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史記 (6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草鞋.png
上圖:草鞋(想像示意圖)


史記 留侯世家(節錄)──圯上老人

留侯張良者,其先(先人)韓人也。大父(祖父)開地,相(擔任相國)韓昭侯、宣惠王、襄哀王。父平,相釐王、悼惠王。悼惠王二十三年,平卒。卒二十歲,秦滅韓。良年少,未宦事韓。韓破,良家僮三百人,弟死不葬,悉以家財求客刺秦王,為韓報仇,以大父、父五世相韓故。
◎蘇軾〈留侯論〉:「古之所謂豪傑之士者,必有過人之節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鬥,此不足為勇也。」
◎蘇軾〈留侯論〉:「夫有報人之志,而不能下人者,是匹夫之剛也。
 
良嘗學禮淮陽。東見倉海君。得力士,為鐵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東游,良與客狙擊秦皇帝博浪沙中,誤中副車。秦皇帝大怒,大索天下,求賊甚急,為張良故(緣故)也。良乃更名姓,亡匿下邳。
◎蘇軾〈留侯論〉:「夫持法太急者,其鋒不可犯,而其勢未可乘。子房不忍忿忿之心,以匹夫之力而逞於一擊之間;當此之時,子房之不死者,其間不能容髮,蓋亦已危矣。」
◎蘇軾〈留侯論〉:「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何哉?其身之可愛,而盜賊之不足以死也子房以蓋世之才,不為伊尹、太公之謀,而特出於荊軻、聶政之計,以僥倖於不死,此圯上老人之所為深惜者也。
◎蘇軾在〈留侯論〉中議論縱橫,著眼於「忍」字。張良能忍,雖然失敗,但他與刺客兩人全身而退。這絕不是沉不住氣的毛頭小子所能完成的事。忍,張良不會不懂。那麼,司馬遷花了這麼大的筆墨要說什麼?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楚河漢界.jpg

鴻門宴上角色的性格比較

1.「習慣」決定性格,「性格」決定命運。
2.成敗之道,不在天命,而在「個性」。
3.太史公欣賞項羽之有情有義,但為這位悲劇英雄個性上的致命弱點感到惋惜。
4.「先上車」不一定「先到站」,開始的人生勝利組,未必是最後的贏家。
5.積小勝卻成大敗,原因在於「自傲」;積小敗而成大勝,原因在於「自省」。
6.十年磨一劍(=磨自己的個性),英雄比氣(忍耐力)長。
7.有情有義得「知己」(虞姬為項王之真知己),團結合力才能得「天下」。
8.項羽與劉邦,恰恰是一組性格的對照。


鴻門宴.pn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道士.jpeg
上圖:黃石老人(想像示意圖)

黃石老人教張良的事──史記〈留侯世家〉

圯上納履的故事,膾炙人口。

蘇軾在〈留侯論〉中議論縱橫,著眼於「忍」字。不過,這應該不是司馬遷的意思。張良能忍,早已不是問題。弟死不葬,散盡家財求刺客,並且實際參與行動。雖然失敗,但他與刺客兩人全身而退。這絕不是沉不住氣的毛頭小子所能完成的事。忍,張良不會不懂。那麼,司馬遷花了這麼大的筆墨要說什麼?

回來看故事。

首先,老人走到張良面前,把鞋踢下橋,要他去揀。張良的反應和常人一樣,想揍他,因為這是羞辱。不過,張良覺得他老,不計較,下去揀。這是第一層,說明張良的寬厚。

揀上來,老人居然要他穿。這時,張良起了警覺,這不是純粹來找碴的瘋子,沒有人會這麼瘋,過於違背常情。所以他「業為取履,因長跪履之」。這裡,司馬遷用了「業」字描寫張良的心態,很精彩,表示他轉瞬之間,決定將錯就錯,順水推舟,跪了下來穿鞋。不但跪,而且恭恭敬敬的長跪。加碼進,他要探知老人真正的居心。這是第二層,說明張良的沉著。「業」、「長」二字,在班固的《漢書》中被刪除,很可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陳平.png

第一等的功名人物──史記〈陳丞相世家〉

陳丞相,指陳平,漢初丞相,是劉邦政治集團中的重要智囊。雖然不在劉邦口中的漢初三傑(張良、蕭何、韓信)中,卻是隨身最親近的幕僚。

司馬遷在篇末贊語中,用了三句話總結:一是「意固遠矣」,二是「常出奇計」,三是「以榮名終」。

什麼是「意固遠矣」?就是有想法,不甘於現實。傳記一開始,就在呈現陳平這個性格特質。不僅是後來身在豪門、主宰祭祀時,從「分肉公平」說到「天下事照樣分得公平」那種過人的心懷與見地,在此之前也是。家裡窮,堅持讀書,不肯去賺錢,幸好有哥哥養活。到適婚年齡,他又高又帥,但有錢人「莫肯與者」,都把女兒看得緊緊的,生怕被他的俊美騙走。而反過來,「貧者平亦恥之」,這句話要緊,直接挑明了說陳平同樣看不起窮人。如同我們今天說,娶個富家女或嫁入豪門,可以省二、三十年的奮鬥。陳平恨死了貧,他要富,他就是嫌貧愛富,而婚姻是他翻身的唯一機會,何況他顏值高!他終於等到機會,娶了五嫁夫死、沒人敢要的千金小姐,取得第一筆政治資本,邁向政治。

