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文白之爭(經典傳統派)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國文課本.jpg

對15篇高中文言選文的淺見與牢騷

吵吵嚷嚷了3個月,未來的高中國文15篇文言選文已於10月29日底定,一切煙硝喧騰彷彿隨之落幕,連新聞的關注度也大不如前。

縱觀討論與決選過程,這15篇是文學經典與意識形態諸多角力下的產物,並非全然是去蕪存菁或披沙揀金後的必讀佳作。從30篇到15篇,考量須涵蓋非韻文的各體代表文章,不少好文多因時代名額有限而被割捨犧牲。

當然,國文教學不等於文言文教學,高中國文在讀寫訓練與應用之外,還要進階到高層次的文學欣賞和閱讀理解,更須培養文化內涵和鑑賞能力。畢竟現代的語彙與文化仍有一定比例自古典傳承與演化而來,如果能讀懂文學的言外之意,能知道自古以來某些字詞約定俗成的象徵意涵,怎會看不懂日常書面文字?不論文言或白話,國文課本選文僅是教學底本,從閱讀理解衍生的情意感受、哲理思辨、人文素養等文化價值內涵才是核心精神。這次課綱選文爭議被簡化成文白爭議,有些人警覺已然失焦。

只是未來高中課程的文學發展演變介紹,也勢必在典範缺席中空談,語文與文化脈絡更形支離破碎。而能不能藉著這15篇選文加上白話選文,培育高中生擁有更佳的國文閱讀和表達力,我個人是存疑的。畢竟新興視聽媒體強敵環伺,閱讀已是夾縫求生的窘境,文字表達也趨向輕薄短小,內容農場的聳動標題或是雞湯文更能吸眼球衝流量,眼花撩亂之餘能靜心看完一整本書實屬不易。教育應是守住語表深廣的最後底線,「五嶽歸來不看山」,吃過美食見過精采才懂得糟粕與精華的區別,不過在授課時數縮減和課綱改革下課程內容也逐漸失守,退防到無餘地可退之境。

入選的文章,難道真的就沒有意識形態爭議?

這15篇文章算起來是文言教學的最後一道長城,入選的也未必盡善盡美,只是比較符合教育目標、能融入19項重大議題、沒有不合時宜、沒有立場誤謬,篇數有限下前4時期遺珠不少。台灣時期選文依據「原住民族教育法」,稱原住民為「番」有歧視原住民之意,不只「台灣通史序」,連「東番記」、「記水沙連」、「北投硫穴記」等常見課文都無法入選,但是當時歷史脈絡不正是如此?歷史課本也記載清領時期,將原住民族分類為「熟番」或「生番」等,何以國文課文要避開此一歷史名詞?我不願去臆測是否有史觀或政治立場的因素介入其中。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曲阜孔廟.jpg

去中國化,閹割文化傳承

日本要改年號了,繼任日皇將改元「令和」。日本官方說法:「令和」二字取自《萬葉集.卷五》的梅花歌序:「初春令月,氣淑風和」。

學者考證:《萬葉集》出於西元七三○年,「大宰帥」大伴旅人作梅花歌及其序。西元七世紀至十世紀初,中日間的往來頻繁。據記載日本派使節團赴中國年年不絕,日本廣泛學習盛唐文化,當時的日本官員大伴旅人,文言文造詣不俗,令許多漢唐後裔汗顏。

學者發現,大伴旅人寫的這兩句與東漢天文學家、文學家張衡「歸田賦」中的名句:「仲春令月,時和氣清」,十分雷同。東漢在唐朝之前數百年,張衡的文章傳遍中國,大伴旅人應熟讀「歸田賦」,套用古聖先賢的字句,也不為過。現代日本學者、官方沒讀過張衡的歸田賦,還是故意不提原始出處,把「令和」說成取自日本古典文學作品?

這不令人驚訝,日本宣揚它的傳統文化時,從來不提與漢唐文化的淵源;日本古代廟宇建築、和服等都大量保有盛唐遺風;現代日本漆器餐飲用具,色澤與東漢馬王堆出土文物器皿的色調相同…;均非巧合,但他們就直截了當的說成日本傳統文化。

某年自美赴日參加東京電影節,英文翻譯橋本小姐見我在閱讀日文報紙,問:「你懂得日文?」我只認識漢字,再試著讀片假名拼音,它們多是英文字句的日式讀法,琢磨一下,新聞標題勉強可猜個七八成。我告訴她,漢字本是中國文字,橋本恍然。

珍惜中華文化,也將它保存發揚之,值得肯定。看日本電視,上千兒童集體在大操場上匍匐寫毛筆大字,寫畢舉起來,令人動容!海峽兩岸的小朋友(大人),多數不會用毛筆寫字了。不清楚日本的基礎教育是怎麼一回事,從不說明漢字起源?可謂日式「去中國化」,就是魯迅所說的:「拿來主義」。日本某複印機公司,有著名的口號:「Better than original」,把原創物件複製改良得更漂亮,功勞在我,不必問原件來自何方。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紅葉.jpg

文言文不死,只是逐漸老去

文言文在新課綱應該保有多少比例?這個問題的另一個提法,其實就是:文言文在台灣中學校園還有存活的必要嗎?


文言文的「有用」「無用」論

眼下台灣民粹慣從有用無用的觀點檢視事物存在的價值。學科安排的考量,沒敢說出口的潛台詞,其實就是「這對升學有用嗎?」「這對將來的出路有用嗎?」功利的照妖鏡一旦戴上,該死該活可以當下立判。文言文如果是古人的語言,等於是死人的語言,哪裡還需要放進中學課程?


