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外國教育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女童.png

台灣人擔心孩子太吵,美國人擔心「不吵就不像個孩子」

我的女兒是一個在家很外向、在外面很內向的小孩。雖然剛滿一歲的她還不太會說話,但每次與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視訊時,都可以跟他們吧啦吧啦,你一來我一往的「對話」。但出門的時候她卻鮮少開她的金口,10 個月大以後幾乎不在外面哭,就算有時拉了滿尿布的大便,她也只是小聲的哼哼來表示不舒服。陌生人與她說話、逗她,更是她的無敵大罩門,不管前一刻她與我們玩得多開心,只要發現陌生人在注意她,馬上板起臉來,非常嚴肅;若是碰到步步逼近、意圖逗弄的陌生人,更是會馬上轉身往父母的懷裡躲。有這樣的孩子,父母應該是挺輕鬆、挺驕傲的,不哭不鬧又會自我保護,如果帶她去坐飛機應該是不會大哭或吵鬧到被一些旅遊達人撰文投訴才對。但是其實身為父母的我,卻是隱隱地擔心著,而這樣的擔心背後隱藏著的是東西方文化的巨大差異。

之前英國 BBC 電視台,拍攝了一部紀錄片,叫做《Are Our Kids Tough Enough? Chinese School》(中國學校,我們的孩子受得了嗎?),在這部紀錄片裡,一所英國學校邀請了 5 名中國的老師,以中國式的教育方法來教導 50 名英國學生。這 5 名老師原本信心滿滿認為經過他們的教導,學生的成績一定會有長足的進步,他們按照在中國的教學方式管理這群英國學生:制定班級公約,全班都要遵守、愛說話的學生就坐到前面來、擾亂班級秩序就出去罰站,這些聽起來很熟悉對不對?是不是跟我們以前接受的台灣教育很雷同呢?但是這些管理方式卻完全無法用在英國學生身上。歐美的學生不懂得絕對服從,他們習慣對他們覺得不合理的事物提出質疑,他們的社會也尊重甚至是鼓勵這樣的行為,老師們也很習慣因應不同的學生,而制定不同的規劃,聽取並接受學生的建議。這樣的差異讓這群中國老師碰了個大釘子,十分的頭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JDBze60Zu4&feature=youtu.be

我們可以很明顯地從這支影片中,就看出東西方文化所欣賞的人格特質截然不同。東方文化欣賞內斂甚至有點內向、服從長輩命令、團結有集體意識的孩子;而西方文化則讚賞孩子的勇於表達、質疑命令、及與眾不同。也就是說,以前在你我班上那個老是與老師唱反調,把老師氣得跳腳的「壞」學生,或是常常提出一些無厘頭問題,讓老師每次都嫌他煩的「怪」學生,若是把他送來歐美的學校,他們反而變成被老師稱讚的「好」學生。

說到這,我想起了我以前在美國學校實習的一個經驗。我帶過一個午餐團體(利用午餐時間與輔導老師一起聊天、玩遊戲,學習人際互動技能的團體),團體中有一名華裔男孩,非常地聽話、沒有意見、沒有太多激動的情緒(例如開心地尖叫,或是比賽快輸時的焦躁)、成績非常的好。我一直以為這個男孩是這午餐團體的模範學生,甚至是示範正確人際互動給團體內其他學生的標準典範,但在和我的督導 Gayle 聊過之後,才發現這個團體,居然是為了這位華裔男孩所設立的。我當下非常驚訝,我的督導和我表示她覺得這個男孩太安靜、太冷靜了,「不像個孩子。」


「不像個孩子?」這個評論實在深深地震攝住我,我激動得跟 Gayle 說這孩子若是在亞洲的學校,可會是個每個老師都搶著要的好學生呢。Gayle 便問我亞洲的老師要的是怎麼樣的學生呢?我回答她說是「安靜、聽話、守秩序」的學生,Gayle 說如果每一個學生都安靜的話,孩子們要怎麼從碰撞中、從衝突中,學會人我分際呢?而只是要求聽話,又要如何訓練獨立思考的能力呢?大人們若是只習慣聽「是、是、是」,那要怎麼看到自己的不足而持續進步呢?這時我才明白,在欣賞這些人格特質的背後,除了是對於孩子成長的期盼之外,也帶著大人對自己自省能力的期許。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佛大學.png
上圖:哈佛大學

