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png
想像示意圖

題解

本文選自《范文正公集》。岳陽樓在今湖南省岳陽市,下臨洞庭湖,遠眺湖中的君山,景象極為開闊。相傳其前身為三國時吳魯肅為訓練水軍所築的閱兵臺,唐玄宗時,岳州(今湖南省岳陽市)刺史張說擴建,並命名為岳陽樓。記,文體的一種,以記敘為主要的表達方式,內容所包甚廣,如亭臺樓閣、山水名勝、圖畫器物、人物事件等,內容多元,故又名雜記,都可以是記敘的對象。全文敘說作記的緣由,藉覽物之情寄託作者「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宏偉抱負。


宋仁宗慶曆四年(西元一○四四),滕宗諒被貶為岳州知州,翌年重修岳陽樓,並請范仲淹作記。范仲淹其實並未到過岳陽樓,是根據滕宗諒送來的洞庭秋晚圖等相關資料寫成。當時范仲淹因政治理念與朝廷不合,自請外放,為鄧州(今河南省鄧州市)知州,與滕宗諒的處境相似,於是藉本文相互慰勉,超越個人的際遇,抒發進退自處之道以及憂國憂民的抱負。

全文融敘事、寫景、抒情、議論於一爐,先描述一般遷客騷人觀覽景物的心情,再推究古仁人的心志,最後表達自己豁達的胸襟及以天下為己任的精神。層層深入,結構嚴謹,又以駢散相間的筆法書寫,使文章錯落有致,詞采典雅弘麗,寄意深刻宏遠,成為傳世不朽的名篇。

山水.jpg
想像示意圖

岳陽樓記
 
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具興,乃重修岳陽樓,增其舊制,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屬予作文以記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前人之述備矣!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騷人,多會於此,覽物之情,得無異乎?

若夫霪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耀,山岳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薄暮冥冥,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游泳,岸芷汀蘭,郁郁青青。而或長煙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躍金,靜影沉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乎!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時六年九月十五日。

【文章出處】
《范文正公集》
〈岳陽樓記〉
原作者:范仲淹

小船.jpg
想像示意圖

章句翻譯

(一)譯文:

慶曆四年春,滕子京(滕宗諒,范仲淹友人,被誣私用公款,當時被貶謫)(編按:全文文眼為「謫」)守巴陵郡。越明年到了第二年,即慶曆五年),政通人和,百(眾多)廢具(通「俱」,全部)興,乃(於是)重修岳陽樓,增其舊制(規模),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屬(音ㄓㄨˇ,通「囑」,請託)(通「余」,我)作文以記之。

譯文:
慶曆四年的春天,滕子京被貶謫為巴陵郡的太守。到了第二年,政事推動順利,人民安居和樂,所有廢弛的政事都興辦起來了,於是重新修建岳陽樓,擴大它舊有的規模,把唐代賢人和當代人的詩賦刻在樓上,並請託我作一篇文章來記述這件盛事。
說明:
1.本段記事。
2.范仲淹並未親自來到洞庭湖,而是接受朋友請託,根據資料憑空想像寫成岳陽樓記。


(二)

(通「余」,我)觀夫巴陵勝狀(美景),在洞庭一湖。銜(含著)遠山,吞(吸納)長江,浩浩(水勢廣大)湯湯ㄕㄤ,水勢湍急),橫(廣闊)無際涯;朝暉夕陰(從早到晚,有時陽光晴朗,有時天色幽暗,互文修辭),氣象萬千;此則岳陽樓之大觀(偉大的景觀)也,前人之述(即前文所述「唐賢今人詩賦」)備矣!然則北通巫峽,南極(到達)瀟湘,遷客(被貶外調的官吏)騷人(多愁善感的文人),多會於此,覽物(指洞庭湖的景物)之情(指下文所稱之二種心情,即因晴而喜、因雨而悲),得(能)無異乎(激問)
譯文:
我觀察巴陵郡的美景,完全在於洞庭湖,洞庭湖好像口含著遠處的君山,吸納著長江的流水,湖面遼闊,水勢湍急,廣大無邊;從早到晚,有時陽光燦爛,有時天色昏暗,景象變化無窮;這就是在岳陽樓上可以看到的壯麗景觀,前人作品的描述已經很完備了。然而巴陵郡北邊通往巫峽,南邊遠達瀟水、湘江,貶謫外調的官吏和多愁善感的文人常在這裡聚會,他們觀賞這些景物的心情,能夠沒有不同嗎?
說明:
1.岳陽樓的大觀是指: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
2.遷客騷人聚集於洞庭湖,覽物之情,是有不同的:晴喜、雨悲。


