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三言二拍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雷峰塔.pn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杜子春.jp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蛇.jpg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杜十娘怒沉白寶箱.jpg

題解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選自明代馮夢龍白話短篇小說集《警世通言》卷三十二,屬於文人創作的擬話本。故事敘束北京名妓杜十娘,愛上捐粟入監的太學生李甲,兩人共謀百年之好,籌資贖身後,隨李甲歸鄉,卻在途中被心志不堅的李甲再賣給鹽商之子,萬念俱灰之餘,散盡深藏不露的珠寶,最後投江香消玉殞。這篇小說後來被多次改編為話本以及多種電影劇本,原文以明末白話文寫成,但篇幅仍長,故以今日白話文濃縮改寫,為便於區隔說明,各段標題為編者自加。

杜十娘怒沉白寶箱.jpg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

一、花魁艷名動京師 

自從永樂皇帝把京城從金陵遷到燕京,這原本純樸的燕京之地,也慢慢變成了花花世界。到了明神宗萬歷年間,四海昌盛,京都更是歌舞昇平,煙花十里,漫天笙歌,足以和金陵的六朝金粉相媲美。燕京的妓院歌樓主要集中在城南的「教坊司」,這裡三步一樓,五步一院,京城裡的煙花佳麗都在此爭奇鬥妍。

「教坊司」中名氣最大的妓院莫過於挹翠院,而在挹翠院中挑大樑的就是香艷名妓杜十娘。杜十娘原名杜薇(媺),早先也是官宦家的女兒,只因父親涉案下獄而死,一家人失去了依靠,剛滿十歲的杜薇被輾轉賣入挹翠院中。這小姑娘天生麗質,又早早養成一派大家閨秀的氣韻,一經調教,便是能歌善舞,知書達禮,把女人的魅力全備齊了。只因她在挹翠院的眾姐妹中,按年齡的排列的順序是第十,所以人們稱她為「杜十娘」。

杜十娘自十三歲開始接客,到如今十九歲,七年之中,不知經歷過了多少王孫,把他們一個個逗引得情迷意蕩,多少人傾家蕩產也不惜。七年來,杜十娘播下了艷名,鴇母杜媽媽則賺進了大把大把的銀錢。杜十娘日夜接客,時常賣弄著媚人的風情,似乎對每一位客人都濃情密意、款款相待,其實那付出的都是一派職業性的媚情,毫無真意可言。直到有一天,遇到了初涉人世的年輕太學生李甲,她才真正付出了純真無邪的柔情。

二、書生流連教坊司 

李甲是浙江紹興人,父親是浙江的布政使,官居二品,位高權重,一心希望自己的兒子名甲天下,所以取名甲。李甲從小在父親的管教下埋頭苦讀,科考未中,便被送到京城,入太學學習。李甲十八歲來京,未經世事,膽怯畏縮,又說一口紹興土話,交流不便,只有在太學中埋頭讀書;一年後,慢慢適應了京城的一切,悶久的心也開始躁動,於是趁著春光明媚之際,與同鄉太學生柳遇春相邀同遊城南的「教坊司」。他們來之前就打聽好了,到了後就直奔挹翠院,慕名求訪杜十娘。

杜媽媽把兩位錦衣公子迎入杜十娘房中坐下,兩個涉世不深的書生,都被杜十娘的明艷驚得發呆,心裡撲通跳個不停。杜十娘似乎對這兩個稚嫩的客人特別關照,十分殷勤地接待他們,相談之下對李甲尤為傾心。淪落風塵的杜十娘內心中已有自己的打算:她深知歡場女子待到人老珠黃時,終不會有好下場,鴇母杜媽媽又貪婪無厭,自己被捏在她手中,總是受盡煎搾;所以她早就留意著,只等遇到一個誠摯可靠的郎君,就贖身從良,委身相隨。現在她覺到機會已經來了,眼前這個從紹興來的讀書人,似乎不像一般公子哥那樣輕浮圓滑,性情篤厚,應當是可託付之人。如此想來,她不由得對李甲含情脈脈,同時還生出幾分羞怯來。