「成也名校,敗也名校」──迷惘而不快樂的「菁英」 們

這是 2017 年 9 月 11 號發生的真人真事。

那天晚上,如同往常,是個忙碌的夜晚。

我住在紐約,跟亞洲有 12 個小時的時差。那天晚上(也就是亞洲的早上時間),已經安排好要和一所亞洲的國際學校開一個課程會議,還有一位家長網友要向我咨詢一些雙語教育的問題。每次開會通常都要 2、3 個小時,所以很多時候,我都到半夜兩三點才睡覺。

就在忙碌當中,電腦螢幕顯示一封訊息。

「許教授,您好!我的孩子今年唸哥倫比亞大學三年級,有些問題想要請教您。不曉得可不可以讓她跟您聯絡?」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佛大學.png
上圖:美國哈佛大學

哈佛畢業生分享:美國首善中學教育,強調比標準化知識更重要的東西

Alan 十歲左右時候舉家移民到美國,後來就讀紐約最好的中學之一(南圭臬中學),哈佛畢業後,再進入哥倫比亞醫學院。我和他見了一面,談他在中學的時候看到的教育,和台灣有什麼不一樣之處。

他最後有一個感嘆:台灣重視標準答案而不重視思考。我問他,為何這麼說?以下是他的回答:

家長和校方合作形成良好生態系 公立學校也能頂尖

有人說美國的教育,一定要讀私立才好,其實不一定。Alan 一路就讀的是公立學校。雖然這是父母精挑細選的學校,可以說是全美公立學校之中最好的公立中學之一,但這一些學校的家長,不見得都是富商巨賈。Alan 注意到,這些父母的共同點不是收入,而是他們都重視兒女的教育。

這些家庭的兒女,普遍有高品質的早年學習經驗。父母在孩子學習出現瓶頸、墮後的時候,會和孩子一起找方法克服,或向師長求助。在這樣的環境下,學生的素質相當整齊,也有相當良好的學習氣氛和風氣。大部分家長會尊重老師的教學,且積極配合。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起跑點.png

史丹佛畢業生回答:為何亞洲學生贏在起跑線,歐美贏在終點線?

Sharon 是台灣的小留學生,到美國讀中學,在 MIT 完成大學教育,剛從史丹佛取得博士學位。她結婚回台宴客的假期中,和我談了台美教育情況的差別。

當她知道台灣多數中學生是多麼認真拼命讀書,國際評比 PISA 測驗也名列前矛,但大學之後的表現就趨向落後,生活品質和人均收入還是差歐美一大截,她問我:你覺得為什麼亞洲學生贏在起跑線,歐美贏在終點線?我一時無言。

Sharon 認為,這和中學時期的教育方式大有關係。

選修制讓師生間產生良性循環

首先,Sharon 認為中學就採行選修制是一個關鍵。在選修制之下,老師之間產生正向競爭,學生很早就要學習判斷:什麼是有價值的學習、什麼是有價值的時間利用方式。老師和學生之間產生良性循環,課程教學改進不斷自動發生。

美國的中學,老師因應學生興趣和需求開課很常見。例如當許多學生表示他們對統計課有興趣需求,就會有老師開設統計課,從高一到高三的學生都可以評估選修。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教育.png

芬蘭教育不是神話,只是映照出台灣的問題

我曾經碰過這樣的老師:一堂課2個半小時內,大概只有30分鐘談到課程相關內容,其他時間都在閒聊他的家人如何。我是來學習的,對於他的家庭關係沒有太多興趣,因此該師閒扯時,我有自己運用時間的方式。

