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生物學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蝙蝠.png
上圖:蝙蝠(示意圖)


蝙蝠致人類的一封信

    我叫蝙蝠,我有一種特異功能,身上能寄生1000多種病毒,是狂犬病毒、尼帕病毒、漢塔病毒等眾多病毒的重要宿主。

我對世間眾生的貢獻就是把眾多病毒統統寄生在自己身上,免得它們出去危害眾生。

不僅如此,我的糞便還被製作中藥「夜明砂」醫治人類。

我深知自己全身是「毒」,所以我寧願居住在陰濕寒冷的岩洞裡。

我憑一己之力,封印病毒數万年,晝伏夜出,努力扮成一個孤獨的潘多拉盒子,而且我還故意長成一張死神臉,就是要讓眾生遠離我,別動我。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蜜蜂.jpg

題解

本文出自《天工開物.甘嗜》〈蜂蜜〉,內容從產地、蜜源、蜂王、掠食者(蝙蝠)、分巢、蜂蜜、取蜜......等逐一說明,可看出作者觀察之仔細,是古人觀察蜜蜂生態的第一手資料,可與後世生物學互相對照。

《天工開物》是中國古代一部百科全書式(綜合性質)的科學技術著作,作者是明代科學家宋應星。本書初刊於明崇禎十年(1637年),記載明朝中葉以前中國古代的各項技術。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18卷。並附有123幅插圖,描繪130多項生產技術和工具的名稱、形狀、工序。《天工開物》因為被認為存有「反滿」(反對滿清)思想而未被收入《四庫全書》中,因而未能廣為流傳,後來《天工開物》由藏於日本的明朝原版重印刊行於中國,今日已能看重其價值。(編按:《天工開物》內容是跨領域素養題絕佳材料,同學宜多留意。)

宋應星原是一介考生,六試不第,後感於「士子埋首四書五經,飽食終日卻不知糧米如何而來;身著絲衣,卻不解蠶絲如何飼育織造!」遂不再應試,曾旅遊大江南北,從東北捕貂,到南海採珠、和闐採玉,行跡遍及江西、湖北、安徽、江蘇、山東、新疆等地,實地考察,不重空談而注重實學。宋應星在任分宜縣教諭期間,將他平時所調查研究的農業和手工業方面的技術整理成書,在崇禎十年由其友人涂紹煃資助出版。


天工開物.png
天工開物.jpg
上圖:宋應星.天工開物

蜂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霧台.jpg
上圖:雲豹的故鄉,黃昏時分的屏東霧台

豹於雲深不知處──重現臺灣雲豹?

雲豹(Neofelis nebulosa),或許可以說是臺灣最神話的動物,詩意般的名字,卻有著如雲一樣飄渺的命運,在臺灣,就像雲一樣,讓
人捉摸不定,卻在一眨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雲』豹,名字來自身體兩側有如雲朵一樣的大型塊狀斑紋,可以說是最美麗的貓科動物之一。牠的美麗,在臺灣南部的排灣族流傳著一個
雲豹與黑熊的傳說:

最早的時候,動物都是白色的,包括豹與熊,他們是好朋友。有一天,豹在森林裡遇到了熊,就問熊說:「你能幫我的身上彩繪嗎?」熊回答
說:「可以啊!那你也可以幫我畫嗎?」豹說:「當然好啊!」

於是,熊先幫豹畫,花了很長的時間,很用心地畫,才在豹的身上完成了美麗如雲紋般的圖案,也就變成了『雲豹』,但熊也因此太累而睡著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雲豹.png
上圖:Leopardus Brachyurus Wolf 雲豹。作者:Joseph Wolf

彌補山林失落的一角──雲豹「再引入」開展跨國學術討論

亞洲大陸的雲豹毛色偏黃,巽他雲豹毛色偏黑,斑塊小,但這些證據卻無法區分是否來自台灣或其他地區。因此,台灣雲豹(Neofelis nebulosa brachyura Swinhoe, 1862)歸類為亞洲雲豹,至今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台灣雲豹是亞種分支。台灣石虎保育學會理事姜博仁解釋,斯文豪(Robert Swinhoe)命名的依據是跟原住民買來的兩張雲豹皮,並認為是新種,但後來更正說法,因為毛皮無法完整呈現自然狀態。

雲豹特徵腳短尾巴長,樹棲能力強。雖然雲豹並不需要棲息在茂密的森林,尼泊爾的紀錄中,雲豹出現在茶園周遭。但是過去疑因大伐木林道開發,干擾以及造成棲地破碎化,密集干擾雲豹棲地,再加上狩獵壓力,可能是造成其滅絕的主因。至於牠的獵物,從其他國家雲豹排遺,顯示會吃靈長類、山羌、水鹿,甚至有吃紅毛猩猩的紀錄。

姜博仁十年前計算適合雲豹棲息的棲地,扣掉針葉林,約莫8500平方公里,換算約可供155隻雲豹,而這還不包括高海拔的針葉林。在尼泊爾雲豹棲地,和不丹最新的海拔分布紀錄是3600公尺海拔。