文言文誠然是古人的語言,古人也的確都已作古,但文言文並不等於已死的語言。文言文更為精準的定義,其實是古人慣用的書面語言,與口頭語言脫勾之後,形成固定的文法,一旦寫定,而且得以保存,不論後世口語發生多大變化,只要假以相當時日的訓練,透過文字鑽進古人的世界完全不成問題。學貫儒釋道三家的南懷瑾先生曾與西方學者交流,對方知道我們可以毫無障礙地理解2,000年前老祖先的作品,大呼不可思議,直說文言文真是太酷了!

雖說文言文是書面語言,流傳既久,逐漸滲透到日常的口語,語言的質感與美感頓增。莫說一般人會脫口而出的成語幾乎都是文言文的產物,即連戲曲的對白也受到霑溉。記得兒時看黃俊雄布袋戲,演到客人起身準備告辭,主人便說「奉送啟程」,客人趕緊回道「不用」(這「不用」二字用的是古典的讀音,不是粗聲粗氣的「嘸免」),主人堅持「該然」,而後兩個小人偶一前一後緩步走出。小小舞臺上展現的優雅身段與語言,反映的是文化的厚度與深度,讓人頓時對舞臺後操作的演師生起無限敬意。

活在當代,估計不會再有人以文言文寫作,但不以文言文的形式寫作並不代表文言文不能成為白話文寫作的養分。許多大作家如陳之藩、琦君等,作品全是純熟的白話文,指導寫作後進時,可沒忘了當年文言文的滋養之功。即便無意在寫作揚名立萬,熟諳文言文對一般大眾更大的意義,是從此握有一把通往古典世界的鑰匙,有了這把錀匙,就像阿里巴巴的芝麻開門,老祖先留下的偌大寶庫從此可以通行無阻,任君揀擇!曾有深識箇中奧妙的西方學者為了掌握古代中國一手的天文記錄,不但發憤學中文,學的還是古典的文言文。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古書.jpg

厭惡國學將成為無根之樹──與許全義商榷

許全義老師的大名,與唐代,韋應物的《睢陽感懷》:「宿將降賊庭,儒生獨全義。」名句暗合,足見命名慎重典雅,有華夏之風。然老師「逼孩子學當岳不群的高中作文教育」卻認:《諫逐客書》、《師說》、《勸和論》均為食古不化之文;而學生考試作議論文,皆屬偽君子、岳不群。學生以為,恐有未當,試申論之。

首查,李斯《諫逐客書》,並非如許老師所言,系「迎合」秦王贏政,而是「勸諫」秦王「不可」驅逐六國人才。秦李斯有《諫逐客書》,強調人才外流之弊病;雖然,李斯亦撰寫《行督責書》,要求皇上加重刑罰,道德有虧。但我們能說:李斯有後文,而否定前文價值?而許老師對於諫逐客書的前因後果,混淆視聽,恐有失公允。

次查,韓愈《師說》,闡明身為老師應該:「傳道、授業、解惑」,該文更藉孔子之語,說明士子還不如百工不恥下問,何其精闢?雖文末,確有韓愈為富戶子弟嘉勉之語,有拿潤筆費。莫非許老師教席也無償,只要束脩?再者,若為富戶撰文,則無文藝價值,則西方「文藝復興運動」皆富人、教會資助,難道米開朗基羅的藝術品也不值一觀?許老師之言,亦恐偏一隅。

再查,鄭用錫《勸和論》,許老師以為是不符合現代法制。然而,該文章是針對泉漳械鬥,指出本為一家,促進族群和諧的至文,不僅符合「和為貴」,亦與目前島內住民,互信互諒的精神相仿。再者,無論「民事訴訟法」或「鄉鎮調解條例」中和解與調解,甚或法務部所創造「假性財產犯罪」與「修復式司法」,均在息訟止爭,《勸和論》古今皆宜,何來錯誤?

又查,許老師以為「哲學思考」遠勝於教忠作孝的文言文,可免僵化。適逢俄國十月革命百年,怎不想想《列寧全集》裡,還有「哲學筆記」別冊,列寧可是共產主義的革命與實踐者啊!難道哲學思考,一定不會帶來偏鋒?必定偉大、光明、正確?且哲學巨擘,黑格爾《法哲學原理》中認為:「儀式婚」:增加結婚負擔,且儀式莊重,可免草率云云,不是與現今「登記婚」大相逕庭?足見,許老師認「哲學遠勝文言文」,必更為先進與開闊的說法,有待商榷。

再查,要求高中生完成議論文寫作,許老師就認屬偽君子「岳不群」,則恐有滑坡理論之譏。且筆者參與舊制司法考試,無論司法官或律師,都需要在120分鐘內,連同思索書寫,完成4題,至少30行內容申論,合法合理,做出類似法院判決的答案,其時間壓縮,亦須揣摩教授題旨,難道就是奉承?其難度遠勝於高中議論文,又那來虛偽?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課本.jpg

國文課綱文白比大動 出版社跳腳:要申請國賠

曾任教科書審查委員的台師大國文系教授鍾宗憲表示,這次出版社有兩大難題要解決。首先,白話文的比率變高,就必須填補白話文選文,但白話文要「經典化」或「程度化」很困難。另外,推薦選文篇數和篇目也有調整,等於要重寫或新寫的文章變多,也難怪出版社會跳腳。

「新選文的產生,對編寫是很大的困擾。」鍾宗憲指出,國語文課綱這次調整很多,課審會通過的版本,文言文比率調降,變成教科書要增加大量的白話文。對編者而言,「白話文不好選」,因為很難畫分初級或進階白話文,文言文比較好斷定程度高低。


鍾宗憲還說,所謂「白話文經典」是有爭議的,「選了余光中,鄭愁予選不選?鄭愁予選了,瘂弦不選嗎?」此外,有些白話文的篇章過長,受限課本篇幅無法選入。反觀文言文,是千錘百鍊後的經典之作,比較沒有爭議,也較簡短。