作為一位聰明的學習者(smart learner),在任何課程中,只要能從中學到什麼就行了,不必照單全收;但也不必因此就缺席,因為你知道自己想學什麼。而,對於世界任何教育制度,我們也可以是聰明的學習者,而不是只能有要/不要、適合/不適合的包裹式討論。

今年9月剛走出芬蘭教室,一下飛機看到〈芬蘭教育神話,在台灣為什麼行不通?〉這篇熱門文章,作者熱心地整理芬蘭教育能夠成功的制度與文化因素,最後也談到「我們可以從芬蘭學到什麼?」綜合摘要台灣教育在制度上、師培上與心態上(mindset)的種種問題。

同一篇文章,讀者會依需求、經驗與能力,產生不同的閱讀理解方式。這文章引發熱議的原因可能跟幾個關鍵字有關:「芬蘭教育」、「神話」、「行不通」,於是很容易成為不少守舊派、不願改變的教師與家長之立即救贖──「沒錯!就是行不通,幹嘛要改來改去!改了有比較好嗎?」

有家長想把孩子送到芬蘭當小留學生

沒錯,只有「部分教育政策」改變,從行政端、科層心態、家長與老師對「教育成功」的想像依然沒變,芬蘭教育對台灣而言或許還是「神話」,但芬蘭教育的「神話」映照出台灣教育的哪些問題呢?其實也很清楚。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芬蘭教育.png

芬蘭教育神話,在台灣為什麼行不通?

2011年開始,台灣社會有些知識分子開始推崇起芬蘭教育。2011年5月6日《天下雜誌》刊登了蕭富元先生的一篇文章〈芬蘭教育世界第一的祕密〉。文章中特別提到教育已經成為芬蘭最成功的出口產品,作者強調美國、韓國、日本、英國、南非等各國教育機構與領導都跑到芬蘭學習教改。2013年4月1日商周出版帕思.薩爾博格(Pasi Sahlberg)的書《芬蘭教育這樣改!全球第一個教改成功案例教我們的事》(Finnish Lessons:What can the world learn from educational change in Finland?),「芬蘭經驗」在台灣變成一股熱潮,在各項教育改革議題中變得很重要。中學教師開始組讀書會討論這本書,各種教育研習之中,各校長、主任,也不停的提到芬蘭經驗。


經過一連串的推動,芬蘭經驗的確落實於台灣12年國教各項領域課綱的修訂之中。目前看來許多科的能力指標內容、翻轉教學,鼓勵跨科學習的模式,教的少學的多、以及刪減自然科與社會各科時數,鼓勵合科教學,增加選修……等,都有芬蘭經驗的影子。

其實不只是芬蘭經驗,台灣目前的教改,就是參酌了一連串北歐教育研究的結果。2005年,國家政策研究院就開始在推崇荷蘭教育,希望能提升國家的競爭力。研究員徐明珠寫了〈借鏡荷蘭提升教育競爭力〉一文,裡面提到台灣應該學習北歐國家,先增加教育的投資。到了2014年,荷蘭還是台灣學習的目標。2014年11月,張德齡在遠見雜誌刊登了一篇文章〈借鏡荷蘭教出全世界最快樂的小孩〉,文章中寫道,荷蘭尊重多元教育的價值「尊重多元的價值觀,會讀書不代表最優秀,行行都能出狀元。」這10年間,北歐的國家的教育模式,成為台灣教改學習的目標。

面對這樣的推崇,其實也有反對的意見。2014年4月14日,有到芬蘭留學的大學生妙兒克蕾,寫了一篇網路文章〈北歐其實沒有那麼好,為什麼我不喜歡芬蘭教育〉,她以自身的經驗作出發,描述個人的高等教育學習經驗。她認為芬蘭在高等教育階段,教授很少指導學生,也沒有堅實的研究方法訓練,並不是很好的教育環境。這算是在一片熱潮中很微小的聲音。

為什麼推崇芬蘭與北歐的教育?