接下來是「常出奇計」。我們可以用「智囊」來說明陳平,因為這篇傳記中司馬遷刻意突出的,就是陳平之「智」。在楚漢激烈的鬥爭中,陳平是以「智」貫串一生的難得人物,成就了自己,成就了劉邦,成就了漢朝。而「智」的表現,就在智謀,也就是一個又一個的「計」。

在劉邦之前,寫他以智娶妻、以智擇主、以智保身。劉邦之時,寫他「六出奇計」(應該是指「離間范增」、「夜出女子」、「立封韓信」、「背約擊楚」、「詐捕韓信」、「解平城圍」)。劉邦之後,寫他「卒誅諸呂」,這些將來我們逐項慢慢說。種種計謀,充滿了對情勢的精確計算,使局面從不可能的險境中脫困。不過,他與張良不同。張良是戰略家,是從大格局、從形未成形、勢未成勢,也就是從事情都還沒有徵兆的未來中規劃。而陳平的表現則是智多星,偏向巧計、險計這類的「奇計」

「計」是「奇計」,也因為「智」是「急智」,陳平總是能在沒有辦法的時候想出辦法,應急救急。他對人心足夠敏感,觀色察情,簡直是與生俱來的天賦。書中有兩段非常精彩。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戰國.png

歷史人定,還是天定?──史記〈六國年表〉

我們今天來看〈六國年表〉、〈秦楚之際月表〉這兩篇表的序。

表,是《史記》五種體例之一,等於是依時間、空間座標軸所展開的事件拼圖

之前說過,司馬遷繼承了《尚書》依言論記事、《春秋》依年代記事的傳統,用一種空前的創新手法,把歷史演變中「人」的這個變數,完全萃取出來。這不單是說他突顯了「人」的敘事,把「人」作為架構時代的主線;而且是說,他把歷史聚焦在「人」身上,微觀的呈現「人」在歷史中是如何起作用而影響後世推移的。這項革命性的改變,從此成為二千年以下史書的大傳統。

拿二次世界大戰來說,大家腦海中的相關記憶,是德國入侵波蘭、諾曼地登陸、偷襲珍珠港、成立聯合國這些事件?還是希特勒、邱吉爾、羅斯福、史達林、東條英機這些人?當年他們是怎麼作出決策?背後哪些參謀?攻防捭闔之間,如何研判?他們面對富國強兵、國際局勢,懷抱的是什麼心思?

為什麼追問心思?因為這可能影響到、甚至是支配了此刻世界運作的邏輯、價值觀。但人心如何得知?如何客觀?如何不會混入史家的主觀?追問動機,豈不是誅心之論?是的,所以歷來史家,不免見仁見智。然而不探究這些,就辨不清歷史事件對時代釋放的訊息,也講不出傳統史學所爭辯的「治亂興衰」、「人物賢奸」。歷史成了面對未來乏力,死板板的史料彙集,無從借鑒,也無所謂借鑒。

這不是司馬遷眼中的歷史。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貨殖列傳.png

善者因之,其次利導之──〈貨殖列傳〉

〈貨殖列傳〉不單是一篇商人合傳(如「刺客」、「儒林」、「酷吏」、「游俠」等合傳類型),也是一篇方志、一篇從先秦以降的經濟史,更是一篇有關經濟理論的論文。篇首,司馬遷便從歷史經濟中否定老子「小國寡民」與「節慾」的看法,提出論點:「善者因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誨之,其次整齊之,最下者與之爭。」全篇即為之鋪陳。

「善者因之」,最好的策略是「因之」,就是順之,順什麼?順勢。大水來了,不能硬檔,擋不住,必須順著力量讓它去。不過,是去你想要它去的方向,並非無意識的放任。

「利道之」,就是「利導之」,這是次一等。今天常說的「因勢利導」,就是「因之」和「利道之」合併講。「利導之」,是懸一個利益在前面,讓人往前。像台灣過去「家庭即工廠」的時代,政府給出了希望,只要肯幹實幹,就能過上小康日子。台灣經濟就這麼起飛。政府激起了全民的經濟動機,與求存恐懼融合。以至於今天台灣,政治意見上再怎麼激進保守、再怎麼意識形態,一說到「拚經濟」,總有壓倒性的民意呼應,儼然最高國策,就因為這股深遠的歷史脈絡。


這不是很好嗎?對,好是好,卻不是最好。因為這個好,是因應特定目標而來的。政府高懸了目標,正面是激勵發展,但負面,是抑制了其他發展的可能。拿「拚經濟」來說,台灣已經拚了四、五十年,還得繼續拚下去?理想社會的發展中,如果要「拚」,不是應該「拚生活」嗎「拚經濟」拚出了多少負面影響,像是扭曲的教育、破壞的環境、貧瘠的文化等等。不妨和紐西蘭做對比。這裡從來聽不見「拚經濟」這類的目標,但經濟仍然穩健發展。這是不是比較接近「因之」的說法?