翰林出版社國、高中國文教科書總召集人宋裕表示,以一冊12課為例,原本的文言文是7篇,白話文5篇,現在倒過來,要增加兩篇白話文。他直言,白話文的好文章非常難找,「翻200、300本書,找上兩三個月,可能還找不到合適的白話文,現在卻要我們四個月編出來!」

此外,宋裕說,中華文化基本教材以前是選修,現在改列必修的20學分中,出版社必須重新擬定,一起送審。政府要出版社在這麼短的時間做這麼多事,是非常大的負擔。

宋裕痛批,當初國教院叫他們先依照草綱「滾動式」去編,但課審大會大幅調整內容,除了文白比,原來選的很多文言文也都被刪掉,稿費都已付給老師,「我們是要申請國賠嗎?」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白之爭(教育部長潘文忠).jpg
院士連署譴責:教育部扭曲程序,教改最黑暗一日

中研院院士王德威等人發起的「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連署,今天發布最新聲明表示,此次高中國文課綱審議過程,專業意見受到漠視,教育部仍扭曲議事程序壓倒專業,嚴正譴責「輕率的表決,讓台灣教育改革史步入最黑暗的一日」,呼籲語文教育不容黨派干預,朝野應力保政治退出課審會,扭轉台灣教育江河日下的命運。

由王德威、曾永義等人發起「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呼籲謹慎審議課綱」連署,5萬多人參與連署,包括余英時、李壬癸、胡佛等超過24位院士,及余光中、白先勇、齊邦媛等文學巨擘,強調課審會應尊重課發會專業,文類比例不宜任意裂解限縮。

聲明指出,在9月10日課審大會通過研修小組草案,文言文比例維持45%至55%後,執政黨多位立委接連點名教育部長與課審大會代表棄權的各種發言,加上9月23日課審大會的翻案與重審,政治干預課程審查的斧鑿痕跡,處處可見。教育部與執政當局嚴重違反高級中等教育法第43條第三項:「課程綱要之研究、發展、審議及其實施,應秉持尊重族群多元、性別平等、公開透明、超越黨派之原則。」

遺憾的是,課審大會與普高分組部分委員所提出的語文教育觀念、論據與資料多有錯誤。反對研修小組提案的意見中,如言文合一、文學無用或應用至上等,都是西方十九世紀論述的遺產,經過五四運動、中共政權乃至香港中學教育改革的實驗,早已證明失效過時,各種以現代實用主義為名的教育變革,造成一到兩個世代人文精神的創傷。

在全世界熱衷學習中華傳統文化、文學與語言,甚而在華人文化圈經營商業與文化事業,創造無數文創產業之際,國內部分人士據之以為「進步」與「銜接世界」的概念,卻使台灣自陷於保守與壓抑現代化的困境,令人扼腕。

聲明提到,大考中心已表示不會被選文限制,而是依照語文的測驗原則,測驗學生多面向學習。在12年國教國語文教育大幅減少時間的情況下,選文與考試脫勾,弱勢孩子更難自正規教育體系中獲得素養,勢必加深社會階層間的差異。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書.jpg
終止文化自殺,為台灣留根

教育部擬將高中國文文言文比例由45%~55%降至30%,各方譁然,許多文史學者期期以為不可,中央研究院7位院士、多位大學教授正進行反對連署,已在Line上瘋傳。這是民進黨的教育部擬大減中學課本中國史內容,並將中國史移到東亞歷史脈絡討論後,再一次意圖稀釋中華文化與中國史的行徑,蔡政府必須明確回答,這是在「維持現狀」包裝下的文化台獨實踐嗎?

以這次文言文調降比例為例,不只是把文言文從原來的20篇,大砍剩10篇,即便在這10篇文言文中,教育部透過毫無專業可言的「網路投票」推薦10篇文言文,其中只有4篇是傳統經典,其他皆所謂迎合「台灣主體意識」的作品,其中有一篇涉有歧視原住民的爭議,更還莫名其妙地放進一篇日本人所作的冷僻作品。教育部為了在意識形態上去中國,不惜自毀下一代語言根本,已到了荒腔走板的地步。

當全世界都在努力學中文,當川普的孫女在習近平面前大秀唐詩的時候,我們卻自棄老祖宗留給我們的語言寶產、文化禮物。民進黨政府當知,文言文是學習中文智慧的根本,為意識形態去稀釋文言文教育,是極不負責,也極為不智的事。

根朽枝枯,一旦打壞下一代的語文根基,國文不佳,將連帶地降低青年學子對其他學科的學習能力以及因應國際世局的競爭力,接下來好幾個世代都要付出沉淪的代價。

蔡英文總統對此,豈能默不作聲?又或者這正是蔡總統所放任默許的?鑒於兩岸對立氣氛升高,在法理台獨的面向上,蔡英文和民進黨顯然是不敢「有所作為」,但為了滿足或化解來自綠營對於台灣獨立的期待情緒,只好在文化面上,有如絕命狂飆、失速列車般推動文化台獨。

這是非常危險而不智的作法,除了在下一代的語文能力上自斷經脈,在台灣本來可以擁有的中華文化優勢上自棄武功,也同時擴大兩岸中國人的情感裂痕,陸方勢必會對此做出反應,一步一步增加壓力,讓台灣本已不利的困局雪上加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白之爭.png
課綱文白爭議!教育團體稱假議題真民粹

高中國文課綱文白比例爭議,中研院王德威院士等人發起連署已突破四萬多人,教育團體今天再度召開記者會質疑課審大會黑箱作業,不只是程序不正義,內容也不義,籲請回歸專業審查,別做國學命脈的劊子手。

