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塗鴉寫作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散氏盤.png
上圖:散氏盤(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受委屈的故宮國寶

故宮博物院自正館改建以來,空間規劃比起早年已日臻完善,近期策展活力也有目共睹,值得國人肯定。但在空間安排上,如果連小細節都能關心注意,必更能彰顯典藏國寶的用心。


青銅器是華夏文化商周文物代表,毛公鼎、宗周鐘、散氏盤被譽為台北故宮三大青銅國寶。其中散氏盤是西周晚期斷代標準器,鑄在盤面字數僅次於毛公鼎而舉世罕見,是中國最早田界合約,也是研究土地制度重要史料,加上字體優美在書法界地位崇高,器形造型典雅大度,紋飾簡潔俐落,不但是邦國重器也是優美的藝術品。

故宮青銅器常設展在正館三樓東側空間,散氏盤放在三○五室作為臨時分流動線的木質隔牆內,但奇特的是,原本筆直的牆面到這裡突出九十度的銳角,這種突兀的格局在館中除此之外絕無僅有。最可惜是這件口徑寬大、重達二十一公斤的國寶,委身在高度不合比例的玻璃窗內,其上方整片厚實的隔層如泰山壓頂,讓原本就不高的玻璃櫃空間顯得異常沉重,即使低頭彎腰仍無法看清銘文全貌。其下方展櫃甚至出現斑駁掉漆,令人不禁疑惑是否從前便宜行事,使用已下檔的布展設計暫時充數?這不是以國際一級博物館期許的機構所應出現。

至於毛公鼎、宗周鐘意義特殊,曾單獨展示在東側三○一室,與西側三○二室翠玉白菜、肉形石,分別安放在三樓最醒目的四個動線位置,偌大空間只展出兩件聚焦了國寶地位,也讓人潮有吐納集散的空間。但如今毛公鼎、宗周鐘都改移至三○五室,與其他青銅器一同陳列,重要性已不再凸顯,人多時更顯擁擠。其實三○一室同時移入這三件國寶,空間仍綽綽有餘,原本的三○一室如今作為廊道閒置椅凳,這對空間有限的故宮來說是浪費了。

展示空間是展品的延伸,就如裝幀裱褙是書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好的空間設計,可突出文物本身的特色,也帶給觀者好的欣賞品質,或許可提供未來館方規劃空間時的參考。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船.jpg

Students should come first in education

National Chiayi University professor Wu Quen-tsai (吳昆財) on Aug. 31 held a news conference to voice his opposition to the new national curriculum. Observing that the “adaptive talent development” aspect of the curriculum puts “me” in first place, Wu interpreted this as meaning “I should be able to do whatever I like.”

However, this is not what the “flipped classroom” approach to teaching really means.

People sometimes wonder why Asian students often win at the starting line, but Western students win at the finish. Research indicates that this has to do with Eastern ways of education. Anxious Taiwanese parents tell their children: “Don’t stumble at the starting block.”

It also has to do with East Asian societies’ blind faith in scores and reputable schools. People think that test scores are the fairest form of evaluation, but score-based assessment depends on standard answers and uniformity of syllabi, textbooks and even ideology. When education only provides uniform values and a uniform view of history, the influence of textbooks becomes greatly magnified, and there will be much bickering about the curricula, proportions and viewpoints they contain.

When an education system is centered around textbooks and teachers, students will be passively inculcated with a fixed corpus of learning. As for teachers, they need only play the role of an authority of knowledge. Like sports coaches, they require students to practice over and over again until they have a thorough grasp of the prescribed body of knowledge.

Western education does not revolve around textbooks and teachers. Rather, it helps students build their own powers of thinking and judgement. When such students eventually go out into the world, it will be a diverse society in which everyone can think independently, instead of one where what appears to be social consensus is really just populism and blind following. If teachers turn out a stream of children who think the same as they do, they might be happy to have passed on their ideas. However, the Western view is that teachers should feel more gratified if their students think differently, because those students have become themselves.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起跑.jpg

新課綱把「我」放在最前面,很好!

報載吳昆財教授日前召開反對新課綱記者會,將一○八課綱「適性揚才」把「我」放在前面的精神,理解成「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筆者對此看法不同,這似乎曲解了教學翻轉的意義。

近年許多人都在反省一個問題:「為何亞洲學生常贏在起跑線,而歐美卻贏在終點上?」研究認為這與東方教育方式有關。伴隨這問題而來的,還有台灣父母「孩子,你不能輸在起跑點上」的普遍焦慮,以及東方社會對成績名校的迷思。

成績被視為最公平的評比,而成績檢驗來自背後標準答案,以及統一口徑的範圍、教材、甚至意識形態。然而,只提供單一價值或史觀的教育,往往極端放大教科書的影響,在課綱、比例、立場上錙銖必較。當課本與教師成為教學主體,學生只是被動接受一套固定知識的灌輸,教師工作只需扮演類似教練的知識權威者,要求學生反覆練習到熟練而已。

歐美教育的核心,不以課本或教師為主體,而是協助學生建立自己的思考判斷力。學生將來踏入社會,這個社會就是多元而人人能獨立思考的社會,不是貌似一致卻民粹盲從的社會。按照此一精神,教師教出一群和自己想法相同的孩子,固然以理念後繼有人而高興,但教出和自己想法不同的學生,他更應感到欣慰,因為學生成為他自己、也實現他自己。

