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性平教育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落葉.jpg

因為彼此的立場不同,就把對方視為敵人,把對方的一切予以否定,好堅定自己的信念,可是也因此我們的社會總是少了對話的空間,少了彼此靠近、理解的機會。

致我害怕同婚的牙醫:我相信你的良善,也願你看見同婚美好


在我家對面有一間牙醫診所,醫生技術專業,個性也很和善,有一次我矯正後固定齒列的鐵絲彈出,直直刺到舌頭,吃東西或講話就開始流血,非常地痛,臨時在中午休息時跑進去求救,原本已脫下裝備的醫生問了我的狀況,就說先幫我用沒關係,他知道我一定很不舒服,當下覺得真是獲得了救贖,感謝世界上有他的存在。

這位醫師是一位虔誠基督徒,在週末也會在自家診所辦信徒的聚會,診間也都貼滿了聖經箴言,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不過總覺得醫生的信仰使他成為一位善良的助人者,對此心懷感激。


不過幾個月前,當同婚議題開始沸沸揚揚的時候,我發現他的診間出現了反同婚的宣傳品,講述同婚會危急的傳統婚姻價值,以及社會需付出的行政成本等,我雖然不意外他的立場,不過仍覺得心情有些怪怪的,畢竟在這件事情上我們的想法如此不同。

就在前幾天,當我經過診所,看見牆上已掛出大大的「支持愛家公投」布條,當下一陣灰心,心想我以後都不要來這間診所了,不然彷彿我是支持他理念的。正一邊這麼想著時,到了下一個路口,我突然發現這樣的自己好像不太對,如果因為在這件事情上的立場不同,我就全然否定這位醫生過去帶給我的專業、良善,全然覺得他不是之前那個人,全然定義他就是反同婚人士,那不就和許多反同人士將同性戀標籤無限放大,做了同樣的事嗎?

因為彼此的立場不同,就把對方視為敵人,把對方的一切予以否定,好堅定自己的信念,閉上眼睛,關上耳朵,我們就不必看也不必聽,相信自己堅持的就是對的,可是也因此我們的社會總是少了對話的空間,少了彼此靠近、理解的機會。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兒童.jpg

我更在乎的是你的孩子

在6月22日的《國語日報》文藝版專欄上,刊出了我的文章〈你可以為任何人心動〉,文章中藉由動畫《庫洛魔法使》為引,向讀者談論了人的情感不應為生理性別所限,而可以自然流動,無論你是同性戀、雙性戀還是哪一類性少數,你的情感都是合理的。這篇文章在某些家長群體當中引起了爭議,他們的論點大致相向,都認為《國語日報》是讓年幼的學生閱讀的刊物,我不該「混淆他們的性別認同,讓他們順其自然發展」。

在這次爭議中,不管是我的論點還是對方的論點,其實都是了無新意的。在那個只有一千字的篇幅限制當中,我所使用的素材、做出的詮釋和導出的論述,都是非常初階的;而對方的反應,就跟所有恐同的宗教團體和保守派人士一模一樣,全都是在論述上不堪一擊的幻想。如果說這件事有稍微特別一點的地方,大概就是:這篇文章刊在《國語日報》上,而且是許多教師和家長會推薦給中小學生的刊物;它雖然不是官方刊物,但一直以來都獲得教育體系的背書支持,幾乎有著「半教科書」的地位。

對於反對這篇文章的人來說,這一特殊地位就是反對這篇文章最好的理由,因為官方不該為這樣的觀念背書。但對我來說,這一特殊地位,正是我希望在上面持續寫作專欄的理由,因為我可以從而傳達正規學校教育應該傳達、但不曾傳達的觀念。

在討論為什麼我會這樣想之前,我想先來談一個文學史上的故事。

孤立無援的同志社群

在紀大偉的《台灣同志簡史》中,曾經提到一個案例。1981年,小說家王禎和的作品《美人圖》被一位郭姓男子告上法院。郭男主張,王禎和小說當中的「小林、小郭」兩名男性角色的男男情慾,是影射了他自己和林姓友人之間的關係,王禎和把他們的隱私寫成了小說。紀大偉指出,這一控告雖然看起來很荒謬,但衡諸當時封閉的資訊環境,像郭姓男子這樣的讀者,很可能會覺得「自己是台灣社會中的唯一一個同性戀者」,而:「身為台灣極少數的同性戀者之一,我如果不是被小說家偷窺了,小說家怎麼可能寫出這種情節?」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性別平等.png

為何同志婚姻堅持民法保障?呂秋遠:差在「把他們當人看」,還是「他們本來就是人」

同志在明年五月以後就可以結婚,已經成為定局,只有訂定專法與直接入民法的差異,任何公投結果,都不能阻擋同志結婚。所以,認為公投通過以後,就會導致孩子喜歡同性、台灣一片大亂、以後不曉得怎麼稱呼阿姨的老婆、台灣以後沒人生小孩、人跟摩天輪以後就可以結婚、外國人會進來台灣享用台灣健保資源等等的人,請不要關心這些公投,因為結果都一樣。上面擔心的結果,明年五月以後,自動會發生。

那麼,我們到底在辯論什麼?坦白告訴你,支持同志的異性戀也好,自己就是同志的朋友也罷,這些人都在支持基本人權,或者說,反對一種「某些人是人,某些人則是把人當人看」的態度。但是這與同志結婚,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次的公投明明就不是在表決同志能不能結婚,而是表決要用平等的方式,還是踐踏人權的方式結婚,這些人為什麼就是不把焦點放在入民法或是立專法上,而是一再討論同志結婚後,會有多麼禍國殃民?真的,我很遺憾的告訴反對派,禍國殃民已經確定,不要去領票,你會比較開心。那麼,阻擋入民法總可以吧?

