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台灣古文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日月潭.jpg
上圖:日月潭
日月潭.png
上圖:日月潭全景

題解

本文選自《東征集》,旨在描述水沙連自然人文景觀,是三百年前清代漢人首度對日月潭的描寫。

水沙連,即日月潭,相傳邵族原住民祖先,在追逐一隻白鹿時,無意發現日月潭這塊肥美的土地,認為可供世世代代子孫生存於此,於是舉族遷來居住。根據日人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記載「水沙連」一名的由來,是平埔族Arikun將南投縣埔里鎮、漁池鄉一帶內山地區稱為Tualihen或Soalian,譯音「沙連」,因有日月潭之湖水,而加添「水」字而稱之。

藍鼎元於康熙六十年(西元一七二一),隨其兄長總兵藍廷珍來到臺灣平定朱一貴之亂,作者時年四十一歲,雖然在臺灣短短不到兩年,但留下不少和臺灣相關的作品,他為文擅長政論,文筆條暢,多切事理,在臺灣文學史上,被列為清領初期宦臺的重要作家。

本文為藍鼎元居臺期間遊覽日月潭時所寫,文章除了描寫日月潭的風光外,也多方記錄當地原住民的生活習俗,並讚嘆日月潭為世外桃源,而歸結其旨意,則在呼籲當局重視原住民的教化,朝廷應廣施德化的建議,是一篇有感慨、有理念的紀遊之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cns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zip266lw
  • 請輸入密碼:

坤輿萬國全圖:台灣.png
上圖:1602年利瑪竇繪製坤輿萬國全圖之台灣

題解

明神宗萬曆三十年(1602),福建連江人陳第,隨浯嶼都司至東番(台灣)圍剿日本海盜。陳第等人於大員(台南安平港)登陸,以將近一年的時間,遍歷台南、高雄一帶,深入西部平埔族(主要是台南的西拉雅族)各地。回中國以後,經友人鼓勵,於隔年(1603)寫下了近1500字的〈東番記〉,成為最早記錄台灣平埔族的作品,也是漢文中第一篇有關台灣風土的報導文學,比郁永河《裨海記遊》早了將近一百年。陳第友人在〈讀東番記〉中說:「東番之入記載也,方自今始」。

陳第(1541年-1617年),字季立,號一齋,中國福建連江人,明朝儒生。陳第為明朝萬曆諸生,他曾先後從軍於戚繼光與俞大猷,累功至游擊將軍,鎮守古北口。晚年喜遊,著有〈東番記〉、《世美堂藏書目》等書。


坤輿萬國全圖:台灣.png
上圖:1602年利瑪竇繪製坤輿萬國全圖之台灣


東番記

東番夷人不知所自始,居彭湖外洋海島中,起魍港、加老灣,歷大員、堯港、打狗嶼、小淡水、雙溪口、加哩林、沙巴里、大幫坑,皆其居也。斷續凡千餘里,種類甚蕃。別為社,社或千人、或五六百,無酋長,子女多者眾雄之,聽其號令。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磺嘴.png
上圖:郁永河採硫處今址
裨海紀遊.png

題解

本文節選自裨海紀遊,作者郁永河,清仁和(今浙江省杭州市)人,生卒年不詳。裨海,小海的意思。戰國時代鄒衍認為,天下有九州,每一州有「裨海環之」。因臺灣四面環海,故作者以「裨海」代指臺灣,為書命名。此書共分三卷,以日記體方式描寫他來臺採硫的經過,及在臺所見所聞。本文即書中的一段,記錄作者探勘北投硫穴的歷程。

郁永河個性喜歡遊歷,康熙三十年(西元一六九一)到福建擔任幕僚工作,足跡遍及閩中山水。三十五年,福州火藥庫遭遇火災,燒毀五十多萬斤火藥,地方要負賠償之責。當局聞知臺灣北部出產硫磺,可製造火藥,次年正月郁永河東渡臺灣,負責採硫事宜。郁永河乘船經澎湖先到臺南,再由陸路北上,歷盡艱辛才抵達北投,在惡劣環境中採硫,雖遭遇許多挫折,但仍然不退縮,終於在十月完成任務,返閩復命。


清聖祖康熙三十六年(西元一六九七)五月初,作者進駐北投,以布匹向當地原住民交換硫土,用來提煉硫磺。他想實際了解硫土產地的情況,於是前往探察。其所描寫的硫穴,就是現在陽明山國家公園所屬的硫磺谷地區(舊名大磺嘴)。

全文以紀實的筆法,詳細交代探察的路線與過程,讓讀者感覺好像與作者同行一般。尤其可貴的是能運用視覺、聽覺、嗅覺、觸覺等摹寫技巧,以及貼切生動的譬喻,既能使描述的景物顯得格外鮮活,也能使人從而感受到作者不畏艱難,勇於探險的精神。


