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文學創作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寫作.jpg

開篇語

有些朋友對我說:「我看過你的部分文章,題材沒有緊握時代脈搏,也不去抓社會熱點,而且你的文章普遍冗長,你就不能轉換思路寫一些喜聞樂見、短小精悍的文章?」這個話題有點複雜,非三言兩語能夠說清楚,所以乾脆寫下此文,以闡明我之觀點與立場。

行文之前,我特別搜索了一下靈魂寫作、功利寫作與違心寫作這三個四字詞語,發現它們皆沒有被錄入百度百科,也就是說,這三個詞條可能屬於我的自創。

我要說明的是,鑒於我不是專業學者的緣故,所以接下來的關於某些術語的闡述源於百度百科,考慮到它屬於公共資源,所以我的行為並不屬於剽竊行為,就好比某個成語一樣,只要你是華人,誰都可以拿來用,難道不是這樣子嗎?如果非要說我屬於侵權行為的話,我頂多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對某個名詞糅合我自己的觀點又進行了一番詮釋罷了。

雖說此文是探討靈魂寫作、功利寫作與違心寫作,但它們畢竟牽扯到部分與其有關聯的名詞,所以索性一併將純文學、通俗文學、寫作、文學作品與文案也一併說了。

寫作.jpeg

關於純文學與通俗文學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火焰.jpg

羅智成與陳芳明文學對談小記(節錄)

羅智成:詩是一個非常害羞的文學形式,若沒有恰當的時刻、恰當的人、恰當的心情和場合,詩就很尷尬。可是如果一切都對了,詩就會像宗教的誕生一樣,讓人毛骨悚然。

陳芳明:陳舊的感覺如何刷新,這是創作的一種方法。文學就是把陳舊的感覺重新命名。真正使台灣被看見的,其實是詩。台灣藝術的高低其實是由詩來決定的,而詩是這樣沒有國界的。
詩是不能定義的,詩是開放的,可以讓你進進出出,沒有標準答案,所以可容納的東西就非常豐富。這也是讀詩的一種樂趣。

羅智成:我們的教育,會讓人逐漸麻木,忘了感動,尤其是男生。於是我們可能會被錯誤感動,或忘記應該要被感動的事物。感動是一種最嫩的神經,靈魂的年齡應該是看易感的程度來決定。最近覺得自己的青春期快過了。

陳芳明:我的青春期早就過好久了!!!(覺得刺痛)不過創作就是這樣,如果失去命名的能力,大概就真的是青春期要過了。

羅智成:一天二十四小時,我們隨時都在跟世界打交道。對我來說,當腦袋裡的想法還沒被語言文字固定下來時,它就等於沒有。內容跟形式是無法分開的,沒有形式,所有內容只是呼之欲出,不能算存有。

陳芳明:黑暗讓人陌生化,黑暗使原本熟悉的事陌生了,你只能靠著摸索,慢慢摸索出自己要的形狀,摸索出可以走的路,創作也是這樣。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首詩的完成.jpg

一首詩的完成──淺談楊牧

詩是我涉事的行為。──楊牧

楊牧,本名王靖獻,十六開始以「葉珊」為筆名發表詩作,三十二歲時改筆名為「楊牧」。楊牧一生創作不輟,著作類型包括新詩、散文、評論、翻譯等。作品卓然成家,對後進影響甚鉅,可謂台灣最重要的詩人之一。

楊牧的詩擅長透露作者的精神和心靈探索,更展現了對世事的省思及人文關懷。在已出版的十三本詩集中,可見其每一階段的新嘗試,透過敏銳的心靈和自我辯證,觸探著不同的主題,成就一首首壯麗而深邃的詩作,可讀性極高。每一本詩集的後面皆有後記,抒發自己寫作期間的心理狀態和所思。讀者在細讀詩作、對詩作有了詮釋和註解後再看後記,彷彿楊牧現身說法,告訴讀者自己是在怎樣的介入與抽離間、怎樣的觀覽與閱讀中、怎樣的敏感與疏離中留下這些文字,讓讀者能夠真正讀「懂」他的詩,產生一些踏實而寶貴的共鳴;其散文亦優美如詩,行文之間,處處見其敏銳的觀察、易感卻節制的心思,運用的修辭和文法架勢皆準確而不落俗套。 

楊牧的寫景、描物的功力深厚,然而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其在寫景中總能巧妙的連結至自我的意識狀態,而緩緩道出一種人生追尋或哲學。而楊牧博覽各種文學作品,除了翻譯葉慈等外國詩人的詩作,其散文內也常引用英詩,但此旁徵博引之作為並非為了炫耀其閱讀之壯,通常只是楊牧在一種情境或風景裡的長久凝視中,偶然臨現的感觸,而藉由幾行英詩默默誦出,而詩的意境與描繪,也安適的巧融於楊牧筆下的景緻中。以下的例子或許能略為感受楊牧的寫作風格:

