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拈花微笑(佛教文學)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九州東光寺五百羅漢.png
上圖:日本九州東光寺五百羅漢

阿羅漢(梵語:अर्हत्,Arhat;巴利語:Arahant),又譯阿羅訶,意譯為應供、殺賊、無生,漢語常簡稱為羅漢;爲原始佛教、部派佛教的第四果。阿羅漢是佛陀得道弟子修證最高的果位,得羅漢者皆身心六根清淨,無明煩惱已斷,已了脫生死,證入涅盤,於壽命未盡前,仍住世間梵行少欲,戒德清淨,隨緣教化度眾。自佛陀三轉法輪以來,至今已有成千上萬的弟子成就阿羅漢果。

修阿羅漢選舉美學

即使你很不關心選舉,不看電視,不看報紙,你還是很快就知道:選舉快到了。

一出門,看到門口一幅兩人高的巨大人像看板,同行的朋友好像看到鬼,才吐完舌頭,轉個彎,又是一幅同樣巨大的看板,還是同一個人,盈盈笑著,上面印著一行字:我一直在這裡。我的朋友叫了一聲:「我的媽啊!他一直在這裡做什麼?」

我想了一下,這個人其實並沒有一直在這裡。我搬來這裡快四十年了,緊靠河岸一排五層樓的平民公寓,附近沒有其他建築,有的只是幾家鐵皮屋,以服務墓葬的石雕工廠,刻墓碑,營造墳塋,製作骨灰罈。連現在交通繁忙的大橋都還沒有修建,過河從「縣」到「市」,只有搭渡船。

我很享受那時的偏鄉感覺,朋友笑我,「住在跟四十萬個墳塚為伍的山坳裡」。其實不止,因為除了墳塚,土地取得越來越難,近四十年,渡船上從原來喇叭嗩吶敲鑼打鼓運送棺木,慢慢就只看到家屬捧著骨灰罈,一路談笑上山。山上也多了很多靈骨塔,夜晚七彩霓虹閃耀,十分華麗熱鬧,何止四十萬。(編按:蔣勳居住於八里,此處的山指觀音山)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佛.jpg

維摩詰經「問疾品」

維摩詰經常常是我的早課,尤其是「問疾品」。

「早課」包括閱讀,也包括抄寫。

「問疾」也就是探病。這幾年朋友多老病,也越來越有機會到醫院探病,維摩詰經的「問疾品」也特別有感觸。

維摩詰是菩薩,也像在家居士。他生了病,消息傳來,佛陀世尊請眾弟子去探病。

結果文殊師利回答說:沒有人敢去探問維摩詰,因為維摩詰太聰明、口才太好了──「辯才無滯,智慧無礙」。去探病一定會對話,難免被詰難,不如不去。

最後文殊師利還是遵守佛陀的意思,答應前去探望維摩詰,代表佛陀去「問疾」,也展開一場精采的法會。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永觀堂楓紅.jpg

回頭

他在彌陀堂上念誦,或許一時心不專一,就看到阿彌陀佛顯身,回頭向他說:永觀,你遲了……

時光


秋天賞楓的季節,好幾次在京都。幾星期,一個月,好像忘了時間。好像春天才剛來過,同樣的山,同樣的道路,同樣的寺院,同樣的水聲,同樣的廢棄鐵道,同樣的水波上的浮沫,同樣的一座一座走過的橋,橋欄上的青苔,回首看去,那橋欄,不是剛才還鋪滿落花嗎?然而只是一回頭,落花都已一無蹤跡,已經是滿山的紅葉了。水渠清流裡也都是重重疊疊的紅楓落葉,隨波光雲影逝去。每一次回頭因此都踟躕猶疑,害怕一回頭一切繁華都已逝去。

已經是秋深了嗎?

一個地方去的次數多了,常常不知道為什麼還要再去,一去再去,像是解脫不開的一世一世的輪迴轉世嗎?

無明所繫,愛緣不斷,又復受身。」常常說給朋友聽的《阿含經》的句子,或許是提醒自己於此肉身始終沒有徹底了悟吧。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莫高窟.jpg



莫高窟對面,是三危山。《山海經》記,「舜逐三苗於三危」。可見它是華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與神話分不清界線。那場戰鬥怎麼個打法,現在已很難想像,但浩浩蕩蕩的中原大軍總該是來過的。當時整個地球還人跡稀少,噠噠的馬蹄聲顯得空廓而響亮。讓這麼一座三危山來做莫高窟的映壁,氣概之大,人力莫及,只能是造化的安排。