究竟什麼是「因之」?司馬遷沒有仔細著墨,我也沒有把握是不是他的本意。不過,之前我們講〈管晏列傳〉,說管仲「下令如流水之原,令順民心。故論卑而易行。俗之所欲,因而予之。俗之所否,因而去之。其為政也,善因禍而為福,轉敗而為功。」大家可以對照著讀,這或許可以看作「因之」的具體實踐。管仲在政務上,眼光靈活,處事幹練。明明是大開大闔的施政,卻平順的像是想當然耳、什麼都不會驚動的例行公事。他總能搶在時勢之前,等在那裏

再次一級「教誨之」,就是「利道之」導不過去,必須動用言詞或其他外力說服,所以是「教誨之」。例如:台灣最近提倡的「新南向政策」,就是利導不過,而透過政府宣傳,希望說動企業家過去投資。這當然比「利道之」等級低,收效也差。「整齊之」,是用法令規章來限制,直接干預「與之爭」的自由成度最低,政府乾脆進入市場,自己做莊,比如特許、壟斷等等。例如漢武帝時,為了籌措軍資,訂下許多國營性質的財政政策:鹽、鐵(均輸鹽鐵官,見〈平準書〉)、酒專賣(榷酤,見《漢書》〈武帝紀〉)、物價調整(平準,見〈平準書〉)。(不過到了武帝之後的昭帝,政府內部就出現了路線之爭,霍光召集了許多賢良方正,和桑弘羊辯論鹽鐵管制的必要性,這就是後來的《鹽鐵論》。)「因之」、「利道之」、「教誨之」、「整齊之」、「與之爭」,是依政府的介入程度來說的,而司馬遷是傾向自由經濟的。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采薇圖.png
上圖:宋.李唐.采薇圖(局部)(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夫學者載籍極博,猶考信於六藝。詩書雖缺,然虞夏之文可知也。堯將遜位,讓於虞舜,舜禹之閒,岳牧咸薦,乃試之於位,典職數十年,功用既興,然後授政。示天下重器,王者大統,傳天下若斯之難也。而說者曰:堯讓天下於許由,許由不受,恥之逃隱。及夏之時,有卞隨、務光者。此何以稱焉?太史公曰:余登箕山,其上蓋有許由冢云。孔子序列古之仁聖賢人,如吳太伯、伯夷之倫詳矣。余以所聞由、光義至高,其文辭不少概見,何哉?

孔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求仁得仁,又何怨乎?」余悲伯夷之意,睹軼詩可異焉。

其傳曰:


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齊,及父卒,叔齊讓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齊亦不肯立而逃之。國人立其中子。於是伯夷、叔齊聞西伯昌善養老,盍往歸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載木主,號為文王,東伐紂。伯夷、叔齊叩馬而諫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弒君,可謂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義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之。及餓且死,作歌。其辭曰:

「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兮,命之衰矣!」遂餓死於首陽山。

由此觀之,怨邪非邪?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火.jpg

最終的撫慰──〈佞幸列傳〉

人的複雜,司馬遷看得清楚。例如他眼中的劉邦:

明智(編按:擬改為「納諫」)。尊張良為師,完全接納他的建議。(留侯世家)

任賢。他能分辨核心人才與外圍人才,三傑各得其用。(高祖本紀)

猜忌。終其一生,他不放心蕭何。(蕭相國世家)

果斷。不允許韓信稱王,被踢了一腳,立即改口。(淮陰侯列傳)

粗魯。他厭惡儒生。見著人,就把冠帽搶來灑尿。(酈生陸賈列傳)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樊噲.jpeg
上圖:樊噲(劇照)

題解

本篇〈樊酈滕灌列傳〉是樊噲、酈商、夏侯嬰、灌嬰的合傳,四人各代表了屠夫、利劍、車夫、快馬。

樊噲、酈商、夏侯嬰、灌嬰四人,很早就跟在劉邦麾下,並且未再離開,是標準的劉邦嫡系部隊。四人都以作戰勇猛著稱,屢立軍功,屬於中級幹部。其功績均屬可量化的破城多少,斬首若干,虜敵幾人等等,至於出謀劃策,則非四人之長。通篇讀來有如四人之功績簿,無甚文采。由於四人一向表現忠心耿耿,常在劉邦左右,其格局也無力獨自為一方之霸,因此四人均得善終。然而,在司馬遷為其作傳時,四人的侯國均因後代「有罪,國除」。諷刺的是,文中述及四人封侯時,高祖均行禮如儀立下「剖符,世世勿絕」盟誓。對照之下,不知該說子弟有負皇恩,還是皇帝刻薄寡恩。

