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現代詩.周夢蝶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魚塘.png

周夢蝶詩歌中的宗教意識與生命哲學

周夢蝶,本名周起述,河南淅川人,1948年舍家別業來台,顛沛流離,曾以守墓等為業,後擺書攤為生,二十年孑然一身,1980年因病住院放棄了謀生亦謀道的書攤生意。周夢蝶1959年出版詩集《孤獨國》,被人稱為「孤獨國主」,1965年出版《還魂草》,被稱為「苦僧詩人」,此外還有詩集《十三朵白菊花》《約會》《有一種鳥或人》。周夢蝶少時就讀於私塾,有紮實的古典文學功底,而後又不斷接觸各種文學作品及其中思想,詩歌內蘊深厚,在台亦參與藍星詩社。余光中在《一塊彩石就能補天嗎──周夢蝶詩境初窺》一文中提到周夢蝶的「悲情世界接通了基督、釋迦和中國的古典」,是對周夢蝶詩歌創作的精闢概括,其詩歌中飽含著深刻的對生命際遇的哲思,以各種宗教意識為表達形式,傳遞出詩人悲天憫人的情懷,「長懷千歲之憂的大傷心人」實至名歸。

本文以海豚出版社出版《周夢蝶.剎那》詩集為底本,對周夢蝶詩集中的作品以宗教思想和生命哲學的不同主題進行了以下分類:

莊周的萬物觀

由周夢蝶這一筆名即可看出,老莊思想對周夢蝶有著深厚的影響,由於周夢蝶早期在私塾中求學,其傳統文化的積澱比較深厚,隨著孤身赴台,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思想為周夢蝶所用,包含著他對生命的觀照,對個人理想與生命價值的深刻思考,而莊周對於是蝶、是我的哲思,觸碰了周夢蝶孤獨的靈魂,讓他對生命的價值進行了重新定位,而這也較為明顯地體現在詩文中的如《孤獨國》中《剎那》《蝸牛》,《還魂草》中《九月》等,其餘還有些潛移默化的影響,如《還魂草》的《無題》,《約會》的《鳳凰》……詩中多有造景,周夢蝶將莊子超然物外的心性、虛靜之美學都凝聚在詩歌中,因此我們可以讀到其為生命而展開浪漫的想像,如「繽紛的花雨打得我的影子好濕」,對死亡的慨然「死亡在我掌上旋舞」等等,人生際遇給予周夢蝶的或喜或悲、榮辱得失都早已被詩人編織入夢,早已將自我與境界、與生死早已同視為一。

周夢蝶在自己的詩中,擺脫了生活的苦楚後,是如此超然,清貧卻不失至樸至臻,將自己融於萬物而又超脫萬物,還原一個純粹的靈魂。余光中坦言,「夢蝶是一位極其主觀而唯心的詩人,詩中絕少現實時空的蛛絲馬跡,更有宗教與神話的煙幕相隔,很難窺探其中的『本事』」,便是對此的極佳解釋。可見,周夢蝶由傳統文化而來的含蓄內斂的表達對其詩歌展現真實自我有一定阻礙,但也正是如此,才形成了他獨特的極具東方古典美的詩歌,含蓄而朦朧,一如一位隔紗的東方美人。

佛教的「苦」「集」 之諦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周夢蝶.png

十三朵白菊花

小序

六十六年九月十三日。余自善導寺購菩提子念珠歸。見書攤右側藤椅上,有白菊花一大把:清氣撲人,香光射眼,不識為誰氏所遺。遽攜往小閣樓上,以瓶水貯之;越三日乃謝。六十七年一月廿三日追記。


白菊花.png
 
從未如此忽忽若有所失又若有所得過
在狹不及防的朝陽下
在車聲與人影中
一唸成白!我震慄於十三
這數字。無言哀於有言的輓辭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渡船.png

擺渡船上

負載著那麼多那麼多的鞋子
船啊,負載著那麼多那麼多
相向和背向的
三角形的夢。


搖盪著──深深地
流動著──隱隱地
人在船上,船在水上,水在無盡上
無盡在,無盡在我刹那生滅的悲喜上。


是水負載著船和我行走?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周夢蝶.jpg
上圖:周夢蝶

孤獨的特權──讀周夢蝶的詩

現代詩是現代詩人為安定自己的騷動靈魂而寫的,最精彩、最迷人的現代詩幾乎毫無例外,都有著強烈「為自己而寫」的動機,不同於傳統詩「為他人而寫」的出發點


出於「為自己而寫」的安魂需求,現代詩理所當然運用了詩人的「私人語言」,他和自己的對話,他為了自己而或勇敢或膽怯或囂張或絕望地和外在世界對話,要能發揮這種給自己安定心魂、至少是找到一種發抒騷動不安心情的作用,他無法用普通的、一般的語言

