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jpg

跨不過去的門檻──《孔乙己》內容解析及問題討論

壹、情節結構:本文是一篇短篇小說,共有十三段,可分為四個層次:

一、開端故事的序幕、文章的楔子。
二、發展描寫孔乙己形象性格,及導致他悲慘遭遇的原因。
三、高潮描述孔乙己被打折腿的悲慘遭遇。
四、結局孔乙己的失蹤。

cf:小說的情節結構,通常會有開端、發展、高潮、結局四部分,請參閱小說的基本要素。

貳、內容大意(以下分別就小說的情節結構,分析全文內容)

一、開端:故事的序幕、文章的楔子。

這部分介紹了故事發生的主要場景──魯鎮的「咸亨酒店」,還介紹了以酒店為中心的人們,以及說故事的人──小夥計,最後引出主角孔乙己。

(一)故事發生的背景

本文寫於1919年,故事設定在1898年左右(清末光緒年間)故事發生不到10年,在1905年(光緒31年)科舉廢除


(二)咸亨酒店的格局:

門口是一個曲尺形的大櫃臺,櫃裏放了預備溫酒用的熱水。
魯鎮是一虛構捏造的地名,魯迅把世界縮小在一個魯鎮。以「魯」為鎮名,此一魯鎮象徵【 】。
魯鎮的焦點又放在咸亨酒店,舊社會的各種癥結都透過這間酒店表現出來,「咸亨」取自易經坤卦中的「含弘光大,品物咸亨」,意為恢弘包容的氣度光輝,寓含能使萬物生長的光明力量。這個正面美好意義的字眼被安排作為店名,暗示著人間的希望理想,與實際現實並不一樣,帶有強烈的【 】性,這也為全文的內容定下基調孔乙己的故事始終是在笑聲中展開的,但作品中描寫的人生內涵,卻又是那樣悲慘悽涼,因此這是一篇【 】其表,【 】其裡的小說,喜劇色彩非但沒削弱悲劇性、反更增強悲劇效果。

(三)酒客的種類:

「咸亨酒店」的酒客種類、消費型態:

1、【短衣幫(勞動工人)】:
他們收入不多,只可花四文銅錢買酒站著喝,或花一文錢買一碟鹽煮筍或茴香豆來下酒。

2、【長衫客(讀書人)】:
他們出手闊綽,可以走進酒店面隔壁的房子,要酒要菜,慢慢地坐著吃喝。

問題討論:
1、根據課文所述,畫出「咸亨酒店」的平面圖。
2、根據以上這兩項討論,分析作者如此安排酒店格局的用意何在?
3、比較這兩種客人有哪些差別?
4、承上題,這樣的差別說明了當時什麼社會現象?


(四)掌櫃的為人:

1、【對下屬永遠是一副凶臉孔,有諸多要求:他總是嫌小夥計不懂得伺候長衫主顧,又嫌他不善於在酒裏偷偷羼水。

2、【
對顧客的態度因身分而異,十足勢利眼】:官宦階級的長衫主顧,地位較高,會對他們特別周到侍候;但對於勞工階級的短衣幫,則會欺瞞他們,在酒裡面偷斤減兩。

3、狡猾奸詐,謀取暴利】:他會在短衣幫客人的酒裏羼水,貪圖蠅頭小利。

4、【對錢銀十分計較:對客人拖欠下的酒錢,必定計算分明,寫在粉板上。

5、【
對人毫無同情心】:他把孔乙己當作取笑作樂的對象,在孔乙己殘廢後,用手走路,他還念念不忘孔乙己所欠的十九個錢。

(五)小夥計的職責:

小夥計從12歲起,就在咸亨酒店裡工作。由於他的樣子太傻,掌櫃怕他侍候不了長衫主顧,又不懂在酒裏羼水,掌櫃只讓做些溫酒這類無聊工作。

問題討論:
1、故事中的「我」終於出現了,整個故事是透過他的觀察及回憶鋪寫成的。這個「我」是誰?
2、如果把說故事的人換成是掌櫃或其他酒客,他所看到的、想到的會是什麼?


