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道家思想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船.jpg


古文詩詞中的「忘」

「忘」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大致上有三層意義:

第一層「忘」是與「記得」相對之遺忘,是記憶的遺失,也就是一般所謂的「忘記」、「不記得」。

第二層「忘」是「超越」,是原有價值、執著的放下,道家的「忘」多屬於此類。

第三層「忘」是「泯滅」,有時也以「不知」稱之,是自我、理智的消除,與天地、萬物融合為一,道家的「忘」多屬於此類。

其中,第一層是「被動」的忘,主體並無自覺,與哲學無關;第二、三層是「主動」的忘,是主體有意識的自覺,屬於哲學範疇。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列子.png
上圖:《沖虛至德真經》八卷,明嘉靖十二年顧春世德刻六子全書本

列子:子子孫孫無窮匱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

列子名列禦寇,乃是先秦諸子之一。唐天寶元年,玄宗皇帝下令,在朝中設玄學博士,同時規定考取該博士者,需要研讀四部道家著作,分別為:《莊子》《文子》《列子》與《庚桑子》,同時封莊子為南華真人、文子為通玄真人、列子為沖虛真人、庚桑子為洞虛真人,而與四位真人有關的四部著作則相應稱之為《南華真經》《通玄真經》《沖虛真經》及《洞虛真經》。到了北宋景德四年,宋真宗又加封列子「至德」二字,於是《沖虛真經》又被稱為《沖虛至德真經》,列子其人則進一步被道教所神化,至宋徽宗宣和元年,又演變成為至虛觀妙真君,正式成為道家神仙。

然而有意思的是,在唐玄宗下旨置玄學博士後不久,就有人懷疑《列子》這部書的真偽。最初提出這種懷疑者,乃是柳宗元,他在〈辨列子〉一文中稱:「劉向古稱博及群書,然其錄列子,獨曰鄭繆公時人。繆公在孔子前幾百歲,《列子》書言鄭國皆云子產、鄧析,不知向何以言之如此?《史記》鄭□公二十四年,楚悼王四年,圍鄭,鄭殺其相駟子陽,子陽正與列子同時,是歲周安王三年,秦惠王、韓烈侯、趙武侯二年,魏文侯二十七年,燕釐公五年,齊康公七年,宋悼公六年,魯繆公十年,不知向言魯繆公時遂誤為鄭耶?不然,何乖錯至如是?」

柳宗元的懷疑是基於漢劉向、劉歆父子對《列子》一書的整理。劉向整理《列子》之後,寫了篇《列子序錄》,但這個序錄中提到列子是鄭繆公時的人,而此人的年代顯然與文中所提到的人物相去甚遠,所以柳宗元懷疑《列子》一書中有了後人的篡改和補充。

到了清代的姚際恆,他在《古今偽書考》中重述了柳宗元的觀點,指出了鄭繆公的問題,然馬達在〈劉向《列子敘錄》非偽作〉一文中,對這種觀點予以了辨析:「劉向《列子敘錄》的原文本是『列子者,鄭人也,與鄭..公同時』。在傳寫中,因字形相似『□』字誤為『繆』字。唐初成玄英《莊子疏》在《逍遙遊》『列子御風而行』後的疏文中說:『姓列,名禦寇,鄭人也,與鄭□公同時。』成玄英這一疏文的根據,只能是劉向的《列子敘錄》,足見成玄英所見之劉向《列子敘錄》作『鄭□公』,還沒有傳寫致誤。姚際恆竟因一字之誤,而疑《序》之全體,頗不合理。」

馬達先生認為將「□」誤為「繆」只是個傳抄的錯誤,唐初成玄英在《莊子疏》中的疏文內,卻沒有這種錯誤,由此說明,後世看到劉向《敘錄》中提到的「鄭繆公」不過就是傳抄的過程中錯了一個字,而姚際恆等人以此來徹底懷疑劉向《敘錄》為偽作,馬達認為,以一字之訛而懷疑該序的全體,這種態度「頗不合理」。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士.jpg