同窗柳遇春看在眼裡,有心成全他們,於是知趣地藉故先走了,把機會留給了李甲。李甲一開始就傾倒於杜十娘的艷麗姿容,又得了伊人的芳心相許,自然是喜出望外,把滿懷心思全擱在伊人身上。從此,李甲不顧學業,日日膩在挹翠院中,與杜十娘朝夕相守,儼然一對恩愛小夫妻。由於李甲手頭闊綽,不惜大把大把地拋撒銀子,樂得杜媽媽心花怒放,跑前跟後,把兩人侍候得熨熨貼貼,更在李甲面前低頭哈腰,笑容可掬,把他當成是個財神爺似的供養著。 

說明:
名妓杜十娘是個當紅的花魁名妓,迷倒眾生。落入風塵的七年之中,經歷過的王孫公子無不為她不惜傾家盪產,可她誰也不愛,只愛李布政史大人家的李甲公子。十娘在教坊裡待得久了,早就厭煩了那種送往迎來,既虛偽又不堪的愛情買賣。就因為她自己自覺她所處的世界是如此虛偽勢利,這讓她對真誠堅貞的愛情抱著極為強烈的期盼與憧憬,也為她自己的毀滅,埋下了前因。 

三、父子恩斷金援絕 

然而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李甲在青樓裡流連不返的事,不久就傳到千里之外他父親的耳朵裡。李父為兒子的不軌行徑大為震怒,立刻派人專程送來急信,嚴令李甲立刻束裝返鄉。李甲傍徨再三,終究割捨不了眼下如膠似漆的情份,不聲不響地違抗了父命,繼續留在挹翠院中。李父聞訊後暴跳如雷,立刻聲明斷絕了父子關係,並切斷了李甲的經濟來源;惟恐他另找門路,李父還特意致函京中親友,要求不得借錢給這小子。李父這樣做的目的,不外乎是想逼得兒子走投無路,只有乖乖地回到家裡,那時便可再行調教。

這邊李甲囊袋中的銀子漸漸減少,出手不免越來越緊,杜媽媽的笑容也隨著天天變少,不再有好茶好飯送到杜十娘的房裡。這對小情人知道形勢窘迫,卻又無計可施,李甲整天縮在房裡唉聲歎氣,杜十娘對他的熱情倒是沒有一絲兒減退,每天裡還不斷地給他鼓勵,勸他想辦法籌措資金。最後,杜媽媽不能再容忍李甲的白吃白住了,她站在杜十娘的門外,扯開喉嚨嚷道:「我們青樓人家,吃穿全靠客人,前門送舊,後門迎新,門庭才有生氣。既然沒有錢,就該知道讓賢,佔著我們家的搖錢樹,別的客人都上不了門,分明接了個鐘馗,小鬼不敢上門了!」 

四、紋銀三百贖還身 

杜媽媽話中夾槍帶刺,杜十娘聽了忍耐不住,打開門,向老鴇辯白道:「李公子當初也不是空手上門來的,進進出出曾是花過大錢哩!」杜媽媽見乾女兒這麼說,嘴一撇,沒好氣地頂了回去:「彼一時,此一時,老娘也曾好飯好酒侍候過他,銀子都花完了。別人家養著女兒,都是搖錢樹,日日有進財;偏我家晦氣,養了個退財白虎星,不但掙不了錢,卻讓老娘倒貼著給你白白養著窮漢,老娘的錢從何處來?」叨唸一陣後,她歇了口氣,好像還覺得不過癮,又接著挖苦道:「你偏心那窮漢也罷,有本事就讓他拿出幾兩銀子給我,讓你跟了他去,我也好討別的姑娘來繼續過生活!」

沒想到,這句話正好讓杜十娘抓到了希望,追問道:「媽媽,這話是真是假?」杜媽媽深知李甲的底細,連衣衫也典當盡了,料他也沒處找錢,便逞強說:「老娘從不說謊,當真呢!」杜十娘接著問:「媽媽,你要他多少銀子?」杜媽媽說:「若是別人,我定要個三千、五千兩,可憐這窮漢出不起,只要他三百兩,給我好去討一個姑娘來替代你。不過有個條件:必須是三日內辦妥,一手交銀,一手交人;若三日沒結果,老娘不管他公子不公子,一頓拐打他個光棍出去,到時候可莫怪老娘無情!」

