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歷代駢文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桃花.JPG
上圖:桃花

題解

〈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選自《李太白全集》,題目另作〈春夜宴桃李園序〉。從弟,年紀比自己小的伯叔之子,即堂弟。春天的月夜,李白和堂弟們在桃花園中,賞景、暢敘、宴飲、賦詩,本文即是眾人所賦詩作的序文。

「序」,通「敘」,為文體的一種,用以說明著作的旨趣、內容或寫作經過;原本置於書後,如《史記.太史公自序》、《說文解字敘》等,都是如此。後代在序文之後又有「跋」,乃將「序」改置書前。序、跋的性質相似,後人合稱為「序跋體」。

本文
文體屬於「詩集序」。「詩集序」又名「宴集序」,起源於臨觴賦詩,原本為詩作序,屬於廣義的詩文序。但內容與一般詩序、書序略有不同,反而更接近於「記」,主要在描寫盛會之美及宴飲之樂,並抒發個人感懷,已脫離書序類、詩序類,其陳述著作旨趣之處反而不多,故獨立為一類。名篇有石崇〈金谷詩序〉、王羲之〈蘭亭集序〉及李白〈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

文章起首,先將天地的浩瀚、光陰的永恆,和生命的渺小、人生的短暫,加以對比,並引出為樂當及時的主張。接著將桃花園中的春夜美景,與熱鬧的天倫歡宴融合交織,把豪情逸興,揮灑得暢快淋漓。

全文短短百餘字,以駢句為主,文字清麗,用典講究,文字的密度、情感的強度、意蘊的深度,皆讓人深深嘆服。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奏.png
想像示意圖

題解

諫太宗十思疏選自《貞觀政要》,題目為後人所加。疏,音ㄕㄨˋ,逐條陳說之意,本為闡明經義或古注的文字(如:十三經注疏),此指為古代人臣向君王進呈意見的奏章(如:上疏),屬奏議類。全文旨在說明人君當「居安思危,積其德義」。

唐太宗被歷代史家稱為英明之主,締造大唐貞觀之治,被四夷尊為天可汗(國際盟主),原因在於能虛懷納諫。貞觀十一年(西元六三七)初,太宗下令修築宮殿,魏徵上疏勸諫無效。二月,太宗啟動更大工程,下令預修自己陵墓。魏徵於是上
諫太宗十思疏,以「十思」進諫,陳述前代興亡的歷史教訓和立德建業之要道。

本文不但流露作者忠貞直諫之情,同時展現其高遠的政治識見。首段妙喻點題,意旨明晰。次段對比申論,凸顯主旨。末段具體列舉十事,請太宗慎思。全文語重心長,說理完足,堪稱魏徵諸多奏疏中的代表作。

唐太宗勵精圖治,任命魏徵為諫議大夫,屢次以國家大事相詢,魏徵亦喜逢知己之主,殫精竭慮,知無不言,深受倚重,其後進封鄭國公。貞觀十七年元月,魏徵病逝,太宗親臨弔唁,慟哭不已,並親自撰寫墓碑碑文,追贈司空。魏徵死後,太宗十分思念,曾臨朝時對侍臣說:「夫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鏡,以防己過。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鏡矣!


上朝.jpeg
想像示意圖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滕王閣.jpg
上圖:滕王閣(現代重建)

題解

自從韓愈、歐陽脩發起第一、二次古文運動之後,駢體文已退出古代散文主流,而以「古文」為散文正宗。駢體文簡稱駢文、駢儷文,與古文的差異主要在於修辭上是否通篇講究「對偶」,以及用字遣詞上是否強調「唯美」與「用典」,因為駢體文往往通篇對偶、用字唯美、喜用典故,往往有以文害意、雕琢過甚的弊病,過度整齊也限制了作家思考的自由。駢體文流行的時間,主要在魏晉南北朝的兩晉、南朝,及唐朝的初唐、盛唐、晚唐(中唐因韓柳提倡古文使得駢文聲勢受挫),駢文名篇如六朝的駢賦(如:陸機〈文賦〉、孔稚珪〈北山移文〉、丘遲〈與陳伯之書〉、庾信〈哀江南賦〉),及唐代的王勃〈滕王閣序〉、李白〈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等。自晚唐李商隱著《樊南四六甲乙集》後,駢文採嚴格四六形式,又稱「四六文」。

〈滕王閣序〉全名〈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又名〈滕王閣詩序〉、〈宴滕王閣序〉,屬於詩集序,文末附滕王閣詩,作者為初唐四傑之一的王勃,是古今傳誦的駢文名篇。

文章由洪州的地勢、人才寫到宴會;寫滕王閣的壯麗,眺望的廣遠,扣緊秋日,景色鮮明;再從宴會娛遊寫到人生遇合,抒發身世之感;接著寫作者的遭遇並表白要自勵志節,最後以應命賦詩和自謙之辭作結。全文表露作者的抱負和懷才不遇的憤懣心情。文章除少數虛詞以外,通篇對偶。句法以四字句、六字句為多,對得整齊;又幾乎是通篇用典,用得比較自然而恰當,顯得典雅而工巧。其中「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為千古名句。


滕王閣位於江西南昌江畔,因滕王李元嬰得名。李元嬰是唐高祖李淵的幼子,唐太宗李世民的弟弟,驕奢淫逸,品行不端,毫無政績可言。但他精通歌舞,善畫蝴蝶,很有藝術才情。他修建滕王閣,也是為了歌舞享樂的需要。這座江南名樓建於唐朝繁盛時期,又因王勃的一篇《滕王閣序》而出名。韓愈在〈新修滕王閣記〉中說:「愈少時,則聞江南多臨觀之美,而滕王閣獨為第一,有瑰偉絕特之稱。」

本文寫於何時,有兩種說法。唐末五代時人王定保的《唐摭言》說:「王勃著〈滕王閣序〉,時年十四。」那時,王勃的父親可能任六合縣(今屬江蘇)令,王勃赴六合經過洪州。又這篇序文中有「童子何知,躬逢勝餞」之語,也可佐證。元代辛文房《唐才子傳》則認為〈滕王閣序〉是上元二年(675)王勃前往交趾(今越南河內西北)看望任交趾縣令的父親,路過南昌時所作。從這篇序文內容的博大、辭采的富贍來看,更像是成年作品。「童子」不一定就是指小孩,也可以是表示自己年輕無知的謙詞。何況序文中有「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之語,「弱冠」是指二十歲。因此關於寫作時間,有不同解說。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