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兩岸教育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誦讀.jpg

陸師:台生扭捏,滬鄉村孩子不怯場

5日「陸師vs.台生」上課組合,台灣學生「不敢開口」的情況特別嚴重。上海浦東語文教研員謝琳直言,台灣學生誦讀情況很不理想,口語表達顯示不出教師教學成果;「在我們上海,就算是鄉村地區的孩子,站起來講話也是端端正正,毫不怯場。」


上海教師劉鵬課後座談時則表示,朗讀教育包括好幾個階段,包括初讀、去掉標點符號讀、理解文本之後的誦讀以及全文誦讀等。

前一場4日新北市學生讀課文最後能夠「讀出一些味道」,不料5日北市學生的課堂反饋不如預期,他只好把時間都花在帶學生朗讀,讓學生「敢開口」,原定的課程也沒上完。「這幾天走了台灣好幾個中學,我發現台灣學生幾乎都不善、不敢口語表達!」

謝琳表示,大陸語文教育從小學一年級直到高三,學生都非常注重口語表達,課本後面就會附上小卡片,教學生如何誦讀。「語文教育聽說讀寫都要體現,上海連鄉村地區的孩子,站上台去都毫不扭捏,有模有樣!」此次來台,因為台灣學生沒有受過誦讀訓練,教學效果不好,只好教最初級的方式,「在上海我們會教得更細緻。」

【文章出處】
《中時電子報》
〈陸師:台生扭捏 滬鄉村孩子不怯場〉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劉鵬.jpg

陸教師講《愛蓮說》台師驚豔

同樣一堂《愛蓮說》,來自大陸上海的老師怎麼上?上海語文一等獎教師來台示範教學,靈活運用ppt和朗讀、設問等多種方式,引導學生解讀文本和作者生平,尤其朗讀時連標點符號都有「表情」。台灣教師競相詢問陸師如何備課,並驚豔表示:以往台師自認教得不差,但看到「上海式教法」則獲得深刻啟發。


由遠見天下出版社主辦的「2015教育應該不一樣:兩岸教育論壇」,5日在北市私立復興實驗高中登場,除了上海浦東初中語文教研員謝琳分享上海教育現場經驗,上海語文一等獎教師劉鵬和上海小學數學高級教師謝婧還現場教學示範。謝琳表示,這是他們在台第5場,也是最後一場教學觀摩課,之前去了台中、台南、新北市等地。

填空題讓學生思考

「我今天要跟同學分享我在台灣學到的一個字:讚!」劉鵬在開放式講台為台灣的國二學生上《愛蓮說》,一開頭就用台灣習慣語言和學生拉近關係,又引出《愛蓮說》的噫(表嘆息)、何(表疑惑)二字,要求學生上課時多用這2個字表達。

接著劉鵬用許多題填空和設問,引導學生思考:作者為何用世人「盛」愛牡丹而非「甚」愛牡丹文中「予獨愛蓮」的獨字除了「只有」、「特別」還有甚麼意思?並用朗讀法結合課文中的排比句、押韻句,與學生共同解讀文本。

最後則引入作者生平,要求學生思考:作者對隱逸者(菊)和富貴者(牡丹)的看法如何?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課本.jpg

爭議再起的原因是台灣教育部審議2019年將實施的12年國民教育課綱,其中國語文課綱進入教育部課審會程序後,高中分組建議將文言文調降至最多30%。文壇及學界的重量級人物紛紛出面為支持或反對陣營背書。

台灣教育部在9月10日決議,維持原課綱草案內容,將文言比例訂為45%至55%,必讀選文20篇。此次雖然看似「保衛派」的「勝利」,但高中課文中的文言文比例在幾次修訂以來,已從七成以上逐次降低。

在台灣調降文言文比例時,中國大陸從2017年9月份開始,全國中小學語文教材統一採用由教育部直接編寫的全新「部編本」,小學課本文言文比例佔30%,中學文言文課文佔五成,來到歷次修訂文言文課文比例的新高,亦引發討論。高中課程則沒有大改,仍維持必教古文20篇,詩詞曲50首,文言文佔課文比例的五成。