杜十娘料想李甲籌銀不易,便求情道:「李公子身邊無錢,措辦得花些時間,三日太少,寬限他十日才好。」杜媽媽知道李甲在京城裡已斷了外援,赤手空拳,給他一百天也枉然,於是順勢做個人情,答應道:「看你面子,便寬限到十日吧。」杜十娘與媽媽的一段對話,李甲在房裡也聽得清清楚楚,他暗自高興,心想:這杜媽媽還算心軟,只要我三百兩銀子,雖然現在身無分文,區區三百兩紋銀,想想辦法,料想還是不難置辦的。 

五、仗義資助考情意 

杜十娘回房後,兩人又合計了一番,想到十天後,兩人便可雙雙對對地遠走高飛,不由得高興地擁抱在了一起。第二天一早,李甲興致勃勃地出門,來到三親四友門上,假裝說是要起身歸鄉,想借些盤纏。這些親友要拿出一些銀子來並不難,可李甲這段時間沉迷於青樓,在親友中早已壞了名聲,他父親也曾寫信來反覆交待了不可借錢與他,雖說他講是要作返鄉的盤纏,可誰知道他是不是會往那妓院裡送呢?於是都婉言回絕道:「近日手頭正緊,拿不出這麼些銀子來,慚愧!慚愧!」李甲轉悠了幾天,竟是個個如此,弄得他臉面丟盡,也沒借到一文錢。 

李甲感慨地不知如何是好,杜十娘大為不忍,夜裡悄悄地對他說:「郎君果然借不到銀兩麼?倒是妾所墊的被褥裡,還藏有碎銀一百五十兩,是妾平日裡積攢的私蓄,郎君可拿去用上,只是此外的一百五十兩,妾便無能為力,還得靠郎君努力了。」見杜十娘竟將平日裡好不容易攢下來的一點積蓄,全都交托了出來,李甲大為感動,有了一半銀兩,他心裡又有了一些希望。 

說明:
杜十娘在故事中一直都是主導者,她用她的努力,去決定自己的命運。她選中了忠厚溫存的李甲公子,一心想與他成就姻緣,結束那種送往迎來的生活,於是她故意趁杜媽媽在她面前數落時,刻意激怒她,探出自己的贖身價碼,然後自己跟杜媽媽交涉贖身的條件,再告訴她的李郎。她心知自己擁有無數財寶,要自己出錢是絕對不成問題的,但她刻意讓李甲去籌,這是愛情的考驗,考驗另一個人是否也願意為他們的美好將來努力。 

六、如期籌銀出風塵 

第二天他回到太學院,把情況盡數告訴了同窗柳遇春,柳遇春拍案而起,誇讚道:「此女真是有心人啊!真心可鑒,不可相負,讓我來幫你一把。」他回頭檢視自己箱中的銀兩,卻畢竟是遊學在外,財資不多,傾其所有,也只找出一百兩紋銀,交給了李甲,李甲感謝不已。還差五十兩,兩人又分頭去向其他同窗求借,轉了大半天,總算湊足了五十兩銀子,李甲千恩萬謝地捧著回挹翠院去了。終於湊足了三百兩銀子,一對情人笑逐顏開,這時剛是第九日,他倆沉穩篤定地等著第十天到來。

次日,杜十娘一早起來,對李甲說道:「此銀一交,就要隨郎君去了,這裡有我昨日在姐妹那裡借得的紋銀二十兩,郎君可拿去備辦舟車之類。」李甲此時正為路費發愁,又不好開口,得了銀子,自是歡喜。

話還沒說完,杜媽媽過來敲門了,高聲叫道:「十娘,今日是第十天了,李公子準備好了麼?」其實她正是來下逐客令的。 李甲聞聲,起身開門相迎,朗聲說:「承媽媽厚意,正煩相請。」便將那三百兩銀子堆在了桌上,直說:「請媽媽查收。」那杜媽媽沒料到李甲還真籌出了銀兩,頓時收住了笑容,想要反悔。杜十娘見狀,連忙上前道:「女兒在媽媽家多年,也為家中掙下了不少銀兩。今日從良美事,是媽媽親口所許,三百兩銀子不差分毫,又不曾過期;倘若媽媽失信不許,郎君持銀去時,女兒即刻自盡,恐怕那時媽媽人財兩失,後悔不及了!」說時態度十分堅決。 

