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中國文學系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中國文學系.png

讀中文系的人

三月底和四月初的兩個星期五晚上,我曾應邀到清華大學講演兩次。這是在清大理學院院長沈君山教授的構想下推出的一系列社會科學及人文科學課程的一部分。我負責講「中國文學」部分。在每次三小時的兩回講演中,我第一回的題目是:「中國文學潮流概說」,籠統而摘要地介紹了三千年間我國歷代文學的演變動向,俾使理工學院的同學們對我國歷代文學能有一個大略的認識。第二回則談論文人生活對文學的影響。我選擇了六朝這個斷代作為具體的例證角度,題目是:「六朝文人的生活特質與六朝文學」。原則上,從晚間六點到九點的三個小時的講演裏,除中間休息十分鐘外,還希望能夠留下一些時間給同學們發問和討論的。可是第一次的題目範圍太大,不到三小時的講演,僅夠匆忙做結束,根本沒有餘裕討論,所以我便在第二次的講演後留下一些時間,想讓大家發問。但是,趕巧那天清大在晚上九點有一場電影欣賞會(據說上映《飛越杜鵑窩》),絕大多數的同學都顯得坐立不安,因此雖然有人舉手準備發問,空氣中卻已彌漫着一種焦躁的氣氛,我便對他們說:「有問題的同學留下來,沒有問題的請便。」結果只有兩位交通大學的同學留下來(這門課是兼容清大與交大二校同學選修的)。我和那兩位同學從日光燈的講台談論到星光下的校園。他們最後的一個問題內容大概是這樣的:「何以今日文壇上找不到幾位中文系出身的人?中文系的人都在做些什麼工作呢?」這個問題來得有些突然,不在我兩次講演的內容範圍以內,而且不是三言兩語所能道盡的,何況夜已深,我尚得坐兩小時的車趕回台北,所以只好對他們說:「讓我回去反省一下吧。」

幾天後,我收到其中一位同學的信。簡短的字裏行間,透露着抱歉與安慰的語氣,我原來想給那位同學回一封信的,但是,繼而想起兩年前的暑假裏,有三四位台大外文系的學生來訪,閒談之際好像也提到過類似的問題,又記得當時他們還問我:「老師,你為什麼不讀外文系,卻去讀中文系呢?」語氣間似乎有些為我惋惜的意思。這就是我提筆寫這篇短文的遠近原因。

台大文學院.jpg
上圖:林文月母校台大文學院

說到我個人當年考中文系的動機和經過,其實是頗不足為外人道的。那時候大專聯考制度尚未成立,各校各自招生。每一個考生只能分別投考兩三個大學,而且報名時也只能填寫投考某校的某一系科,換言之,你若分數夠錄取標準,便考上自己所填寫的那一系科,否則便是落第,決無退而求其次的機會。我初中和高中都就讀於北二女中(即今之中山女中), 高三以後文理分組,我在文組的一班任班長。初夏時,校方為我們辦理集體報名,投考台大。我負責收集班上同學們的報名表。我清清楚楚記得,我們那一班五十多個同學中,除了有一人填考哲學系而外,包括我自己在內,其餘全部填報外文系。當時我心中頗不樂,不知是生氣大家與我同志趣,還是惱火自己與別人同志趣?於是,我用刀片小心謹慎地刮去了「外」字,改寫為「中」字。後來,台大放榜,我的名字就出現在中文系的錄取者部分。我另外也考取了師大(當時稱「師範學院」)美術系,但一個人同時只能讀一所大學,所以我便成為台大中文系的學生了。這樣說來,雖然當時每人只許有第一志願,取則取,不取則不取矣,可是對我個人而言,考取中文系,卻頗有些錄取第二志願的滋味,因為我長期計劃要讀外文系,結果卻因一時莫名的反叛心理而入了中文系。當時確曾有些懊惱。我想像所謂「中文系」,大概是滿屋子霉味的線裝書,暮氣沉沉的地方,而讀中文系的人,必定是只知搖頭晃腦吟哦四書五經及古詩文,帶點兒寒酸味,而與現實隔離的一群。

然而,人生有時真是不可思議。我不僅很愉快地修完四年的大學中文系課程,後來又繼續讀了三年中文研究所,畢業後,且留校任教,以迄於今。如果現在有人問我:「你還懊惱讀中文系嗎?」我會十分堅定的回答:「絕沒有後悔!」非但沒有後悔,我實在慶幸自己入了中文系。因為愈多接觸我們的古典,便愈發現其中所蘊藏的豐富的知識和理趣,我的生活因而更形充實,使我感覺生為中國人的幸運和驕傲。中文系既非一個暮氣沉沉的地方,而讀中文系的人也非與現實隔離的一群。
林文月.png
上圖:林文月教授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陳茻.jpg


當國文老師失控時,就帶他去孔廟!──陳茻《地表最強國文課本》

陳茻跟大家印象中的國文老師很不一樣,如果空投回古代,應該會是一名武將。

高中時期只有65公斤,現在體重硬生生練到將近一倍,因為告白失敗,他賭氣開始練健身。考上台大中文系後,他加入橄欖球隊,擔任頂下第一線攻擊的前鋒,當時的他已有70幾公斤,仍相對瘦弱,每次跟甲組一起練完球,他總是身心靈受創,練習一結束就去找一棵樹,用肩膀頂樹一分鐘,樹當然紋風不動,但他覺得很充實。大學畢業前開始找工作,陰錯陽差走上補習班講台,一路講課到現在,他從沒想過會出一本國文課本,更沒想到,拍宣傳照竟然要脫。