美國教師約只花四分之一力氣,引導學生準備標準化測驗,反而用主要心力,幫助學生做多元深入的探索,引導學生學習更長遠有益的事物,而今日學測考題課內外比例也呼應這一方向。一○八新課綱的「多元選修、彈性學習課程」,無疑開始鬆動以往課程全由教師掌控、知識由課本壟斷的問題,素養考題打通了學科之間的藩籬。選修讓老師間產生良性競爭,學生必須開始學習在不同課程之間,判斷什麼是自己想要且有益的學習。師生之間同樣也產生良性循環,因為學生懂得思考判斷,自然會讓教師調整原本的教學策略,導引教師一起成長。


新課綱以「學生」為學習主體,讓學習能符合學生真實需求及未來挑戰,而「教師」這個工作本身,它的另一層意義,其實正是一個永遠的學習者。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故宮南院.png
上圖:故宮南院

令人驚豔的故宮南院

日前筆者前往故宮南院參觀,雖然從開館以來已多次前來看展,但不少人對南院選址偏遠多所批評,對台北故宮文物南遷也頗有疑慮,這點涉及專業暫且不論,筆者以一個南下參觀的遊客角度,分享個人感受。

文物展覽並非只是文物本身,而是包含展示所呈現營造的空間氛圍,以及文物之間的交互關係。不同的展示空間及展示內容,往往帶給觀者截然不同的感受與啟示。相較於台北故宮,南院最大優勢在展間開闊、布展方式更現代化、策展主題更加靈活。外雙溪正館雖屢經擴建,但建築主體畢竟已歷經半世紀,空間顯得低矮擁擠,尤其欣賞巨幅掛軸更能感受樓層空間的迫促,人多嘈雜時更有滯悶的壓迫感。而南院挑高的展廳,襯托展品顯得更加宏闊,觀展更不會有壓力,比如龍藏經也曾在台北正館展出,但在南院更能讓觀者想像盛清皇家崇佛氣象。這種崇高感在織品展廳同樣能體會,高度達7.2米(約近三層樓)的展櫃,是故宮展示空間的新紀錄,陶瓷展廳也興建長達20米展櫃,為全院之最。

另外,台北本館受限於建築格局,多數展品背側朝向牆面,造成欣賞及光線的限制,但在南院很少發生遊客擠在展櫃前的畫面,四面均有可欣賞的獨立玻璃櫥窗,不同角度的打光,更能從不同角度欣賞器物之美,讓這些原本放在台北的國寶,在南院變得更令人驚艷了。

根據現場觀察,南院除了假日上午人潮尚未湧現,可更從容欣賞展覽外,中午過後其實不像批評者所謂蚊子館這麼不堪,甚至也有外國遊客結伴前來看展。國寶就是國寶,不會「橘逾淮而為枳」,新購藏的亞洲文物也不會因為人們不熟悉,而減損其價值,何況若干南院典藏品早已是世界級人類共同遺產。一個真正愛好藝術的人,不會因為路遠費時而自限於文化殿堂之外,何況現今南院交通已有相當改善。水不在深,有龍則靈,相信假以時日,嘉義南院也會和在荒漠土石下興建的外雙溪本館一樣,走出草創的艱辛,將來成為國人共享的審美記憶。


【文章出處】
《自由時報》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渡.png
圖3:關渡門(甘豆門)炸毀前舊照(黃憲榮先生提供)

導讀:

本文整理50年來,台灣原生種大蜆Cyrenobatissa subsulcata(Clessin,1817)的研究歷史。

大蜆,是全世界最大的蜆科貝類,產於關渡一帶的大蜆,關渡居民稱為浮崙仔。河川沖刷的有機物滋生,讓台北盆地的關渡一帶,自古以來就是漁產富饒之區,長期以來被居民所捕食。近代整治淡水河造成生態環境破壞,加上隨著工業的發達中上游排入大量汙染廢水,無法大規模遷徙的大蜆,就逃不過滅種的厄運。台灣產大蜆已經絕滅,這是相當遺憾的生態浩劫。

最早的一批大蜆標本,是陳湘耀先生1930年代在淡水河流域所採集而得,之後幾乎沒有再有活體大蜆採集紀錄。1985年6月,在基隆傳統市場出現一枚大蜆,在1990年分別在台北超市及桃園傳統市場,均有販售來源不詳的大蜆。2003年9月初,日人押方氏攜來一枚來自大陸的大蜆,由泉州業者透露大蜆來自福建。2004年4月,日本的「微小貝」網站,報導新竹頭前溪水渠曾於2003年6月發現大蜆,但無法證明為台灣原生種或外來種。

本文發表於2004年的當時,台灣產大蜆留下的標本屈指可數,大蜆幾乎為多數貝類研究者所不清楚的生物。本文為國內對大蜆首度進行完整詳細的外型觀測紀錄,並對大蜆過去半世紀以來的採集史做一次全面性文獻整理,全篇內容經當時台灣貝類研究界泰斗藍子樵先生審閱,並提供標本及研究上之指引。

關鍵詞: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心碎.jpg

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
莊子盜跖

君門深九重,墳墓在萬里。
也擬哭途窮,死灰吹不起。

──蘇軾〈黃州寒食詩〉
玫瑰.jpg

行到水窮處──給尾生

要評論一個人或一件事很容易,因為,我們都不是當事人。

尾生,我想你大概也會這麼覺得,是吧?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樹影-午後.jpg
上圖:樹影午後(畫)呈現出斑駁的色調

桂影斑駁,珊珊可愛──什麼是「斑駁」?(兼述〈記承天寺夜遊〉)

歸有光〈項脊軒志〉裡有一段話:「三五之夜,明月半牆,桂影斑駁,風移影動, 珊珊可愛。」文中「三五之夜」是什麼?高中生大都耳熟能詳,但至於什麼是「斑駁」?學生大概似懂非懂,只能依靠課本的文字解釋來憑空想像了。

