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電影劇本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神隱少女.png

「神隱少女」的意義

日本「神隱」意指小孩被鬼神帶走,而神秘失蹤。

十歲少女千尋,於途中迷路,父母三人誤闖隧道內的荒廢小鎮。父母在未經同意下,擅自取用鎮內食物,變成了豬。這個小鎮,是屬於另一個神靈的世界,人類取用不屬於他們的東西,便受咒詛。

片中一開始的少女千尋,面對的新的人事物,一點也都不敢興趣。連新的人事物,都無法激起任何興趣時,活著,只是一具行屍走肉。

據說宮崎駿創作本片的動機,是有感於時下年輕人,在父母無虞的保護下,吃穿不缺,對各種事情都提不起勁,只剩金錢、網路,還可吸引他們。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也不曉得未來要做一些什麼?「慵懶、無聊」就是他們的寫照,千尋,是許多現代青年人的象徵。


父母賺錢供兒女讀書,卻說凡事兒女都不需要操煩,連想去幫忙洗碗打掃,也總是說:「你只需要把書讀好就夠了。」

原來,我的生存意義,就是把書讀好就好。但,我來到這世上,就是為了把書讀好就好嗎?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碩士、博士,讀完了之後,接下來嫁個好丈夫、養育兒女、找個穩定工作,什麼是我的生存意義?這些安排就是我的生存意義及我的價值嗎?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蛇.jpg

《青蛇》二十年──這個故事永遠講不完

​​​​​​​1994年4月,第十三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揭曉,此前得到3項提名的電影《青蛇》一無所獲。那次的大贏家是獲得12項提名,斬獲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等6項大獎的《新不了情》。

或許時間可以抹去昔日無獎的尷尬,在廣大影迷眼中,《青蛇》已然成為港片的經典之作。然而,即使對「
徐克+黃霑+王祖賢+張曼玉+趙文卓」這般強大陣容津津樂道,也帶點「故人不再來」的惆悵意味。

時隔20年,青蛇的故事在另一個時間、另一片空間,以另一種形式上演。這次講故事的人是國家話劇院的導演田沁鑫,3月21日,由她執導的話劇《青蛇》將在香港舉行首演。

小說:傳說的顛覆

白蛇的故事,最初是用來警世的。馮夢龍寫就《白娘子永鎮雷峰塔》,告誡男兒不要沉湎美色。奈何中國人骨子裡總有點浪漫情懷,又生來愛看「大團圓」結局,於是有了「斷橋相會」「盜仙草」「水漫金山」「狀元祭塔」種種橋段。在幾百年的傳說中,白素貞從最初幻化人形、蠱惑男人的妖孽,漸漸變成杭州城裡溫柔賢惠又本領通天的美麗妻子;她身邊的小青,也從「幫凶」變成敢愛敢恨、嫉惡如仇的正面角色;即使是膽小懦弱的許仙,也變成對愛情忠貞堅定的好男人。

而民間傳說到了李碧華這裡,完全顛覆。白素貞提防著小青,小青惦記著許仙,許仙算計著兩姐妹,卻不曾想到背後還站著一個法海。李碧華是張愛玲的讀者,她延續張愛玲在《紅玫瑰與白玫瑰》裡的經典語錄,說出每個男人都希望生命中有兩個女人,一個白蛇,一個小青﹔她也說出了張愛玲沒有說出的話,那就是每個女人也希望生命中有兩個男人,一個法海,一個許仙。而無論男女,不管最初愛的是哪個,到最後念念不忘的總是得不到的那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蛇.jpg

李碧華與《青蛇》

如果用一棵樹來比喻一個人的一生的話,地底最深處的根是生命的開始,天空最高處的梢是生命的結束。從生到死的時間恰似那茫茫天地中的筆直的樹幹,主幹以外的枝條、樹葉,則是一個人有限的時間與無限的空間的連接,使生命得以具備長寬高不同向度。和我生活中很多側枝的來源一樣,我最早知道《青蛇》是因為田沁鑫導演在《鏘鏘三人行》談起,她的話劇沒有機會看,卻促使我看了李碧華寫的小說《青蛇》和徐克拍的同名電影《青蛇》,當然電影的編劇是李碧華和徐克兩個人,話劇沒有看不知道是否也是由李碧華的小說而來。