硫磺.jp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火山.png
想像示意圖

題解

郁永河,字滄浪,清仁和(今浙江省杭州市)人,生卒年不詳。

郁永河性喜遊歷,康熙三十年(西元一六九一)於福建擔任幕僚工作,足跡遍及福建各地山水。康熙三十五年,福州火藥庫遭遇火災,地方要負賠火藥償之責。當局聞知臺灣北部出產硫磺可製火藥,康熙三十六年正月郁永河東渡臺灣,負責採硫事宜。郁永河歷盡艱辛抵達北投,在惡劣環境中採硫,雖遭遇諸多挫折,但仍然不退縮,終於在該年十月完成任務,返閩復命。

郁永河擅長詩文,其詩富有寫實精神,尤以竹枝詞寫臺灣地理風貌及原住民風俗習慣,最為膾炙人口。〈
北投硫穴詩,附於裨海紀遊〈北投硫穴記〉文末,共二首,原詩無題,題目為後人所加。形式屬於五言律詩,內容以總結〈北投硫穴一文,具體描繪出清初台灣北投硫礦區的地理景觀。

台灣.jpg


北投硫穴詩.其一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北投硫穴記.png

編按:

〈北投硫穴記〉為一篇寫實記遊文章,為便利未能實地探訪的學生,能理解百年前郁永河冒險探勘過程,編者節錄課文描寫的重點景觀,佐以各類想像示意圖,設計成以下PPT簡報檔,供上課時使用。內容除有標明地名者外,其餘為參考國內外類似地貌,以窺課文所描寫當年作者所見所感於一斑。



北投硫穴記.png

北投硫穴記.png

北投硫穴記.png

北投硫穴記.pn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灣地圖.JPG

本系列從遙遠的古中國出發,終於來到近代的台灣。對於我這種年紀的人來說,國文課本出現關於台灣的記述,是頗神奇的事,因為台灣在「大中國好棒棒」脈絡中,雖非又老又窮,但總被視為又小又爛。但不管是否老窮小爛,本系列多數讀者和台灣的高中生就是活在這片土地上,對於相關文字總是比較「有感」。

這種「感」有時是種難以言明的詭異感。我認為〈勸和論〉在文學方面的成就或許不出色,但台灣人認真讀,細心想,還是能帶出一些奇妙的主觀想像。而要瞭解這種「感」,得從「豬」談起,也就是「中國豬」。這也許是你想到的那種「中國豬」,也可能不是你想的那種「中國豬」。

豬的島

在台灣由大日本帝國轉變為中華民國統治的過程中,因為發生了一連串鳥事,因此坊間有「狗去豬來」之說;這成語讓許多外省人不太爽,因為這顯然是說來台灣的外省人是豬。

但在台灣當過豬的,可不只有外省人哦!在更久之前的台灣,還有「漳州豬」、「泉州驢」的說法。漳州泉州都是閩南地區,但出身兩府的移民在台灣的拓殖過程發生許多武裝衝突,也因此互諷對方是豬是驢。當時知識份子為了勸阻漳泉移民的紛爭,還曾寫下「漳人是豬泉亦豬」的詩句,表示再戰下去,那大家就真的是蠢得像豬囉。

但勸和有這麼容易,那就不需要法院和軍隊了。在台灣的清領時期,原漢、漳泉、閩粵等各族群的流血紛爭整整持續了一百多年,直到十九世紀的後半才慢慢停火。對於台灣械鬥的研究相當多,本文並無意介紹或提出新說,只是希望各位「豬的後裔」有空的話,可以去瞭解一下自己的「豬祖先」是如何與「豬隊友」組隊砍來砍去,而後形成當前的台灣人文地景。

〈勸和論〉就是個不錯的切入點,作者是第一位本土進士鄭用錫。進士當然是知識份子,所以鄭用錫可以說是史上第一位「台派文青」了;他不只居處上和那些來台過水就落跑的傢伙不同,在〈勸和論〉一文中,也可看出他「愛呆丸」的真性情。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李德和.jpg
上圖:張李德和畫作

超渡古文(十四):畫菊自序

這是本系列的最後一篇,我們要來看到高中古文選文中唯一的女作者,也是台灣人的張李德和。之前選文中是有「寫女人」的,卻沒有「女人寫」的,因此考量性別平衡而選錄女性作品,也是有其道理。

學界在討論性別歧視的解決方案(通常稱為「肯定行動」)時,常會提到在教育場合展示性別平衡的重要性。如果老師都是男的,可能讓學生誤認為只有男人可以當老師;同理,若課本收錄的古文名家都是男的,也可能讓學生誤認為只有男人可以寫出好的古文。所以(至少­)收錄一篇女創作者的古文,至少可以提示學生們女性仍可有卓越的寫作表現。

就選文當時的會議資訊,張李德和的〈畫菊自序〉似乎就是基於這種考量而入選的。不過,如果在古文部分只有一個女性名額,那張李德和是最佳的選擇嗎?