「斑駁」,也作「班駁」,另外還有個更常見的同義詞是「斑斕」。所謂「斑」是「雜色的點或花紋」,根據《說文解字.文部》:「辬,駁文也。」至於「駁」,《說文解字.馬部》說:「駁,馬色不純。」也就是馬匹的毛色不純。兩者都引申為顏色雜亂、事物紛雜的意思。唐.白居易〈睡後茶興憶楊同州〉詩云:「婆娑綠陰樹,斑駁青苔地。」正是形容青苔紛雜,顏色參差不一。

「斑駁」這個詞用在「樹影斑駁」時,通常被作為光影優美的形容,而其色調常因光線明暗的折射,彷彿有輕重濃淡的變化,呈現出一種水墨寫意式的點染,這就是它稱為「紛亂」的原因,這裡「紛亂」是正面的形容,它代表一種隨意、放鬆、自在,脫離了制式「整齊一致」的規格,拋開銳利清晰的線條,萬物的界線變得模糊,甚至彼此交疊,讓原有的界線消失不見,如月下美人,可望而不可及,又如「猶抱琵琶半遮面」,充滿了虛實相生的想像之美。

同時,因為風的作用造成了影的搖動,光影彷彿在嬉戲、玩耍、跳舞一般,因此也常被形容為「樹影婆娑」,本來無生命的影子有如被點醒了生機,開始它的舒展與搖曳,這是心靈上的審美層次,是生活情趣的品味,〈項脊軒志〉中的「桂影斑駁」即為一例。

另外,「斑駁」若用在形容「牆壁」時,比如說「牆面斑駁」,則常另外帶有「剝落」、「褪色」、「破舊」的意涵,用在書寫「懷舊」的作品時,也可以做為一種空間氛圍衰殘凋零的暗示。

斑駁.jp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住民.jpg

福爾摩莎(Formosa),這個幾百年前葡萄牙人口中鹿群遍野,樟香瀰漫的美麗島嶼,遺世獨立在繁華文明的邊陲,那裏海流匯集,土壤豐美,深水崇山,分割變幻,包括史前住民、原住民、漢族(漳泉、客家、外省)、荷蘭、西班牙、日本…..等超過二十個以上不同的文化族群,曾經攜帶不同的夢想,攜帶不同的信仰習慣,先後來到這塊土地,在多元文化的交織影響下,台灣,它置身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現代,大陸文化與海洋文化交會的十字路口,正和它複雜的地理環境一般,處處充滿機鋒、充滿驚喜,引人深深喟嘆。

其中,被稱為高山族、山胞、山地人的眾多原住民族群,在更早期的文獻還有番族、生番、熟番、高砂族等稱謂。這些帶著強烈價值判斷的分類及記載,標誌了不同時代外來強勢族群的偏見與曲解,若干我們的先祖與後人,一度失去作為一個恢弘民族該有的格局和襟懷,忽略族群之間應有的相互尊重及平等對待,曾經,這裡是他們悠遊無慮的快樂天堂,雖然物質文明樸素簡單,他們卻活得頂天立地,自由舒放而昂揚尊嚴;並且,原住民發展出一套和這塊土地無私共存的自然傳統,千年來台灣的環境資源,沒有受到過度榨取改換。然而,當歷史不再開放反省開放它自己,新興文化不再寬容接納其他不同生命,所謂的文明便只成為貪婪慾念的粉飾及藉口,反而以種種變形的暴力,改造它所不熟悉的一切了。

於是台灣原住民的歷史宿命,慢慢附屬在每個當權族族群下,成為他們政策的環節或樣板。山林的吶喊呼嘯、優美的音樂舞蹈、謙卑虔誠的祭典感謝、雕刻織繡的光華燦爛…這些彷彿遙遠記憶裡的傳說,安靜地被遺忘在歷史的角落。過去,我們常常自詡漢文化與其他文化間的「漢化」或「同化」過程,如今,在我們有能力做更深層的反省時,卻驚然發現,中間暗藏多少我們沒有道理的自尊意識及優越情感。弱勢的一方如果被迫而非自覺不能做它自己,一點一滴看著熟悉的一切流失解體,文化孤獨老邁走入黃昏乃至於滅族,身為它羽翼下的子民卻無能為力,中間將有多少苦悶驚痛需要控訴?有多少難堪掙扎有待體貼和慰安啊?

50年代台灣經濟逐步起飛後,帶動全島人口遷徙,原住民也不可避免被迫離開記憶中親切的山林童年,在不熟悉卻充滿陷阱的都市,跌跌撞撞尋求適應。先天社會結構性的劣勢,後天成長背景受到漠視,使他們競爭力薄弱,大多只能在都會邊緣的衛星城鎮從事勞力密集的工作,從一個工地輾轉流浪到另一個工地,除了麻痺苦悶的心靈,暫時貪享歡愉,他們不知道明天如何?手裡能真正握有什麼?酗酒和雛妓成了他們熟悉的選擇,甚至毒梟也已看中憨厚的原住民這塊市場。即使有幸接受高等教育的原住民小孩,從小在異鄉的漢人社會圈長大,沒有人告訴他們肯定自己的血緣文化,反而還得長期忍受和漢人小孩競爭的挫折壓力,原本流利的母語被嚇得縮回喉嚨,但縮回去的豈又僅僅只是自己的母語?

