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中國藝術史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傅申.jpg
傅申.jpg
上圖:傅申

「血戰」古書畫──你現在最想聽誰斷案蘇軾《枯木怪石圖》?

近日,流失日本半個多世紀的蘇東坡畫作《枯木怪石圖》現身拍賣行,估價高達4.5億港元。蘇東坡這位北宋大文豪的畫作,流傳在世的可謂鳳毛麟角,而對於冠名其名下的畫作真偽,一直就爭議不斷。

隨著張珩、徐邦達、謝稚柳、啟功等鑑定大家的相繼離世,書畫鑑定行業缺乏具有權威性的鑑定人才,萬馬齊喑(編按:喑,音一ㄣˊ,沉寂無聲)。《枯木怪石圖》重現市場,關於作品的真偽、學術價值、文化意義,必定引發一場針鋒相對、唇槍舌戰的論辯。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系主任、教授莫家良認為,在存世的鑑定家中,傅申可稱之為名符其實的「當今鑑定第一家」,他既專注於書畫史,又長於真偽鑑定,「鑒目之準、學問之深、見解之獨到,早為學術界一致推崇。」那麼,對於古書畫鑑定,身經百戰的傅申又有何見地?他又是如何「血戰」古書畫的?

蘇軾枯木怪石圖.jpg
上圖:(傳)蘇軾,《枯木怪石圖》,日本私人藏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泥土.png

安土敦乎仁──農業定居與陶器製作

土地是人類安全感的來源

石器時代,當人類還在曠野中尋覓、追逐野獸時,他所置身的環境,是一種不安定的狀態。

人類定居以後,「泥土」被認識了。「泥土」是石器時代之後,人類發現的新物質。人類利用泥土來製作陶器,這是人類的歷史文明發展中很重要的階段。「土」是能給人類安全感的物質,它帶給人類許多肥美的記憶。

五穀雜糧都必須依賴土才得以生存,因此土地往往給予我們 「母親形象」。母親的懷抱,更是給予人類美好、安定、飽足的記憶;然而工業革命以後,人們漸漸不再依賴泥土。但回顧歷史,最近的一萬年裏,與人類生存最密切的東西就是「土」。

居住在繁雜的城市中,人類從早期以農業為主的社會型態的發展,到逐漸脫離以農耕為主的鄉村,人口不斷地向都市遷移,工商業持續發展的結果,人類不再需要跟泥土有這麼深的感情了;但偶然間回到鄉村、小鎮,尤其走在田陌當中,我們仍可以感受到一種安定感。

所以,《易經.繫辭》裏有一句:「安土敦乎仁,故能愛。」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獸面紋.jpg

文字時代的來臨──歷史曙光

如火烈烈的燦爛王朝

人類走過了沈重的石器時代,走過了含蓄、木訥的陶器時代之後,終於來到青銅時代的面前。

青銅時代帶來了文明的曙光,你突然覺得黑夜過去,大地上透露出黎明燦爛的光亮。這個時候人類處在一個非常興奮的時刻。

青銅時代之所以稱為文明的曙光,不只是因為青銅本身的燦爛。《詩經》裏保留了商代的一些詩歌,像《商頌.
長發》有一句話是「如火烈烈」,意思是商朝的興盛就像火一樣熱烈燃燒。

這句話描繪的正是商朝的文化。因為商朝文化是「如火烈烈」的青銅時代高峰,你可以感覺到從陶罐的時代進入到青銅器的時代,在歷史上有多麼重大的改換。

之前討論過,陶器時代的人們,政治組織是屬於比較小型的部落型態捏陶的工作,一個人就可以完成。只要用一些土,用轆輪來手拉胚,就可以做出一個陶甕。大家記不記得,小時候在鄉下,家家戶戶門口都會放一個陶甕,陶甕裏放著剩菜剩飯。因為當時很多家庭都有養雞、養豬、養鴨之類的副業,每天都有人會推著板車來收這些泔水。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雲門.png