(六)小夥計還記得孔乙己的原因:

掌櫃一副兇惡嘴臉,短衣酒客又嘮叨糾纏,長衫主顧對人也沒有好口氣,加上重複溫酒很無聊,這些都令小夥計覺得煩悶,只有等到孔乙己到來,酒店裡才有一點笑聲、多了輕鬆。

延伸思考:
此處介紹本文的敘述者──「我」的登場,「我」在故事中只是一個配角,是個咸亨酒店內的小夥計,專司溫酒的枯燥工作,透過其眼睛,讓場景集中於店內。魯迅選擇用這個角色來觀察,是一絕佳的視角,既是個在場者,又是個旁觀者。小夥計還只是個孩子,涉世未深,因此不帶成人社會的眼光,不帶偏見,不帶矯飾,不批判,只提供真切的畫面,留意到成人世俗眼光未曾注意的瑣碎小事,所觀注的只是引人發笑的趣事,完全符合一個孩子內在的心理,比較能不帶成人偏見地看待孔乙己這個人,透過小夥計「我」的敘述,看見掌櫃的唯利是圖,想羼水牟利,顧客也怕吃虧被佔便宜,顧客、掌櫃、小伙計之間彼此互不信任也讓故事本身客觀呈現,作者自己不親自現身說法,避免流於主觀批判。


二、發展:主角上場──孔乙己的形象性格,揭示導致他的悲慘遭遇的原因這部份主要是描寫孔乙己的形象,以及由此而鑄成的性格,並揭示導致他的悲慘遭遇的原因。

(一)孔乙己是個很特殊的顧客。

問題討論:
從這篇小說的開端(酒店空間、消費型態),過渡到主角的正式登場,妳有沒有慢慢發現,對比其他酒客,孔乙己的身上最何特殊之處是在哪裡?


 延伸思考:
這一段文字概括孔乙己一生,包含他的身份、個性、社會背景。他地位卑下,但他又不忘讀書人身份,揉合這二種矛盾的角色,表示他是個現實窮困潦倒,卻不肯面對現實,空有身份卻無地位,既爬不上社會上層,又無法放下身段的落魄老書生。他科舉無著,落人輕視,但又不肯脫去那件標誌著讀書人身份的長衫,因為那無非
是保留他唯一值得炫耀之處與存在價值,也藉此逃避現實中的挫折和困境。  

 
(二)孔乙己的形貌:

他身材高大,但臉色青白,有皺紋,臉帶傷痕,亂蓬蓬的花白鬍子,穿一件又髒又破的長衫,似乎十多年沒補沒洗。

延伸思考:
本段刻劃孔乙己非常細膩,從外貌、講話、動作、個性,都有明確描寫。孔乙己對旁人的責難雖然加以反駁,強辯自己清白,卻難掩自己的窘迫尷尬,作者成功塑造一個落魄老書生,不切實際只讀死書,一個不能隨時代進步,與社會脫節的舊式文
人,被其他人取笑、鄙視,卻仍昏睡不思改變,終究會被現實淘汰。孔乙己的悲劇是雙重的,一方面是舊式讀書人的悲劇,也是社會底層被壓迫、被欺凌者的悲劇。


(三)「孔乙己」這個綽號的來源:

孔乙己其實不是他的本名,他本姓孔,但說話時滿口「之乎者也」等文言字詞,令人聽後半懂不懂,人們便從描紅紙上「上大人孔乙己」這些半懂不懂的話裏,給他取這個綽號。

問題討論:

人物的名字,在小說中經常充滿著暗示。孔乙己雖然出自舊時兒童習字的描紅紙字句,但「孔」與「乙己」有可能象徵什麼?