文化是一個族群的靈魂與根本,如果靈魂沒有了,對自我認同和所從岀根源的族群意識失落了,心靈原鄉的真空依然需要填補,但重新的選擇卻可能發生誤判。即使再多物質補助,政經地位獲得改善,一切仍可能滑動落空,變得沒有意義。依附在觀光事業與過度商業化的結果,只是滿足都市空虛心靈對陌生族群的窺視,過度委屈替主流社會做媚俗地服務,迷失在功利現實的殷殷召喚,反而使原住民文化受到扭曲,遺落掉原有的純樸美感。反過來說,當我們自己也把文化當作商品來交易參與,矯情地覺得好像已付出回饋,關懷社會弱勢群體,其實,這種趕集吃拜拜、嘉年華會式的觀光慶典,對原住民今日困境並沒有真正紓解;曲終人散之後,我們仍會回到我們所建立舒適熟悉的社經環境,彼此交換高尚的語言、精緻的休閒,等到下一次心血來潮,才又望向高樓底下某個陰暗潮濕的工寮優越地興嘆。

這些男女老幼、兄弟姊妹,我們有幸與他們暫享生命,共同走過這短短數個寒暑,有緣彼此停留在這蕞爾小島,有機會相互扶持,學習長大,然而法律條文從山胞正名為原住民,只需簡單的法定程序協調修改,文字的更動在剎那間,但真正從認識到欣賞接納,卻可能牽動廣泛、等待久遠。原住民為了掙錢吃飯以至於放棄教育,之間卻成了糟糕的惡性循環,他們曾經是這塊土地的主人,驍勇而剽悍,如今卻被迫急速漢化、現代化,成為浪跡在社會底層的吉普賽人。關心社會正義,擁有反省自覺的知識份子,以及擔負未來希望的學生,我們有幸受到栽培,邂逅真理,印證智慧,對社會文化中黑暗不平的這個側面,真的能無動於衷,卻能奢談抱負理想?只因為我們反省的薄弱偷懶,視野的封閉有限,讓我們對這些朋友即使沒有很深的誤解,也不曾有心想要了解他們,更別說更高貴地欣賞他們、接納他們。每個族群都應走出狹隘的地域種族主義,嘗試以更宏觀的胸襟,欣賞文化間的差異,但若要現代原住民複製他們祖先同樣的生活,這既不人性也不切實際;他們不是沒有未來,只是我們沒有留給他們太多肯定和希望。

這份設計報告,希望提供學生與教師重新認識台灣原住民,以及進一步對相關問題做延伸思考。我們並非這個議題最初的拓荒者,所以我們非常懷念曾經在這裡付出過關心氣力的前輩,他們在視野上的接引,讓我們有這個機會,對自身心態和台灣這塊土地展開反省,尤其做為強勢漢人族裔的我們提出這樣的反省,我們不認為會不具說服力,反而相信這會更有意義!同時我們從原住民文化的變遷,回溯這一路走來的腳印,反思塵封已久的自我與文化盲點,期望藉由教育的推廣,紮實而不速食地向下生根,為族群間的相互理解盡一份力,從而彼此包容、尊重和欣賞,因為上帝造人,都是隨地取材,渾然天成。到了最後,我們將會發現,反而是受傷沉睡的雲豹和百步蛇,喚醒我們心靈土地羽化重生,在某種意義下,他們是一面鏡子,讓我們照見自己的怯懦貪婪、傲慢墮落,照見他們才是我們的老師,我們文化的箴言,讓我們破涕曉悟,教師在急迫教育學生、改變世界之前,我們應謙卑學會先教育自己,打開改變自己。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芬蘭利明卡灣,一隻林鷸在溼地中覓食。(新華社資料照).jpg

不只傷春——學測國寫楊牧「夭」詩的其他解讀

你在傾聽小魚澼濺的聲音
張望春來日光閃爍在河面
微風吹過兩岸垂垂的新柳
野草莓翻閱過古岩上的舊苔

快樂的蜥蜴從蟄居的洞穴出來

看美麗新世界野煙靄靄──
在無知裡成型。你在傾聽
聽見自己微微哭泣的聲音
一片樹葉提早轉黃的聲音(楊牧.夭)


詩人楊牧先生「夭」一詩作為這次學測國文寫作考題,對於為何以「夭」為題,引起許多討論。這首詩字意並不晦澀,較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這首詩前後情感的轉折。春色雖美、韶光易老這類「傷春」意識,在詩歌傳統上並不少見,但本詩值得玩味之處,或許不止於此,以下筆者試著提出對這篇作品的解讀,提供其他角度的思考。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恭迎聖駕.jpg
總統恭迎「恭迎聖駕」的省思

政府宣導減香減金,部分宮廟以維護傳統為由,抬神轎集結凱道抗議,有單位在府前設香案以「總統蔡英文」名義書寫「恭迎聖駕」大字,做法見仁見智,但自由廣場7月28日「傳統宗教的恭迎聖駕」一文,筆者有不同看法。該文作者呂先生以「傳統宗教倫理,皇帝位階高於眾神」,又以「總統位階等同於皇帝」,基於此大小前提,得出「總統位階高於眾神,要恭迎聖駕的應是眾神,不是總統蔡英文」這令人詫異的結論。

風雨免朝是民間信仰將皇帝下詔暫停臨朝,想像於人神互動模式,正史是否記載「皇帝渡江遇浪,投擲詔書以令風雨免朝」無從證實,但以鄉野奇聞、小說戲曲為例,似乎不是有效的證據。「天子」本義是君權「源於」天授,若將天子誤解為「僅次於」上天,是位階高於眾神的「長官」,則皇帝除祭天之外,毋須祭祀社稷山川、祈禳四方風雨,眾神也理應聽命皇帝,供其使喚,護佑這「上天之子」才是。實則皇帝誥封神號,或因個人信仰,或基於政治考量,但賜號的累積只表示朝廷不敢輕忽宗教影響力,不表示冊封者位階高於受封者。將皇帝位格置於神格之上,與庶民藉神意為神代言一樣,同樣混淆世俗與宗教的界線。