閱讀「真正的」現代詩,我們沒有理由、沒有必要、沒有資格去問:「為什麼你寫的詩我看不懂?」你看不懂,就表示你不是他的讀者,你身上沒有他的不安、他的焦慮,沒有他要自我克服的那份「現代艱難」

現代詩人最難的,不是掌握一套固定的寫詩技法,不是贏來讀者、和讀者溝通,而是說服自己、和自己溝通

讀現代詩,不是去感知詩人要跟我們說甚麼,而往往是驚異、意外地發現他所表現的,不管用怎樣的形式,直接撞進你的心中,釋放你自己壓抑的焦慮,或替你描述了、表達了你內在自己都不知該如何讓它成型的曖昧、隱晦情愫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瞬間.jpg

柯慶明談台灣現代詩──周夢蝶「剎那」

台灣現代詩的另外一個很重要的面貌,是不只是面對生存情境抒發自己的情感,一個很重要的一點是他能夠對自己的情感把他當作關照的對象,再重新去反思他的這個情感。那麼一個最好的例子,我們可以用周夢蝶的這首「剎那」,佛教徒把它讀作「剎那」,那我想這都是可以的。


剎那

當我一閃地震慄於
我是在愛著什麼時,
我覺得我的心
如垂天的鵬翼
在向外猛力地擴張又擴張……

 
永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僧侶.jpg

菩提樹下

誰是心裡藏著鏡子的人呢?
誰肯赤著腳踏過他的一生?
所有的眼都給眼蒙住了。
誰能於雪中取火,
且鑄火為雪?
在菩提樹下,
一個只有半個面孔的人,
抬眼向天,
以歎息回答
那欲自高處沉沉俯向他的蔚藍。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佛.jpg

題解

本詩暗中引述《指月錄》青原惟信禪師悟道的階段,寫人從「有我」到「無我」到「真我」的過程。原文如下:

「老僧三十年前未參禪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及至後來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而今得個休歇處,依前見山只是山,見水只是水。

 

讀者對本詩的理解可以有三層進境:

(一)初級者:

這是一首描述佛陀悟道過程的詩
讀者也可以將詩中的求道者,視為作者個人的自畫像,或對自己提升生命境界的期許。理解全詩四個段落在修道過程中的哪個階段。

(二)
中級者: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珠.jpg

題解

本詩〈剎那〉選自《還魂草》,作者周夢蝶,最初於 1954 年刊載於《現代詩季刊》,為周夢蝶膾炙人口的名篇之一。周夢蝶的作品饒富禪意玄理,情感表現內斂,蘊含超脫俗世的嚮往。。剎那,為梵語的譯音,表示極短的時間,在詩中指「現在」。全詩旨在說明人間情感能超越時空限制,創造永恆的價值。


周夢蝶《還魂草》時期(1960-1965)在這個時期,他是「一個以哲思凝鑄悲苦的詩人」,而且其詩所表現的是一種「自雪中取火,且鑄火為雪」的境界。此時期,周夢蝶詩作的哲理成分增加,悲苦成分也與日遽增,理智與情感的對峙與糾纏更為強烈,詩人常藉助深奧的典故、鋪張繁複綿密的意向,加上弔詭句法的大量使用,遂造成詩作的幽深艱澀。因此而洛夫評《還魂草》時則說:「周夢蝶的詩,不僅是處理他的情感表現個人的哲思的態度與方法,而更是一個現代詩人透過內心的孤絕感,以暗示與象徵手法把個人的(小我)悲劇經驗加以普遍化(大我),並對那種悲苦情境提出嚴肅的批評。」 作者在寫作還魂草時期,正以擺攤賣書維生,經濟狀況困窘,然而平時喜歡談詩,也熱愛莊子和佛經,故精神富足,不受困頓桎梏,詩中經常閃耀其獨特的生命哲思。

本詩在時空觀點上,對比奇特剎那竟可停駐成永恆個體竟能將地球放入胸懷。這樣泯除並超越小大之別,是來自人們心中的愛,愛可破除一切束縛,涵納永恆與無限。詩的語言雖簡單,卻充滿了對生命意義的思考。


周夢蝶.jpg
上圖:周夢蝶
周夢蝶.jpg
上圖:早年在台北街頭擺書報攤的周夢蝶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