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jpg

我的性別教育

我是一個被社會的集體規訓教養長大的小孩,在高中之前,唯一衝擊我對這個世界認知的除了書本,別無其他。(我認為自己的思考在大學之前僅僅受過一位老師、兩個同學的影響。)

而關於性與性別,我從未受啟於學校教育。我的教養者是大學以後讀到的電影、小說,和圖書館裡那些擺放在蜂巢一樣書架上的書。

1993年,朋友們都去看了尼爾‧喬丹(Neil Jordan)導演的《亂世浮生》(The Crying Game)。我們都在傑伊‧戴維森(Jaye Davidson) 所飾演的戴兒(Dil),在他(她)的情人面前脫下衣服的那一幕屏息。

這是一部談愛爾蘭共和軍與英國歷史的電影,但藉著一名愛共軍、一名非裔英國軍,以及他的情人,構造出了一部挑戰當時我性別認知、愛情認知的故事。愛爾蘭共和軍弗格斯(Fergus)奉命看管非裔英國軍人祖迪(Jody),兩人卻因為聊得來而成了朋友。弗格斯被要求殺死祖迪,但他下不了手,不料在祖迪想逃走的過程中,被英軍的軍車撞死,而英軍也趁勢掃蕩了共和軍的基地。

弗格斯逃過一劫,決定去見祖迪的女友戴兒一面,當時他還不知道自己會愛上戴兒,也不知道他愛上的她是「他」。弗格斯第一次為戴兒所迷,當時戴兒在台上唱的正是The Crying Game。

當弗格斯和祖迪相處的時候,祖迪曾說了段小故事:「青蛙要渡河,蠍子請牠幫忙背過去,青蛙不願意說:「萬一你在中途把我螫死怎辦?」蠍子說:「我才不會那麼傻,你死了,我不也跟著沉下去了。」青蛙覺得有理,於是背牠過河,但才背到一半,青蛙覺得背後有股刺痛,不解地問:「為何要螫我?」蠍子回答:「沒辦法,這是天性。」(It’s in my nature)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