皇帝和總統乍看之下都高高在上,但內涵有所不同。文中以「總統依傳統倫理是皇帝」,這非但違背現代政治本意,也奴化了公民意識。今昔有別,不必將古今做曲意比附,將封建位階最高的皇帝與民選總統等而觀之,是一種「想當然耳」的類比,但這種思維背後卻不利民主意識的養成。總統只是個職務,有別於君權神授一家一姓的帝王,總統不必恭迎聖駕,只要恪遵憲政、能為國家解決問題,就是上體天心,若真要恭迎聖駕,聖駕就是民意。

政府要做的是源頭上控管香紙品質,避免劣質香品危及人體,教育民眾關心環境煙害,傳統文化固然重要,但習俗不是永遠不變,牲禮可被水果替換,燈具早已取代火燭,一旦涉及健康安全,習俗自會調整新的出路因應,減香減金成為全民共識終將水到渠成。因此,神轎不必被請出抗議,神明不該被凡人綁架;眾神也不必朝拜總統,神格本來就高於凡人。人與神的分際並沒有錯亂顛倒,顛倒的只是論證的輕忽和心態的盲從。

【作者簡介】
 潁樵,因同名同姓領域接近的名人太多,只好另取筆名,皈依法鼓山,法號果竺。男性,天秤座,高中國文教師,略帶理想浪漫性格,少年憧憬江湖義氣,欣賞俠士或騎士精神,年輕時被師長期望很高,到如今年過不惑還是充滿迷惑,沒太大本領及成就,平時不是在學校,就是在家裡,不然就在任何有書及有網路的地方,喜歡山,喜歡水,喜歡讀書,喜歡思考,喜歡蒐尋教學資料,喜歡巴哈,喜歡貝殼及園藝,興趣廣泛,喜歡不同觀念的撞擊對話,時而疏離安靜,時而熱情充滿使命,對賺錢做官不感興趣,除非中樂透讓他能買書、收藏古董、解救苦難同胞,怕打針及大蜘蛛,怕視力體力越來越不好,怕時間不夠用,老年退休後希望能走遍大江南北,到故宮當導覽員或工友,人生理想為「出世間於世間,藏天下於天下」,本站「忘路之遠近」部落格的主編。
160x160.pn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桓.jpg

論語中的魯國歷史──「三桓」聽政與《論語》記載對照

春秋時代,魯國政權長期把持於公室旁系孟氏(仲氏)、叔氏、季氏三家卿大夫之手,三家掌控朝政將近二百五十年,架空魯國公室,這三大世族,即歷史上習稱之「三桓」。

大夫掌政,首先威脅到的就是魯侯權力,但其後三桓也步上魯侯後塵,地位屢受其家臣的挑戰,《孟子梁惠王》開篇就提到「萬乘之國弒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國弒其君者,必百乘之家。萬取千焉,千取百焉,不為不多矣。苟為後義而先利,不奪不饜。」整個政治局勢,正是這傳統封建失序,周文禮崩樂壞的反映。

孔子終其一生,都活在魯國「君弱卿強」的政治陰霾下,孔子弟子學成後,也有不少人四處求仕成為三桓家臣,孔門四科中,冉有、子路、閔子騫、仲弓後來均成為季氏家臣,孔子及弟子與時人的言談或互動過程中,也有多次與三桓宗主對話或予其評價的紀錄,如孟孫氏的孟懿子、孟武伯、孟敬子;叔孫氏的叔孫武叔;季孫氏的季文子、季康子及季氏家臣陽虎(陽貨)、公山弗擾,皆可見於《論語》記載。

《論語》為孔子與弟子時人對談的紀錄,書中的「時人」與三桓有許多密不可分的關係,對於魯國三桓政治的理解,可有助於了解孔子所處的時代背景,並理解其所提出言論及「正名」政治思想的時空根據,而三桓宗主多次向孔子詢問弟子能力人品,也可推測孔子培育弟子已成為卿大夫取材用人的人才庫,人才的需求及培育已是春秋晚期不可逆的趨勢,可以說,《論語》堪稱魯史部份的縮影,也是春秋中晚期社會發展的切片。

以下彙整《左傳》、《史記》、網路資訊(維基百科)中關於三桓的記載,配合《論語》中的紀錄,將二者予以結合對照,提供有需要的朋友參考。
 

——編者謹記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紙船.jpg
遲來的啟程

學習、激盪、鍛鍊、省思,是我報名參加這次學科中心種子教師的主要動機,也是給自己的期許。

我不是最優秀的人,卻對許多未知事物感到好奇、樂於接受不同刺激與挑戰,往往我的熱情被點燃時,投入的動力又讓自己及旁人覺得不可思議。由於成長環境自由開闊,發展出來的興趣也頗為駁雜多樣,理性與感性在我信念中同樣缺一不可,加上閱讀報章期刊新知、進行思考反省,已是每天的固定習慣,因此除了國文專業外,對於文學、哲學、古文物、繪畫、佛教、歷史掌故、園藝、音樂、旅遊、生物學、天文學等都有興趣或有所涉獵,精神生活頗為充實,此外身為一個知識份子,我也經常關心社會文化議題。