文言文是基礎


超過20年教學經驗的台灣北一女中國文教師歐陽宜璋對BBC中文說,文言文是中文學習者的語文基礎,許多現代中文都有文言文的元素在內。她進一步說明,文言文比較精確、構造比較緊密。而白話文是「輻射的發散、讓學生自己去聯想與詮釋」,能運用在創作,但文言文仍是基礎。

而高中國文教育的核心為何?歐陽宜璋認為「語文應用能力」的基礎應該在小學及初中時培養起來,高中則應在此基礎上學習文學、文本分析能力。

歐陽宜璋也曾在國立台灣大學師資培育中心開設國文科教育實習課,她認為國文老師的專業就是要「把學生不懂的文言文轉化成能應用」。現在很多高中國文老師會在文言文教學時,輔以現代散文及時事來幫助學生理解課文。

文言文只要做到兩件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古書.jpg

中國中小學語文教學課程從中共在1949年掌權後到今天已經經歷了多次改革,期間共改版了10套教材,而且改革過程爭議不斷。直到今天,關於中國語文課程教學的內容,仍然是各界爭論的焦點。

歷史發展

中國人民教育出版社課程教材研究所中學語文教材研究中心主任王本華在其論文《60年中學語文教材建設的回顧與反思》中曾經指出,「新中國」成立以後到「文化大革命」,語文教學經歷了「語文知識―思想教育―語文知識和能力―政治掛帥」幾次反覆,使得語文教學瀕臨崩潰。但「文化大革命」後,改革之初受「人文性」這一新理念的影響,語文界有些矯枉過正,出現了強化人文性、弱化甚至淡化工具性的傾向。總之,中國語文課程改革一直在曲折中發展。

值得關注的一點是,早在1951年,曾任已故中共領導人秘書的中共文膽之一胡喬木就提出語文教學應該進行分科實驗,即「漢語」和「文學」分開,但由於政治原因而夭折。

改革開放以來,官方指導語文課本應該增添「人文關懷」,但1977年當年的語文教科書仍有濃厚的政治色彩和「左」的痕跡。比如,在小學課本中,《華主席在太陽升起的地方》《華主席在戰火紛飛的年代》等有關時任中共領導人華國鋒的內容突增。1978年版小學語文第一冊,科技、自然、社會內容仍然排在三篇政治內涵課文之後。

在1980年後的中小學語文教材裏,中國古典詩文數量急劇增加,而有關政治宣教的內容則大幅度減少。另外,也增添了不少優秀的外國文學。有專家舉例說,1982年初中《語文》第五冊教材中,古文佔1/3,「這在橫掃牛鬼蛇神的時代是不可想像的」。

「語文教材把西方現代派作品選進來了,像卡夫卡的《變形記》《牆上的斑點》。在傳統文化的經典作品的選擇上也有變化,比如之前《詩經》大多選《碩鼠》《伐檀》等現實諷刺題材,後來描寫愛情的《蒹葭》也選了進來。紅樓夢過去只選《葫蘆僧判斷葫蘆案》,後來把《香菱學詩》也添加進教材。」 曾任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學語文編輯室主任的顧振彪先生,參與了「文革」結束後所有人教版中學語文教科書的編寫。他於去年10月接受環球人物雜誌記者採訪時評論。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兒童教育.JPG


「讀經教育」近年來在兩岸頗受注目,古代經典作品有其文化與學習價值,但若採用錯誤的教育方法,只會浪費孩子寶貴的時間。

我常和學生在政大後山一面散步、一面晤談,他們大多在都市長大,對沿途的花草樹木、鳥獸蟲魚識得不多。有一天,我指著一叢竹子問學生說:「你知道這是什麼植物嗎?」他觀察了一下,慎重的說:「甘蔗!」

「這是綠竹,你吃過綠竹筍嗎?」

「吃過!竹筍在哪裡?」

「過時了,你看那邊就有一根竹筍,已經快變成竹子了。」

「啊!原來我當年背的唐詩『新筍已成堂下竹』就是這個意思。」

許多人小時候都背過一些詩詞文章。如果在背誦時,沒有絲毫語意的理解,只是強記空洞的聲音符號,那麼,我們長大後絕對不可能自動反芻或自然理解,除非恰巧遇到補救學習的機會。

讀經如填牛,真能反芻?