我認為台灣對芬蘭教育的推崇,起自於國際2011年的 PISA(國際16歲以下學生評比)的成績,當年芬蘭的表現是世界第一。而台灣不僅輸人家很多,甚至遠輸給韓國、上海。在提升國家競爭力的光環下,顯然讓重視數字的馬政府非常難堪。「競爭」、「不能輸」是這一連串推崇北歐教育經驗最主要的動機。推崇芬蘭的因素,則是因為我們羨慕人家的學科表現。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芬蘭教育.png

芬蘭正式廢除小學和中學課程教育,世界第一個擺脫學校科目的國家

在經過多年的試驗後,芬蘭赫爾辛基教育局正式下發通知,到2020年,將正式廢除小學和中學階段的課程式教育,轉而採取實際場景主題教學。

芬蘭因此將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擺脫學校科目的國家。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赫爾辛基的孩子們就不用再上單獨的數學課、物理課、化學課,地理課等等等等;他們的課程將是類似「多角度理解第二次世界大戰」,或者「如何在咖啡館進行日常工作」這樣貼近現實,更有助於理解這個世界運作規律的主題式教學。

芬蘭教育部長Marjo Kyllonen解釋這場變革——大家熟悉的分科教育,語文、數學、英語、物理、化學、地理、歷史等等,整套系統都是19世紀確立下來的,已經使用了快200年,為當時做出了貢獻,但目前需要已不再相同,我們需要適合21世紀的教育體制。

我們好像從來沒去懷疑過,分科教育這件事有什麼問題。但是其實回頭想想,這個分科教育方式,似乎並不是我們認識世界和認識現象的最自然方式。

現在我們來看看芬蘭的老師是如何讓學生「多角度理解第二次世界大戰」的: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教室.jpg

90分跟98分到底差在哪?她在奧地利中學,看見台灣教育做不到的7件事

我在13歲那年,前往奧地利學音樂,也在當地上了六年的中學。當時的我完全無法預料,接下來的這些年,將在我未來的人生帶來多大的影響。

口語表達:用自己的話說
尋找答案:許多事情沒有標準答案
邏輯思考:哲學、心理學為必修課程
外語學習:世界很大,而英文只是眾多外語之一
訓練讀書:書就是書,沒有所謂的課外書
良性競爭:有人就有競爭,但可以同時很多個第一名
請說謝謝:勇敢接受他人讚美


口語表達:用自己的話說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讀.jpg

美國寫作教育改革的啟示:提升讀寫素養,才能讓孩子活得「更像人」

台灣孩子寫作力低落,學習皆為升學考試做準備,讀寫教育長期被邊緣化,新課綱給閱讀、寫作課程的時數仍是遠遠不夠。親子天下特約研究編輯曾多聞旅美多年,實地調查、探訪美國中小學在讀寫教育上的改革,總結幾個觀念上的啟發,讓台灣師長能重新思考讀寫教育的未來。


二〇一五年,學生基礎素養能力國際評比計畫PISA結果出爐,臺灣學生「閱讀素養能力」從二〇一二年的第八名,退步至第二十三名,狠狠敲了臺灣教育界一記警鐘。

我為本書寫作期間,適逢臺灣的新課綱審議中。原本期待PISA評比結果能使臺灣教育界有所警惕,但令人失望的是,新課綱還是沒有給學生一堂閱讀課,中小學正式的閱讀「課程」還是只有每週一次的晨讀十分鐘,而這短短十分鐘的晨讀,就算完全落實,仍是遠遠不夠。

每年夏天,我的外甥和外甥女都會來美國參加夏令營,期間暫住我家。去年,這兩個分別就讀七年級和三年級的孩子告訴我,學校根本沒有作文課,而且「已經很久沒有作文課了」。聞言,我真的非常驚訝,同時不禁為臺灣讀寫教育的未來感到憂心。

台灣教育現場:讀寫課被邊緣化

臺灣新課綱總綱草案裡有語文時數可供參考,國中、小都是每週五堂課,閱讀與寫作都涵蓋其中。但教育界人士指出,絕大多數老師都覺得這點時間,用來教正課都不夠,因此未必會撥出一定時數來實施閱讀與寫作課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律.png

規矩大於寵愛,身教重於言教!
德國媽媽這樣教孩子學會「自律」


教養不能複製,但不會只有一條道路,因為「教養」本身就是一種價值。

透過各國媽媽教養觀,看見自己的盲點,也看見我們還能給孩子什麼!