專法派可以問問自己啊!阻擋入民法的目的是什麼?還不都是婚姻嗎?不過就是專法婚姻與民法婚姻的差異,大家都是台灣人,幹嘛分這麼細呢?因為,你不能跟我用一樣的制度,你要用別的制度。可是異性戀瑞凡,我們回不去了,因為制度都一樣,只是一個在民法,一個在專法。即使是專法的婚姻制度,也得要跟民法一樣,否則就會違反大法官會議解釋憲法的意思。

可能進一步的專法派疑問就是,既然都一樣,那麼你們這群支持同志的異性戀,還有同性戀,你們不分性別在反對什麼?那就滿足專法派一點卑微的需求,立專法不是很好,又可以弭平社會地方傳統壓力?

Hello?同性戀與異性戀一樣,真的不是每個人都非常渴望婚姻制度,有些深受其害者,還會鼓吹大家不要進入這牢籠,以免早晚還是要讓呂律師賺取律師費。有了不一定要用,重點不是結婚,重點是平等。就像是有些支持民法派的異性戀會說,拜託,我們是在「幫」你們耶,怎麼這麼不知好歹?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jpg
上圖:不知在想什麼的女子(想像示意圖)

有一天,我們都可能成為少數

前幾天一位女性朋友聊到,她在國一時,突然發現自己很喜歡另一位同性的同學。對於這樣的感受,她害怕極了,於是求助學校輔導老師。

當時台灣還沒有性別教育,老師告訴她那是暫時性的「密友期」,叫她多嘗試交往不同性別的朋友。於是,她去交男朋友,才發覺在主流道路上談戀愛,是多麼開心、舒服、順暢、被祝福。

然而,真實的感受是無法自我欺騙的,她還是喜歡女性,走在這條路上的痛苦,甚至讓她曾經想自殺。這麼多年下來,社會無所不在的刺,雖然偶爾還是會刺傷她,她已然不那麼受影響,但也累了。

我問:「同志婚姻若過了,妳們會去結婚嗎?」她跟她的伴侶異口同聲說:「當然!」她們細數著生活中的種種不便,包含拿個掛號信,都不見得能幫伴侶收等,更遑論未來進入老年,可能在醫療上的種種限制,都讓她們不敢想像。

「我不反同,但是……」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性別平等.png

高中需要怎樣的性平教育?

2000年的某天早晨,一個男孩的死震驚了台灣社會,玫瑰少年葉永鋕被人發現臥倒在廁所隔間的血泊之中,死因眾說紛紜,但媒體大多臆測,葉永鋕是因為性別氣質較女性化,而被同學嘲笑、戲弄,最終霸凌致死。然而,這並不是個案,北一女兩位女同學林青慧、石濟雅的自殺事件、鷺江高中楊姓同學命案,皆與個人的同志身分有關。這不禁令我們想問,究竟還要有多少年輕生命的無辜逝去,政府及社會才願意正視同志族群或性小眾的存在?

根據友善台灣聯盟於2012年以青少年同志為調查對象所回收的2,785份問卷,有58%的受訪者表示曾經遭受他人肢體或言語上的傷害,29%的受訪者因為同志身份而有過輕生念頭,其中又有18%自殺未遂。這樣高比例的數字顯示同志在青少年時期缺乏自我認同感,感受到惡意環境但自己卻無力對抗,導致悲劇一再上演。身為一名順性別高中學生,我認為,以下這幾點是現今教育體制最需迫切改善的:

1.增加課綱中多元性別篇幅

自從2004年發布的高中95課綱,「性取向」已經出現於高中公民課本中,並於2006年正式實行至今,但僅僅簡單列出恐同症、異性戀霸權、LGBT等相關學術名詞,而教師對於同志議題的不甚熟悉,也使得課程教學上,無法真正使一般異性戀學生了解同志青少年現今所面臨的苦楚。而在純男校、純女校中,對於性別氣質不符社會期待者,仍經常以帶有嚴重刻板印象的「娘娘腔」、「男人婆」稱呼,甚至從性別刻板印象轉為實體作為的性別歧視,都足見對於多元性別的認識及尊重不足。

筆者參與過多場性別教育課綱公聽會,積極推動同志教育向下延伸至國中小,使國民能從小培養對於多元性傾向的尊重,但會中往往遭到特定宗教人士抗議,認為同志教育會讓孩子變成同志、甚至引發孩子進行性探索,不過這顯然是多慮了。我只深深的期盼,校園中無數個像永鋕一般的孩子,能夠被平等的對待。

2.增設性別友善廁所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閱讀.png

我是學生,這是我眼中的性平教育

我不是老師,但我的老師教過我們性別教育相關知識。我的認知與令長輩們「聞風喪膽」的那些教案是不同的。

先來看看目前的《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7條:

學校之課程設置及活動設計,應鼓勵學生發揮潛能,不得因性別而有差別待遇。國民中小學除應將性別平等教育融入課程外,每學期應實施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或活動至少4小時。高級中等學校及專科學校5年制前3年應將性別平等教育融入課程。大專校院應廣開性別研究相關課程。學校應發展符合性別平等之課程規劃與評量方式。

以及《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第13條:

本法第17條第2項所定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以提昇學生之性別平等意識。

上述這兩項加起來,就表示:其實「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一直都在。而這項法律是民國94年制訂的,並分別在101、102年經過修訂。民國94年,是台灣有性平教育的開始,其完整性就包含「同志教育」。也就是說,其實,「同志教育」一直包含在性平教育中。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