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王財貴發明了一套「填牛論」來改進傳統廣受責備的「填鴨論」。他認為兒童大量背誦經典,將來長大後遇到經書所談的人、事、物,就會「反芻」,自然就懂(註一)。但從科學哲學與認知心理學的觀點來分析,將會發現:兒童在不懂的情況下被迫硬背無意義的長篇大論,是一件非常困難而痛苦的事情;即使硬背下來,遺忘的速度也會很快,將來長大後能遺留下來被「反芻」的數量極少。

教師若能幫助兒童當下就理解文義而非迫其等待將來「反芻」,應可提升兒童背誦的樂趣和效能。兒童只要掌握部分意義(含意象),長大後在某些環境、場合或文本當中恰巧碰觸到相似的意義時,比較有可能產生連結,並對當初背誦語詞的意義重新組織、調整或補足。

教師也可採取某些策略幫助兒童比較輕鬆背誦無意義的語言符號,例如音樂節奏等。有些人能熟唱許多外語歌卻不懂歌詞的意義,有些誦經團成員能背誦多部佛經卻不懂其內容,但他們都能受益於音樂節奏或宗教儀式,只是未受益於背誦的內容語意。

人類在背誦空洞的語言符號之後,不會在遇到那些語言的所指(referent)時就自動反芻或自然理解,除非有人「補救教學」。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王財貴給學生辦開學典禮.JPG


 

又到開學季。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暑假過後,將有9000多萬小學生、4000多萬初中生回到校園,繼續學業。
 

但還有上千適齡學生,不會再回到學校了。他們選擇了一條獨立於應試教育的「成才之路」——讀經。
 

近二十年來,台灣教授王財貴在大陸建立起一套名為「老實大量讀經」的理論體系,以培養聖賢為目的,以全日制讀經為手段。
 

這套理論被全國近百家讀經學堂執行,招收大量生源,未來能流利背完30萬字中外經典的學生,有機會進入位於浙江溫州的「讀經界」最高學府「文禮書院」。

從信奉「老實大量讀經」理論的眾多擁躉,到近百家讀經學堂的興辦,再到「讀經界」最高學府「文禮書院」,一條以王財貴為主導的讀經產業鏈條已經形成。

 

國學熱與「讀經教主」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少年讀經十年,一朝聖賢夢碎.JPG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台灣學者王財貴在大陸宣講並建立起一套名為「老實大量讀經」的「理論體系」。十年前,讀經熱進入高潮,全國近百家讀經學堂雨後春筍般建立,大批少年離開體制教育,進入讀經學堂求學。如今,最早的一批讀經孩子已經成人,他們也成為了這場體制外「教育」的實驗品。

讀經少年:背了十年書,識字卻成了問題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台灣學者王財貴在大陸宣講並建立起一套名為「老實大量讀經」的「理論體系」,自言以培養聖賢為目的,以全日制讀經為手段。彼時,正是國學熱興起,「讀經運動」在中國勃興之時,王財貴的理論獲得大量信眾支持。十年前,讀經熱進入高潮,全國近百家讀經學堂雨後春筍般建立,大批少年離開體制教育,進入讀經學堂求學。如今,最早的一批讀經孩子已經成人,他們也成為了這場體制外「教育」的實驗品。

那麼,近十年的「讀經教育」成效如何?最早的這批讀經孩子又有什麼樣的心路歷程?今天,(8月29日)《新京報》刊發兩版獨家報導,起底「讀經熱」這種反體制教育的失敗,勾勒出一條以王財貴為主導的讀經教育產業鏈條。

報導如下:

讀經少年聖賢夢碎:反體制教育的殘酷試驗

十年前,讀經熱進入高潮,全國近百家讀經學堂雨後春筍般建立,大批少年離開體制教育,進入讀經學堂求學。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教育.jpg
(編按:一位台灣的成大學生,因為今年初曾到對岸的浙江大學當交換學生,帶回來第一手最真實的中國大學生態度、求知求學慾望,並和台灣學生做比較。中國學生連等待吃飯的時間都要做練習題,「學習以外還是學習」。但這位台灣交換學生認為,台灣學生競爭力很強。他上過中國的學校課程發現,他們學生不踴躍發言及討論,受軍事化教育的學生擅長考試,卻不會「課本沒教的事」。到底中國vs.台灣學生,我們有輸嗎?我們贏了什麼、我們又該積極補強什麼?請看來自台灣學生的深入剖析。)