(四)孔乙己的生活情形:

1、曾讀過書,但沒有考上秀才。

2、不會營生,生活越過越窮,弄到要討飯。

3、寫得一手好字,替人抄書維生,但他好吃懶作,所以沒有人再叫他抄寫。


(五)孔乙己與旁人的互動:

1、孔乙己與眾酒客

眾酒客: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的酒客便都看著他笑。
*有人會叫說:你又添新傷疤了!
*有人看他們反應,就故意嚷嚷:你又偷東西了!
*有人更明講:我親眼看到你偷東西被吊著打了!


眾人施加在孔乙己身上的刺激越來越重】,目的只在激起孔乙己的回應,因為他的回應更逗人發笑。眾人都以看笑話的心情看孔乙己,在言詞間無不尖酸刻薄挖其瘡疤,如「又添新傷疤」「一定又偷了」,而且窮追不捨,落井下石,毫不留餘地,更用「親眼」加強真實性。

孔乙己:

*起初他不回應眾人的嘲笑,只對櫃裡說要溫酒及茴香豆(而且還在桌上排出九文大錢)
*孔乙己漲紅了臉,額頭綻出青筋,開始與人爭辯。孔乙己說出一連串別人難懂的話(什麼……什麼……之類)


孔乙己要藉著「讀書人的事不算是偷」,【來維持自己僅存的尊嚴】,用「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來掩飾自己貧困窘迫,勉強建立自己薄弱的心理建設】

問題討論:
1、這個「不回應」表現他的何種心態?
2、這個「排九文大錢」表現他的何種心態?


眾酒客:
*旁人問孔乙己,你當真識字嗎?
*他們接著又說,那你怎麼連秀才都考不上呢?

眾人挖苦孔乙己的問題,越來越尖銳。

孔乙己:

*孔乙己看著問他話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
問題討論:這個「不屑」表現他的何種心態?
*但面對第二個問題,孔乙己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臉上籠罩一層灰色。
問題討論:這個「不安」表現他的何種心態?

2、孔乙己與小孩子

孔乙己:
*孔乙己給鄰舍小孩子一人一顆茴香豆。
*他著了慌,伸開五指將碟子罩住,說已經不多了。
*然後又是一連串之乎哉也。


這裡我們也看到,孔乙己真的那麼全然慷慨嗎?

小孩子:

*他們吃完豆,仍然不散。
*一群孩子在笑聲裡散了。


3、孔乙己與小夥計

小夥計:

*小夥計(我)可以附合眾人一起笑孔乙己,掌櫃絕不責備。
*我心想,討飯一樣的人,也配考我嗎?
*我暗想,我和掌櫃的等級還很遠。
*我懶懶答:誰要你教。

從這裡開始,敘述者(小夥計)對孔乙己的立場,開始出現微妙的變化:從回過臉去,不再理會…又好笑,又不耐煩…懶懶地答他…愈不耐煩...小夥計的情緒開始有層次上的加強】。本來掌櫃勢利眼固不待言,但【連年紀尚幼的小夥計,也加入成人嘲笑孔乙己的行列,有樣學樣,跟著大人瞧不起弱者,也學到大人世界的藐視眼光】,慢慢走向麻木冷漠,這是整個社會由上到下、由老到少共同宿命。而這個「我」在那個社會中也沒讀多少書,識多少字,卻不屑學習,【「我」同樣也是個永無翻身機會的人 ,但小夥計對孔乙己不以為然,對自己未來前途一無所知】。他的冷淡與孔乙己的懇切熱心,形成強烈對比。

孔乙己:

*孔乙己知道自己不能和他們聊天,便只好向孩子說話。
*他想考一考小夥計茴香豆的「茴」字會不會寫。
*他等了許久,懇切並主動教小夥計,並且說記下這些字,將來做掌櫃可記帳之用。
*他教小夥計回字的四樣寫法時,顯出極高興的樣子。
*他見小夥計毫無興趣,嘆一口氣,顯出惋惜。


孔乙己三句不離本行,他想「考一考」、「等了許久」、他的「高興」和「惋惜」,都是為了【找到能證明他存在價值的機會。孔乙己想向小夥計賣弄「回」字的四樣寫法,說明了孔乙己喜歡吊書袋,炫燿多數人不會使用的文字,但是他卻不自知:這在多數人心中是所謂無用的知識,是一種不合時宜的心態】。

(六)孔乙己的思考行為反應模式:

酒客奚落他偷竊挨打:
【】→【 】→【】
酒客挖苦他科舉不第:
【】→【】→【】
孩子要求他分茴香豆:
【】→【】→【】

延伸思考:
這裡同學們可以看到,每人的思考行為反應都有固定模式,妳清楚知道妳的模式嗎?