專業的文學研究者可能提出一些能與〈畫菊自序〉一較高下的女性古文作品,說不定張李德和的其他作品也能一拼,但純就十五篇高中必選的古文來說,我認為〈畫菊自序〉並未特別亮眼,甚至是略嫌黯淡。

這是否會在性別平權上造成反效果?因為並不出色,又是基於「婦女保障名額」上榜,反而讓人更加懷疑女性的創作能力?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鹿港.png

超渡古文(十三):鹿港乘桴記


我認為〈鹿港乘桴記〉不算是篇好文章,這篇「現代古文」(民國初年的日治台灣)是否該放在國文的必選十五篇古文中,應有討論空間。不過我認為這仍是「值得一讀」的文字,因為它的「不好」,可以幫助我們變得更好;但要將其化為前進的養份,並沒有想像中容易。

收錄這篇古文的主要理由,似乎是歷史斷代與地理空間的考量,不過這篇文章的品質相對於其他各朝代的選文,從文字運用,推理邏輯,到價值立場,都有一段不小的落差。而文學技法等等的問題,就交給專業的國文教師來判斷,我要談的是該文的推論過程與價值立場。

在現代教育中,我們總是教導學生先客觀觀察現象,進行合於邏輯的推理,並且產出結論與價值主張;但實際上不管有沒有受過教育,人們常是先有價值判斷,然後用一切的可觀察事實來支持這個判斷。洪繻的〈鹿港乘桴記〉就是如此,而他的失敗,或許可以用來提醒高中生們,不要變成那種總認為過去好棒棒的大人。

直述意義

我認為讀者應以三種層次來觀察〈鹿港乘桴記〉。第一層,是弄懂作者文章的直述意義;第二層是站在批判的立場,試著指出這篇文章有哪些問題;第三層是想想我們是否能跳出他的困境。以下我就以這三種層次,來玩弄這篇讓現代台灣人覺得陌生且難以消化的台灣古文。

〈鹿港乘桴記〉的作者洪繻出生在十九世紀中,清末時期的鹿港。他是個秀才,但在台灣割讓日本之前都沒考上舉人,日本時代之後他仍堅持留辮,被官府強制剪辮後,還是披髮度日,算是「愛清派」「清粉」的代表人物。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鄭用錫.jpg

勸和論

甚矣!人心之變也,自分類始。而其禍倡於匪徒,後遂燎原莫遏,玉石俱焚,雖正人君子亦受其牽制,而或朋從之也。

夫人與禽各為一類,邪與正各為一類,此不可不分。乃同此血氣,同此官骸,同為國家之良民,同為鄉閭之善人,無分土,無分民,即子夏所言「四海皆兄弟」是也,況當共處一隅?揆諸出入相友之義,即古聖賢所謂同鄉共井者也。在字義,「友」從兩手,「朋」從兩肉,是朋友如一身左右手,即吾身之肉也。今試執塗人而語之曰:「爾其自戕爾手!爾其自噬爾肉!」鮮不拂然而怒,何今分類至於此極耶?

顧分類之害,甚於臺灣,臺屬尤甚於淡之新、艋。臺為五方雜處,自林逆倡亂以來,有分為閩、粵焉,有分為漳、泉焉。閩、粵以其異省也,漳、泉以其異府也。然同自內地播遷而來,則同為臺人而已。今以異省、異府,若分畛域,王法所在必誅。矧更同為一府,而亦有秦越之異!是變本加厲,非奇而又奇者哉?夫人未有不親其所親,而能親其所疏。同居一府,猶同室之兄弟,至親也,乃以同室而操戈,更安能由親及疏,而親隔府之漳人、親隔省之粵人乎?
淡屬素敦古處,新、艋尤為菁華所聚之區,遊斯土者,嘖嘖稱羨。自分類興,而元氣剝削殆盡,未有如去年之甚也,干戈之禍愈烈,村市半成邱墟。問為漳、泉而至此乎?無有也;問為閩、粵而至此乎?無有也。蓋孽由自作,釁起鬩牆,大抵在非漳泉、非閩粵間耳。

自來物窮必變,慘極知悔,天地有好生之德,人心無不轉之時。予生長是邦,自念士為四民之首,不能與在事諸公竭誠化導,力挽而更張之,滋愧實甚!願今以後,父誡其子、兄告其弟,各革面、各洗心,勿懷夙忿、勿蹈前愆,既親其所親,亦親其所疏,一體同仁。斯內患不生、外禍不至,漳泉、閩粵之氣習,默消於無形。譬如人身血脈,節節相通,自無他病。數年以後,仍成樂土,豈不休哉!


【文章出處】
《北郭園全集》
〈勸和論〉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