台灣師大名譽教授吳武典指出,課發會以兩年時間研議出來的高中國文課綱,在非專業的課審會中被翻案,不符合審議的程序正義,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理事長段心儀也「點名」,課審委員丁志仁是學生物領域,卻在國文科擔任委員,並不符合專業;課綱審議要回歸到專業,審議不要搞黑箱。

教改總體檢論壇成員與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今天上午的記者,前中山女中退休教師譚家化表示,昨天是中元節家家備豐盛祭品超渡好兄弟,政府卻在去中國化,修改歷史課綱把中國史列為東亞史,政治是一時的,歷史、血源、文化是源源流長,切割不斷的。

目前全世界都在瘋迷中文,全球政要愛讀中文書,像是前美國總統歐巴馬是中國科幻小說家劉欣慈的書迷,中國書籍在歐洲政治圈流行了一百年,鄰國日本一直把漢文智慧視為日本文化高貴而優質的DNA,菁英大學如早稻田、東京、東北和名古屋大學近年大學考日文時,考題中有筍子政論篇、左傳昭公二十年齊侯與晏嬰談和與同之異,甚至蔡英文總統先前訪日時,在安倍墨寶「寂然不動」下拍照,當年中國文革十年搞政治鬥爭,如今幡然省悟,台灣卻反其道而行。

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理事長段心儀則表示,「文言文比例」只是個假議題,國族圖像的建構才是真核心。108年高中國文課綱草案爭議=一夕黑箱,普通高中課審會將文言文比例降至30%,並突然冒出十篇網路選文取代原來二十篇推薦選文,其中有六篇台灣古文,相較於原來的二十篇選文的選文、思想都有落差。

段心儀說:「這樣的選文是誰選的?」她直指推薦者是課審會普高分組委員林秀珍。因為林在2014年2月10日的反課網微調聲明稿中曾表明:「國文課綱從未賦予認同台灣的主體脈絡」「文言文多或小不是重點,問題出在沒有地域情感的連結,空白的地域想像」,段心儀表示,十篇網路選文反應了這半年來課審會分組委員與課發會分組委員爭執的重點,而選文是否「以台灣為核心」和「以台灣史觀為脈絡」才是重點。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論語.png
兩岸三地,台灣最不重視國文

大陸的教育部規定初中要讀10部名著,高中要讀20部;香港初中每周國文課有8小時,台灣卻只有5小時;搶救國文教育聯盟昨天指出,從兩岸三地的各項評比看來,台灣已成為其中最不重視國文教育的地方。

搶救國文聯盟昨天舉行座談會,要求現行98課綱的國文節數,不能再比照已明顯不足的95暫綱,「目前高中國文每周僅4節,我們希望調高到6節,至少也要有5節。」聯盟秘書、中山女高國文老師李素真說。

香港師大校友會會長馬秀嫻在座談會中指出,香港的初中每周國文的上課時數就有8小時,比台灣多得多;且香港即使在回歸後,還堅持使用正(繁)體字,國文程度也比過去進步。

搶救國文聯盟成員宋裕指出,大陸規定初中生必讀10部名著,包括本國的西遊記、水滸傳、朝花夕拾(魯迅)、駱駝祥子(老舍),及外國的格列佛遊記、魯賓遜漂流記、名人傳(羅曼羅蘭)、童年(高爾基);高中必讀的則有論語、三國演義、紅樓夢、家(巴金)、雷雨(曹禺)、圍城((錢鍾書)、哈姆雷特(莎士比亞)、復活(托爾斯泰)等20部。

宋裕說,大陸小學還規定要背誦古典詩詞80首,初中及高中各要背50 首古典詩詞及20篇文言文;就連香港中學都規定要背誦古典詩詞115首。但台灣卻僅有部分學校自訂書單、或推動「閱讀護照」。

素真指出,95暫綱實施後,文化教材由必修變選修,古文比率由65%減為45%,從56篇減為24篇;而98課綱修訂更加粗鄙嚴重,國文幾乎變成「台文」,教育部在經過3次會議後卻仍不願修改。

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強調,國文教育不只是背幾篇課文,更是品格教育,好的文章會對學生產生潛移默化的效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赤壁賦.png

再見!孔孟老莊李杜──十二年國教語文領綱爭議懶人包

原本已經底定的「十二年國教語文領綱」,因為2016年政黨輪替後,課綱重審,於是有關高中國文教學數個重要元素:文白比例、共同核心選文、文化教材範圍,因為有學生代表提議,進入全面重新審議。

近日「十二年國教語文領綱」的審議之所以引發爭議,關鍵出在幾個核心的因素:

一、 文白比例:95、99、101課綱,高中3年文言文比例是45%、55%、65%,逐年遞增,此次修訂,將大幅腰斬到30%以下。

二、 核心選文:為因應一綱多本,為免學生因應考試的多個版本的夢魘,核心選文有助於教科書編輯上,能有聚焦的選文。「十二年國教語文領綱」原定案40篇選文,降到10篇,甚至有提案廢除核心選文。

三、 文化教材:刪除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建議授課年段及選材範圍,且刪除每冊應選一課文化經典的選文規定。

四、 課審會權限爭議:課綱修訂,由各領域專家組成「課綱委員會」,歷經會議、公聽與反覆會議提出,但課審會議之「普通高中分組」不接受,由生物、地理、自然等各科委員與學生代表,提出選文內容,還進行網路投票,決定出10篇選文。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字經.png
東華教授:理工科陸生的語言能力,比文學院台生好