史記在描寫的時候,作者既注意到同中之異,也注意到異中之同。例如,他們四人都為大將,這是相同點;但他們所帶領的兵種不一樣,這是相異之處。又如四人都出身下層,這是相同點;但這四人原來所從事的職業又不盡相同,這又是相異之處。再如四人都對劉邦忠心赤誠,為相同點;但四人與劉邦的關係卻不太相同,這又是相異點。 司馬遷曾有一段對樊噲等人的總評價:「攻城野戰,獲功歸極,噲、商有力焉,非獨鞭策,又與之難脫。」

以下節選〈樊酈滕灌列傳〉中關於「樊噲」的部分,標題為編者另加:


樊噲.jpeg
上圖:樊噲(劇照)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良.jpg
上圖:張良

題解

本文選自《史記》〈留侯世家〉,是留侯張良的傳記。文中圍繞張良一生的經歷,描述他在複雜的政治鬥爭和尖銳的軍事鬥爭中的卓越能力,以及他在天下已定、功成名就之後,不爭權求利的出世思想和行為,讓自己全身而退,生動刻畫張良的為人及其性格特徵。

年輕的張良是一個血氣方剛的豪俠人物,他不惜家財為韓報仇,行刺秦始皇。但司馬遷又通過張良遇見圯上老人的情節,刻畫張良的隱忍,呈現早年張良性格的另一個側面。張良追隨劉邦以後,處處表現出他的政治遠見和高超謀略,如設計擊敗秦軍,勸諫劉邦撤出秦宮,爭取黥布、彭越,籠絡韓信等。劉邦稱帝後,他建議封賞與劉邦有宿怨的雍齒,從而安定人心。他是劉邦智囊團中的核心人物,為劉邦出過很多主意,劉邦對他則言聽計從,張良、蕭何、韓信三人並稱為漢初三傑,劉邦對張良的評價「運籌策帷帳中,決勝千里外」,成了對古今高明軍師的共同讚語。

明哲保身是張良後半生性格的重要組成部分。張良深知「狡兔死,良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的道理,在群臣爭功的情況下,他「不敢當三萬戶」;劉邦對他的封賞,他極為知足;他稱病杜門不出,行「道引」、「辟穀」之術;他揚言「願棄人間事,欲從赤松子遊」,處處表現得急流勇退。因此,在漢初三傑中,韓信被殺,蕭何被囚,張良卻始終未傷毫毛。司馬遷通過上述情節,把張良刻畫成一個足智多謀、明哲保身的典型。我們如果把張良和〈淮陰侯列傳〉中工於謀天下、拙於謀自身的韓信相比,就可看出司馬遷筆下劉邦的兩位大功臣,形成了多麼巨大的反差。

此外,司馬遷在本篇的寫實中夾雜了一些傳奇性的描寫,如張良「東見倉海君」、「得力士」、遇「圯上老人」授書、十三年後取穀城山下「黃石」祭祀,學「辟穀」、「道引輕身」,「欲從赤松子遊」、去世時同葬「黃石」等,撲朔迷離,亦真亦幻,為本文抹上一層神秘的色彩

同時,本文雖寫張良其人,但旁及〈鴻門宴〉的前段,也帶到晚年劉邦對自己身後戚夫人的憂心、欲立趙王如意為太子不成的無奈,是理解高祖劉邦內心世界及研讀《史記》的重要對照參考資料。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韓信.png
上圖:韓信

題解

本文選自《史記》〈淮陰侯列傳〉,記載韓信一生的事迹,突出了他的軍事才能和赫赫戰功,但最終因為功高震主,落得夷滅宗族的下場,文中注入作者司馬遷無限惋惜和感慨。

張良、蕭何、韓信三人並稱為漢初三傑,張良被封為留侯,蕭何被封為酇侯,韓信則被封為淮陰侯,按《史記》體例,張、蕭二人封侯故列入世家(留侯世家、蕭相國世家),唯獨韓信封淮陰侯卻僅入列傳,漢初功臣張良、蕭何得以全身而退,只有韓信動了謀反之念,被高祖猜忌、呂后誘殺,最後不得善終。太史公在〈淮陰侯列傳〉卷末論韓信雖少有大志,胸有韜略,可惜不能謙恭退讓,反而自誇功勞、自恃己能,在天下已經安定反而圖謀叛亂,其最後誘捕斬殺,誅滅宗族,也就咎由自取了。

本篇故事細節描寫非常精彩:一飯千金、胯下之辱、蕭何月下追韓信、國士無雙、登壇拜將、婦人之仁、置之死地而後生、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假王成真、解衣推食、功高震主、兔死狗烹、鳥盡弓藏、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將兵將將、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早已成為後世耳熟能詳的成語、諺語、典故。同時,本文雖寫韓信其人,但旁及項羽、劉邦性格的描述,是研讀〈項羽本紀〉〈高祖本紀〉的重要對照參考資料。


