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金瓶梅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窺.png

閱讀《金瓶梅》了解情慾孤獨

我們談情慾孤獨,出發點是一個非常本能的感官,性、器官、四肢……我們急於解放,使情慾不孤獨,不是今日才有的事,早從希臘時代開始人們就有這樣的渴望,中國在明代不也出現了《金瓶梅》。我常建議朋友要了解情慾孤獨,就要閱讀《金瓶梅》,張愛玲也同意,她認為《金瓶梅》比《紅樓夢》重要。 

你在坊間看到的《金瓶梅》是刪節本,不能看到書的全貌,建議讀者去找萬曆年本的原著,你將會發現,明朝是建立商業文明的時代,商業一來感官的需求就會增加;台灣亦是如此,我記得小時候,台灣還是農業社會,情慾刺激比較少,雖然存在卻隱藏著,但是商業化之後,就變成一種行為,就變成到處可見的「檳榔西施」,情慾成為具體的視覺、聽覺刺激著每一個人,難以把持、快速地蔓延,逐漸變成我們今日所說的「色情氾濫」,在書攤上就可以看到各種圖像文字。 

可是我們回過頭看明朝的《金瓶梅》,內容一樣讓人覺得瞠目結舌,你會發現感官刺激變成在玩弄身體。讓自己的情慾壓抑在釋放的臨界點是最過癮的,所以說痛快,痛快,有時候痛與快是連在一起。在《金瓶梅》中有些情慾就變成了虐待,以各種方式獲得肉體的快感。 

 

然而,他們並不快樂。 

《金瓶梅》、「檳榔西施」刺激的都是情慾的底層,無法紓解內心的孤獨感,實際上孤獨感的紓解必須透過更高層次的轉化


金瓶梅.jp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慾望的姿態.jpg
上圖:慾望的姿態(邁阿密短片影展最佳實驗短片

與其說《金瓶梅》談的是性,還不如說是人性;讀通《金瓶梅》,讓我們在炎涼世態中多一份明澈從容,在險惡人情中少一份戒慎恐懼。
──侯文詠

一般人的印象裡,《金瓶梅》是本帶著情色意味的「禁書」,但它卻與《西遊記》、《水滸傳》、《三國演義》並列為中國四大奇書。到底這本「奇書」的價值何在?大家始終不甚明瞭。年少時的侯文詠也是這樣,一直要到閱歷增長的幾十年後,他才讀懂了《金瓶梅》的浩淼;震撼之餘,侯文詠用淺白幽默的文字,將書中的精采情節用一個個角色串連起來,並剖析人物的複雜心態、故事的藝術價值,以及風月背後真正的意涵,帶領讀者輕鬆踏進這個「沒有神的所在」,重新發掘《金瓶梅》更多層次、更多面向的閱讀興味,從而也看盡了人性的百樣百態。


慾望的姿態.jpg
上圖:慾望的姿態(邁阿密短片影展最佳實驗短片
金瓶梅.jpg

沒有神的存在──私房閱讀《金瓶梅》序

我很難形容閱讀《金瓶梅》時那種被撼動的感覺。似乎隨著年紀、眼界增長,內心撼動這種感覺愈來愈難。但在閱讀《金瓶梅》的過程中,我卻重新經歷了一次年少初次讀好小說時的震撼──著迷、讚歎、眩惑與不可自拔。一本存在了四百多年的古書,竟帶我重溫青春年少的閱讀悸動──甚至是更加劇烈的衝擊,這種神奇的魔力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媚香樓.png

談《金瓶梅》裡的性權力結構


《金瓶梅》在文化傳統裡向被譽為四大奇書,但書名為什麼叫「金瓶梅」?一般認為是結合了三位女性要角的名字:潘「金」蓮、李「瓶」兒、龐春「梅」;亦有認為:金代表金錢,瓶代表酒氣,梅代表女色。無論究竟為何?全書確實以貼近生存本能的「食、色」開展故事情節,整部書大篇幅對「性」進行直接而露骨的描寫,也使《金瓶梅》向來被視為淫書。但弄珠客在〈序〉裡卻有段頗堪玩味的文字:「讀金瓶梅而生憐憫心者,菩薩也;生畏懼心者,君子也;生歡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禽獸也。」