「台灣丟掉的,大陸現在要撿!」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系主任須文蔚指出,大陸從小學開始加強文言文教育,甚至在高中升大學的入學考試中,還要考文言文默寫,且陸生的閱讀量非常大,導致台生跟陸生的語言能力差異大。縱使是讀理工科的陸生,書寫和表達能力都高於台灣文學院的學生,「古典詩詞或散文的譬喻,陸生都是隨口引來。」

高中國文課綱文言文選文開放網路投票惹議,課審會更建議將文言文選文降為10篇。對此,須文蔚說,大陸最新的教育改革是,國家競爭力的強大是要從基礎的語文和文學閱讀能力開始培養,正是台灣以前最擅長的跨域文化、對於文字文學的深刻理解等等,現在大陸急著撿,台灣卻要把它丟掉。

他也舉香港為例,他說,香港前幾年將高中國文的文言文完全取消,而課綱影響升學考試,高中生就把文言文束諸高閣,等到第一批學生進入大學後,大學端發現問題非常嚴重,學生從語文到文字的能力都變得很糟糕,這就是「華語圈實驗失敗的結果」。後來,香港立刻增加12篇必讀古文,台灣現在還要減為10篇,比香港還低。

須文蔚說,高中的國文教育,同時擔負語文教育跟文學教育的責任,而經典的閱讀非常重要。過去大家都一直圍繞在文言和白話的爭議上,希望把文言文的比例降低,以減輕學生的負擔,但經典的文字,許多是以文言文或古典詩詞的形式存在,他認為,強硬規定文言文的比例,其實沒有必要。

他認為,理解古典文學,是不妨礙台灣自主和台灣整體性的。有台灣精神、一些晚清的士大夫,其實都是精通古文,像是賴和。語文和文字是認識文化的工具,不需要全部都砍掉,就像美國是一個新興國家,但也沒有拋棄莎士比亞。

「文學經典或語文經典文本的閱讀,不應淪為意識形態的爭奪。」須文蔚說,一首詩或古典散文,是汰襲了幾千年,最後被留下來。從過去的30篇文言文,現在若要降至10篇,基本上已經很難選,且台灣中學生平均一年閱讀不到四本書,有閱讀的機會只剩下國文課,國文課如果再不讀經典的文章,台灣年輕人的語言能力跟文學造詣真的令人擔心。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搶救國文教育.png
別讓人笑你詩詞歌「賊」造「脂」很深

這幾天有關高中國文課綱的修訂,教育部計畫大砍文言文,必讀古文由20篇降為15或10篇,引起很大的爭議。參與課綱審議的學生委員、靜宜大學學生林致宇認為「過去太多歌頌唐宋古文八大家,都只是在『造神』,文章傳遞的思想並非現代社會所需要,更有可能傳遞封建、保守、古板的思想。」

看到這則新聞著實讓人錯愕,這不就跟誣指媽祖是統戰工具的說法如出一轍嗎?無非又是一樁意識型態作祟的歷史共業。

不可諱言,林同學有幸參與審議並表達個人意見,足證台灣是個進步開放的社會。但是,我們必須先認知,學習的真締不能只侷限在「我喜歡才肯學」、「我認為重要才值得學」,尤其語言這一區塊,牽涉到全體國人文化素質的提升,甚至影響國家競爭力,豈能如菜市場般漫天喊價。

「用網路票選文言文」是甚麼爛招?別再用民主至上那套說詞當藉口了,文學創作各家風格迥異、各領風騷,如何拿來論斤秤兩,可謂貽笑大方,更是對古人不敬。倘若教材閉著眼睛就能駕輕就熟,還需要編入課本嗎?這與「探索未知領域」的教育宗旨明顯背道而馳。也不能輕易放棄略為艱澀的經典古文,因為在潛移默化的學習過程當中,所激發出的潛能是無法量化的。

令人遺憾的是,在面對大陸龐然的假想敵時,現今台灣政治人物卻刻意去除中國因素,把年輕人導向「假裝它不存在」的弔詭陷阱裡,這正是最讓人擔憂的地方。包括林致宇在內的許多年輕學子,或許就是被這種狹隘的意識型態左右了價值觀,自我設限教育內涵不是明智之舉,也絕非長遠之計。

經典文學的地位與核心價值,不會因國族演變、歷史更迭而變遷,也不至於為了迎合政治目的而無故消失。如果只是為了遷就政客操作族群,收割年輕世代選票,剝奪學子學習精緻文學的機會,造成未來社會文化水平普遍低落庸俗,這個代價未免太大,豈不愧對蔣渭水以及其他為爭取民主犧牲奉獻的先賢先烈們。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國語日報.png
文白之爭惡果,自毀文化長城

高中語文科文言文比例在國教院研修小組走完兩年嚴謹程序後提出為四十五%至五十五%,但送至課審會普通高中分組時卻一夕翻盤,要求降至卅%以下,引發軒然大波。學術界與教育界憂心忡忡,緊急連署呼籲不要拿莘莘學子當白老鼠,才讓教育部急踩煞車,避免新的一代成為國學低能。


但蔡政府似乎吃了秤鉈鐵了心,綠營政客發言抨擊製造對立,最終施壓成功致使教育部重新翻案,否決了國教院所提建議,硬是將文言文占比大減為卅五%至四十五%。不僅如此,期間教育部還推動去中文系改隸華文系的調查,再度引發學界一片譁然才又緊急喊卡。教育部反反覆覆,不斷在國語文上做文章,處處可見政治操作的痕跡。其實打從蔡政府納入反課綱學生代表進入課審會已可窺見其用心。一貫手法就是以民粹凌駕專業,企圖操控高中語文課綱,遂行去中國化,達成文化台獨的最終目的。

政治髒手操弄課審,已使得教育部變成政戰部,後還爆出教育部插手介入國語日報的董事會改選。教育部如此不務正業,積極插旗國語日報,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即便連中華文化總會這種為推動中華文化復興而創立的民間團體,蔡英文也不放過。