韓信.png
上圖:韓信(劇照)
韓信.png
上圖:韓信(劇照)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戰國.png

十二諸侯年表序

太史公讀春秋曆譜諜,至周厲王,未嘗不廢書而歎也。曰:嗚呼,師摯見之矣!紂為象箸而箕子唏。周道缺,詩人本之衽席,關雎作。仁義陵遲,鹿鳴刺焉。及至厲王,以惡聞其過,公卿懼誅而禍作,厲王遂奔於彘,亂自京師始,而共和行政焉。是後或力政,彊乘弱,興師不請天子。然挾王室之義,以討伐為會盟主,政由五伯,諸侯恣行,淫侈不軌,賊臣絪子滋起矣。齊、晉、秦、楚其在成周微甚,封或百里或五十裏。晉阻三河,齊負東海,楚介江淮,秦因雍州之固,四海迭興,更為伯主,文武所襃大封,皆威而服焉。是以孔子明王道,干七十餘君,莫能用,故西觀周室,論史記舊聞,興於魯而次春秋,上記隱,下至哀之獲麟,約其辭文,去其煩重,以制義法,王道備,人事浹。七十子之徒口受其傳指,為有所刺譏襃諱挹損之文辭不可以書見也。魯君子左丘明懼弟子人人異端,各安其意,失其真,故因孔子史記具論其語,成左氏春秋。鐸椒為楚威王傳,為王不能盡觀春秋,採取成敗,卒四十章,為鐸氏微。趙孝成王時,其相虞卿上采春秋,下觀近勢,亦著八篇,為虞氏春秋。呂不韋者,秦莊襄王相,亦上觀尚古,刪拾春秋,集六國時事,以為八覽、六論、十二紀,為呂氏春秋。及如荀卿、孟子、公孫固、韓非之徒,各往往捃摭春秋之文以著書,不同勝紀。漢相張蒼曆譜五德,上大夫董仲舒推春秋義,頗著文焉。

太史公曰:儒者斷其義,馳說者騁其辭,不務綜其終始;曆人取其年月,數家隆於神運,譜諜獨記世諡,其辭略,欲一觀諸要難。於是譜十二諸侯,自共和訖孔子,表見春秋、國語學者所譏盛衰大指著於篇,為成學治古文者要刪焉。


【文章出處】
《史記》
〈十二諸侯年表序〉
原作者:司馬遷


史記.png
上圖:司馬遷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牢獄.png

題解
 

本文節選自《史記.管晏列傳》,標題為編者擬訂。晏嬰為春秋時齊國傑出政治家,歷事靈公、莊公、景公三朝。本文凸顯晏嬰的知賢善任及知過能改,在牢獄中叫出賢者越石父,並馬上改善自己無禮的行為。

司馬遷因觸怒武帝而入獄,當時結交的好友無一人出面營救,所以他透過晏嬰的軼事,寄託自己的感嘆,並抒發對晏嬰的仰慕之情。


晏子春秋.png

晏子贖越石父

越石父賢,在縲紲中。晏子出,遭之塗,解左驂贖之,載歸。弗謝,入閨。久之,越石父請絕。晏子戄然,攝衣冠謝曰:「嬰雖不仁,免子於厄,何子求絕之速也?」石父曰:「不然。吾聞君子詘於不知己而信於知己者。方吾在縲紲中,彼不知我也。夫子既已感寤而贖我,是知己;知己而無禮,固不如在縲紲之中。」晏子於是延入為上客。

【文章出處】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鴻門宴.png

鴻門宴

(一)寫宴會前劉、項兩軍駐地、兵力及事件的起因 

(項羽)軍夜擊,坑(活埋)秦卒二十餘萬人新安城南。
譯文:
楚軍在夜間襲擊秦營,把二十餘萬秦軍活埋在新安城南。

(進軍)(攻略)定秦地,函谷關有兵守關,不得入。又聞沛公(劉邦)已破咸陽,項羽大怒,使(派)當陽君(英布,因曾犯法受黥刑,又稱黥布,後背楚歸漢)等擊關,項羽遂入,至於戲(戲水)西。沛公(駐軍,動詞)霸上,未得與項羽相見。
譯文:
(項羽)繼續進攻關中地區,至函谷關,有軍隊把守,無法進入。又聽說沛公已經攻破咸陽,項羽大怒,派當陽君 英布等人攻打函谷關,於是項羽進入關中,到達戲水西邊。沛公駐軍霸上,還沒有和項羽相見。

問:第一次項羽大怒的原因為何?
答:原因有二,一是【行略定秦地,函谷關有兵守關,不得入。】二是【又聞沛公(劉邦)已破咸陽。】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趙氏孤兒.png
 

