業的審核大概只能用「過關斬將」來形容。以政大歷史所為例,交出碩士論文前,須先修完三分之二的學分,接著每學期初有一次資格考。資格考是什麼呢?大概就是與其論文相關的斷代史和專史。資格考過了才能提論文大綱,接著口試,過了就能開始寫論文。以台灣歷史所為標準,多數學生最少需要花3年才能拿到碩士證書。和英國的1年相比,大概就是高鐵和腳踏車的速度吧!

3年的過關斬將在文科裡來說算快,而問題是,真的有必要念那麼久嗎?就資格考來說,其實完全沒有必要。研究所的教育應跳脫傳統的紙筆測驗,注重個人對史料的解讀與研究(就其他科系來說,應是對其論文題目的研究與發現)。資格考難免又落入了「我要你寫出正解」的窠臼裡。許多人會質疑英國教育的紮實性,大學只有3年,碩士1年,博士3年(以前是4年)。尤其是博士的研究常遭到受過美國博士訓練的人的批評。美國的博士訓練約要念7年,前一兩年需要修課,到後面幾年才開始寫論文。英國的博士訓練為師徒制,基本上於申請前,把研究計畫拿給心目中有可能的指導老師看過,老師若對其研究計劃有興趣並有信心指導,學生申請上的機率就很高。3年中不需修課,只要專注在自己的研究,第一年後會有考核,必須交出論文的一章,評委通過後,可正式成為博士候選人。所以,英國博士研究之快,是因為在未開始博士之前,學生就必須清楚自己要研究什麼,大約半年就會有論文大綱,第一年結束就要伴隨一章的出產。

在英國念高等教育就像放年吃草,名副其實「放牛班」

曾有一位在英國念博士的學長這麼比喻,英國的碩博士教育就是放山雞,自己去發現食物。這比喻,實在貼切。老實說,出來英國念碩士時,非常不習慣。課程都是學生彼此間的辯論,老師坐在旁邊看著辯論進行,只在當大家遇到瓶頸時出聲提點。這種課程讓學生在上課前必須確保自己至少讀了書才能來。換言之,在英國研究所教育裡,備課的其實是學生而不是老師。沒有課程前的苦讀,就無法在課堂上和同學們討論,也就無法了解他人在討論時激盪出的火花進而自己思考。

不過,英國研究所教育中最讓我吃驚的是教授們的指導方式。3年前來到愛丁堡大學,對於即將交出的第一篇學期報告戰戰兢兢,和教授約好了時間,帶著擬好的題目並希望教授能給我些許建議。沒想到簡單敘述完我的報告構想跟大綱後,教授只問了:

「那麼你覺得這個題目如何呢?」

你想要解決什麼樣的問題呢?

當下差點回教授:「可是你是教授耶!不是應該你告訴我這個題目好不好嗎?」這話到嘴邊當然是硬生生地被我吞了回去(真的講出來可能就拿不到畢業證書了)。後來才明白(當然,雖然是事後諸葛),研究所教育跟大學部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我覺得」、「我認為的觀點」,而非「老師覺得、教授覺得」。指導教授唯一能幫助學生的地方是,當學生報告或論文的寫作方式出現偏差或錯誤,必須即時地指正。至於學生想研究什麼、運用什麼樣的資料全部是學生的責任,因為這是學生的研究,而不是教授的。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