七、姐妹集資贈寶箱 

杜媽媽無言以對,心裡猶豫了半天,只好取天平兌準了銀子,說道:「事已如此,也留你不住了,只是你要去時,即刻就可去,我家裡的衣服首飾,可一件也不能帶走!」杜十娘毫不猶豫地應了,脫下錦繡衣裙,摘下簪子耳環,穿了一身舊布衣,朝杜媽媽行了禮,便隨李甲出門而去。

院中其他姐妹平日裡跟社十娘關係都很好,見她要離去,都跑到院子中相送,平素特別與十娘要好的姐妹們,拉著十娘的手,含淚說:「十娘向為風流領袖,今日從郎出門,怎可衣衫襤樓,不是羞了我們姐妹了嗎?」於是把杜十娘拉進自己房中,拿出自己的衣服首飾,給她妝扮起來。一會兒,杜十娘便又流光溢彩地走出來。告別時,眾姐妹又拿出一個描彩塗金的漆箱,對十娘和李公子說:「姐夫攜姐姐千里遠行,不知何時才能與我們再見,我們姐妹合力給姐姐置了個箱篋,聊表心意!」

兩人感激不盡地與姐妹們揮淚告別,坐上一輛雇來的小車,緩緩離開了挹翠院。因去向尚未確定,兩人這天只好住進了城中的小客棧。

更深夜寒,杜十娘探問李甲:「我們這一走,何處安身?郎君曾有計議嗎?」

李甲喃喃道:「我們也只能回到家鄉我父母門下了,只是老父盛怒之下,若見我娶妓而歸,必然更增不悅,恐怕得罪娘子。想來想去,實在又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十娘道:「父子天性,豈能終絕,既然父親盛怒難犯,不如我們先到蘇杭勝地遊覽一番,然後郎君回家,求親友在父親面前勸解和好;我則先暫留蘇杭,待父親消氣後,郎君再來接我回去,不知可否?」

李甲高興地說:「此法甚好!」但轉念又一想,這麼一番周遊,杜十娘又要居留蘇杭,這用度的銀兩哪裡來呢?現在他手頭只剩下杜十娘給的那二十兩銀子了。

杜十娘察覺了他的猶疑,取鑰匙打開了那個姐妹們送的描金漆箱,這箱子打開側蓋後,裡面是很多小抽屜。杜十娘抽出第一層,摸出一個紅絹袋,遞給李甲,並讓他打開。李甲打開一看,裡面裝著一些白花花的銀子,足有五十兩。十娘開口道:「承蒙姐妹們厚意,給我籌了些銀兩,估計作這一路的用度已夠了!」 

說明:
李甲個性庸懦,從頭到尾從來都沒有任何自己的主見,別人說什麼他依什麼。他與十娘形成了一個極強烈的對照。這個人對自己的過去未來都沒有任何想法,遇到事情只會躲避與推搪,敢做壞事卻只會用哭討饒。 當十娘向李甲表明想嫁給他時,李甲怕父親,也從來不敢答應。或許他心中其實並沒有與十娘廝守終生的打算,從來都只是十娘一頭熱,他只是不敢拒絕罷了。 

八、歸舟夜飲傳歌聲 

只在小客棧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兩人就雇了馬車趕到潞河,從這裡搭了順路的差船,順著運河,一路南下。計劃都已定好,這一路上走得很是輕鬆,一路卿卿我我,同賞沿岸風光,李甲又對天發誓,決不相負。

不久,行到了瓜州,差船停泊岸口,李甲另雇了一條小船,把行李安頓,只等第二天渡江。這夜正值初冬月圓之時,銀輝染江,清寒襲人,江上景色特別寧靜悠遠。李甲對杜十娘提議道:「自出都門以來,一直困在艙中,今日獨占一舟,月色正好,不如到船頭去坐坐,既可賞景舒心,又可開懷暢飲,如何?」十娘也興致正高,說:「妾久少談笑,也正有此意,我們想到一處了!」於是李甲攜著酒具,牽了杜十娘的手,來到船頭,舖開氈墊,相對坐下,傳杯交盞,喝得十分暢快。酒到半酣時,李甲舉著酒杯對十娘說:「清江無人,明月相伴,如此良夜,豈可寂寂無歌,娘子是否肯為我高歌一曲?」十娘也興致勃發,隨即亮開清麗的嗓子,拔下頭上的金釵擊節,唱了一段婉轉幽怨的曲子。