(三)

若夫(至於)霪雨ㄧㄣˊ,久雨)霏霏(細雨下不停的樣子),連月不開(放晴);陰風怒號,濁浪排(推擠、衝擊)空;日星隱耀,山岳潛(隱藏)形;商旅不行,檣(音ㄑㄧㄤˊ,桅杆)傾楫(音ㄐㄧˊ,船槳)(折斷);薄暮(傍晚。薄,接近)冥冥,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離開)(京城)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譯文:
至於綿密細雨下個不停,接連幾個月天氣都不放晴,冷風像發怒似的大聲號叫,渾濁的浪濤洶湧澎湃,推向空中,太陽星辰的光輝都被隱藏,高山峰巒的形體也被遮蔽,商人旅客不敢出行,船桅傾倒,槳楫折斷,傍晚時天色昏暗,聽見老虎咆哮、猿猴哀鳴。這時登上岳陽樓,就會引發離開京城、懷念故鄉的情懷,擔心被人毀謗、害怕被人譏諷,滿眼所見都是蕭條淒涼的景象,令人感慨到了極點,而悲從中來了!
說明:
1.
本段寫雨天的洞庭湖,段末由景入情。
2.
遷客騷人來到洞庭湖,遇雨則悲,內心易受到個人境遇與外在環境的影響。


(四)

至若(至於)春和景(日光)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天色與湖光上下輝映),一(全)碧萬頃;沙鷗翔集(棲息),錦鱗(魚,借代游泳,岸芷汀蘭(岸邊及沙洲上的白芷和蘭草,互文修辭。汀,音ㄊㄧㄥ,郁郁(香)青青(通「菁」,音ㄐㄧㄥ,茂密)。而或長煙一(全)(消散),皓月千里,浮光躍金(月光照在浮動的水面上,如同閃爍的金光,此句形容夜間月景,靜影沉璧(月影倒映在平靜的水中,如同沉下的玉璧,此句形容夜間月景,漁歌互答(編按:漁家在晚上以燈火吸引魚群進行撈捕),此樂何極(窮盡)!登斯樓也,則有心曠(開闊)神怡,寵辱偕(一同)忘,把酒(拿起酒杯)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譯文:
至於春風和煦,陽光燦爛,水波平靜,天色湖光上下輝映,一片碧綠,廣大無邊;沙鷗時而飛翔時而棲息,美麗的魚兒在水中悠游,岸邊和沙洲上的白芷和蘭草香氣濃烈,花葉茂盛。有時長空中的煙霧完全消散,明月照耀千里大地,月光照在浮動的水面,如同閃爍的金光,月影倒映在平靜的水中,有如下沉的璧玉,漁人以歌聲互相唱答,這種樂趣哪裡有窮盡啊!登上了岳陽樓,就會有心胸開闊,精神愉快,寵辱得失全都忘懷,拿起酒杯迎著和風,欣喜得意極了!
說明:
1.
本段寫晴天的洞庭湖,段末由景入情。
2.遷客騷人來到洞庭湖,遇晴則喜,內心易受到個人境遇與外在環境的影響。


(五)