2014年2月到6月,我曾在大陸浙江大學交換學生。回國後,許多人焦急的詢問我,對岸的學生是不是如傳聞中的「兇猛」?每天早上五點起床讀英文,每周末都窩在圖書館讀書,從來不進行娛樂活動,大學就是學習、學習、學習。當我還沒交換時,我原本也以為台灣輸定了,大陸競爭這麼激烈,人口基數又這麼大,我們拿什麼比?但交換後我改觀了,台灣學生沒有輸,甚至是優於大陸學生的,我們唯一缺少的就是稱霸世界的企圖心。

浙大是大陸綜合排名第三的大學,教授與學生自嘲是「大陸的小三」。教授是萬中選一的研究專家,學生更是將千中選一的天才。2014年大陸官方公布高考報名人數約為939萬人,其中浙大錄取5500人,學生的考試能力當然無庸置疑。我認識許多浙大生皆是家鄉的縣狀元、市狀元、甚至是省狀元,「考上浙大後全村張燈結綵、放鞭炮、大擺宴席慶祝。」朋友想起當天的盛況,依舊神采飛揚。

台灣一年大學考生約14萬人,就比例來看,大陸考生是台灣的66倍,而競爭激烈卻絕對不只66倍。大陸的高中教育基本上分兩派,一派實行多元教育,包含體育、音樂、藝術與科學實驗等課程,大多落於沿海地區的頂尖高中,學生自主性強,老師不必過度逼迫也能有好成績。另一派實行軍事化教育,學習內容主要為了考試,進入一線重點大學北清交,許多內陸地區的高中都採取這種高壓教育【註1】。兩派的分布與大陸開放先後及經濟發展有相當大的關係,沿海地區先行改革開放帶動教育觀念的進步,而經濟也較內陸地區佳,許多頂尖高中學子家境富裕,沒有非常大的壓力必須考入名校。然而內陸不然,高考進入名校可謂階級流動的唯一機會,貧窮加上獨生子女的壓力與高考招生制度的不公平【註2】,讓這群孩子不敢鬆懈,深怕考砸後毀了一生前途。

大陸排名第13的重點高中:河北衡水中學,以全封閉式軍事化管理著稱,必須全體住校,每年只有寒暑假能短暫回家,準備高考時甚至一年沒見過家人,人稱「衡水第二監獄」。衡中學生每天必須五點半起床做早操、晨跑,接著六點晨讀一路學習到晚上九點五十,總共十三節課十五個小時。「衡中的学生,连等待打饭的时间都要被利用上做题,」衡中老師說到,高三全年都在複習,做大量的模擬考題,除了學習以外還是學習。

經過激烈的高考後,進入名校的學生卻不能鬆懈,成績影響著未來的工作【註3】,也決定未來能不能出國念研究所。許多學霸背負著父母的期待跋涉千里來到北清交,為了家族未來絲毫不敢鬆懈,每天埋首在圖書館內,只求成為名校中的第一。大陸學生的求學過程可謂:十年寒窗無人問,只盼一舉成名,天下知。

聽完大陸學生求學的經歷後,許多台灣朋友感嘆:「他們那麼認真,我們豈不輸定了?」我認為不然,台灣學生的競爭力還是很強。上過大陸的課程就可以發現,大陸學生不踴躍發言及討論,受軍事化教育的學生擅長考試,卻不會「課本沒教的事」。一個人實力並不是用考試成績衡量的,「溝通管理」這堂課拿滿分就能與他人進行有效溝通嗎?現在的社會需要T型人才,必須快速學習並且適應變動的環境,只會讀書的考試機器是無法適應的。卻必須注意那些受多元教育的學生,他們有更多的經歷,除了學習外,組織社團、人際溝通甚至是藝術與音樂都相當拿手,是台灣學生不可忽視的對手。