蔡政府一再企圖貶抑中文,矮化中華文化,其所做所為與當時文總會的成立背景是基於大陸搞文革有何差異?難怪現在坊間流行「不到台灣,不知道文革還在搞」的順口溜。蔡政府大搞「文革台獨」。台灣沒有了文化底蘊的軟實力,等於是自毀一座文化長城,讓台灣失去最有利的安全網。

明天就是教師節,也是至聖先師孔子的誕辰紀念日,但現在還有多少人記得呢?還有多少人瞭解孔夫子呢?還有多少人清楚儒家思想對我們生活的影響與重要性呢?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在變,但不該變的是百年樹人的根基。請政客將政治髒手拿開,不要一再妄圖伸進文化領域,還給教育該有的純淨,切莫一再以狹隘的政治意識形態汙染清純學子們。

【文章出處】
《聯合報》2017-09-27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古文辭類纂.jpg
要想寫好白話文,必須多讀文言文

近一個月來,高中國文突然成為顯學,人人一把號,儼然都是語文專家!文言文要占高中國文課綱比例多少,在課審大會中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委員們似乎都是學有專精的教育專業者,「大放厥辭」(韓愈的文句)為了學生未來要如何如何?卻對國教院研修小組經過兩年研修的成果視若無睹。

課審大會召開過程,眾多高中國文教師、國語文專業人士「大聲疾呼」(韓愈的文句),大會仍在諸多因素主導下,「雜亂無章」(韓愈的文句)而且「牢不可破」(韓愈的文句)的通過早已形成的意識決定。讓許多語文教學者、中華文化關懷者「垂頭喪氣」(韓愈的文句)

文言文要讀多少才夠,得有實際論據做依歸。中國書籍種類數量將近十萬種,時間跨度可拉長五千年以上。文言文的書寫形式,伴隨著中國書籍的刊行存在;假若熟悉這種行文,五千年上下的書籍幾乎都能隨意閱讀,遑論「我手寫我口」的白話文。

古人書寫會不會運用白話文句或在地詞語?當然會!最有名的就是《楚辭》;屈原運用得相當恰當、優美,造就成南方文學的代表。但中國文學作品,較難閱讀的也是《楚辭》,因為屈原用了大量的楚地白話文,經過千百年,這些當地詞語、白話文成為閱讀的障礙,需要註解才能了解原意。元明清許多戲曲、章回小說也是這種情形,看不懂的地方往往是當時、當地的口語白話。

胡適之先生倡導白話文之前,透過閱讀文言文書籍吸收養分,涵養學識內涵;因此倡導白話文,理直氣壯,運用文字「駕輕就熟」(韓愈的文句)。這不就是要歸功於他從小大量閱讀的文言文嗎?

筆者從事古籍導讀教學二十多年,大一學生上學期的作業,是圈點《四書》的《論語》、〈大學〉〈中庸〉;大部分學生在高中以前,幾乎沒有從頭到尾讀過《論語》,更不用說《孟子》、〈大學〉、〈中庸〉,這是中華文化的核心,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禮、義、廉、恥都不懂,還能談什麼呢?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課本.jpg

文白之爭─高中國文選文的若干看法

近兩個月來,高中國文文言文比例及文言文選文突然變成顯學,不僅躍登新聞大幅版面,也成為各方議論焦點。我周遭友朋多表關切,學生也會問我對此議題的看法。他們不約而同的說:「噫!這不是你們領域的重要課題嗎?怎麼很少看到你們的意見。一○八課綱課審委員會之組成,也幾乎缺乏你們的專家。」


聽了這些說法,我也很感慨!這麼專業的問題,我們學這行的,應該要責無旁貸,發抒我們的意見。但吊詭的是各大學中文系教授多半噤若寒蟬。是無奈?是失望?抑或已覺事無可為,不若靜默以待時變耶!《易》曰「剝往復來」,當大家覺得國文程度低落到不能忍受時,自然又會重視,再來一次復興之路。

教育部課審大會網路選文之事,所以引爆爭議,在於政治正確,專業靠邊。《文心雕龍.知音》:「凡操千曲而後曉聲,觀千劍而後識器。」說明未具備專業知識,其評價如何能取信於人?想想由生物系或地科系等專業的教師來選文,正如由一批文史教師來決定數理等教學內容,豈不一樣荒謬?無怪網路票選之文章一發布,社會一片譁然。而在第一線教學的老師們紛紛質疑,這些篇章能取代傳世的經典之作?

其實,教材之編選,重中之重是在挑選適合的範文,以供學子學習。古人說:「取法乎上,僅得其中;取法乎中,僅得其下。」舉眾所周知的韓愈與柳宗元而言,韓愈於〈進學解〉自言其學習之法,是在五經的基礎上,博采莊子、屈原等諸家的精華。柳宗元於〈答韋中立論師道書〉說其取法之源,有「五本」「六參」。以宗經為本,並融會貫通各家優點,以是此二家發為文章,自然言之有物,氣勢磅礡,文采卓著,而成就斐然。

今天我們要挑選範文,自然是選擇向經典學習,選擇這種歷經淬煉的高標作品。教者可從中引申發揮,習者亦於其中,知文字之美,思惟之深, 而吟誦涵詠愈久,愈能心存高遠,得其三昧。

在紛雜緊張對立的氛圍下,我覺得選文似乎可以拋開文體,拋開議題,挑選一些跨越時空而又直擊人心的文章。比如:李密的〈陳情表〉、袁枚的〈祭妹文〉和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李密論忠義,談孝養,言詞懇切委婉,真情流露,其中所述祖孫之情,對照現在隔代教養的社會,豈不正有導引作用?袁枚的祭文,其詞哀,其情切,生動感人,今日讀之,情景恍若重現眼前。林覺民有名的情書,不只描述私人情愛,更擴及與家國之情感。這樣的大愛感人的文章,不就是是我們應該考慮選錄的嗎?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搶救國文.jpg
搶救國文教育聯盟行動宣言