然而窮盡上述一切努力,身為教育工作者,最終還是要回到一個根源,那就是「對學生有效的學習」上,否則知識再豐富、能力再強大、班級經營再熱鬧,也只是成就了自己,完成一場教室的演出而已,如果沒有不斷調整精進,朝虛心自我反省而努力,那麼所謂教學,只是不斷複製的過程罷。

我雖然參加不少校內外研習、加入各個社群、不斷找資料備課、設計各類型教案或PPT、不斷向資深前輩觀摩旁聽,但也許有一個更重要的,教師沒有先點燃起自己反省、學習、掌握問題核心、隨時改變修正、持續不斷的精進,然後調整出最適合自己和學生的方式,一切改變依然終將成空。因此,在吸收不同新知的同時,我也常常思考如何將這些內容,結合在國文教學上,調整過與不及,反省自己的盲點與缺失。每個教師多少都有一種想改革這個世界,讓它變得更好的熱忱,但這個目的要達到,首先要努力及改變的,卻是要從教師本身開始。

去年我報名參加中華文化基本教材種子教師的培訓研習,在二次培訓及撰寫發表教案的訓練過程中,對於研習課程可以進行如此深度的探求,感到非常驚奇,有別於過往淺嚐即止的聆聽或觀摩,這一方面受益於師長講者的循循善誘,另一方面我想是得力於彼此互相激盪啟發,並有賴教師本身主動參與,投入長時間的用功心力,這才是讓一個人能學習成長的關鍵。


面對未來國文跨領域教學及評量的發展趨勢,我並不是完全沒有疑惑徬徨,但總是有更多興奮與期待,教育未來讓教師及教學越來越走向鬆綁,但也迫切認識到自我負責、須不斷充實精進的必要,並學習如何將這些知能素養,移轉為指導學生進行閱讀、研究、發表的能力。我很期待能夠透過這次的培訓課程,可以帶給我新的刺激,引導發展出新的教學方法設計,並和全國各路前輩高手齊聚ㄧ堂,大家共同為國文教學激盪出火花,,迎向時代新的挑戰。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渡船.jpg

蘇軾〈赤壁賦〉與蘇轍〈黃州快哉亭記〉對「自然」看法的比較​​​​​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一作食)。」
──蘇軾〈前赤壁賦〉(節錄)

士生於世,使其中不自得,將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將何適而非快?今張君不以謫為患,竊會計之餘功,而自放山水之間,此其中宜有以過人者。將蓬戶甕牖,無所不快;而況乎濯長江之清流,挹西山之白雲,窮耳目之勝以自適也哉?不然,連山絕壑,長林古木,振之以清風,照之以明月,此皆騷人、思士之所以悲傷憔悴而不能勝者。烏睹其為快也哉?
──蘇轍〈黃州快哉亭記〉(節錄)

這二篇千古傳誦的古文,對於許多高中生來說並不陌生,而對於每位國文老師,或者任何一個對文化傳統稍有涉獵的人,也應該都能耳熟能詳。二篇除了都是知名的貶謫文學,都融合敘事、寫景、抒情於一爐,同時在文末均透過山水自然來論述作者對變幻世間的領悟。

不過,這兩篇古文中有一隱微處,我們也許即使讀了多年也未必容易發現,那就是,子瞻、子由兄弟對於「自然」(Nature)的看法,兩人是否都完全一致呢?

我們先來看看哥哥蘇軾的思路是如何進行的,我把文中思考的轉折處,另外用藍色指出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船.jpg
我對「中國強盛說」與「台灣唱衰論」的看法

最近收到別人轉傳的資訊,裡面的那種說話口吻,其實我們應該很熟悉,節錄如下:

「大陸今天會強大,不是沒有原因的……大陸老師對高中生畢業生的『愛』的演講,人生活著真義的激勵,真是感動丫……台灣今天的亂象在於不知尊師重道,倫理道德的流失丫,台灣丟棄的,大陸正一一撿回並強化。……」

其他的就不一一引述了,我把它或這一類訊息所透露的思考模式整理如下:

1.兩岸國力在此消彼長。
2.大陸強大的原因是×××,台灣虛弱的原因是×××。
3.台灣如今不要的,大陸都一一撿去採納。

這三點也許可以作為課堂上的生活隨機教材,它剛好是一個閱讀能力的檢驗,檢視我們如何在思考,引導學生如何思考,也許它的價值在此(僅管該思考我認定是浮淺負面的),我們也可以翻轉為正面。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山水.jpg
真的該「邦有道則見,邦無道則隱」嗎?──儒家進退出處觀的反省

學者曾經指出:西方人的「自由」是從社會實踐中獲得,而東方儒學的「藏身」或道家的「無為」,都是放棄社會實踐,也就是說,西方人以行動證明我是自由,東方人以不行動顯示我才自由。(呂正惠:「內斂」的生命形態與「孤絕」的生命境界,1988)

也許我們會想到,孔子思想如果僅是「邦無道則隱」,那麼何以「待價而估」?又何以稱其「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呢?

對比於西方人自由的追求是從社會實踐中獲得,東方儒學或道家對自由的追求是超越(棄絕)於社會實踐之外,後者作為一種「內在心境上的美學」,固然很迷人而美好,但完全無助於實際社會的改革,這也是西方文明史一直進步,東方文明後來停滯不前的原因之一。儒家有其崇高的理想,落實在現實人生中,儒家不應只是菜根譚裡那種明哲保身的儒家,也許連「邦無道則隱」這種儒學核心議題,都得提出反省,是否合乎現代社會主流思潮?