公元三六六年,一個和尚來到這裡。他叫樂樽,戒行清虛,執心恬靜,手持一枝錫杖,雲遊四野。到此已是傍晚時分,他想找個地方棲宿。正在峰頭四顧,突然看到奇景:三危山金光燦爛,烈烈揚揚,像有千佛在躍動。是晚霞嗎?不對,晚霞就在西邊,與三危山的金光遙遙相對應。

三危金光之跡,後人解釋頗多,在此我不想議論。反正當時的樂樽和尚,剎那時激動萬分。他怔怔地站著,眼前是騰燃的金光,背後是五彩的晚霞,他渾身被照得通紅,手上的錫杖也變得水晶般透明。他怔怔地站著,天地間沒有一點聲息,只有光的流溢,色的籠罩。他有所憬悟,把錫杖插在地上,莊重地跪下身來,朗聲發願,從今要廣為化緣,在這裡築窟造像,使它真正成為聖地。和尚發願完畢,兩方光焰俱黯,蒼然幕色壓著茫茫沙原。

不久,樂樽和尚的第一個石窟就開工了。他在化緣之時廣為播揚自己的奇遇,遠近信士也就紛紛來朝拜勝景。年長日久,新的洞窟也一一挖出來了,上自王公,下至平民,或者獨築,或者合資,把自己的信仰和祝祈,全向這座陡坡鑿進。從此,這個山巒的歷史,就離不開工匠斧鑿的叮噹聲。

工匠中隱潛著許多真正的藝術家。前代藝術家的遺留,又給後代藝術家以默默的滋養。於是,這個沙漠深處的陡坡,濃濃地吸納了無量度的才情,空靈靈又脹鼓鼓地站著,變得神秘而又安詳。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佛教壁畫.jpg 

壁畫中薩埵那右手正以竹刺頸,高舉的左手,                 連接著第二個向懸崖跳下的動作,這是經文中最聳人聽聞的一段。
面對一群餓虎,有人願意把肉身給虎吃嗎?大太子波納羅說:一切難捨,不過己身……


麻線鞋

在敦煌的市集看到一種用麻線編的鞋,很像古畫裡西行求法的僧侶腳上穿的。下面是好幾層舊布料和紙片,用漿糊黏成厚鞋底,手工縫衲的粗麻線線腳,結結實實,看起來有可以行萬里路的牢靠。鞋幫和鞋頭也是用幾層的厚布裁製,鞋面兩側卻是用軟麻線牽成,像今日的透空涼鞋,都是縫隙。我拿在手中,看了很久,這鞋的樣式太熟悉了,敦煌洞窟壁畫供養人像裡僧侶腳上都有一雙這種樣式的鞋,畫中玄奘大師身背行囊,腳上也有一雙。看起來只是舊布料舊紙片縫製,拿在手中也很輕,卻難以想像或許是西行求法者穿著這樣的鞋,踏過漫漫長途,千里迢迢,走去了天竺。護持著求法者誓願深重的一雙腳,這鞋,握在手中,彷彿有了不同的分量。廉價、結實,不是糊弄觀光客的粗糙工藝,當地庶民百姓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每天要穿著行走,壞了就要換,才會如此平價而扎實吧。我買了幾雙,第二天清晨就穿上這鞋上鳴沙山。

鞋子穿在腳上,踏在沙裡,才發現它傳承上千年的價值。鞋底入沙,不滯礙,不滑溜,彷彿是沙的一部分。腳抬起時,沙粒即從兩邊透空縫隙滑出,腳趾乾乾淨淨,不沾黏沙塵。輕盈柔軟,通風透涼,這樣的鞋,是可以走過這八月烈日下四十公里長的鳴沙山了。

鳴沙山下有月牙泉,在金色起伏的沙丘間,一汪碧綠透亮泉水。彎彎的月牙,搭配著沙丘優美弧線,像是古老阿拉伯湛藍夜空裡的新月,安靜、纖細、純粹,是每個夜晚一千零一夜故事的開始。「沙不涸泉,泉不掩沙」,上千年來往過的人都留下了對這奇蹟風景的描寫。如同佛弟子合十微笑,聽了一段梵音經文,除了歡喜讚嘆,好像沒有多餘的言語。這樣乾淨的沙,這樣乾淨的泉水,這樣乾淨的僧侶穿著踏過沙丘和泉水的麻線鞋,使我覺得腳趾和步履都一樣潔淨了起來。

走到沙丘高處,遠眺月牙泉。遊客遠了,言語笑聲遠了,可以聽到風中鳴沙,很細微的叮嚀,像一種頌讚,也像心事獨白,腦海浮起敦煌254窟裡剛剛看過的薩埵那太子捨身飼虎的壁畫。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