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有的人)(也別於=不同於)二者(雨悲、晴喜兩種心情)之為(表現),何哉?不以(因為)物喜(指不因外在環境的好壞而悲喜,互文修辭),不以(因為)己悲(不因個人遭遇的窮達而悲喜,互文修辭),居廟堂(朝廷,指在朝為官,借代修辭)之高,則憂其民(不論在朝在野,既憂其民也憂其君,互文修辭);處江湖(鄉野民間,指在野為民,借代修辭)之遠,則憂其君(不論在朝在野,既憂其民也憂其君,互文修辭)。是(是故,因此)(在朝為官)亦憂,退(隱居不仕)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編按:未雨綢繆、深謀遠慮),後天下之樂而樂(編按:地獄不空(不度盡眾生),誓不成佛)」乎!噫!微(無)斯人(這種人,指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能先憂後樂的仁人),吾誰與(向)(歸附、歸宿)
譯文:
唉!我曾經探求古代仁人的用心,有與遷客騷人因雨而悲、因晴而喜的不同表現,這是為什麼呢?他們不因外在環境的好壞而悲喜,也不因個人遭遇的窮達而哀樂,在朝為官,就憂慮人民不能安居樂業;退居在野,就憂慮國君施政的得失。因此,出仕在朝為官也憂慮,退居在野也憂慮;那麼要到什麼時候才快樂呢?他們一定會說:「在天下人未憂慮之前就先憂慮,等天下人都快樂之後才快樂」吧!唉!如果沒有這樣的仁人,我要歸向誰呢?
說明:
1.本段由情入理。
2.古仁人的胸襟不同於遷客騷人(內心不受到個人境遇順逆與外在環境好壞的影響)。


六年九月十五日。
譯文:
時間是慶曆六年(西元一○四六)九月十五日。(當時范仲淹五十八歲,被貶鄧州知州)

 

水邊.jpg
想像示意圖

賞析
 

本篇雖為岳陽樓之重修而作,實乃藉事抒情,自寫懷抱。全文以「謫」字為線索融合記敘、寫景、抒情、議論於一爐,具有以下四點特色:

一、結構嚴謹,層層深入。本文第一、二段敘寫滕子京重修岳陽樓,請求范仲淹作記,並描述岳陽樓的景象大觀;然後以「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騷人,多會於此。覽物之情,得無異乎?」等六句為轉折關鍵導引出第三、四段雨悲、晴喜二種情境,將遷客騷人所見之景、所生之情,描繪得淋漓盡致。最後以「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等四句為轉折關鍵,點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和「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命意。前後文意,逐步推展,環環相扣。

二、即景生情,寓情於景本文最精彩的寫景、抒情,在於描繪雨悲、晴喜兩種情境。文中以洞庭湖的天氣和湖面為場景,描寫雨悲之時,令人有「滿目蕭然」的感覺,引發「去國懷鄉,憂讒畏譏」的悲情。描寫晴喜之時,則令人有「喜洋洋」的感覺,激發「心曠神怡,寵辱偕忘」的喜悅。

三、駢散兼用,韻語入文。本文寫景多用駢體,記事議論多用散體,駢散相間,錯落有致。全文三百六十字左右,四言句有五十二個,占全文之半有餘,因而形成一種整齊的節奏感。尤其是排偶句的廣泛運用,更形成一種對稱的美感。其間又偶爾用韻,如:「摧、啼」,「明、驚、頃、青」等,讀來音調和諧,具有感染力。

四、命意精警,卓絕千古。文中揭示崇高的生命情調和人格典範,是本文之所以傳誦千古的主因。本文寫作之時,范仲淹貶知鄧州,好友滕子京貶知岳州,凡人遭逢貶謫,都會憤憤不平,范仲淹卻能以「古仁人」勉勵自己,並借此勸慰滕子京,在文中標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進退自處之道,和「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命意,這種偉大胸襟,突破個人的愛恨悲歡,而著眼於天下百姓的憂樂,其思想遠遠超越一般「遷客騷人」的悲喜,卓絕千古,成為歷代知識分子景仰的典範。後人推崇范氏「以聖賢學問,發為才子文章」,即是針對他這種崇高偉大的胸懷而說的。

岳陽樓.jpg
上圖:岳陽樓(現代重建)

全站熱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