如果將《史記.趙世家》中關於「趙氏孤兒」的記載同更早的《春秋左傳》、《國語》,甚至同司馬遷本人記載晉國正史的《史記.晉世家》對讀,便會發現多處疑問和矛盾。

《趙氏孤兒》,在京劇中叫做《搜孤救孤》,這個名字比較一目了然。因為故事的主角並非襁褓中的嬰孩,而是同趙氏毫無血胤關係而全力「救孤」的程嬰與公孫杵臼。兩人為了所遵奉的人生信條,一個捨生取義,一個忍辱負重;知難而進,見義勇為,視死如歸,百折不回,可以說泯滅了人性中除執著以外的一切弱點。現代人對他們的蓋棺定論,所謂「燕趙之風」的前驅、「忠義文化」的代表等等,都不是過頭的讚譽。

當然,趙氏孤兒也並非只是道具。相反,他對故事的成立和推廣,起到了莫大的號召力的作用。原因十分簡單,就在於「趙氏」二字。「趙氏」,即春秋晉國正卿趙盾的家族。春秋戰國時期的諸侯國同周天子一樣,實行的是家族制的國家統治,大小臣子七拐八彎,總能找到與某代國君的親戚關係。國君的同姓稱為公族,姻親稱為卿族。公族的發展脈絡單一,而卿族卻能通過再聯姻的方式滾雪球般不斷擴大隊伍,所以其勢力到頭來總能壓倒國君,造成國中或明或暗的權力轉移。趙盾便是春秋霸主晉文公連襟趙衰的長子(後來晉文公又把女兒趙姬嫁給趙衰,親上加親,關係更近一層),歷仕文公、襄公(文公子)、靈公(襄公子)、成公(文公子、襄公弟)四朝。他具有傑出的治國才幹,集軍政重權於一身,為晉國國務實際上的執政者,後兩位國君靈公、成公均由他主持迎立,其中靈公還因荒淫無道而被他的堂弟趙穿刺殺。趙盾逝於晉成公六年(前601),去世後不長時間便有所謂「趙氏孤兒」故事的發生,所以從歷史背景來看,這應當是繼君晉景公對趙氏勢力的反撲。而趙氏孤兒趙武劫後餘生,重返政治舞台,其實是卿族總體勢力強大的一條旁證。終於在一百多年之後,公元前453年,其四世孫趙毋恤會同其他卿族「三家分晉」,建立了趙、韓、魏國,趙武被尊為趙國的先祖。從其間所覆蓋的歷史涵面來看,可以說「趙氏」加上「孤兒」,才是「趙氏孤兒」的完整版。先前趙盾的德在人心,之後趙國的慘遭秦滅,都是「孤兒」情節萌生垂遠的助因。

故事考辨

「趙氏孤兒」的故事,最早見於《史記.趙世家》:晉景公三年(前597),司寇屠岸賈以清算已故趙盾弒君之罪為藉口,「與諸將攻趙氏於下宮,殺趙朔(趙盾子)、趙同、趙括、趙嬰齊(均為趙盾異母兄弟),皆滅其族。趙朔妻成公姊,有遺腹,走公宮匿」,這生下的男孩便是趙氏孤兒。屠岸賈聽到風聲,入宮搜索,必欲斬草除根。趙朔的門客公孫杵臼與友人程嬰見情勢危急,密謀定計,設法搞到一名嬰兒穿上華麗衣服藏入山中,然後由程嬰故意出首告密,領屠岸賈殺了杵臼、嬰孩,以這種李代桃僵的縝密部署,保全了趙氏孤兒——趙武。十五年後晉景公得了重病,大夫韓厥說是趙氏冤魂作祟的緣故,並說出了趙氏孤兒的下落。景公從深山中召回了程嬰、趙武,讓他們攻滅了屠岸賈一族,重新恢復了趙武的爵位。程嬰志向已遂,自殺以謝公孫杵臼,趙武為兩人「齊衰三年,為之祭邑,春秋祠之,世世勿絕」。《趙世家》的記載長逾千言,情節曲折,具有引人入勝的傳奇色彩,成為後世搜孤藏孤故事取材的母本。不幸的是將它同更早的《春秋左傳》、《國語》,甚至同司馬遷本人記載晉國正史的《史記·晉世家》對讀,便會發現多處疑問和矛盾。

從最小的地方看起,「趙朔妻成公姊」,是說趙朔的夫人(史稱趙莊姬,「莊」為趙朔諡號)是晉景公父親晉成公的姐姐。這不像是筆誤,因為《趙世家》此前便有「晉景公之三年……朔娶晉成公姊為夫人」的明載。成公為文公之子,莊姬則為文公之女。上文提到,晉文公曾把女兒趙姬嫁給了趙朔的祖父趙衰。祖孫分娶同一輩分的姊妹,實在匪夷所思,不合情理。文公卒於前628年,即使末年得女,莊姬照此推算至少也已三十多歲,在女子「十五適人」的春秋時代,國君宮中會留下如此一名「剩女」,是絕無這種可能的。