甫出版的新書名為《地表最強國文課本》,陳茻因而獲得「地表最壯國文老師」封號。書中以現代觀點重新解讀古文,像是:周遊列國的孔子,想追求的理想世界就竟是什麼樣子?孟子如果生在現代,可能會是粉絲數屢創新高的網路戰神;蘇軾面對不斷被貶謫的孤獨,能成為現代人面對孤獨的解方?古文近年成為熱門關鍵字,無獨有偶,小說家、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祁立峰同樣以古今對照寫了《讀古文撞到鄉民》,把古往今來的人事物通通抓來評比,號稱沒有最狂只有更狂的文化基本教材;而台大中文系副教授蔡璧名的《正是時候讀莊子》,則以莊子的處世智慧強化現代人的心靈,深受讀者青睞。

陳茻的志向從很小就確定了,起點是姑姑的一本《論語》。他國中喜歡唐詩宋詞,上了高中,突然對韓愈、范仲淹的文章很有感覺,「我有點迷戀硬派的古文,動不動就把『天下』放進文章,以天下為己任。我高中很熱血,每天都在捷運上思考該怎麼做。

陳茻認為,國文課的本質就是要教學生如何動腦,練習如何把思考跟語言處理好。他舉黃宗羲的〈原君〉為例,文章談民本思想,與傳統君權抵觸,但卻又不是民主,放到現代就卡在保守與進步之間,「但從這篇我們可以讀到,當東西方文化交流,有更新的思想進來時,該如何安頓這些舊的思想。他並不想逼學生喜歡國文,而是退一步,先讓學生重新認識國文,也許能有重新建立關係的機會。

古文就像古蹟,適當地保存、活化,就能成為一門受歡迎的學問。陳茻試圖挖掘經典的本質,找出與現代社會相對應的核心價值。畢竟古文常常跟儒家思考有關,跟天下有關,當我們談論古文,其實多半談論的是社會與政治。他從古文和現代議題中尋找交集,然後納進普世價值,「古人是人,我們也是人,不管社會怎麼變,人與人的關係不會改變太多。」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文系.png

你所不知道的中文系!三大支柱與百搭風格

個人簡介:


我是吳宗仁,2014畢業於市立高雄高工綜合高中科社會學程(社會組),以繁星計畫進入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

入學經驗:

當初選中文系的考量,一來不外成績限制,二來也考量到自己本身對文字的駕馭和理解力不差,所以才填中文系為第一志願,也很幸運上了。同時,志願單上還填了「歷史」、「哲學」和一些外文科系,這其中當然包含了我對鑑古知今、語言能力和邏輯思辯的偏好決定的,本質上都是能力和興趣考量。

可是不諱言,我當初也是懷著刻板印象進中文系的,社會有多刻板,我當時就多刻板。只是基於對自己能力的過分自信,我才沒有阻卻不前。直到真正進到中文系,我才發覺他們其實脫去了社會認知的既定形象,不但講求思辨論述,更深刻探討文字背後的情感脈絡與歷史意涵,也算同時包容我對歷史和哲學的期待,儘管他們面對文獻的思考模式不全然相同。真的讓我重新選擇,我也仍然選中文系;學校的話,當然是資源越多,高層思考越關照全局的越好。

科系介紹: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學院.png

民國四十九年,我進師大國文系,新生訓練期間,一左一右正好與好古成痴而又意氣風發的兩位老兄,隔鄰而坐,兩位老兄架起深度近視眼鏡,正對著已發黃的書頁,逐行審視誦讀,我驚覺到這兩位可能是國文系的刻板縮影,逼得我問自己,這會是我一生擺脫不了的氣味跟形象嗎?

我所知道的中文系


以守護「中學為體」的文化理想而言,中文系堪稱是最後的據點;而以開發「西學為用」的學術標準而言,中文系則是最老舊的學門,堂而皇之的逃離在現代學術理念與方法學的檢驗之外。從勝義說是自成一家,往劣義說是困守在故紙堆中,而走不出路來。


中文系的架構格局,義理、辭章、考據鼎足而三,此當是兩千年來文史哲不分家的國學傳統義理是窮究存在之理的哲學,辭章是抒發生命之情的文學,而考據是還歸歷史真相的史學。依司馬遷的說法:「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究天人之際是哲學,通古今之變是史學,成一家之言則是文學;實則,三者一體不可分,司馬遷雖以一代史家與絕世文豪留名千古,然問所願,想當然耳非哲人莫屬。學究天人之際,才得以通古今之變,人性由天道而來,天理內在人的心性中,故古人今人心同理同,雖在朝代興替體制變革間,天不變道亦不變,是謂道貫古今。通過時間的沈澱與世代的印證,這一聖賢哲人所體現的真情實理,穿越千古的考驗,成了百世認同的價值體系與文化心靈。

中文系上自天文、下至地理

再以四庫全書的經史子集為例,子是哲學,史是史學,集是文學,經則是橫跨三界而超越其上的經學,不論是章學誠所說的六經皆史,或王安石所譏刺的斷爛朝報,反正「春秋經世先王之志」(《莊子.齊物論》),當是千古治道所依據的常軌大法,且「詩以道志,書以道事,禮以道行,樂以道和,易以道陰陽,春秋以道名分」(《莊子.天下篇》),政事發於心志,言行依循名分,陰陽交感和合,此與哲理之善,史實之真與情意之美,已融匯一爐了。

由是而言,中文系的課程,上自天文,下至地理,而中歸人情,當真包羅萬有,說得真切點,當是國學系,此所以背負的包袱過重,學術界域不明,甚至不屑分工,注定難期專精,人人皆以學究天人自許,人人皆難逃食古不化的困境。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