行草到狂草

「酒」成為狂草的觸媒,使唐代的書法從理性走向癲狂,從平正走向險絕,從四平八穩的規矩走向背叛與顛覆……


雲門.png

晉人行草的美學

漢字基本功能在傳達與溝通,實用在先,審美在後。

秦漢之間,正體的篆字太過繁複,實際從事書寫的書吏,為了記錄的快速,破圓為方,把曲線的筆畫斷開,建立漢字橫平豎直的方形結構。

隸書相對於篆字,是一種簡化與快寫。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翰帖.jpg

蓴菜鱸魚──手帖代序 

南朝畢竟過去了,美麗故事裡人物的灑脫自在隨大江東去,只有殘破漫漶的手帖紙帛上留著一點若有若無的記憶。後代的人一次一次臨摹王羲之南朝手帖,其實不完全是為了書法,而是紀念著南方歲月,紀念著一個時代曾經活出自我的人物,懷念著他們在秋風裡想起的故鄉小吃吧。

虱目魚腸────小吃,比大餐深刻,留在身體裡,變成揮之不去的記憶,是可以讓人連官都不想做的。

做大官,常常就少了小吃的緣分。

剛從上海回來,想念起台南赤崁的虱目魚腸。

如果在台南過夜,通常一大早會到赤崁樓後面一家小店吃最新鮮的虱目魚腸。魚腸容易腥,稍不新鮮,就難入口。因此一大早,五、六點鐘,剛撈上來鮮活的虱目魚,才能吃魚腸。新剖的魚腸,經沸水一汆,即刻撈起,稍沾鹽醬,入口滑膩幼嫩,像清晨高山森林的空氣,潮潤有活潑氣味,吃過一次,就成為身體裡忘不掉的記憶。

唐代歐陽詢的《張翰帖》裡說到大家熟悉的一個人「張翰」──「因秋風起,思吳中菰菜鱸魚,因命駕而歸」。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王圓籙塔.jpg



莫高窟大門外,有一條河,過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著幾座僧人圓寂塔。塔呈圓形,狀近葫蘆,外敷白色。從幾座坍弛的來看,塔心豎一木樁,四周以黃泥塑成,基座壘以青磚。歷來住持莫高窟的僧侶都不富裕,從這裡也可找見證明。夕陽西下,朔風凜冽,這個破落的塔群更顯得悲涼。

有一座塔,由於修建年代較近,保存得較為完整。塔身有碑文,移步讀去,猛然一驚,它的主人,竟然就是那個王圓籙!

歷史已有記載,他是敦煌石窟的罪人。

我見過他的照片,穿著土布棉衣,目光呆滯,畏畏縮縮,是那個時代到處可以遇見的一個中國平民。他原是湖北麻城的農民,逃荒到甘肅,做了道士。幾經周折,不幸由他當了莫高窟的家,把持著中國古代最燦爛的文化。他從外國冒險家手裡接過極少的錢財,讓他們把難以計數的敦煌文物一箱箱運走。今天,敦煌研究院的專家們只得一次次屈辱地從外國博物館買取敦煌文獻的微縮膠卷,歎息一聲,走到放大機前。

完全可以把憤怒的洪水向他傾洩。但是,他太卑微,太渺小,太愚昧,最大的傾洩也只是對牛彈琴,換得一個漠然的表情。讓他這具無知的軀體全然肩起這筆文化重債,連我們也會覺得無聊。

這是一個巨大的民族悲劇。王道士只是這出悲劇中錯步上前的小丑。一位年輕詩人寫道,那天傍晚,當冒險家斯坦因裝滿箱子的一隊牛車正要啟程,他回頭看了一眼西天淒艷的晚霞。那裡,一個古老民族的傷口在滴血。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王希孟千里江山圖.jpg
 

