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比較文化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道歉.png

少了羞恥心的恥感文化

東西方對二戰的反省態度大不同,原因在於東方文化是恥感文化,而西方文化是罪感文化。兩者差異何在?能在人心造成這樣的差別?

今年是二次大戰結束六十年紀念,日本至今尚未對歷史的錯誤深刻反省,反而企圖修改教科書來合理化日本在二次大戰的殘暴行為,因此許多人認為日本在這方面遠不如德國。日本與德國的反省行為會如此不同,主要原因是東方文化是恥感文化、而受基督教影響的西方文化是罪感文化之故。

在恥感文化下,對錯與否往往由人際關係決定,除與此事是否讓人「覺得丟臉」密切相關外,行為是否犯錯還得視對方是誰而定。泰勞、大陸漁工等因為被認定為是「低下」的人,所以,施加在他們身上的不人道政策與行為,我們不會產生羞恥錯誤的感覺。反之,如果我們做錯事所影響到的是比我們「高上」的人,我們就必須取得對方的原諒,而且一旦當事人獲得原諒之後,錯誤就可以一筆勾銷,當事人可以重生。日本不願意深刻地反省道歉,主要原因是他們看不起中國,「高上」的日本人怎麼能夠尋求「低下」的中國人原諒呢?

在罪感文化下,規範人們行為的主要方式是「與上帝的盟約」,因此行為對錯的決定,與當事人和對方的人際關係無關,而另有一套獨立於人際關係之外的基本原則。雖然英法已是德國的同盟友好國家,德國人還是不斷地自我反省,因為,反省的目的不在於取得對方的原諒,而是不要再觸犯上帝規約下的基本原則。

受到東方恥感文化的影響,我國企業員工要是犯了錯誤,第一個要考慮的是我是否會丟臉沒面子。因為怕沒面子,所以要想盡辦法文過飾非,推卸責任;因為怕丟臉,深刻的反省當然能免則免。其次,犯錯員工要觀察何人會被自己的錯誤波及,如果是屬下受到波及,有良心的主管就會在未來設法找機會「回報」屬下,要不然屬下只有自認倒楣。相反的,如果錯誤傷害到的是自己的主管,那可就非比尋常了,一定要負荊請罪、甚至戴罪立功,直到獲得長官原諒後,才有自新的機會。不論是上述那一種狀況,恥感文化下的人民比較現實而缺乏認真反省錯誤的誘因

雖說恥感文化下的人民比較不能認真反省自己的錯誤,但它畢竟還是一套規範組織行為的機制,「千夫所指,無疾而終」的羞恥心,就是恥感文化維持社會倫理的重要方式。然而在台灣,恥感文化裡的羞恥心日益淡薄。例如,官場上笑罵由人、不怕丟臉而沒有羞恥心的例子愈來愈多;台灣官場傳統本來就沒有罪感文化,現在又拋棄了恥感文化中的羞恥心,然而依舊維持著恥感文化裡的現實本質,如此一來,無怪乎國家治理能力日益衰敗啊。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雲海.JPG

仙境傳說元素──古今中外的理想社會及東方仙鄉故事模式

一、古今中外的「理想社會」(理想世界)

社會愈是動蕩不寧,人與人的世界愈是紛擾不安,人的內心深處,就愈加渴望一個和樂無爭的理想國度,陶淵明虛構出來的「桃花源」,也就成為中國文化中理想社會、美好世界的代名詞,而那位意外闖入這個世外淨土的漁人,也就成了中國歷史中最幸運的漁人了。

同學們有沒有想過,妳心目中的理想社會、未來美好的夢想是什麼呢?陶淵明描繪出一個理想的人間淨土「桃花源」,如果上帝給妳一畝田,你會怎麼設計?妳心目中的理想世界是怎樣的世界?妳會用怎樣的方式,在這一畝地種植出妳的夢想?

(一)希伯來文化:

1.《舊約聖經》---伊甸園

(二)西方文化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德國隊.jpg

來自德國的觀察——理性反省看台灣競爭力的再生

在産業全球化的衝撃與中國覺醒後的競爭下,台灣自身能量小更需審勢度己,順著大環境的走勢,找出適合自己的新定位目前政府試圖以財經政策來振興台灣競爭力,其方向似乎仍在追求量的増加,而缺乏質的提昇,倘若國民素質與能力若没有進一歩提昇,則即便政府政策嘉惠企業後,員工如何能期望企業家,分配増加出來的利潤?短期政策效應下降後,是否長期更空虚?近期台灣大學生踴躍參加街頭抗議,多少是對前途焦慮的一種反應。台灣年輕人心裡該如何強化以面對此雙重壓力?如何強化自身競爭力以應變? 

先把鏡頭焦點拉開台灣,看看美、德、日三強過往的消長變化。90年代前日本能與歐美鼎足而立,為何90後會經歴慘淡的20年? 