在其散文《亭午之鷹》中寫到,一日亭午,楊牧在九龍暫居的濱海公寓裡看到一隻鷹,以剛毅、果決而凜然之姿呈現,

「鷹久久立於欄杆上,對我炫耀它億載傳說的美姿。它的頭腦猛厲,顏色是青灰中略帶蒼黃;它雙眼疾速,凝視如星辰參與商。而堅定的勾喙似乎隨時可以俯襲蛇蝎於廣袤的平蕪。它的翮翼色澤鮮明,順著首頸的紋線散開,聚合,每一根羽毛都可能是調節,安置好了的,沒有一點糾纏,衝突,而平整休息地閤著,如此從容,完全沒有把我的存在,我的好奇放在心裡。(1)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王鼎鈞.jpg

靈感不是約定俗成,不是等因奉此,所以靈感來了,不要去管它是不是符合誰下的定義,是不是符合誰的文藝理論,不要覺得自己的想法荒唐、幼稚,靈感是一種創造,而創造自來需要勇氣。那些光輝燦爛的作品,都是要從信心出發,在信心中完成。

王鼎鈞《靈感》:靈感不是天生神授的,而是對人生深度的投入

文:王鼎鈞(訪問、紀錄)

詩人高上秦(高信疆)談靈感的滋味

問:您是一位詩人,一位有經驗的編輯人,十年以來,有無數的稿件從您手上經過,由您來選擇它,評鑑它,欣賞它,也淘汰它,請問以您的創作經驗和編輯經驗,靈感究竟是什麼?

答:關於靈感,我們要落實下來談。所謂靈感,我認為就是作者對人生現象的一種銳敏的感受和反哺。這是經過長時期的投入、省察、醞釀,而成為的一種豐富的內涵,一項秘密的財產,然後,由於外界的刺激,他的內心突然起了一陣震動,就像弓使琴弦震動一樣,他昇華了他的人生經驗,又用極恰當的形式組合了他的人生經驗,用最適當的媒介表達了他的人生經驗。


問:靈感是可以培養的嗎?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字.jpg
 

近日文學圈最受矚目的話題,當屬劉正偉抄襲蔡仁偉的詩作〈封閉〉事件。關於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各方說法已經很多,我便不再贅述。在這篇文章裡,我想透過這個事件的細節,提供一些「文學創作者」的視角,比如文學社群﹙包含作者、讀者、相關從業人員﹚會如何認定抄襲,認定之後又會怎麼處理。對於有志於文學寫作、或者關心文學的人來說,這些東西比較像是某種「行規」或「潛規則」。

將這些東西寫出來,一方面當然是希望這些規則能夠明文化。在文學獎評審、或者與初入門的創作者討論作品時,我們常常發現創作者是真的不知道「這樣算抄襲」,而不是帶有惡意為之。畢竟「抄襲」的標準,完全是社群建構的產物,而非一個絕對的「定律」,在不同文化和不同時空中都有可能不同;其次,我也希望透過這樣的說明,提供更多討論的基礎。因此以下我所述,均為我所理解的觀點和經驗,並不是完全不可挑戰的正確答案。

為什麼抄襲是件大事?

每當抄襲事件鬧大,消息擴散到文學圈之外的時候,就會有人不解:「這麼小的事情,稿費才沒幾塊錢,為什麼你們這麼在乎?」

抄襲之所以能引起文學愛好者本能的憤怒,是因為它同時涉及了兩個層次的錯誤:第一當然是道德上的錯誤,在現代出版體系之下,「credit」是有價之物,即便這價格不一定是金錢﹙也可能是名聲﹚,抄襲者的行為與偷竊無異;但第二點可能才是最嚴重的:當一個人抄襲他人的作品,就等於向眾人宣告了「我是沒有原創能力的創作者」,所以才必須竊取他人的創作成果。

因此,一名抄襲者不但會被視為竊賊,其專業能力也會受到嚴重質疑,讀者基本上就不再願意相信你的任何作品是具有原創性的。這種質疑不見得是理性的,因為其他篇章是否原創,必須回到各篇當中去檢視。但「品牌形象」一旦弄髒,要漂白就沒那麼容易了,讀者的信任就是一種如此脆弱的東西;而當一名創作者陷入這樣的境地當中,其他「合作廠商」,諸如出版社或刊物,在進行邀稿時,也必然會考慮到這個髒掉的品牌形象。

反過來說,抄襲者之所以很少承認、道歉,原因恐怕也不只是面子問題,而是一旦承認抄襲,那就是整個創作者的人格會被否定,你會被視為一個沒有原創性,因而沒有希望、再也不可能寫出好東西的人,從而失去了讀者的敬意和期待。如同此次劉正偉的案例,無論他最後有沒有道歉,在許多讀者眼中,他早已「詩人失格」了。在事發後,我也看過讀者開始質疑「這樣他以前的詩該不會都是抄的吧」。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