我是先看的小說,而且是帶著這樣一個疑問「一直以來白蛇不都是主角嗎?為什麼這裡偏偏以青蛇命名?」


小說是以青蛇的口吻進行敘述的,青蛇以一個回憶者的身份對發生在八百年前自己和姐姐白蛇身上的事情的憶述。一開篇便告訴我們這是一個過來妖對往事的感嘆,不知道幾百年前沒想明白的事情現在是否已經想明白了?「人間有情,但情為何物呢?」

這段故事是圍繞著一段四角的關係來展開,二蛇、許仙、法海。雖然只有四個角色,卻涵蓋佛、妖,人三種完全不同身份,甚至可以說是不同品種,但是作者卻給他們以普遍的人性。我們知道,好的文學作品多是在討論人性的,或是真善美,或是假醜惡。二蛇由妖化人,為的是學習人的模樣,體驗人的生活,尋找人世的愛情;法海一心只在修行,企圖擺脫自己內心雜念,把妖看成與人、佛或者說與正義完全不兩立的存在;許仙沉迷溫柔之鄉,得到了白蛇又移情於青蛇,反覆背叛。

白蛇一再說,青蛇的道行太淺,不懂得人間的情愛,更不懂人之為人的根本。可後來事實證明,沒有看清楚這一切的恰恰是白蛇,作為旁觀者的青蛇卻什麼都懂得了。回過頭來說,他們之間真的有愛情發生過嗎?白蛇跟許仙、白蛇跟青蛇、許仙跟青蛇、青蛇跟法海,他們在一起的起點是源於白蛇最初嚮往的人間情愛嗎?還是懷著各自的目的?一個想做人、一個想成佛、一個為淫慾、一個為證明。但如果這些都不是愛,那麼什麼是呢?最後還是小青那句話,「你們都說人間有情,但情為何物呢?」是人間本就無情還是愛情本該就是那樣?自私的,情慾的。

徐克在電影中的表現是跟小說有很大不同的,除去電影畫面的美學效果之外,徐克在刻畫原作裡複雜的人性時是有自己的思考的。首先電影里所表現的對人性的刻畫是沒有小說裡那麼悲觀的,人物各自的內心苟且是被弱化了的。也就是說不如小說的悲劇性更強,似乎還帶有一絲絲的希望。這可能是跟電影之外的傳播影響有關,就好像馮小剛拍1942的時候被要求結局一定要給人以希望。畢竟二者將要面臨的受眾不一樣,並無優劣之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蛇.jpg
上圖:青蛇劇照(小青)


徐克《青蛇》:為什麼和法海睡過的青蛇更動人


青蛇是徐克1993年的作品,由張曼玉飾演青蛇,這部電影改編自李碧華的同名小說,李碧華曾經說過,徐克的電影基本遵循了她小說的主要思想和情感,只是在細微處做了改編。但是實際上,徐克小小的改編,不僅將小說整個基調做了提升,連青蛇這個形象,都變得可愛豐盈起來!

青蛇與白蛇來到人間,性感與魅力是蛇與生俱來的能力。

徐克的電影中,青蛇白蛇攜手來到人間,遇到法力高強的和尚法海,在人間的時間裡,白蛇愛上書生許仙,與他結為夫妻,青蛇始終不懂人間情感,終於與白蛇分道揚鑣。法海意欲收服青白二蛇,將許仙囚禁於金山寺,白蛇苦苦哀求,法海不為所動,青蛇趕來與白蛇一起水漫金山,逼法海放人。白蛇與許仙鬥法時動了胎氣,早產生子,大水淹向民宅,許仙為救青白二蛇同意出家,當青蛇找到他的時候,白蛇已經葬身雷峰塔下,法海只來得及救下她剛出生的孩子……


法海在劇中被設定為二十多歲的壯年男子,卻法力高強。

在李碧華的小說中,青蛇是一個情感的旁觀者,用仿佛耳邊細語的纏綿文字講述著白蛇與許仙的感情;而徐克的電影中,我們熟知的白蛇與許仙的故事更像是青蛇成長的背景,她從初出山林的小妖到有情感、有血肉的人,更像是一個孩子的學習、成長、成熟……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