「其實台灣大學教育還是很優秀的,課堂師生互動更頻繁、學生報告更具創意、教授教學方式也更多元。可能和台灣教授多是歐美回來的博士,大陸教授大多還是中國博士居多。」一位在台灣唸碩士的陸生談到。我在浙大受到的教育也是單向的傳授居多,教授不會主動與同學互動,或是有意與同學互動,學生卻不踴躍發言。而且教授的內容與課本大同小異,其實很多學霸並不認真上課,他們自己就能讀懂整本課本,教授並沒有發出應有的作用,利用自己的專業教授更深入的知識。大陸的大學教育進步也牽涉到課堂審查的阻礙,教授必須在學期前提出一整年的教育計劃,中央會審查其內容,造成教授多元教學上的困難,雖然最近逐漸放寬審查,但依舊造成教學創新上的困擾。所以許多優秀的學生選擇出國讀書,尋求更好的教育。【註4】

靈活的教育就是台灣的優勢,也讓台灣人才能更因應各種挑戰。「其實高考就是進入名校的一種途徑,花三年學習、複習、刷題的意義不大,應該更多元的學習,接觸藝術、音樂與體育等項目,這對於未來是更有幫助的。」一位讀過「監獄」高中的學生提及。高壓的教育無法產生創新人才,只能產生考試專家。「不過高中辛苦的學習確實鍛鍊我的心智,讓我們有毅力面對更多的挑戰,我們不怕吃苦,怕不成功。」這也是台灣與大陸最大的差異。自從1979大陸實行一胎化政策以來,現今大多數的獨生子女都面臨撫養雙親的龐大壓力,而且大陸薪資差異極大,最低薪資尚在2000元以下【註5】,最高數百萬元都可能,因此競爭的壓力關乎個人生存、家族興盛、結婚生子,若無法勝出,這一生恐怕只能在打零工中度過。台灣人卻不會有如此迫在眉睫的生存壓力,最低薪資19K也是大陸最低薪資的兩倍,雖然無法買車買房,對於個人的生活卻已足夠。

生活的壓力堅強大陸人的信念,我曾參加兩場浙大舉辦的創業大賽,每組人馬都以世界為目標,雖然大陸的市場已經很大,他們卻不滿足。結束後,那些年輕團隊的志氣深深震撼了我,他們自信地說:「馬雲不過就49歲、李彥宏45、馬化騰42,如果我們早生幾年一定不會比他們差。」

交換結束後,我訪問許多來台灣交換的陸生與去大陸交換的台生【註6】,其實大多數人都認為台灣學生還是相當有競爭力的,但也都感到台灣人缺乏「志氣」,一股邁向世界永遠不回頭的勇氣。「我多麼希望生在台灣這遍美好的土地,物產豐饒不愁吃穿,很能體會台灣學生安逸的心態。但我必須回鄉面對激烈的競爭,那股壓力是台灣人很難想像的。」一位來成大交換的陸生感慨地說到。

壓力終究是推動成長最大的動力。台灣在艱困的60、70年代曾是世界上最有志氣的國家,創造長達三十年經濟奇蹟。而今要如何拾起往日的志氣將是台灣最大的挑戰,專欄作家王盈勛也提到年輕人的夢想比起上一代更輕盈,單車環島、鐵人三項、泳渡日月潭,不再是與工作相關的夢想,沒當上外商公司總經理、沒成為跨國企業董事長也不是人生遺憾。意味著台灣人自我認同的主要來源,已逐漸從生產面,移轉到消費面,從工作面,移轉到生活面【註6】。如果我們不把工作成就做為人生的目標之一,怎麼和極度渴望成功的大陸人競爭?

對大陸的無知讓我們畏懼不前,媒體誇大的報導與校園內的以訛傳訛,讓陸生每天六點起床背單字、整學期待在圖書館讀書等謠言流傳,因此妄自菲薄,認為所有大陸人都更優秀,而不敢前往大陸工作。其實,台灣人實力不輸大陸,我們應該要更積極了解大陸,找出與大陸人的差異點,發揮大陸沒有的優勢。並鼓起勇氣踏出舒適圈、大聲說出夢想、勇敢地築夢踏實,用實力證明我們是最有志氣的人。

【註1】軍事化與多元教育的分布並非單純以內陸與沿海劃分,沿海後段高中也有軍事化的教育,內陸前段高中也有多元化的教育。整體而言,擁有良好經濟發展的地區,教育偏向多元化,經濟不好則反之。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