題解

《莊子.天下篇》中曾提到「道術將為天下裂。」原本天下的「術」是完整的全體,但是後世學者不得其全,只能執其一端,導致道術分裂。對此,莊子是以回顧的角度,感傷一個偉大學術傳統的逝去,「道術將為天下裂」反映出知識系統由「混沌」狀態向「細緻」狀態的發展,也顯示從「王官之學」走向「百家之言」的轉化。

德國思想家雅斯培曾經指出,西元前800至西元前200年之間,尤其在西元前600至前300年間,是人類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時期,在中國、猶太、印度、希臘等傳統文明,都不約而同產生了偉大的精神導師。雅斯培將這個偉大的時代稱為「軸心時代」,我們也可以說,這是人類各個民族由蒙昧走向文明曙光的「啟蒙」時代。

下文對舉「道」「術」二種根本觀念,並對彼此主從關係做出區別,對於理解「全面與局部」「無目的性與功利目的」「原則與技術」「遠見與短視」頗有助益,對於貫通高中國文課文課程,也有啟發性的意義。本站主編借此版面,對這位不知名的作者致上敬意。


道與術.jpg

對「道」與「術」的思考──淺談兩種不同的思維方式

人們對「道」與「術」二字並不陌生,但未能清晰、深入地把握這二字所蘊含的精要內涵、二者之間的關係以及二者對人類社會發展的影響和意義。其實,「道」「術」二字,可以用來解釋紛繁複雜的社會演變之根由。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月.jpeg

關於蝴蝶的夢

鼓琴與不鼓琴

如果演奏者鼓琴、吹笙、撥弦,我們聽到音樂。如果演奏者靜默而坐,不鼓琴,不吹笙,不撥弦,我們會聽到什麼?

莊子的哲學思辨總是問題,帶我們進入問題,思索冥想,而不是急於給答案、下定論。


「有成與虧,故昭氏之鼓琴也;無成與虧,故昭氏之不鼓琴也。」

老莊一脈,談聲音談得很多。「大音希聲」,把「音」和「聲」分開,提醒我們「音樂」並不是不斷發「聲」,「聲音」太多的結果是「五音令人耳聾」──「音樂」有時反而成為「噪音」,成為「聽覺」的傷害。

走在藏王初雪的山上,聽雪落寂靜之音,聽寒林裡輕煙流蕩。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jpg

老子道德經第一章 體道篇

【經文】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帛書甲本:道可道也,非恆道也。名可名也,非恆名也。无名萬物之始也,有名萬物之母也。□恆無欲也,以觀其眇;恆有欲也,以觀其所噭。兩者同出,異名同胃,玄之有玄,眾眇之□。

帛書乙本:道可道也,□□□□。□□□□,□恆名也。无名萬物之始也,有名萬物之母也。故恆无欲也,□□□□;恆又欲也,以觀亓所噭。兩者同出,異名同胃,玄之又玄,眾眇之門。

【翻譯】

道路可以讓人行走,但這種道不是永恒的常道。名稱可以用來指物,但這種名不是永恒的常名。無名是天地的開始,有名是演生萬物的母親。所以經常要無所欲望,以觀想天地之奧妙。有欲望,則可以觀想萬物的清楚明白之處。道與名都是同樣的源頭所生,只是名稱不一樣而已,都可以稱為「玄」,玄而又玄,這是通往所有精微真理的大門。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道德經.jpg

「道」與「德」的關係

道家於道之外又講所謂德。茲附論之。

道是萬物由以生成的究竟所以
(編按:普遍性),而德則是一物由以生成之所以(編按:特性)一物之所以為一物者,即德。

老子說:

「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勢成之。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畜之,長之育之,亭之毒之,養之覆之。」( 《下篇》)

一物由道而生,由德而育,由已有之物而受形,由環境之情勢而鑄成。道與德乃一物發生與發展之基本根據。

 《莊子.外篇》說: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