說是清江無人,其實不遠處還泊著一條船,船主人是年輕富賈孫富,他夜飲歸舟,正等安歇,忽聽到江上飄來一陣婉轉動人的歌聲,頓時睡意了無。這孫富生性風流,仗著手中有錢,慣向青樓買笑,是個嘲風弄月的高手。他一聽歌聲,就覺這女子必定不凡,於是悄悄移舟過去,推開篷窗相望,瞥見杜十娘風姿誘人,在如水月光下,更顯得聖潔柔美,不禁心蕩神移起來。 

說明:
十娘是一位才貌雙全的不凡女子,非但有過人的美貌,而且擁有主導全局的智慧,料事神準。只可惜,她遇見了她以為可以託付終身的李甲公子,卻不知她這次卻是完全看走了眼。她想展開新人生的從良計畫,一切如她預料的進行著。不論是讓老鴇放人,考驗良人誠意,偷渡財產,規劃行程,無不依她所願。唯一不從她願的,是天降大雪,舟泊瓜州,讓李甲遇見富商孫富。而這背後所代表的,除了是人不可抗拒的命運,也包含人性中不可避免的弱點。 

九、酒後試探別有心 

也是天公作美,正在孫富為如何能勾搭上美人而撓耳搔腮時,天在黎明時分降下一場大雪,江面蒼茫,船隻無法航行,只好繼續留在岸邊,便給孫富提供了難得的機會。他著上貂帽裘服,十足一副貴公子的派頭,故意坐在船頭,扣舷而歌:「雪滿山中高士臥,月明林下美人來。」

李甲聽得鄰舟吟詩,伸頭出艙,看是何人。這一看,正中了孫富的計策,他趁機搭訕道:「老兄尊姓大名?」

李甲如實說了,少不得也問了孫富,接著兩人敘了些閒話,漸漸親熱。

孫富便邀請道:「風雪阻渡,乃上天讓小弟與尊兄相會,實屬有幸。舟中無聊,可否請尊兄上岸到酒肆中一飲?」

李甲客氣地說:「萍水相逢,何敢厚擾?」

孫富熱情地說:「說哪裡話!四海之內皆兄弟也!」

盛情難卻,李甲於是隨孫富登岸,踏雪來到了市中酒樓。他們揀選了個臨江的窗前坐下,酒保上了酒餚,孫富舉杯相勸,二人賞雪飲酒,相談甚歡。先是說些客套斯文話,幾杯下肚,逸興飛揚,話便說得無禁忌了。

談來談去,終於談到了杜十娘的身上,李甲胸無城府,在孫富的探問之下,把兩人如何相識,如何相好,後來又如何贖身相從,以至目前的窘狀,今後的打算,全一五一十地抖露了出來。最後還感慨發問:「有家難歸,只好暫時留連於吳越山水之間,孫兄以為此舉如何?」

孫富故意沉吟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說:「乍會之間,交淺言深,誠恐見怪,實難盡言!」

李甲急切地說:「正待孫兄高教,何必謙遜!」

孫富這才裝作一片誠心為他分析道:「令父位居一地之長,必定不能容納一青樓女子為媳。尊兄若攜婦回家,一定會傷了父子和睦。如果不回家,你們兩人浪跡於山水之間,萬一財資困竭,何以為生?說是你先回家,把她留在蘇杭,但江南是風流之地,麗人獨居,難保不有逾牆之事;更何況她本是煙花名女,如何耐得住寂寞?」 見李甲沉思不語,孫富進一步重言相告:「父與色誰親?歡與害誰重?願尊兄三思而行啊!」

十、見縫插針情義棄 

一席頗似有理的話說下來,聽得李甲心亂如麻,進而又膽顫心驚,直把孫富當成了救星,誠惶誠恐地問;「那又如何是好?」

孫富故意賣關子說:「在下有一計,甚益於尊兄,只是怕尊兄難以做到。」

李甲迫不及等待地相求:「快快告我!」

於是孫富做出萬般誠懇的樣子說:「尊父之所以惱怒,不過是因為尊兄迷花戀柳,揮金如土,認為必是傾家蕩產之子,不堪繼承家業。尊兄若空手而歸,正觸其怒;倘若能忍痛割愛,在下倒是願以千金相贈。兄得千金,以報尊父,只說在京授館,並不曾浪費分毫,尊父必然能諒你。尊兄請熟思之,在下非貪麗人之色,實是為兄效勞相助啊!」