秉持「放養教育」的德國父母認為:孩子是小花也是大樹,在成長過程中需要陽光、雨露,更需要在風雨中歷練。

德國人的嚴謹有目共睹,如此強大的民族性,從何而來?答案是:教育。

對德國媽媽來說:與其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樣子。這是德式教養的鐵律,不可改變!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刺蝟與狐狸.jpg
耶魯大學校長新生演講:我們應該成為狐狸還是刺蝟?

8 月 26 日,耶魯大學官網發布校長彼得.沙洛維(Peter Salovey,耶魯大學第 23 任校長,心理學教授)致新生的演講。在這個技術創新呼嘯著奔向未來的時代,我們應該成為什麼樣的學習者呢?公元前七世紀,希臘詩人講述了一個關於狐狸和刺猬的故事,自此之後,狐狸和刺猬成為兩種對稱出現的學習者代表,「狐狸觀天下之事,刺猬以一事觀天下」,狐狸尋求廣泛的知識,刺猬向內追尋世界的根本原則。我們要如何尋求自己的求知之路?耶魯校長講給大學新生的這番話,可能啟迪所有人的思考。

彼得沙洛維.png

狐狸與刺猬的故事

各位同事、各位家長,尤其是 2021 屆的本校新生們,大家早上好!歡迎你們!特別是馬文(Marvin Chun),今年將正式擔任院長一職。

幾年前,我幫 1982 屆耶魯大學的一個朋友上了一門名叫「偉大的思想」的課(實際上是研討會)。每週,研討會上的學生都會學習不同領域的知識,從不同領域理解何為「偉大的思想」。學生的家庭作業就是觀看不同專家的講座影片,並閱讀原始資料。然後,他們又聚集在一起,就「偉大的思想」進行新一輪的探討。到課程結束時,他們已經能非常熟悉藝術史、政治哲學、演化生物學等領域的主要內容與問題了。我的朋友將這門課程所帶來的教育影響,形容為「涉獵廣泛但淺嚐輒止。

那年整個夏天我都在思考著「偉大的思想」,反思其課程目標,這讓我想起了狐狸與刺猬的故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理查德萊文.jpg
耶魯校長:真正的教育不傳授任何的知識與技能

理查德.萊文(Richard Charles Levin)是享譽全球的教育家,曾在1993至2013年任耶魯大學校長,上一位任滿20年耶魯校長的還是1899年就任的亞瑟.哈德利(Arthur Twining Hadley)。

曾任耶魯大學校長20年之久的理查德.萊文曾說:如果一個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時,居然擁有了某種很專業的知識和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人為什麼要受教育?教育的目的是什麼?獲得知識?掌握技能?取得成功?贏得尊重?還是,享受樂趣?

盡管答案各自不同,但以下三位名家對教育本質的認知有著驚人的一致……

理察萊文.jpg

教育不教知識和技能,卻能讓人勝任任何學科和職業

理查德.萊文曾說過:如果一個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後,居然擁有了某種很專業的知識和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耶魯大學.jpg
耶魯大學校長:什麼是真正的教育?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是什麼?