最大原因是逐漸形成的全球産業分工體制,將日本競爭中強項因子抵銷掉,而暴露出來日本教育方式的缺陷。日本沿襲傳統的儒家精神(亞洲教育方式大致都相似,只是往日台灣與今日中國更傾向犬儒教育方式),強調既有的傳統下,依循傳統體制以掊(培)養質優齊一的專業人才為宗旨,其核心競爭力並非在創新,而是在改善,先由模仿入門再提升為製程的改進,最後定位在物美價廉上。大體而言日本的競爭主軸是以品質齊一和質價比好,來彌補創新之不足,維持與德美並駕齊趨的狀態。

當美國80年代逐步將本身不具競爭的製造部份,交由亞洲四小龍來代工,再經90年代大量轉到更廉價的大陸後,日本產品在品質與成本上的優勢,就逐步喪失了。傳統上日本整個社會都依循體制之軌跡循序漸進,不容忍有任何冒進行為,即使破壞性中帶有創新仍會被各方封殺。若以四小龍或中國為競爭對手,日本競爭力仍是措措(綽綽)有餘,但想與德國、美國一較高低,則須變更其原有以改進為主軸的競爭模式。所以日本的困境是如何轉變為創新者天堂,以孕育出創意為主的大師,以期來領導日本再拉開追逐者的差距

西方的教育方式,基本上採啓發式教學,並不強求學生依教導照劃葫蘆,因此社會大衆較接納破壞性的創新之産品或觀念,尤其在美國眾多創投更是捧著銀子等創新者的青睬。由80年代後,新生産業幾乎都從美國興起,像PC界的蘋果與英特爾、操作系統的微軟、社交網站的臉書、搜尋引擎的谷歌等等,就可以明顯看出美國創新的競爭力遠大於改善為主的日本

在體制偏擅強者下的美國,創新改變被高度容忍甚而鼔勵,成功後帶來超巨額的奬勵,使得社會過度崇拜贏者、英雄,放任創新者縱橫市場而無太多限制,不但忽視分配的正義性亦犧牲弱者的空間,制度允許贏者全拿,也因此衍生出許多社會問題。另外啓發式教學使有天份的學生不受教材的侷限,才能没有被環境埋沒等優點,但社會代價是大部份學生的基本知識嚴重不足這使體制内很難提供産業所需的,大量而訓練有素的專業人才。也因為基層員工素質不夠,造成品質全面不穩定,所以大多數美國公司終究不是將製造工廠外移,就是面臨公司關閉。但由於很難保持長期在創新上獨佔鰲頭,所以放棄製造後,公司很容易再失去産品的競爭力,犬(尤)其在大宗産品(commodity),製程改善常比功能改進重要製程改善與破壞性的創新基本上是相異的特性,這造成美國公司的平均壽命會比日本、歐洲同性質公司短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德國.jpg

德國民族性之我見

1988年1月來德至今, 扣除中間約1年多在臺灣工作, 在德國工作經歷已經超過十九年, 時間大約相等於漢朝蘇武在漠北牧羊的時間了. 袛是中間經歷, 絕對比牧羊的蘇武多彩多姿, 不管是好的壞的, 成功的, 失敗的, 可以說是不虛此行.
 
今日拿起紙與筆, 試著寫下自己對德國民族性的感觸, 留下點滴心得吧.
 
由於是全友公司第一位派駐海外據點, 所以在回國述職時, 應邀人事部門對同事介紹德國, 記得當時我已習慣用比喻方式回答對德國印象, 我說“ 德國人可以制造出全世界最好的IBM PC, 但出廠時臺灣已會是386PC時代„
 
八十年代臺灣人的人才資源都已積累到一定的程度, 逮住百年不遇的微電腦萌發機會, 充分利用IBM PC開放式結構, 不管版權, 不多測試, 就努力對外尋找客戶. 當時Intel CPU 推陳佈新, Microsoft版本不斷, 各種內插式元件亦百花爭艷, 各家電腦公司則號稱與IBM PC 百分之99匹配, 雖然系統不是完全符合產品規格. 客戶抱怨不斷, 但是市場不斷擴大, 即是每月都有新的電腦公司出現, 但各家仍是日夜趕工.
 
相對於臺灣電腦的作風, 德國的民族性, 卻是完全依照IBM PC 規格作業, 不但所有智慧財產權不敢跳過, 各種搭配的操作系統, 應用程式與各項硬件配件的匹配性都測試, 修正到完全符合, 連產品的穩定性亦是自我要求到像制造汽車的標準在進行. 所以我說當德國完成各項測試, 修正工作後的8086PC 時,表臺灣已經推出80386的PC.
 
臺灣電腦在市場專家一陣批評聲中, 客戶還是搶著下單, 因為電腦裏的各項組件都是最新, 功能性最高, 價錢相對是低很多, 僅是偶爾會工作異常罷了. 當時最有效的, 且最常被採用的排除故障方式是,關掉電源, 重新開機. 你的電腦會重新 「 正常」工作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