按照漢儒賈逵的修正,「成公姊」當作「成公女」,降了一輩,那麼莊姬該是景公的姐妹。新婚燕爾,晉景公便忍心違背父親的選擇,讓自己的姐妹當寡婦,絕後代,也實在有違常情。《趙世家》文中將景公寫成不知情的局外人,把事件責任全盤推在屠岸賈身上,說他是「不請而擅」,並介紹其背景,「屠岸賈者,始有寵於靈公,及至於景公而賈為司寇」。司寇負責民間的治安管理,攻打趙氏的「下宮」(《史記·晉世家》:「成公元年,賜趙氏公族。」故居邸稱「宮」)已是越權,更何況還去搜索莊姬所匿的「公宮」,那可是景公的住所!更不可思議的是,如此一位炙手可熱,據說從靈公至景公三朝得寵的權臣,翻遍《史記·晉世家》,竟然如蒸發一般,不見片言隻字,自然我們也找不到程嬰、公孫杵臼及爭奪「趙氏孤兒」的任何記載。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趙氏孤兒.png
 

這個婦孺皆知的趙國故事,其實是一場淒美的杜撰演繹。「趙氏孤兒」的真相是什麼呢?讓我們一起來剖解看看......

歷史上關於趙氏孤兒的記載有《左傳》和《史記》兩個版本,差距頗大。

先來看看大家熟知的《史記》版:

《史記》版:

趙盾死後,趙朔襲職輔佐晉景公,屠岸賈準備發動對趙氏的攻擊,大將韓厥讓趙朔逃亡,趙朔不肯,屠岸賈不經晉景公允許便帶著軍隊圍攻趙朔居住的下宮,殺死了趙朔和他的幾個叔叔(趙同、趙括、趙嬰齊等),並且盡滅其族。而這場大災難中,只有三個人僥倖活了下來:趙朔的夫人,趙朔的門客公孫杵臼和趙朔的好友程嬰。

趙朔妻在晉宮中躲了幾個月後,生下了一個男嬰。屠岸賈很快知道了這個消息,便向宮中索要這個孩子。程嬰得知此事趕快找來公孫杵臼商議。公孫杵臼突然對程嬰發問:「撫育這孤兒成人與死,兩者哪件難?」程嬰回答說:「死容易,撫育孤兒難。」公孫杵臼堅定地說:「那請你承擔難的那件事,我去承擔容易的,讓我先死去吧。」二人找了一個嬰兒,將其穿上趙氏孤兒的衣服……一切安排妥當後,程嬰向參與這次殺戮的將軍告密,將軍們殺死了公孫杵臼和這個可憐的嬰兒。諸將以為趙氏孤兒已死,皆喜,趙氏孤兒就這樣被留存了下來,被程嬰藏匿在了山中,這個孩子就是日後的趙武。晉景公十五年,晉景公突然病了,韓厥把一切實情和盤托出。不久趙武率軍攻打了屠岸賈,屠岸賈就此被滅了族。趙武成人後,程嬰辭去公職自殺了。

《左傳》版: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趙氏孤兒.png

趙氏孤兒是假是真?真相令人震驚!

司馬遷《史記.趙世家》(下稱《趙世家》)載,晉國趙氏家族於晉景公三年(前597年)遭滅族之禍,史稱「下宮之難」。趙氏遺腹子趙武在門客公孫杵臼和程嬰的保護下幸免於難,並依靠韓厥等人的幫助復興趙氏。關於趙氏孤兒的傳說,自古以來就有兩個不同的版本。

版本一、一場由忠奸雙方演繹的悲喜劇。

《趙世家》的記載是這樣的:屠岸賈是晉靈公(因昏庸殘暴,被趙氏弒殺)的寵臣,晉景公時為司寇,主管國家政法工作。屠岸賈要作亂,追究晉靈公被弒一案,借題發揮要誅滅趙氏。當時,與趙氏交往頗深的韓厥告趙朔趕快逃走,趙朔不肯。在屠岸賈的鼓動下,諸將擅自進攻趙氏於下宮,殺趙朔、趙同、趙括、趙嬰(趙朔是趙盾之子,趙同、趙括、趙嬰為同父同母兄弟,與趙盾同父異母),並將趙氏滅族。


趙朔的妻子(史稱趙莊姬)是晉景公的姐姐,懷有趙朔的遺腹,逃到晉景公宮內躲藏。趙朔的門客公孫杵臼對趙朔友人程嬰說:「怎麼不同趙氏一起赴死?」程嬰答:「趙朔的夫人有遺腹,若幸而生男,我就奉他為主,助他復興趙氏;若是女孩,我再死不遲。」不久,趙莊姬生下一男。屠岸賈知道後,便帶人到宮中尋找。趙莊姬將嬰兒藏於裙中,暗暗祈禱說:「如果趙氏當滅,你就哭出聲;不當滅,就不要出聲。」嬰兒竟沒有出聲,逃過一劫。