語文是人際溝通最重要的工具,也是族群文化最具體的表徵與傳承的憑藉。而教育國之本,國文教育更是國本之本。所以我們說:「國文教育的興衰,關乎國族文化慧命之存亡。」絕不是譁眾取寵的讕言詭辭。在中國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強盛的時代不重視國文教育;在世界上,也沒有任何一個偉大的國家不重視它的國文教育。但是近十餘年來,我們中、小學生的國語文能力每下愈況,情形之嚴重,早已是各界賢達所深感憂慮,而不得不大聲疾呼的問題了。因為這不僅是學習能力、競爭能力的問題,更是國族文化生存命脈的關鍵。 

中華文化是世界上四大古文明中僅存的一個文化體,它不僅悠久而且博大。從現在仍然難以全懂的各地方言,到已經可以有系統解讀的甲骨契文,證明了五千年來一脈相承的優美文化,其所以能夠繼繼繩繩的原因,除了各區域族群口傳的語言系統外,更重要的當屬以文字為載具的文本系統了。由於有了統一的文字載具,五千年來,這幾經歷史淘洗的文化結晶,涵藏著各個區域族群的祖先們所融鑄凝聚的智慧,我們概稱之為中華文化,正是為了消弭區域族群間的歷史糾葛,開擴子孫萬代的視野與襟懷。而這個文化思想的傳承,不但是我們中、小學國語文教學的主要內容與使命,同時也正是高中國語文教育與其他外國語文教育最大差異之所在。因為我們的文化底蘊悠久而博大。 


當前國語文教育所面臨的核心問題有兩個:一是課程時數的緊縮,導致教師們每天疲於趕課,無力兼顧情境的營造與興趣的啟發,而造成學生缺乏沉潛涵泳的功夫;一是中文能力檢測的機制沒有建立,分級標準沒有常模依據,以致國語文能力的衰退情況,缺乏可信的檢測數據,造成教師、家長、學生都感到憂心忡忡,但是教育官僚卻可以視若無睹,因循苟且。 

身為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面對當前的國語文教學困境,心所謂危,不敢默爾以息。因為我們知道:這是一場挽救文化命脈的戰爭。我們決定本諸教育專業的良知,團結起來,振臂高呼,結合全國各級中、小學國語文教師,以及一切關心國語文教育的各界賢達,共同組成「搶救國文教育聯盟」,以不成不止的決心,鄭重提出三階段行動綱領: 

第一階段: 

一、要求教育部全面檢討並暫停實施九十五年高中國文課程綱要。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灣通史序.jpg
台灣通史序的原罪

10月15日108課綱課審會定案,國文領綱文言文比例從原本45%到55%,降為35%到45%,推薦選文篇數也同步調降為15篇後,29日再戰推薦選文內容。大家都非常清楚一件事,課審會諸公最礙眼的一篇選文就是連橫的〈台灣通史序〉,務去之而後快。結果也不出所料,洪繻的〈鹿港乘桴記〉取而代之。

課審諸公的理由是《台灣通史》文中有「開山撫番」一詞,有侮辱原住民之嫌。但若證諸之前普高分組課審委員的網路選文,類似「土番蠢爾本無知」等詞語比比皆是,都有原青團體出來力挺,表示無妨。則「開山撫番」一詞反而並無價值論斷,只是以當時語言陳述事實,罪不當斬呀!

所以,國文老師們都心照不宣,這篇文章原罪有二:一、史觀;二、作者。

每次看到「橫不敏,昭告神明,發誓述作,兢兢業業,莫敢自遑,遂以十稔之間,撰成台灣通史。」不禁佩服連橫確實有遠見,知道歷史的重要,「國可滅,史不可滅。」但連橫身遭亡國之痛,刻苦成書之時,絕對沒想到此書竟對他連家的影響如此深遠。它讓連家簪纓三代,富可敵國,但也因此,累及先人,讓這麼一篇鏗鏘有力的好文章,再無緣與學子見面!

「洪惟我祖先,渡大海,入荒陬,以拓殖斯土,為子孫萬年之業者,其功偉矣!…婆娑之洋,美麗之島,我先王先民之景命,實式憑之。」這段話數十年來感動無數學子,既追念祖先度過險惡「黑水溝」的堅毅,也更珍惜腳下這塊安身立命之處。

但依照「108歷史領綱」的史觀來看,台灣歷史始自8000年前的南島民族,民族多元,所以這群300多年前渡大海的先民,能算是台灣人的祖先嗎?最多只是「外來政權」之一吧!文中還有「起自隋代,終於割讓」一詞,把台灣和中國的聯繫追加到千年以上,更是政治不正確。所以〈台灣通史序〉一定要斬,絕不能讓它影響民進黨政府正在努力構建的新台灣史觀啊。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搶救國文教育.png
驚見文化懸崖

我一直奇怪,為什麼沒有人質疑高中英文要學習到7000個單字,而國中只要學習1200個單字?為什麼沒有人質疑高中數學要解三角函數、微積分,國中只要解三角形的內角、外角?卻有人一直在質疑高中文言文比例太高?從國中小到高中,哪一科教材不都在加深加廣?這本是教育進階的歷程,國文豈能例外?


文言文既是語言的精萃,白話文藉此以揮灑自如,則教材由白話而文言不正是提升文字質地、密度,以連結古典,建立文化涵養,開啟生命中創新契機的進階歷程?若不帶上意識形態的有色眼鏡,這不正符合教育的本質?

