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生活隨筆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石榴.jpg
上圖:石榴

恨能挑起紛爭,愛能遮掩一切過失。
 ──聖經.箴言


給我一個解釋



後來,就再也沒有見過那麼美麗的石榴。石榴裝在麻包裡,由鄉下親戚扛了來。石榴在桌上滾落出來,渾圓豔紅,微微有些霜溜過
(經霜凍過)的老澀,輕輕一碰就要爆裂。爆裂以後則恍如什麼大盜的私囊,裡面緊緊裹著密密實實的、閃爍生光的珠寶粒子。

那時我五歲,住南京,那石榴對我而言是故鄉徐州的顏色,一生一世不能忘記。

和石榴一樣難忘的是鄉親講的一個故事,那人口才似乎不好,但故事卻令人難忘: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塗鴉.jpg

一些無可名狀的

在石頭上刻一個字
遠勝於在沙或水上
寫下千言萬語……
 ──
W.E.Gladstone

寫作是什麼?

他們說那是一個人獨自的呢喃,像西風搖曳前庭的梧桐,像夜雨打在殘了的荷葉上,沒有因,也沒有果,無所為,也無所不為,你說那是古畫裡的聲音,有一隻蒼老的耳朵隨時準備傾聽,傾聽西風對蘆葦也曾說過的故事,夜雨對船篷也曾吟過的詩。那麼詩是什麼?他們說那是廛市喧囂裡的一種寧靜之音,就像一面牆在燈火熄滅後的輕輕嘆息,一條路在行人的步履間默默延長的孤獨。我說我本來自於天地,只待那一列長長的的隊伍走盡,生命本無特定的使命與追尋,只是偶然的來到,必然的離去,我無意被感動,亦無意感動別人,不曾留下,也不帶走。你說但你不能禁止那些美,或是不美,在你的眼前的呈現,如一枝旋轉的荷花,並在你的心中成為意義,如一枚蓮子之於整個江南,然後用文字記載下它們,如江淹的筆彩。我說我沒有記下它們,我只是記下我自己,在一種光澤、氣味或是聲響裡的自己,你說那也是一種奢侈,或是幸福,因為許多人並不覺得自己在這些感覺裡,你說像你,過去也曾被感動過,雖不曾真正流下淚,但現在只賸下緬懷了,緬懷昨天曾幻想乘著熱氣球離去,或是一面搖鈴,一面走過一個又一個新奇的城市。我問你是誰,為什麼知道這些,你說你就是我。
 
三十歲以後還是詩人嗎?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