慾望是與生俱存的,也是孟子所謂「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就生存本能的慾望而言,人與動物其實一致;餓了需要飲食,冷了需要穿衣。不同的也許只在於人類懂得包裝,讓慾望顯得美好一些、高雅一些;人類社會懂得發展出節制慾望的禮教或法律,以防止慾望橫流後產生的弊端。但無論包裝或節制,慾望可能依舊是潛伏在生命底層、道德背後最幽微的人性真實,也是《金瓶梅》作者蘭陵笑笑生(筆名,真實身份在學界仍有爭議)的創作動機。

金瓶梅故事圍繞著西門慶與他身邊的女人書寫,除了原配外,西門慶另有五位妾,沒有婚姻關係的女性更不計其數。周旋在眾多女性間,小說描寫的西門慶除了握有經濟實力(是投資精準、快速的富商)、社會地位外(靠著買官、擠進更穩固的政商關係),西門慶能駕馭眾多女性的關鍵確實是靠著絕佳的性能力與床上技巧,小說中也出現助性的情趣用品與春藥(也許近於現代的威而剛吧),最後在縱欲過於疲累的狀態下,被潘金蓮強灌了三丸春藥(正常用量應該是一丸),精盡、血出而昏厥,沒幾天後死亡;侯文詠依小說描寫的症狀及流行病學的觀點,認為西門慶最後應該死於梅毒。性是西門慶操控女性、穩固權力結構的權柄,但最後也被握有的性權力壓垮。

相對於西門慶作為性權力結構的頂端,他的侍妾們也得靠性關係穩固自己的地位在這個權力結構中,男主人對誰的寵愛多一些,不僅可以得到更豐厚的物質享受,也可以得到位階更下層奴僕們的巴結討好。尤其像潘金蓮這樣出身貧窮的妾,經歷過幼年喪父、幾經轉賣、與西門慶外遇而後謀殺親夫,因此,如果失去西門慶的寵愛,更易喚起她的生存危機;潘金蓮沒有二房李嬌兒、三房孟玉樓、六房李瓶兒的豐厚嫁妝及私房錢,也不像李瓶兒為西門慶生下兒子、可母以子貴,她唯一能依靠的只剩下原始的資本:美貌與性能力。《金瓶梅》的故事鋪陳與近日很夯的連續劇《後宮甄嬛傳》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以男性為單一核心的眾多女性都想靠著男主人的寵愛,提升或穩固自己的權力位階,卻也造成女性間侵軋不斷的悲劇。

性作為權力結構的幽微底層與父權社會有關,二十一世紀的女性與男性一樣可以接受完整教育,也可以擁有獨立的經濟能力及更高的社經地位;但女性是否已有足夠的自信與自覺,脫離封建社會的性權力結構?能否不為了爭取男性獨愛的目光、侵軋其他女性或失去自我?可能依舊是真正顛覆這權力結構的關鍵。


金瓶梅.jp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窗櫺.jpg

跟《紅樓夢》比起來,《金瓶梅》就顯得「小」了

且說富貴閒人的四時風雅。古人以造私家園林為風雅事,賞心樂事誰家院,沒有園林可不行。

西門慶先時因父親西門達販賣藥材發家,在清河縣城開著大大的生藥鋪,住的是門面五間,到底七進的房子。後來西門慶發跡,在家大造園子,為此不僅佔了花子虛的老婆李瓶兒,還趁火打劫巧取了花家的園子,兩園打通了合二為一,新造了當地最氣派的私家園林,那回鄉省親的新科蔡狀元和吳進士到了西門慶家,顧盼園池台館,只見花木深秀,一望無際。

讀《金瓶梅》的時候,你會恍惚,西門家園子是不是像石崇的金谷園那麼奢華呢?石崇家的金谷園又是什麼樣?蔡狀元雖是新科狀元,卻是個沒錢的書生,連回鄉省親的盤纏都要問西門慶「借」,他眼中西門慶家的園林豪奢,也就不為怪了。若是西門慶的乾爹蔡京屈尊來訪,怕是不一定看得上這「清河縣第一園林」吧。

再說京城賈府的大觀園,不知要比西門家的園子大多少,豪奢多少,精緻多少。因為那是皇帝賜了給貴妃元春省親用的,在後宮嬪妃中,貴妃是除了皇后外最高階的皇帝老婆了。

西門官人家給人「風雅」的錯覺,果然也有客觀因素的。因為在宋之前曾局限於文人士大夫階層的那一種儀式化的「賞心樂事」,到《金瓶梅》的時代,已開始向新興商人階層蔓延了。

《紅樓夢》中有許多大觀園釵黛喝酒行令的場面,《金瓶梅》的眾花對此消遣也游刃有餘。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瓶梅.png


杜評《金瓶梅》第一季序:這本奇書能把你變成菩薩還是禽獸?