(七)孔乙己身上的讀書人身分特徵:

1、衣著

老是穿著那件又髒又破的長衫,因為「長衫」讀書人的標誌。

2、言談

對人說話,滿口之乎者也,又常引述古書裏的詞句,表示自己曾熟讀古籍。與小孩說話,也是圍繞讀書、寫字之類的話題,以示自己是讀書人。

3、心理


偷了人家的書籍,給人們訕笑,還是顧念著自己是讀書人的身份而加以掩飾,認為讀書人「竊書」不算「偷書」,請求其他人不要侮辱讀書人。


問題討論:
1、「身分」本指一個人在社會中所具有的地位,請說分析孔乙己對自己的「讀書人身分」,抱持何種心態?
2、常言道:性格決定命運,造成孔乙己成為笑柄、及他個人的悲劇,原因是什麼?


(八)孔乙己的性格(人品):

孔乙己的缺點:

1、
習慣性偷竊

孔乙己因偷了人家(何家)的書而被吊著打,而引來眾人的嘲笑。

2、【自恃身分、好面子

他本來身材高大,是可以做粗重的工作來維生;但他捨不得捨下那件又髒又破的長衫,去做短衣幫的工作。而他又為了掩飾自己又偷東西,便說竊書不能算偷。

3、【 
好吃懶作

他不會營生,又怕勞動,又好喝懶做;他本來寫得一手好字,是可以替人家抄寫維生;但他「不到幾天,便連人和書籍紙張筆硯一齊失蹤」,所以沒有人再叫他抄寫。

4、【賣弄學問

說話時喜歡吊書袋,常把「君子固窮」「之乎者也」的話掛在口邊。而「回」字一般有四種寫法,有的寫法只見於古籍,只有孔乙己才會注意這些沒有用的字,並把這看成學問。

5、【
默默忍受、自暴自棄

他對於酒店裏的人對他的種種侮辱,雖偶有申辯,但大都默默忍受,並以懇求的眼光希望別人放過他。他又自暴自棄,考不到功名,受人家取笑,便頹唐不安,對前途絕望。

孔乙己的優點:

1、【有信用、不拖欠金錢

孔乙己雖然時常偷東西,但在酒店裏,他的品行比別人都好,從不拖欠酒錢,雖然偶爾沒有現錢,但也會在一個月內清還。

2、【熱心、樂於分享

孔乙己窮得只能買少量的茴香豆,卻還慷慨地把茴香豆分給圍繞著他的小孩子吃;他又熱心教小伙計學寫字、期許他將來當上掌櫃。

3、【知道羞恥

被人打斷了腿,卻辯說是跌斷,他還用懇求的目光,請求別人不要取笑他。


 延伸思考:
孔乙己雖然潦倒、迂腐,但仍有可取之處。一篇好的文學作品,必然讓讀者看到真實的人性,而真實的人性必然是好壞參半的,如果只有單方面的評價,比如完全只有好,或完全只有壞,只能是童話或卡通,而不是真正的文學或小說。此處跳出原有的敘述脈絡,以【】來補充說明孔乙己的前半生。

 
(九)眾人對孔乙己的態度:

1、掌櫃:

只想著孔乙己還欠他十九文酒錢。

2、客人:

他們專以挑孔乙己的瘡疤為樂,嘲笑他因偷東西而被人打,譏諷他考不上科舉;孔乙己只是為他們帶來歡樂的取笑對象。

3、小伙計:

當孔乙己熱心教導他識字時,他顯得不耐煩,沒理會孔乙己。他認為像孔乙己這類討飯一樣的人,是沒資格考他和教導他的。

4、小孩子:

孔乙己讓孩子們吃他的茴香豆,但又捨不得給他們全都吃掉;結果孩子們一哄而散。由此可見孩子們也不太瞧得起孔乙己,不願和他交談。


(十)孔乙己的出場與空間氛圍的關係:

1、偷竊挨打

……引得眾人都哄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2、質疑識字


……在這時候,眾人也都哄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氣氛。在這些時候,我可以附和著笑,掌櫃是絕不責備的。(掌櫃不責備小夥計笑孔乙己,這在教育上給我們深遠的啟示。)

3、分茴香豆


……於是這一群孩子都在笑聲裡走散了。

4、夥計評論

孔乙己是這樣的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麼過。(後面兩句,真是淒涼!)


問題討論:
1、文中第四段及第六段都以「眾人都哄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作結。究竟是甚麼原因,令「眾人都哄笑起來」?店內外充滿的,真是「快活」嗎?
2、本文第九段寫著:「孔乙己是這樣的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麼過。 」作者寫這句話有甚麼用意?


三、高潮:描述孔乙己被打折腿的悲慘遭遇。

這部份著力描寫孔乙己的悲慘遭遇:被打折雙腿後的可憐境況。

(一)孔乙己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輕重:

孔乙己雖帶給人們歡樂,但他在別人的眼裏並不重要,從以下三處可知:

1、他很久沒有到酒店喝酒,也沒有人想到他(「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麼過」)。

2、掌櫃在中秋節前結賬時,發現孔乙己還欠了十九個錢,才自言自語地提到他的名字,這才喚起小伙計對他的印象。

3、掌櫃每想到孔乙己,只將他等同於欠十九個錢的人。酒客看到他斷腿,也只是說笑。

延伸思考:
掌櫃漫不經心地問,酒客也毫不在意地回答,在這些對話中,我們看到孔乙己在眾人心中是個可有可無、無人聞問、無關緊要的角色,也強烈凸顯社會的冷漠麻木,人與人之間充滿疏離隔閡,彼此漠不關心。由此為過渡,以下將故事進展到另一個更深沉的悲涼情節中。


(二)孔乙己最後一次出場的前奏:

酒客你一言我一語的,談論起孔乙己因偷東西而被丁舉人打折腿的事。

丁舉人和孔乙己同是讀書人,但酒客們對他們的態度,卻有明顯不同:


1、對丁舉人:

酒客提到丁舉人時態度誠惶誠恐,敬畏非常,如說孔乙己偷他的東西是「自己發昏」,又說丁舉人「他家的東西,偷得的麼?」。這全是因為丁舉人考取了舉人的名銜,有當官的資格,成了有勢有權的人物。

2、對孔乙己:


酒客對孔乙己則諸多取笑、挖苦、揶揄,取笑他偷人家的東西、沒有真材實學、考不到秀才等。這全是因為孔乙己連秀才也考不到,生活窮困,所以被人看不起。

延伸思考:
丁舉人半夜動用私刑,手段凶殘,卻無人站出來表示憤慨不平。諷刺許多文人一旦登科,身份地位從此不同,就完全變了個人,開始胡作非為,漁肉鄉民,而沒考上的讀書人就受盡欺負,社會地位不可等同而語,眾人卻也把這種現象視為理所當然。


(三)孔乙己最後一次出場:

孔乙己在中秋過後再出現,但因為腿折斷了,要用手爬到酒店買酒,境況淒涼。而他的外貌、語言、神情和動作都與以前有顯著的不同:

孔乙己

第一次出場

最後一次出場

外貌

身材高大,臉色青白,臉上有皺紋、傷痕,鬍子花白,身穿又髒又破的長衫。

臉黑而瘦,身穿破夾襖,盤著兩腿,下面墊一個蒲包,用草繩在肩上掛住。

語言

滿口「之乎者也」、引經據典與人爭辯。

說話簡短,不大願意與人爭辯。

神情

睜大眼睛,漲紅著臉地分辯,額上青筋綻出;或顯出不屑置辯的神色。

潦倒頹唐,對別人的訕笑,不再分辯,只露出懇求的神色。

動作

付錢時,「排出」九文大錢。

付錢時頗感吃力,要從破袋裏「摸出四文錢。由於折了腿,所以要用手來走路。


 (四)孔乙己最後一次出場的時間空間象徵:

問題討論:
1、文中緊接著說
「中秋之後,秋風是一天涼比一天」,這象徵什麼?
2、在孔乙己最後一次登場(也是他人生即將走謝幕)的這一段,你有沒有發現空間中有一非常重要的
象徵物,請指出它是什麼?並說明妳的理由。


延伸思考:
孔乙己他原本想走入長衫群,卻被排除於體系之外,自我身份的斷裂,不能面對現實,加上社會冷漠,終成悲劇。故事中除了主角之外,所有人的話或行為或多或少都充滿攻擊性,輪流對準孔乙己的傷口、隱痛,讓他難堪。孔乙己死前最卑微的願望,也不過是別人能平等地看待他,尊重他做為一個「人」的尊嚴,把他當作是一個「人」來對待而已,而對他來說,只有晉身士大夫階級,才擁有人能享有的尊嚴。


(五)孔乙己被打斷腿後,與旁人的互動:

孔乙己因偷丁舉人的東西而被打折了腿,在現身之前,成為酒客和掌櫃的談話內容(課文節錄):

*掌櫃:「哦
……後來怎麼樣?……後來呢?……」最後也不再問。
*掌櫃看見孔乙己用手走來,只是笑他:「孔乙己,你又偷東西了!」

*「孔乙己長久沒有來了,還欠十九個錢呢!」(第一年中秋前)*「孔乙己麼?你還欠十九個錢呢!」(第一年中秋後)
*「孔乙己還欠十九個錢呢!」(第二年年關)

*「孔乙己還欠十九個錢呢!」(第二年端午)
*酒客:「他怎麼會來?他打折了腿了……怎樣?誰曉得?也許是死了。」
*小夥計:「我『也才覺得』他的確長久沒來了。」

說明:
人們並不可憐孔乙己,反而跟以前一樣取笑他,揭他瘡疤。在別人眼裏,十九文錢比孔乙己的一條命更重要。在那個世態炎涼的時代,對弱勢者基本的態度是:取笑嘲弄與冷漠無情。

孔乙己最後一次現身與旁人的談話(課文節錄):

*孔乙己這回卻不十分分辯,單說一句:「不要取笑!」

*孔乙己低聲說道:「跌斷,跌,跌……
*他喝完酒,便從旁人的說笑聲中,坐著用這手慢慢走去了。

說明:

孔乙己因偷竊而被打斷腿,但他仍說雙腿是跌斷,是因為他在意自己是讀書人,讓人知道自己偷東西很丟臉。

問題討論:
1、中重複不斷提到掌櫃說「孔乙己還欠十九個錢」這句話,究竟有甚麼作用?


四、【結局】:孔乙己的失蹤


這兩段筆墨很少,寫孔乙己一去無蹤,可能已經死去,他的人生故事,到此也完結了。

問題討論:
1、為什麼「小夥計」(我)會說「大約孔乙己的確死了」?
2、「大約」與「的確」是語氣矛盾的語詞,請妳說說,作者為什麼要這麼寫下結語?