儒家的無道則隱,是為社會實踐落空時,為自我保留一彈性的出路,而表現在實際事功上,往往能做到知其不可為者而為之者少,而選擇退讓斂藏、明哲保身者眾。真正儒家那種對「士」的最高理想之一的「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墨家反而更像實現此一理想的人。

儒學系統中,和許多古今中外學說一樣,都常常出現一個共同現象,那就是:同一套系統內,存在著拆解不開、卻又互斥衝突的觀念。儒家的「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與「邦有道則見,邦無道則隱」,前者是信念原則無條件的堅守,而後者卻是選擇有條件的因應。

 

儒家從誕生、孔子復古而革新,本質上即「體制內」的改革者,這種學術性格身處權力之內而胸懷天下,邦無道則隱,學而優則仕,稍一不慎、良知一泯,即可能與權貴合流,成為體制內的既得利益的分贓者,原始的初衷化於共犯結構中的一環,偏偏他的形象上又是士大夫、是清流,統治者也樂於收編這類人為自己臉上妝點,為自己擦脂抹粉。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湘江.jpg

〈湘逝〉引詩用典出處──謹以紀念余光中先生

〈湘逝—杜甫歿前舟中獨白〉作於1979年清明,為余光中先生虛擬杜甫59歲耒陽逝世前夕,於湘江舟中回想一生所思所感,時序在唐代宗大曆五年(公元770年)秋冬之際。杜甫晚年浪跡潭(長沙)岳(岳陽)一帶,卒於旅次舟中,由其人生最後諸作所示,兩湖湘南地卑湫隘,潮濕多雨,故此詩少寫秋涼蕭瑟之氣,但行路蕭瑟悲涼,處處流露其間。

余光中曾指出〈湘逝〉是他付出一番心血所寫成,他說:「至於主題較深份量較重篇幅較長的作品,就不能不全力去追,而所謂追,就是在知性上對主題做到充分瞭解,再把知性的認識化為感性的認同,投入詩篇。例如為了經營〈湘逝〉,我就花了將近一個月的功夫,把杜甫晚年的詩大致上溫習了一遍,並把其中的三、四十首代表作反覆吟味,終於得到不少可以『入詩』的印象和感想,再加以整理,重組,就動手寫起初稿來了。從初稿到定稿,大約總要修改七、八次,即使定稿了,也要冷藏半個月甚至兩、三個月,才和編者見面。」


此首長詩用典繁多,出自杜詩片段處逾35次,引述杜甫生平事蹟約10次,引文學歷史典故超過15次,述及古人、亡友、同期之潦倒藝人多達15次以上,地理名稱超過30餘處,有如天下山川及文學洪流之縮影。全篇典故雖繁,卻能將杜詩片段及文學典故融鑄其中,作者既未自炫才學,亦令讀者未覺其刻意雕琢、斧鑿之痕,古今渾然化為一體。讀者以朗誦方式讀之,逐漸會有沉鬱肅穆之感自詩句中盪漾而出,有如一闋壯闊史詩可視為余光中詠人詩之佳作。

余光中,
生於1928年10月21日中國南京籍貫福建泉州永春,2017年12月14日逝世於台灣高雄,享壽九十。今重新整理此詩各句出處,嘗試還原先生當年摩娑杜詩原典之經過,懷想先生創作態度,並以紀念詩哲之飄然遠行。

----編者謹記


湘逝──杜甫歿前舟中獨白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故宮.jpg

別拍了!「國寶的形成特展」同步展示民眾水準

國立故宮博物院此刻舉行「國寶的形成特展」為藝文界年度盛事。自七十三年起,故宮逐步挑選書畫名品做出限展提件規定,選在溫濕度適宜的秋季展出,每次以四十天為限,展後至少須隔三年休養,一般書畫則不超過三個月,目的是讓已歷千年的古物輪換,延緩其保存壽命。院方自去年底有條件開放拍照,但多數民眾仍分不清其範圍類別,此次現場雖有告示禁止拍攝,院方也不時舉牌提醒,但百密一疏之處,偶爾仍傳來令人不安的手機打卡聲,遑論在人潮較少時段,有漏網者伺機偷渡閃光鏡頭之虞。

有機材料是所有文物中最不易保存者,它包含纖維、顏料、漿糊、木材、骨頭、象牙、漆、皮革、珊瑚珍珠等生物性材質,表現在文物則如字畫、圖書、織物、木器、漆器、文玩等。它們濕度高則發黴受潮蛀蟲滋生,濕度低則因水分蒸發而乾裂,為此連保護防震的填充物,都須經過薰蒸以除蟲害,長年存放於恆溫恆濕、充滿藥水味的黑暗空間,因為有機物環境條件改變,就會衍生一系列化學變化,文物長期暴露在不當環境,將破壞其材質的穩定,可以說文物隔著玻璃向群眾展示它自己,正是它最危險脆弱之時。

有機文物又以絹紙作為載體的書畫最敏感,絹又比紙更脆弱,溫濕度可以管控,但卷軸的展收、光線的照明卻是不得不然的妥協。絹紙年代動輒千年,砑膜蠟質消失後,每經開闔捲放,就是一次折騰損傷,太緊造成摩擦使丹青金粉剝落,太鬆又造成絹紙褶痕,施力不均甚至造成斷裂。而光線是各種光波組成的能量,不但陽光具殺傷力,絹紙一經曝曬就泛黃脆化,人造光同樣有破壞力,強光照射下書畫吸收光能必加速老化,因此陳列室偏暗並非為了節能減碳或營造氣氛,而是基於保護文化遺產,人們每一次參觀展覽,都應對古物本身冒著自我受傷的風險而心存感恩。