1,英文裡有一個名字,John Doe,專門代指無名氏,中文可直譯成杜約翰。所以我們這個《杜評金瓶梅》裡的「杜」,其實是無名氏的意思,並非有誰真的姓杜。為什麼這樣起名?大家想,《金瓶梅》原著的作者自稱蘭陵笑笑生,只是別號,筆名,放現今就是網上一個ID;原作者尚且如此,我們這些指手畫腳評論的──用姜文的話講就是你們這一幫意淫做愛的太監──又怎麼好留名呢?

2,《金瓶梅》大致有三個版本:《新刻金瓶梅詞話》(簡稱詞話本)、《新刻繡像批評金瓶梅》(簡稱崇禎本或繡像本)、《張竹坡批評第一奇書金瓶梅》(簡稱張評本)。此三者雖脫自同一母體文本,但在語言格調、人物刻畫、文學審美乃至主題內核上都有差別。本系列所依乃繡像本,新加坡南陽出版社2006年出版。

3,有關《金瓶梅》的評論甚多。我讀過的就有《平凡人的宗教》(孫述宇)、《雪隱鷺鷥──〈金瓶梅〉的聲色與虛無》(格非)、《秋水堂論金瓶梅》(田曉菲)、《梁羽生閒說金瓶梅》《沒有神的所在:私房閱讀金瓶梅》(侯文詠)。這些只是完整大部頭的。至於零散讀過的雜感隨筆之類則實難計數。所以我們其實對《金瓶梅》沒什麼太新鮮的見解。

4,那為什麼還要做這個評論?我們目的很簡單,就是以綿薄之力推廣《金瓶梅》。相信中國人沒有幾個沒聽說過這小說,也沒幾個不知道潘金蓮、西門慶、武松。但認真讀過這百回文字的人恐怕少之又少。各中原因很多,這裡不不一一細節。但其中最跟我們相關的,恐怕是當下並非一個平心靜氣讀書的時代。所以我們覺得可惜,因為這部小說太偉大;更希望通過這個有聲評論,能讓人們稍稍拾起讀《金瓶梅》的興趣。

5,評首先來自於讀,細讀,然後解構,再歸納整理。可《金瓶梅》筋肉緊連,解構起來實在困難,更別說歸納整理。因此孫述宇的評論實在了不起:他將百回文字融化在心,分析絲絲入扣,並重整結構,雜糅上自己的見解,最後高屋建瓴(編按:比喻居高臨下,不可阻遏)。所以《平凡人的宗教》篇幅不大,卻能做到既獨立於原著,又緊密相連;對於《金瓶梅》這種級別的作品,這樣的評論實在擔當得起。

另外還有格非的評論,雖不如孫述宇整密,卻另闢蹊徑,從晚明時代的經濟、社會、人文思潮等諸多背景入手分析,並廣泛聯繫同時代的東西兩極,委實讓我這樣的業餘愛好者開了眼界。更值得注意的是格非本人乃先鋒派小說家,但其對古典文學的把握亦成竹在胸,加上文字精當老道,這《雪隱鷺鷥》讀起來真可謂驚喜不斷。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瓶梅詞話.jpg


題解

《金瓶梅》是中國第一部文人獨立創作的長篇白話世情章回小說,名列元明小說四大奇書之一,成書約在明朝隆慶至萬曆年間,作者署名「蘭陵笑笑生」。

《金瓶梅》大致有三個版本:《新刻金瓶梅詞話》(簡稱詞話本)、《新刻繡像批評金瓶梅》(簡稱崇禎本或繡像本)、《 張竹坡批評第一奇書金瓶梅》(簡稱張評本)。此三者雖脫自同一母體文本,但在語言格調、人物刻畫、文學審美、乃至主題內涵上都有差別。

《金瓶梅》卷首序,題為「東吳弄珠客」所作。其中最著名的,是其中所謂「讀《金瓶梅》的四種境界」,作序者認為,每個讀這本書的人的心態、感想,都可看出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是菩薩?君子?還是小人?禽獸?譯文:


金瓶梅.jpg

金瓶梅序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