五、本文總結、前後比較

(一)孔乙己前後臉色變化:

【】(清苦)→【】(羞恥)→【】(挫折)→【】(絕望)
透過臉的顏色做為線索,讀者可以體察這些細微變化,背後代表小說人物的心情、命運的改變。


(二)孔乙己在全文形象上、動作上的變化:

孔乙己前後動作變化,均暗示其生命「存在」的變遷過程:
【】在新舊改變的時代無法站有一席之地
【】被邊緣化有如奴隸
【】走向毀滅死亡


對比小說一開始描寫孔乙己的「身材很高大」,此處孔乙己最後一次現身時卻縮小成被打斷小腿,爬著走路,櫃檯裡的人都看不見他,那是象徵他已被踐踏、更沒有存在的意義與價值了。用手爬行的乞丐,魯迅用這個最後的形象,來表明一個沉痛的悲劇。


(三) 作者透過孔乙己的遭遇來反映當時社會的兩種現象:

1、人情冷漠

掌櫃:對孔乙己的可憐遭遇不但沒有絲毫的同情,反而對窮途末路的他取笑作樂,還念念不忘他所欠的酒錢。

酒客:一直拿孔乙己作笑柄,揭他偷別人的東西和考不到秀才的瘡疤,揭他心靈的痛苦以取樂。

小伙計:雖沒有跟其他人一起嘲笑侮辱孔乙己,但認為他沒有資格教自己認字,對他表現得極度冷淡及輕視。

小孩子:小孩子也沒有興趣和孔乙己交談,當吃過他的茴香豆後,便一哄而散。

2、科舉流弊

孔乙己死抱讀書求功名的心理,但考不上科舉,這對孔乙己來說,無疑是走上絕路。加上他不會營生,又養成好喝懶做的陋習,最後窮途末路,只好去偷,卻被打折了腿,終於無聲無息地死去。但丁舉人因有功名,便可以為所欲為,人人敬畏。這就是科舉制度所造成的階級差異,和社會勢利心態。

(四)作者反映當時社會現象的背後目的:

1、魯迅寫酒店裡笑聲,是要借此撻伐社會的殘酷,人們笑孔乙己「偷書不算偷」的強辯,笑他滿口之乎者也的酸腐,笑他臉上的傷疤,笑他被人毒打,連他被打斷了腿只好坐著蒲包爬來時,仍沒有放過取笑他的機會,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這種捉弄他人的笑聲是刺痛的而殘忍的,但眾人卻從中感到「快活」,這不但是孔乙己的可悲與不幸,也是整個社會的可悲與不幸。民眾對不幸的人普遍缺乏同情關懷,表現出冷漠涼薄,他反映出這樣的社會,無非希望人們能從愚昧麻木中醒覺過來。魯迅不僅關心孔乙己橫遭不幸,且更重視整個社會如何看待遭受不幸者的行為態度,真正要治療的不只是一個孔乙己,還有整個社會。 

→對應於上述的【 】

2、本文充滿舊式知識分子的沒落、封建思想對人性的桎梏、人們對科舉的迷信,作者希望藉此喚醒人們起來改革舊思想中的痼疾。這樣有著盲點、痼疾、弊病的社會,全世界都一樣,古代和現代,今天和明天都不會消失。
魯迅表面寫發生在中國清末的社會與中國人,實際他也同時表現人類社會普遍而永恆的一個悲劇。表面上孔乙己受了科舉制度毒害,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但他也象徵了個人與社會之衝突的多種意義。在任何國家或任何社會中,有多少人就像孔乙己那樣,不為社會所接納,被群眾嘲笑、欺淩和侮辱,只是原因不同而已。古往今來、中西社會,在漫長歷史文化中,也有多少陳年而難以根除的汙垢累積。孔乙己代表了理想或幻想與現實社會的衝突,他的悲劇在於他分不清理想(或幻想)與事實的區別但魯迅其實也提供我們去思考,是誰、是哪種社會、哪種文化傳統,提供給他這樣不切實際的理想?讓他放棄掉原有值得珍惜的,而把自己一生葬送在那裡。

→對應於上述的【】

 
《孔乙己》段落解析及問題討論,請另參見:

不值十九錢的生命──《孔乙己》段落解析及問題討論

孔乙己.jpg

【文章出處】
《吶喊》
〈孔乙己〉
作者:魯迅

【資料整理】
本站。

 

全站熱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