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孟子.滕文公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孟子.png

題解
 

本文為《孟子》名篇,文氣雄健磅礡,詞鋒犀利,愛憎好惡分明,筆鋒所至無不披靡。孟子為自己好辯提出理由,其力闢楊朱、墨翟之言,自言憂世撥亂,勤以濟之,義以匡之。禹稷駢躓,周公仰思;仲尼皇皇,墨突不黔;聖賢若是,自己豈得不辯?

依儒家的倫理觀,君臣是義,父子是仁,楊氏無君,墨氏無父,無父無君等於不仁不義,孟子批判楊墨之言是毀掉仁義兩大人倫綱目,等於毀掉人間社會的倫常文化,使人又退回原始鳥獸的狀態,楊墨學說蔓延,就會阻塞孔子仁義之說,故孟子要挺身而出,弘揚儒學正道。

孟子認定了價值上的是非正邪,將不同於儒家的觀點一律打入異端,其批判楊墨並非出於事實描述,而是價值判斷之詞。孟子由此說無君,已在道家系統之外說話,不免與楊朱的生命不能相應。墨子與楊朱正好相反,其兼愛是「視人之家如其家」,根基仍在其身家,否則對他人身家的關懷,即成無根的浮說。以是之故,孟子判墨氏兼愛為無父,是與真相有隔之見。

楊朱為我,不願為外在天下而漠視君國,其為我是回到自我,這是由論語隱者一路下來的生命取向,其首要關懷在成全自身生命,人人回到自我真實的生命,就不會去干擾別人,混亂天下,此即老子所云「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甚愛名,多藏利,必大費厚亡自身的生命墨子兼愛,不是心無父母,而是以等同之愛去愛天下人的父母墨子認為儒家親親差等的愛,無異是維護王室貴族只愛一家,在上位的人都去親親,誰來仁民?德政何能下及平民?故墨家以兼愛無差等的政治,對受苦難的百姓而言,才有實質的意義。

「辯」為與人爭論是非之意,本為儒者所應避免。子曰:「予欲無言,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又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於我哉」故知聖人之道,自得在己,不貴與人爭長短。而人稱孟子好辯,孟子則自稱是在不得已情勢下挺身而出,有不得不辯、不得已之辯的理由,這是為了歷史文化的繼承,時代思想的對抗,他自覺應擔當起往聖之使命,要背負扭轉時代風潮的重任

如果選出《孟子》一書必讀之十篇,本文必在其列,與最能代表孟子之剛健昂揚氣象。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丈夫.jpg

題解

本文主旨論真假大丈夫之辨。言以道匡君,非禮不運,稱大丈夫。阿意用謀,善戰務勝,事雖有剛,心歸柔順;故云妾婦,以況儀衍。

公孫衍、張儀之流,雖然一時之間影響力甚大,卻不能算是真正大丈夫。依孟子的看法,乃因他們沒有獨立自主的人格。其一生所為,都只是以「順從」為義而已。他們順從個人私欲,亦即良心放失,為物所蔽,執著此權力富貴的幻相,向外盲目追逐。這粗看似乎是自我在不斷膨脹,卻不知實則是良心的日益陷溺,所以外表橫暴,內在虛弱。

 

由此對照,真正大丈夫是良心呈現,人格堅強之人「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三句說明君子立身端正「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說明君子精神之自由「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三句直寫君子人格獨立自主,不受任何外在力量所牽引。整段所描繪的是一個道德生命所抒發出來的光輝氣象,令人油然起敬。

本文雖短,卻是《孟子》名篇,若選出全書必讀之十篇,本文必在其列。原文無標題,標題為編者所加。

另外本章所提妾婦之道,似有貶抑婦女之嫌。古時女子不比現代,其較無心覺醒以自修其人格之機會,所以事事以順為正,孟子也是順當時社會實況而言。今日,女子可自修成一獨立的人格,不再以順為正,孟子若生於今日,想必也不再作此言。讀書理當設身處地,善擇其義,不拘泥字面意義為是。

大丈夫.pn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