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春風化雨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溫州街老宿舍.jpg
上圖:台北市溫州街老宿舍一角

題解

本文選自《作品》,是一篇緬懷兩位敬愛的老師──臺靜農先生及鄭騫先生的抒情散文。

早年臺灣大學教員宿舍位於臺北市溫州街,兩位師長分住溫州街的不同巷弄。後來因年歲老邁及空間變遷,竟使住在同一條街道的至交老友,咫尺猶如天涯,久不得相訪晤面。藉由鄭先生親贈詩集給臺先生的因緣,作者生動地刻劃出兩位國學大師於斗室之內共賞奇文,惺惺相惜的畫面,醇厚的友情躍然紙上。當林文月再度從溫州街到溫州街,兩位恩師相繼去世,在物換星移、人事已非的唏噓悵惘裡流露無盡思念。

林文月擅長寫人記事,本文筆調溫婉細膩,洋溢於字裡行間的師生情誼溫馨可感,動人心弦。

搭配課程:
項脊軒志、赤壁賦

臺靜農教授.png
上圖:故 臺靜農教授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大.jpg

在她至今全部的散文集裡,以書事與人情為大宗,前者往往與後者聯繫,而後者由另外再伸出追索家族史事人物一脈,最後再回到書上。確實是積累方能得,有溫潤的學者氣息。或許,就像那件林教授一直忘懷不了的黑衣裳,素黑上翻出一點點斑斕浪花,輝映出那黑的沉厚,而斑斕是有底子的。

文學院交響──我看《讀中文系的人》林文月


一、

我進台大讀書時,剛好是在上世紀與這世紀的交口上。

老建築十三道溝痕磚切分著亞熱帶日光,貓頭鷹雕飾仍居高臨下,回環宛轉的X型樓梯交錯伸向文學院兩側內廊,梯壁上鏤空裝飾,古老而華貴。在這棟歷史不足一百年,卻彷彿累積了千百代靈魂輻射的處所,聽一堂課,也像是同時聽見好幾堂課、好幾門知識在內部迴響。這裡擁有太多歷史了,裂痕與灰塵都有來歷,知識引用著知識,感悟引用著感悟,空間也引用著記憶裡的空間。

我來到的時刻,在中文系這一側廊廡,臺靜農與鄭騫這兩位「老師的老師的老師」已經去世,柯慶明所謂「昔往的輝光」,而林文月教授也早已退休。似乎「余生也晚」,其實不然。不在場,並不意味著真正的缺席,他們傳承結織的知識與人格,以及無數環繞著他們的傳說,不管是師承、友誼、愛情、政治、學術,均成為台大重要的文本內容,隨著一代代人的轉述、聆聽、再轉述,變成了巨大的,空氣一般可是又有重量的存在。來這裡讀書前,我已不感到陌生,完全拜這些文學作品、學院傳說所賜。

一天,六朝文論課上,齊益壽老師進來時沒挾著書,他說:「今天不上課!到圖書館去!林文月老師回來了!」即使是研究生,心態跟大學生也差不多,只是比較矜持,大家沒有即刻發出「耶」的歡叫,而只是在臉上浮出鬆了口氣的喜色,吱吱喳喳地收著書包,推開老舊木門,三三兩兩下樓去。椰林大道盡頭的總圖書館,原來是林文月教授手稿捐贈典禮。已經聚集了好些師生在場,才啟用不非常久的新總圖內部彌渙一種高貴金黃的光色,遠遠一位粉紅套裝,髮式鬈曲微觸肩上,立姿挺直的女性,似是人群焦點。身旁學長姊指點:「那位就是了!」那一年,大概是林教授六十七歲罷,我是第一次見到她,驚嘆於這個年歲而仍能保持的風華。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