2017年初夏,為了講初唐張若虛的傑作〈春江花月夜〉,製作簡報檔時,想找一張古畫來為長詩配圖,很直覺就想到了北宋王希孟的山水長卷〈千里江山〉。

張若虛作品極少,他的〈春江花月夜〉卻被後人譽為「以孤篇壓倒全唐之作」。北宋王希孟在十八歲創作〈千里江山〉,高五十公分餘,長約十二公尺的大幅長卷,青綠閃爍,金彩輝煌,驚動一時領導畫壇美學的帝王宋徽宗。未多久,王希孟二十出頭就亡故了,美術史上也只留下傑出的一卷「孤篇」。

〈春江花月夜〉與〈千里江山〉,一詩一畫,一開啟大唐盛世,一終結北宋繁華,各以孤篇橫絕於世,彷彿歷史宿命,詩畫中也自有興亡吧。

〈千里江山〉半年間完成,宋徽宗把這件青年畫家嶄露頭角的作品賞賜寵臣蔡京,蔡京在卷末留下題跋,談到王希孟創作〈千里江山〉的始末。

「政和三年閏四月八日賜,希孟年十八歲。昔在畫學為生徒,召入禁中文書庫。數以畫獻,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誨諭之,親授其法。不踰半歲,乃以此圖進。上嘉之,因以賜臣。京謂: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政和三年是西元1113年,王希孟十八歲。

畫〈千里江山〉以前,王希孟是國家畫院的學生,分配在「文書庫」工作,應該是以整理抄繕文件和臨摹古畫為主。

宋徽宗應該是世界第一位有收藏保存古代文物觀念的君王。他指示蔡京領導編撰《宣和書譜》、《宣和畫譜》,建立國家文物目錄,也領導「天水畫院」臨摹複製古代名作,現藏波士頓美術館的〈搗練圖〉、遼寧省博物館的〈虢國夫人遊春圖〉,都是當時留下的作品。宋徽宗可以說是建立國家美術館觀念的第一人,比大英博物館和羅浮宮早了近八百年。

宋徽宗不只重視典藏品鑑,他最終的目的是建立創作美學,因此自己親自指導「翰林圖畫院」,把藝術創作列為國家最高的「院士」等級。他最著名的措施是革新了畫院考試制度。原有招考職業畫工只是考技巧,放一隻孔雀,考生就臨摹一隻孔雀。宋徽宗深刻體悟真正的創作不是「臨摹」,石膏像畫得再像,也不是「創作」。宋徽宗大膽革命,他的「詩題取士」,用一句詩做考題,讓職業畫工除了錘鍊手的技術,更要提高到心靈品味的意境。

他出的詩題,如「深山何處鐘?」考驗聽覺,「踏花歸去馬蹄香」考驗嗅覺,「野渡無人舟自橫」考驗意境留白。他革新皇室畫院的制度,創造了歷史上空前的文化美學高峰。北京故宮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王希孟的〈千里江山〉,都是宋徽宗時代的傑作,至今仍然是世界美術史的高峰。徽宗亡國了,備受歷史責難,但是他的美學疆域天長地久,無遠弗屆

王希孟十八歲以前在文書庫,飽覽皇室禁中名作,學習做職業畫家,但創作還不夠成熟,幾次呈獻作品,都不夠完美。「未甚工」是技術還沒有到位。

但是宋徽宗卻看出他潛在的才分,「上知其性可教,遂誨諭之,親授其法」。「其性可教」,是有品味、有性情,蔡京的題跋透露,王希孟直接得到了宋徽宗的教誨。「誨諭之,親授其法」,這是帶在身邊的入室弟子了,隨時教導,談論作品好壞,傳授技法,也培養眼界,「美」與「術」交互作用,成就了一位青年畫家的胸襟、視野,和技法。

王希孟得到宋徽宗的親自教導,「不踰半歲,乃以此圖進,上嘉之」。半年時間,從初學的畫院「生徒」,脫穎而出,創作了讓宋徽宗嘉獎讚賞的〈千里江山〉長卷。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