李甲本來也很怕父親,現在被孫富的一席話說得動了心,卻又覺得有愧於杜十娘,便推說道:「小妾千里相隨,義難頓絕,容我歸舟與她商量,若是她同意的話,再復回孫兄。」 

說明:
李甲本就庸懦,雖然十娘對他痴心一片,實際上他心裡在意的始終是她是個妓女。覬覦十娘美貌的孫富便就此挑撥,刻意勾起李甲心裡最根柢的心結:「杜十娘只是個妓女」。為了門第之見,為了家族的顏面,李甲完全忘記了過去十娘為他們之間所做的努力,也忘記了十娘對他的種種情意,他把杜十娘賣給了孫富。 

十一、遇人不淑斬情緣 

當晚,大雪仍然漫天飛舞,杜十娘在船艙中生起紅泥小火爐,挑燈侍候李甲飲酒驅寒,笑意盈盈,深情款款。李甲卻端著酒杯發呆,神情恍恍惚惚,似有隱衷;十娘關切地詢問,他卻一言不發,竟自上床睡了。到半夜裡,李甲忽然悲哭起來,杜十娘連忙起身,抱著他的頭,充滿柔情體貼地問:「妾與郎君情投意合,一年有餘,追隨千里,不曾見郎衷泣;渡江以後,就可結為百年歡好,為何此時竟傷心了呢?」

李甲眼見無法再拖,便低垂著頭,哽哽咽咽地把白天的計劃敘述了一遍,並說:「實在不忍與娘子分別,確是無奈呀!」 杜十娘聽了他的敘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還以為一切都是在夢中。她緩緩鬆開了李甲,眼睛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眼淚大顆大顆地滾了下來。

李甲羞愧得不敢迎視她的目光,杜十娘畢竟是經歷過風浪的女人,她很快穩定了情緒,同時也打定了主意,冷靜地說道:「郎得千金,可覲父母;妾得從人,無累郎君,可謂面面俱到,實在是好主意!」 說罷,她再不出聲,默默倒臥床頭。這一夜,兩個同舟人都沒睡著,也沒再說一句話。 說明:十娘知道了這件事,當下完全心冷了,飽經閱歷的她,反應出奇平靜,也不吵鬧、不反抗,只有冷冷淡淡的答應。 

十二、十娘怒沉百寶箱

第二天雪霽日晴,曙光初透時,杜十娘便起了身,洗漱後坐在鏡前,刻意妝扮起來,胭脂花粉,金鐵花鈿,羅裙繡襦,都—一派上了用場,她還對李甲說:「今日之妝,是要迎新送舊,不可不講究。」妝畢,香氣隱隱,光艷照人,李甲看了留戀不已。

那邊船上的孫富已經派人來打聽消息了,杜十娘冷冷地回應:「我就過來,請先把所許千金送過來。」

孫富也不肯輕易相信他們,回答道:「請以麗人妝台為信物!」

於是杜十娘命李甲,把那描金的漆箱搬到孫富船上,並帶回了千金聘禮。一切辦完後,盛妝的杜十娘滿臉莊重地走出船艙,踏上兩船間早已搭好的跳板。 孫富剛要伸手扶她,她忽然對孫富說:「剛才所送妝台當中,還有李郎的東西,拿來讓我還他。」孫富連忙把箱篋遞給她。

杜十娘接過箱篋擱在跳板上,又從身上取下鑰匙打開箱鎖,讓李甲抽出第一層抽屜,裡面裝滿金銀翡翠各色首飾,約值數百金,杜十娘接了過來,冷笑一聲道:「要它何用?」手一揚,竟然拋入了茫茫江水之中。

接著,又命李甲抽出第二層抽屜,裝的全是玉蕭金管,珍奇玩物,約值數千金,依然還是說了句:「要它何用?」輕輕一揮手,又繼續拋入江中。

這下子,旁邊站著的李甲、孫富,以及幾位舟子,似乎從震驚中清醒過來。齊聲大呼:「別這樣,別這樣,太可惜了啊!」

杜十娘依然不為所動,又冷靜地讓李甲抽出第三層,其中除了各種奇珍異寶外,還有一盒熒熒發光的夜明珠,足值萬金,李甲有些捨不得遞給十娘了;杜十娘鼻中哼了一聲,一把奪過抽屜,用力丟入水中。

