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神話概論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蔣勳九歌.jpg

普羅米修斯身上那一塊永遠解不開的石頭,常讓我想到《紅樓夢》一開始丟棄在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的那一塊石頭……

肉身故事與神話世界

好幾年沒有在冬季回到巴黎了。有一點忘了這個城市在沒有花的繽紛、沒有樹葉濃蔭的冬天,原來是這麼蕭瑟、清冷、澄淨,像水晶或琉璃中凝凍的光,像波特萊爾一句散文詩。

灰色的天空浮走著灰色的雲,高大刺入天際的梧桐、橡樹的枝莖,一縷一縷,像倒懸飄揚的髮絲,在寒風的流光裡搖晃顫動。

走過一片一片鋪得厚厚的枯葉,聽到地上沙沙作響。是自己留在枯葉上的腳步聲,也是他人的腳步聲,錯綜疊沓,彷彿許多世紀以來走過、卻始終走不過去的腳步的聲音,在一個冬季的枯葉上停留著。和風、和雨水、和殘雪混合,透露出一點慢慢腐爛卻十分清新鮮明的植物的氣味。

走過塞納河,有一點忘了河流可以如此潺潺湲湲,流著銀灰色如金屬一樣冷靜的光,在橋墩下迴旋盪漾,彷彿徘徊、踟躕、游移,捨不得立刻就走,然而,終究浩浩蕩蕩朝向夕陽遙遠寬闊的天邊澎湃洶湧流去了。

冬季的巴黎,像路旁豎著衣領匆匆快步走過的路人,目不旁視,好像不希望被人看見,要在一陣風裡消逝。除非強風吹掉了帽子或圍巾,只好抱怨著,一臉不高興,但還是必須回頭追著風、趕著去撿拾。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佛像.jpg
 

蔣勳親筆揮毫「新編傳說」四字

「這是我20年來最喜歡的作品!」


神話如一艘船承載許多人的心事,從上游到下游隨波逐流而去。

傳說不是屬於主角,每一個角色都是不能分割的「同體」,是牽連不斷的因緣糾纏。

每個人都有一潭非常清澈的水,等待你去凝視自己,與自己對話。

當你從神話這面鏡子中看到自己,你就能讀懂自己,對宿命也比較不容易慌張了。

一則則永遠不會說完的故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九歌.jpg

 

雖然現在很多人說,孔子這句經典之語並不是人們理解的字面意思,但是,怪力亂神仍然影響了很多代中國人。於是神話似乎也因此遠離了中國人的生活,一句那都是瞎編的,就蓋棺定論了。還好,今天的我們開始重新審視神話的力量,重新思考神話可以帶給孩子或者我們什麼。
 

現在我們的孩子狂熱的愛上了外來的《哈利·波特》、《魔戒》, 人類不曾拒絕神話, 因為這是現實無趣生活中多出來的幻想和神奇。今天的歐洲、美洲、大洋洲, 都是希臘神話的領域;今日的整個亞洲也幾乎都是印度神話的領域。 今天我們從蔣勳之口再次探討神話:為什麼我們的孩子要讀神話?
 

《論語》裡記錄了一句話,可能影響了中國兩千年來的文化體質。這一句話是:「子不語怪、力、亂、神。

孔子不談論靈怪、暴力、淆亂、神鬼之事。


如果生在今天,孔子大概不會喜歡《哈利·波特》,也不會喜歡《魔戒》。

我們因此失去了神話的豐富幻想嗎?

印度有《摩訶婆羅多》和《羅摩衍那》兩部長篇神話史詩,闡述歌詠著宇宙的初創。混沌中的大蛇,糾纏扭絞,形成神與魔的拉鋸,乳汁之海翻天覆地,大神毗濕奴(Vishnu)化身為巨龜,成為穩定的軸石,浪花奔騰飛散,每一朵浪花中誕生了一名美麗的舞蹈的女神阿普莎拉(Apsara)。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