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jpg

別傻了,生命沒有(你以為的那種)意義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這大概是刻般印象中最具代表性的哲學問題。每個人一生之中總是有那麼一個瞬間,遁入這個無底的深淵。對於沒有宗教信仰的人而言,這個問題又顯得特別嚴苛:我們從來不問颱風或是地震的意義,如果生命的出現屬於自然現象,又何以詢問生命的意義呢?這難道不是跟探問天災背後的意義一樣一廂情願嗎?

但是當你詢問生命的意義之時,你口中的「意義」指的究竟是什麼呢?如果想要理解生命的意義,我們必須先理解我們所追尋的「意義」為何,並且在什麼樣的條件下可以構成意義。

沒有意義的生命

「『意義』這個詞很重要的特性是『意圖』:必須有人的意圖,才能賦予某件事物意義。或者說,有『意義』,必然就有一個『賦予意義者』。」(註:Stephen Anderson, "The Meaning of Meaning", Philosophy Now, 2012.

一般人最容易想到的意義就是來自於意圖,你可以詢問曖昧對象送你禮物的意義、一段文字背後的意義甚至是你家的狗對你搖尾巴的意義,這些意義來自於一個「賦予意義者」的意圖。這個賦予意義者甚至不一定必須是人,只要具備意識就可以是賦予意義者。例如你隔壁的人睡著了,你不會問他翻身時踢了你一腳是什麼意思,除非你懷疑他在裝睡。而如果你相信動物有意識,你就可以詢問牠對你搖尾巴或是豎起毛髮的意義。因此「X 的意義是什麼?」這個問題假設了 X 背後有意圖,而意圖來自於具備意識的賦予意義者。

當然有時候我們詢問的意義並不是直接探問意圖,而是一個事物的工具性價值,例如「上學的意義是什麼?」,這個問題問的是上學作為一個手段或者工具,想要達成的目的為何。但是工具性的探問其實仍然假設了意圖與賦予意義者(上學對「我」或是「學生」的意義是什麼?),除非一個人相信目的論 (teleology),否則在多數情況下,這些問題的構成必然假設了意圖與賦予意義者。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