過後,程嬰找公孫杵臼商議:「屠岸賈不會甘心,必定會再來查找,你說怎麼辦?」公孫杵臼問:「復立孤兒與死哪件事更難?」程嬰答曰:「死很容易,立孤難。」公孫杵臼便說:「趙氏先君對你不薄,還是你做難事,我做容易的事,讓我先行一步吧。」

於是二人便將別人的嬰兒帶在身邊,藏到山中。程嬰偷偷找到諸將說:「程嬰不肖,不能保全趙氏遺孤。誰能給我千金,我就告訴他孩子的藏身之處。」諸將大喜,答應了程嬰的條件並攻打公孫杵臼。公孫杵臼假意罵道:「程嬰你真是個小人啊!當日不能隨趙氏死難,還和我一起商量保護趙氏孤兒,今天卻又出賣我。縱然不能立孤,你又怎忍心出賣這孩子啊!」於是抱著孤兒仰天長嘆:「天啊天啊!趙氏孤兒何罪?求你們讓他活著,只殺我公孫杵臼一人吧。」諸將不應,於是殺了公孫杵臼和那個孩子。程嬰從此背負著賣友求榮的罵名,與真的趙氏遺孤一起藏到了山裡。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鴻門宴.jpg

題解

本文節選自《史記.項羽本紀》,標題為後人所訂。按史記之體例,本紀為歷代帝王的傳記,項羽雖然未成帝業,但在秦亡漢興之際,曾一時號令天下,因此司馬遷將他列入本紀。這反映司馬遷尊重史實,且不以成敗論英雄的史觀。

秦二世二年(西元前二0八年)九月,楚懷王命項羽出兵往北救趙,命劉邦領兵向西攻秦,並與諸將約定「先入定關中者王之」。翌年十月,劉邦先入關。項羽後至,進駐鴻門(今陝西省西安市臨潼區),欲攻擊劉邦。當時項軍四十萬,劉軍僅十萬,實力懸殊,於是劉邦聽從張良的建言,親赴楚營向項羽謝罪。在鴻門宴上雙方互鬥心機,過程高潮迭起,宴後衝突雖暫時化解,但「楚漢之爭」已啟端緒。全文敘事緊湊,對話生動傳神,極富戲劇張力,人物鮮活,躍然紙上,是項羽本紀中重要的情節之一。


史記.jpg

鴻門宴


(一)

(項羽)夜擊,坑(活埋)秦卒二十餘萬人新安城南。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荊軻.png

《戰國策》《史記》《燕丹子》三書中「荊軻刺秦王」對照

(一)荊軻生平、結交高漸離(編按:本段僅見於《史記》,《戰國策》《燕丹子》未提)

史記:
荊軻者,衛人也。其先乃齊人,徙於衛,衛人謂之慶卿。而之燕,燕人謂之荊卿。荊卿好讀書擊劍,以術說衛元君,衛元君不用。其後秦伐魏,置東郡,徙衛元君之支屬於野王。荊軻嘗游過榆次,與蓋聶論劍,蓋聶怒而目之。荊軻出,人或言復召荊卿。蓋聶曰:「曩者吾與論劍有不稱者,吾目之;試往,是宜去,不敢留。」使使往之主人,荊卿則已駕而去榆次矣。使者還報,蓋聶曰:「固去也,吾曩者目攝之!」荊軻游於邯鄲,魯句踐與荊軻博,爭道,魯句踐怒而叱之,荊軻嘿而逃去,遂不復會。

史記:荊軻既至燕,愛燕之狗屠及善擊筑者高漸離。荊軻嗜酒,日與狗屠及高漸離飲於燕市,酒酣以往,高漸離擊筑,荊軻和而歌於市中,相樂也,已而相泣,旁若無人者。荊軻雖游於酒人乎,然其為人沈深好書;其所游諸侯,盡與其賢豪長者相結。其之燕,燕之處士田光先生亦善待之,知其非庸人也。

(二)太子質秦逃歸(編按:本段《戰國策》所記最簡,《燕丹子》所記情節最誇誕,部分幾為孟嘗君逃秦翻版)

戰國策:燕太子丹質於秦,亡歸。見秦且滅六國,兵以臨易水,恐其禍至。
史記:居頃之,會燕太子丹質秦亡歸燕。燕太子丹者,故嘗質於趙,而秦王政生於趙,其少時與丹驩。及政立為秦王,而丹質於秦。秦王之遇燕太子丹不善,故丹怨而亡歸。歸而求為報秦王者,國小,力不能。其後秦日出兵山東以伐齊、楚、三晉,稍蠶食諸侯,且至於燕,燕君臣皆恐禍之至。

燕丹子:燕丹子質於秦,秦王遇之無禮,不得意,欲歸。秦王不聽,謬言曰:「令烏白頭,馬生角,乃可。」丹仰天歎,果烏白頭、馬生角,秦王不得已而遣之,為機發之橋,欲陷丹。丹過之,橋為不發。夜到關,關門未開。丹為鷄鳴,眾雞皆鳴,遂得逃歸。深怨於秦,求欲復之,奉養勇士,無所不至。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