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現代詩.紀弦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火葬.jpg

火葬

如一張寫滿了的信箋,
躺在一隻牛皮紙的信封裡,
人們把他釘入一具薄皮棺材;

復如一封信的投入郵筒,
人們把他塞進火葬場的爐門。
──總之,像一封信,
貼了郵票,
蓋了郵戳,
寄到很遠的國度去了。


【文章出處】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紀弦.png

天真直率詩無敵──紀弦大詩人千古

大詩人紀弦過世了,享壽一百零一歲,應該是中外詩史上最長壽的詩人,這是全體中國詩人的大事,應該有一篇大文章,為他蓋棺送行。

最有資格寫這篇文章的,當是新詩界的局內人,例如他的學生、朋友或敵人。

新詩界的局外人,要寫紀弦,不免隔靴搔癢,講不到重點。像小說家張愛玲那樣,偶爾陰錯陽差的對紀弦早期詩作,寫下這樣並不十分到位的讚語:「路易士(紀弦)最好的句子全是一樣的潔淨、淒清,用色吝惜,有如墨竹。眼界小,然而沒有時間性、地方性,所以是世界的、永久的。」「路易士」在「張看」之下,雖然覺得作品還行,但愛玲張就是愛玲張,臧否人物時,不改尖刻本色,總要挑一點毛病才算完事,於是忍不住加上一句:「就連這人一切幼稚惡劣的做作,也應當被容忍了。」(見《詩與胡說》,刊於一九四四年八月號《雜誌》月刊)

所謂的「幼稚惡劣的做作」,大約是指紀弦在公眾場合朗頌詩時的「人來瘋」吧!從另一個角度看來,這不正是一般詩人常有的「頑童率真氣」,哪裏是老氣橫秋、工於心計的小說家所能夢見?

認識紀老,是瘂弦介紹的。當時,初涉文壇的我,有一股衝動,幾乎要把筆名改成「羅弦」。後來羅門、羅馬(商禽)、羅行,尤其是楚戈,極力反對,才打消了這個念頭。多年之後,我把這事告訴了紀老,當然,他也反對。

那是一九六九年的初夏,馬上就要大學畢業的我,剛開始在《幼獅文藝》等報刊上,發表譯詩及創作,《吃西瓜的六種方法》一詩,也即將登場。當時詩壇,是現代詩社、藍星詩社、創世紀詩社與笠詩社四分天下的時代,大家壁壘分明,少有來往。瘂弦見狀,有意實現紀弦的「大植物園主義」,並讓現代詩由「橫的移植」,轉向「認祖歸宗」,特別以創世紀詩社詩人為班底,聯合已停刊的南北笛詩社及其他各大詩社的詩人,組織一個新的詩團體,取名「詩宗社」,以便吸收年輕新銳詩人加入,壯大隊伍。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檳榔樹.png
上圖:檳榔樹

檳榔樹

高高的檳榔樹。
如此單純而又神秘的檳榔樹。
和我同類的檳榔樹。
搖曳著的檳榔樹。
沉思著的檳榔樹。
使這海島的黃昏如一世界名畫了的檳榔樹。


檳榔樹啊,你姿態美好地立著,
在生長你的土地上,從不把位置移動。
而我卻奔波復奔波,流浪復流浪,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射擊.png

鳥之變奏

我不過才做了個
起飛的姿勢,這世界
便為之譁然了!


無數的獵人,
無數的獵槍,
瞄準,
攻擊:


每一個青空的彈著點,
都亮出來一顆星星。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郵箱.png

人生如寄,多憂何為?
今我不樂,歲月如馳。
──曹丕.善哉行


題解

古人有所謂「人生如寄」,意思是指人的一生生命短促,有如寓居暫住而已。〈火葬〉一詩本詩,化「人生如寄」為「死亡如寄」、「火葬如寄」,此「寄」則指「寄信」的「寄」。出人意表的構思,風趣生動的譬喻,令人莞爾,無形中把死亡的哀傷淡化,把令人傷痛的火葬,賦予
親切、溫馨、浪漫化的意義,充分展現紀弦現代詩幽默諧謔的本色。

信件.png

火葬

如一張寫滿了的信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狼.jpg

過程

狼一般細的腿,投瘦瘦、長長的陰影,在龜裂的大地。

荒原上

不是連幾株仙人掌、幾顆野草也不生的;

但都乾枯得、憔悴得不成其為植物之一種了。

據說,千年前,這兒本是一片沃土;

但久旱,滅絕了人煙。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狼嚎.png

題解

以狼自喻,紀弦並不是第一個,但是寫活了狼的孤傲性情與狼嗥悽厲的美感,紀弦恐怕是無可超越的一個。

「狼」可以說是紀弦對自己孤傲性格的形容,他從來就特立獨行,不與人同流合汙,正和「獨來獨往」的狼在某些方面是很相似的。在詩中詩人通過比喻,由狼來指涉詩人的孤傲和詩人存在於天地間的姿態,而狼的嗥聲,表面上看似狂傲,實質上是有意義的。

〈狼之獨步〉與〈狼之長嗥〉狼之長嗥。正可說是紀弦表達自我性情中最為顯著的兩首詩。

配合課程:
狼之獨步


狼.jp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狼.jpg

題解

「狼」為群居動物,棲息於人至之地,牠的長嗥聲常給人淒切恐怖之感。本詩作者紀弦以獨步之狼自況,他寫作本詩時,正處於意氣風發的生命階段,個性的自信狂傲,自視頗高,但其現代詩的創作主張卻招來各方批評,讓他感到挫折失落,因此詩人既睥睨詩壇,目空一切,同時又孤獨寂寞,詩中流露複雜的情緒,具有強烈個人風格。


狼.png

狼之獨步

我乃曠野裡獨來獨往的一匹狼
不是先知,沒有半個字的嘆息
而恆以數聲悽厲已極之長嗥
搖撼彼空無一物之天地
使天地戰慄如同發了瘧疾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