真正的教育,是自由的精神、公民的責任、遠大的志向,是批判性的獨立思考、時時刻刻的自我覺知、終身學習的基礎、獲得幸福的能力真正的教育不傳授任何知識和技能,卻能令人勝任任何學科和職業。這才是教育。也是判斷一個人是否受過教育的標準。

如果一個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時,居然擁有了某種很專業的知識和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耶魯大學歷屆校長理察.萊文

教育不教知識和技能 卻能讓人勝任任何學科和職業

理察.萊文是享譽全球的教育家,曾在1993至2013年任耶魯大學校長,上一位任滿20年耶魯校長的還是1899年就任的亞瑟.哈德利。

理察.萊文曾說過:如果一個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後,居然擁有了某種很專業的知識和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因為,他認為,專業的知識和技能,是學生們根據自己的意願,在大學畢業後才需要去學習和掌握的東西,那不是耶魯大學教育的任務。


那大學教育有什麼用呢?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課堂上.jpeg

近日課綱調整的論戰,重點都在「文言文比例是否應該調降」,目前仍未能凝聚一個共識。在這樣的僵局中,不妨觀摩一下其他國家的國語教科書,或許能讓台灣的國文課本找到自身的定位。

在東亞,會學習「文言文」的,其實不只台灣與中國大陸,日本的高中生同樣要接受「漢文」教育,包括了中國與日本的文言作品。為此,筆者特別訪問一位東京大學的畢業生倉澤正樹先生,向他請教了日本國語教科書的編輯方式與教學目標。

日本國語教科書版本眾多,讀者可自行點閱日本教科書協會公布的各個教科書版本。版本雖多,但都編有漢文、古典日文、現代文課本。倉澤先生指出,常見的版本為三省堂、明治書院與筑摩書房,當然其他版本也有人使用。

日本高中生讀那麼多漢文,不會碰到「去中國化」的問題嗎?

倉澤先生表示,日本非常重視漢文,漢文課本的選文內容包含了《史記》、《論語》、《孟子》、《老子》、《莊子》、《世說新語》、唐宋八大家的作品……等等,甚至還有朱熹等思想家們簡短的傳記,而且是依據日本江戶時代知識分子的學術思想觀點來選文的。

在江戶時代,日本受中國文化影響甚深,文人書寫仍使用漢文;到了明治時代,日本才開始發展出自己的主體意識,也出現了日本的白話文運動,欲擺脫漢文桎梏,同時讓更多的庶民接受教育。換言之,江戶到明治之際是日本漢文的轉變期。然而,日本並沒有否認中國文言文對漢文的影響。現代教科書依據江戶時代的學術思想觀點來選文,如何選文、以及選了哪些文章,正是日本對自身文化的表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讀.jpg

瑞典高中的「國文課」,也就是瑞典文課,總共有3門,一年上一門。

第一門瑞典文課專注於非文學類(Non-fiction)文章的閱讀寫作,閱讀內容包括新聞、哲學、心理、歷史等等,旨在訓練學生能理解文章意涵,並且能彙整、分析、並且有條理的提出自己的看法。

瑞典文老師常和其他科目的老師合作,最普遍的一種方法就是,比方說,學生們寫完的歷史報告,先由瑞典文老師批改行文邏輯和流暢度,然後由歷史老師批改歷史知識和分析,最後學生會得到兩種分數。

這個方法要實踐起來,其實對老師來說挺麻煩的,但是瑞典教育部不斷提醒鼓勵各科老師實行。我想這是因為瑞典課綱把語文視作「通往其他知識的基礎工具」,強調了語文在學習所有其他科目過程中,理解、思辨和表達自我的關鍵角色,這對在台灣長大的我來說,是很新鮮的。

第二門語文課是文學 (Fiction) 賞析雖然瑞典學校難免以歐洲為中心,但理論上世界上所有的文學都包含在內,選擇數量上則是現代多於古代。除了一些和瑞典語很相近的丹麥、挪威作品以外,其他重要文學作品,甚至是比較艱深的古老瑞典文作品,都是翻譯成現代瑞典文讓學生欣賞。

除了文學作品,戲劇、電影也包含在課綱當中。許多北歐電影晦澀難懂,我常常看完了以後還是滿頭問號。有一次我找到一個介紹各國重要電影的網站,影評內容不但專業而且深入簡出,後來仔細一看,才發現是瑞典教育部做給中學生的電影學習網站。

文學創意,不必侷限在瑞典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