2000年起,由台美組成的專家,歷經13年監測調查,無論是自動攝影機、目擊記錄,完全不見雲豹蹤跡。姜博仁即為團隊成員,博士論文以雲豹為研究對象,除了證明過去台灣確實存在原生雲豹,也證明台灣島上原生雲豹已滅絕。

他認為,再引入雲豹是彌補山林失落的那一角。「雲豹可以說是生態上的保護傘物種,一個雲豹可以生存的環境,也會是一個生態完整健康的環境與山林,也就是家,也就保護了生活其中的所有物種。」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雲豹.jpg
上圖:台灣雲豹檔案照(作者提供)

雲豹在台灣的前世今生:省思部落自然主權與雲豹復育

先來說兩個跟雲豹歷史有關的小故事,再來談談最近阿塱壹部落的雲豹目擊。

前世:1937年的台灣雲豹標本

或許是因為石虎的關係,去年又再度翻出了1932年高島春雄所寫的「臺灣産Felidaeの和名に就いて」(關於台灣產貓科動物的日本名)這一篇日文文獻,習慣性地又再看了雲豹的部分,寫到「單單只是根據最近的鹿野忠雄氏的觀察紀錄(1929,1930)也可以當作台灣產,沒有異議」。

作者提到其曾經收到牧茂市郎(對臺灣兩爬研究有重大貢獻的日本籍生物博士)給他的兩張台灣雲豹採集的照片,一張照片是在台中州埔里的原住民部落領域,由高羽氏採捕到的雲豹,另外一張照片則是「在1923年4月左右,牧氏在阿里山捕殺之後,在他的指導之下,由他的採集者山崎先生剝製成標本,送至台北的博物館時拍攝的照片。」

因為看過國外以自動照相機透過斑塊辨識雲豹個體估算族群數量的研究文章,而最近也準備進行利用斑紋辨識石虎個體的相關研究,突然驚覺應該可以將牧氏的雲豹照片比對一下國立台灣博物館台灣雲豹標本的斑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山.png

雲豹安在

這個傳說中的豹,就是臺灣最大型的貓科及純肉食動物–臺灣雲豹。現在還有野生的嗎?這幾年來,有一群夸父不停地尋找牠們,希望能再見到這些謎樣又美麗的生物。

在臺灣原住民族間,尤其是居住在南部的排灣族和魯凱族,普遍流傳著類似的有關臺灣雲豹和臺灣黑熊的神話故事。

最早的時候,豹與熊的身體都是白色的,也是好朋友。有一天,豹在森林裡遇到了熊,就問熊說:「你能幫我的身上彩繪嗎?」熊回答說:「可以啊!那你也可以幫我畫嗎?」豹說:「當然好啊!」


於是,熊先幫豹畫,花了很長的時間,很小心地畫,才在豹的身上完成了美麗如雲紋般的圖案,熊也因此太累而睡著了。

輪到豹幫熊畫的時候,豹卻沒耐心地草草作畫,拿起鍋底的煤灰就往熊的身體塗。結果,只有胸部因為打瞌睡而塗不到,因此還是白色的,其他的地方都是黑鴉鴉的一片。然後就留下沉睡中的熊,自顧自地跑去玩了。

熊醒來後,發現全身一團黑,非常生氣。找到玩耍中的豹,正要一口咬下去的時候,豹卻冷靜地制止牠,並說:「這是因為我以後每次獵到山豬時,都會分給你一分,為了避免和其他的獸類搞錯,所以才特別把你染成黑色的。」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雲豹.png
上圖:雲豹

我們的未來裡有沒有雲豹?

〈雲在兩千米〉是妻子在無差別殺人事件被殺後沮喪退休的律師,意外發現小說家妻子未寫成的小說檔案。因此開始一趟追尋雲豹、成為雲豹的旅程。——吳明益,《苦雨之地》後記

台灣真的曾經有過雲豹嗎?有過的話,現在還有沒有?還有的話,會在哪兒?沒有的話,有辦法帶牠回來嗎?

在台灣,雲豹是個謎樣的生物,是魯凱族的神獸、排灣族的聖物,是生態研究者心中的夢幻物種。這次,在吳明益新書《苦雨之地》的〈雲在兩千米〉一文中,雲豹成了主角循著雲端裂縫漏洩的線索,深入雲沉降為霧的潮濕森林裡樹冠上苦苦追尋的「獵物」。

近20年來,台灣多種野生哺乳動物的族群量回升,一些物種從罕見變成常見,一些從不少變成被覺得太多。但就只有雲豹和水獺,始終沒再現身。

2015年,台灣雲豹被正式宣布滅絕,這項宣告是基於相關學者多年田野調查所得為數可觀的「零發現」紀錄。在宣布的同時,學者也由目前山區雲豹棲地的適宜性及獵物數量的角度評估,認為再引入雲豹是可行的。甚至有其他學者認為,以山林中野生動物數量回升的趨勢來看,如果雲豹沒真的滅絕,應該很快就要露面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