書畫收藏最安全的辦法是貯藏在專業庫房內,但博物館作為教育機構,又須適時將文物加以展示,這就須暴露在光線照明下,因此典藏與展覽二者是永遠的衝突。然而民眾也需要再教育,在參觀文物時互相制止提醒,對限展書畫禁用閃光、補光、手機、相機、錄影機,這是現代公民的基本文化素養。

(作者為高中國文教師,桃園市民)


【文章出處】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武陵.jpg

溯源──母校感懷和教學偶得

十六個世紀前,傳說有個幸運的漁人,意外闖進詩人筆下一個叫桃花源的地方,千百年來,桃花源雖迷不復得路,漁人也早已杳然無蹤,但詩境留下的世外桃源,在每個追求心靈原鄉的遊子心中,它,已經不朽了。

從離開桃花源踏入塵世,悠悠已過十數年。記憶中的景物多已不再,不變的是籃球場邊依然掛著的黃衫,樹下忘了帶走的詩冊,遠處不時傳來的悠揚吉他,志清樓上仍能眺望的插天群山。不過最難忘的,還是蟄居武陵那段啟蒙歲月,老師和學長在視野上的接引,
意外讓我的人生有了轉折。初叩知識大門的驚嘆,瘋狂閱讀文史哲學,對於一個懵懂少年而言,那遺世獨立的國度芳草鮮美,落英繽紛,處處機鋒,充滿意外驚喜,偶有會心處,滿腦震動繁亂,有如著魔,夜不能睡,只是滿室亂走......那是個蒼茫無盡的未知,是個深具野性、有待探險的蠻荒世界。

帶著武陵播下的種籽與師長的祝福,大學研究所繼續在人文世界裡遨遊,早上也許還躲在公館總圖書館裡,從古老塵封的架上,翻找日治時期博物學家紀錄台灣的文獻;午後可能已藏身外雙溪,慵懶坐在幽暗燈光前,對著迷離如幻的宋元書畫靜默出神......如果沒有高中三年師長提供信念上的支撐,臍帶輸入源源的滋養,日後這條人文探索之路,我肯定將少了從容自信,增添不必要的迷失不安。從實習到退伍,從私立高中到大學講師,當年坐在底下聽課的我,如今也跟著從前師長腳步,站上母校講壇,如悠遊大海的鮭魚,終有一天溯流而上,懷著興奮緊張和孺慕感恩,重新回到這當初孕育我成長的溪源。

有別於過去私校環境,回母校後,再度讓我對教師角色有了重新調整。繁瑣零碎的知識,未必是武陵這樣的優秀學生,將來唯一需要的;一旦從非制式的角度,重新看待若干課業表現不佳的大孩子,往往會有不少意外發現:有時是下課後,一個男學生拿著廟裡結緣善書《太上清靜經》,鄭重問起天清地濁的道教宇宙論觀點。有時是文筆纖細的女學生,想暸解才女晚年幽居的傳說,跑來借走介紹張愛玲的影碟。有時是課堂上,隨口提到平安時代《源氏物語》,可以讓一個渾身粗線條、上課常打瞌睡的自然組男生,不假思索說出日本古籍的來歷,這些已夠出乎意料了,再經試探,十九世紀法國浪漫主義文學也能如數家珍,於是班上開始騷動了,學生們的歡呼比先前沒收到PSP更大聲,平時期待我出糗的他們一改往例,吵著要老師開一批書單......除了考前才用功的投機心態,和依然不變的搞怪創意,其實,他們仍有深度欣賞,及嚴肅思索不同領域的可能。這樣不時出現的驚喜,正是在武陵教學最迷人的地方,從踏進教室,我無法預知這堂課能擦出什麼火花,學生能「導引我」說出什麼從沒說過的話,然後帶著新發現,在鐘聲傳來時愉快從教室離開。

一個好的發問,及慎重的求解過程,永遠比正確答案更重要,在一雙雙期待的眼睛面前,彷彿有種聲音,有種力量,有種責任,讓我們覺得受到託付,不該輕易辜負一個年輕學子的疑問,他們難道不是以另一種「教師」的姿態,來刺激還是「老學生」的我反芻所學,持續提醒我教育的箴言?外圍分析性資料只能設計成考題,測驗學生的智能判斷,但真正的核心,永遠透過作品本身,指向另一更深遠的理想,大道無言,在燈白蟲鳴之外,有一世界,有另一心境,文學是透過文字進入精神世界的一條路徑,卻非唯一蹊徑,把任何一種學問講壞窒死,對學問及學生而言,都是一種不幸,教師有責任以他的生命深度,隨機點醒學生某種精神嚮往,燃起他們眼中閃爍的光芒,喚醒主動學習的樂趣,告訴他們他們現在似懂非懂的課文,可能在日後人生某個轉角處等著被重新了解,至少,讓他們既能展現自己的獨特,也能接受熟悉以外的歧異,以包容多元的視野,立足天地之間。面對社會紛然並呈的價值,除了課本的基礎知識,理想上學生還應知道什麼?教師能提供他們沒注意到什麼?課堂上一個不經意的觀念偏頗,思維上小小的偷懶,常不自覺改變他們的未來,讓學生面對類似議題時,一道難以跨越的刻板印象、求知障礙,教師是指引者,也是學習者,一個生命永遠的學習者、朝聖者,學習路上的美景就算再值得留戀,沿途已形成的觀點仍有待揉碎否定,預作留白,在鐘聲再度響起前,等待羽化重生。不管回鄉路之遠近,不論選擇哪條蹊徑,每個以教育為原鄉的漁人,在問津於桃源,啟碇開航,高談理想之前,其實,只是謙卑回到先教育自己、改變自己的最初起點。


譚顯輝老師.JP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