台灣青年未來發展最可能的空間在哪裡?從今年高中畢業生選擇去大陸讀大學的比例驟升,就可看出提前卡位的趨勢已經出現。相較對岸,台灣青年有何優勢?中華傳統文化根基在台灣,絕對是重要優勢。因為大陸有識之士都認清,不能奠基在傳統文化復興創新下的中國,永遠掌握不了話語權,永遠是西方文化殖民下的侏儒。因此傳統文化一脈不絕的台灣,才是對方一直來取經學習的對象。我們若自毀文化長城,斷的是台青的優勢與出路。

台灣今日國語文教育,國小6年教材純屬白話,國中仍以白話文為主,高中理應進入更高層次的學習,怎可以意識形態困住台灣青年語文學習,讓他們原地再打轉3年?試看對岸,今年起小學選古詩文124篇,占比30%;初中選古詩文124篇,占比51.7%,兩岸語文能力落差懸崖已出現,當政者何忍進一步惡化?

高中領綱委員在1周3小時的有限時數、45%~55%的文言比例限制下,規畫出20篇推薦選文,力求兼顧時代、人物、文類,讓學生了解傳統學術的源流,體認中華文化的價值,每一篇都用心良苦。以燭之武退秦師(《左傳》)、馮諼客孟嘗君(《戰國策》)、鴻門宴(《史記》),讓文學、史學一併進行;以岳陽樓記、赤壁賦來品味儒、道兩家生命哲學的意境。20篇已是盡量精簡,30%豈能再減?那是文化的浩劫。

有課審委員認為,古典文學對近代生活沒有幫助,這叫淺薄無知。荷馬的《伊里亞德》之於張忠謀,《東萊博議》、《離騷》之於余光中,都是站在古人肩膀上看得更高、走得更遠,多少人一生成就涵養受益於古典與經典。課綱的減法思維,減掉的可能是青年的未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杜工部集.jpg
國文教育,政府態度更重要

看到昨天民意論壇劉源俊教授所寫的「犧牲國語文教育,怎適性揚才」一文,心中頗有同感,在此我以實際閱卷經驗來呼應這篇投書。


這些年來,我經常參與大學指考、四技二專的聯考閱卷,從早年的紙本閱卷至今日的電腦閱卷,學生國文程度的逐年低落,幾乎已是大多數閱卷老師的共識。最明顯的例子是:

一、不成篇,幾乎每年電腦閱卷都會遇到每班卷子總有兩三份只抄題目、內容空白的卷子,再不就是只抄題目引言,或只寫一段文字,就驟而停止。這代表學生對題目的理解力、論述力不夠,對事情的陳述,無法完整。這種情形無法改善,即使讀了大學,將來出社會恐怕也會面臨求職的困難。

二、詞彙成語經常用錯,對成語涵義不瞭解,就貿然使用,諸如形容自己母親為「徐娘半老」,把同學形容成「獐頭鼠目」(獐還寫錯,寫成「彰」),形容自己不能持之以恆用「因咽廢食」,錯用成語例子甚多,讓閱卷老師感嘆不已。

三、錯別字甚多,閱卷時幾乎常遇到錯別字,有時會遇到連篇都是,再不就是自創的火星文,讓人啼笑皆非。

一篇詞達意明的文章,一篇論述清楚的話語,應該就是今日訓練學生基本語言能力的目的,要想讓學生了解自己的語文,訓練論述力、增強表達力,才能進一步的達到學生的適性揚才。絕非齊頭式的將自己國家的語文課打折,教育專家不要以為少二、三個小時的國文課,最多只是少讀幾篇文章。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課本.jpg
科學教育觀點:高中國文不應減少文言文

關於高中國文課綱與教材問題,近日各種論述齊放,理當愈辯愈明。至古文所占比率,論者多從文化傳承、文化素養、人生境界、文學造詣立論,本文則從科學教育角度講說。

首先要說,理論必建構自概念,概念必表達為語文,也必著眼於執簡馭繁。古文裡一字一義的本質正是構成概念的合適元素。毋怪乎大部分的科學名詞都屬「文言」;因此,訂定或翻譯科學名詞必須要先有文言文的基礎。換言之,文言文極有實用的價值。


請看,算學裡的名詞奇數/偶數、約分、因式分解、多元一次聯立方程式、相依/不相依、矩陣、行列式、函數、正/奇、圓周率等等無非文言。物理學裡的慣性、簡諧運動、力矩、轉動慣量、密度、壓強、萬有引力、勢能、守恆等等,都需要文言的基礎才能理解。

化學裡的同分異構、過氧化氫、電離、離解、溶解等等,哪個不屬文言?現代生物學裡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用進廢退、新陳代謝、光合作用、擬態、呼吸、共生/寄生等等,都需要文言文的修養才能體認其中意義。

再說到科學哲學,則現象、抽象、概念、定義、演繹/歸納、理論/實驗、試誤、詮釋、化約等等,如無文言的基礎,能充分了解麼?

常用與科學有有關的名詞,許多出自古書。例如成分、消息、光陰出自《易經》,弔詭出自《莊子》。要翻譯好的科學名詞,更進一步改正過去誤導的名詞,當然也必須有良好的古文基礎。舉幾個例子:兩岸都用的「自由落體」應當改為「無礙落體」才正確,「拋物線」當改為「適截錐線」才不會使人誤解。又,如果我們的古文基礎不好,難道將來只會抄襲大陸人翻譯的名詞?

其次要說,若論及科學精神及科學態度,則出自《論語》的「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與「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自是金玉良言。論及科學方法,則出自《中庸》的「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出自《易經》的「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與出自《漢書》的「實其事而求其是。」貫通古今中外。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