十三、性命情意付流水 

李甲頓時覺得大悔,抱住杜十娘慟哭不已,孫富也中一旁勸解,只說情願收回成命。

杜十娘冷冷地推開了李甲,指著孫富罵道:「我與李郎備嘗艱苦,好不容易才雙雙來到瓜州,實指望渡江而後,共期百年合好,布衣荊釵相隨以終;不料你見色生惡,搬弄是非,無德無義,斷人姻緣。自恨無力,抽刀殺你,死後有靈,當訴諸神明,奪你人面,看你還妄想枕席之歡!」 

罵過了孫富,杜十娘又轉向李甲,不禁悲從中來,淚如雨下,聲色淒厲地說:「妾居風塵數年,私有厚積,自遇郎君,引動真心,只怕郎意不誠,特將珍寶隱匿於百寶箱中,只待結為夫妻後充作家資。昔日海誓山盟,只說白首不渝,誰知幾句浮言,郎竟將妾拱手相讓,只為了換得那區區千金。歎郎有眼無珠,恨郎薄情寡義,今眾人有目共證,妾不負郎,郎自負妾,一片癡情,空付枉然,此恨綿綿,今生無盡,待我來世再找郎算清!」

於是,船上舟子和岸邊聞聲而來的路人,紛紛痛責李甲的薄倖、孫富的陰狠。趁著人聲鼎沸之際,杜十娘抱起那個百寶箱,縱身一躍,跳入冰冷的水中,轉眼間就無影無蹤了。 

說明:
在十娘要被送到孫富船上之前,她打開了她一直帶著的那個盒子,展示給所有人看。百寶箱裡頭價值連城的珍寶,她全不留情丟進江裡。「妾櫝中有玉,恨郎眼無珠」,當百寶盒打開之時,也是十娘的死期,直到箱中所有稀世珍寶全數丟進江中盡了,最後她將一樣最稀世寶貴的寶物,投進了滾滾江水,那是任何財富都比擬不了的,是她自己的生命。

總評

這篇小說中成功塑造了一位理智果斷,聰明過人而又多情的不凡女子,而且這個女子性格剛烈,為了自己理想的幸福主動出擊,當她的幸福粉碎之時,毫不猶豫的毀了自己。整體看來,杜十娘沒有任何一點不如別人,唯一的弱點就只有她是個女人,而且是在世俗看法中最卑賤的一種女人,不論多麼美麗多麼聰明,一朝為妓終身為妓,似乎永遠翻不了身。

但是杜十娘是個了不起的女人,直到現在,還有多少女人都是默默的承受別人給她的命運。能像十娘那樣清楚明白自己要什麼,怎麼得到,然後義無反顧的向命運宣戰,這種智慧與勇氣,不是每個人都辦得到的。

可是飽經閱歷、聰明睿智如杜十娘,在情字面前,卻是徹徹底底的看走了眼。她一直盡她全力要主導自己的命運,最後卻仍鬥不過那個殘酷的定則。她可惜了錯認李甲是可以託付的人,從故事中很多地方都能看出李甲的不可信賴,可是女人為了愛,還是對那些地方故意視而不見,存著僥倖希望夢能實現。實際上,她終究等不到那個僥倖的實現。

也許,凡對抗命運者,必將毀滅。又或者說,他們或將永恆。 杜十娘是個標準的悲劇人物,什麼是悲劇人物呢?有種說法是,把美好的,令人珍惜的事物,在人們眼前毀滅,這是悲劇。伊底帕斯王、劉蘭芝、項羽,都像是這樣的人。這些人有個共通點,他們表面上都是被命運毀滅,但只是如此,不會成為真正令人難忘的偉大悲劇,這些人實際上卻是把自己給推下懸崖的,命運只幫他們準備了那座高崖罷了,但是他們卻不得不跳,就因為他們一個個都是不平凡而又世間最難得的人,這才讓他們除了毀滅之外,竟然別無選擇。

自殺解決不了問題,卻留給愛你的人無限悲痛。請珍惜現在生命,再給自己未來一個機會。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文章出處】
《警世通言》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編按:文字已經編者改寫)
文/馮夢龍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