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墨紙硯.jpg

題解

本文選自欒城集。是宋仁宗嘉祐二年(西元一○五七),蘇轍十九歲時寫給樞密使韓琦的一封自薦信。

韓太尉,指韓琦,曾與范仲淹同守陝邊防禦西夏,同任樞密副使。嘉祐元年入朝為樞密使,三年拜相。樞密使是樞密院的首長,掌管全國兵事,相當於秦、漢時全國最高軍事長官的太尉之職,故稱他為韓太尉。嘉祐元年蘇轍與父兄三人至汴京,甚得歐陽脩等之賞識,翌年,又與兄軾同榜及第,一時名動京師。蘇轍在京師見過不少名人,卻以未見身居要津的韓琦為憾。因此寫了這封自薦信,向韓琦表達景仰之忱,請求晉見受教。

「上書」原本是臣下向君王陳議政事的奏議文體,或稱奏書,以後只用於寫給尊長的信。本書信中,先闡述了「養氣以成文」的道理,指出內在的自我修養,外在的閱歷交遊,對作文的重大作用;再提出為增長見識的求見至誠;最後以「益治其文,且學為政」作結。文筆流暢,氣概不凡,迥異於一般阿諛取媚的干謁文字。


韓琦.jpg
上圖:韓琦像

上樞密韓太尉書

太尉執事:

轍生好為文,思之至深,以為文者氣之所形。然文不可以學而能,氣可以養而致。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之氣。」今觀其文章,寬厚宏博,充乎天地之間,稱其氣之小大。太史公行天下,周覽四海名山大川,與燕、趙間豪俊交遊,故其文疏蕩,頗有奇氣。此二子者,豈嘗執筆學為如此之文哉?其氣充乎其中而溢乎其貌,動乎其言而見乎其文,而不自知也。

轍生十有九年矣。其居家所與遊者,不過其鄰里鄉黨之人;所見不過數百里之間,無高山大野,可登覽以自廣。百氏之書,雖無所不讀,然皆古人之陳跡,不足以激發其志氣。恐遂汩沒,故決然捨去,求天下奇聞壯觀,以知天地之廣大。過秦、漢之故都,恣觀終南、嵩、華之高;北顧黃河之奔流,慨然想見古之豪傑。至京師,仰觀天子宮闕之壯,與倉廩、府庫、城池、苑囿之富且大也,而後知天下之巨麗。見翰林歐陽公,聽其議論之宏辯,觀其容貌之秀偉,與其門人賢士大夫遊,而後知天下之文章聚乎此也。

太尉以才略冠天下,天下之所恃以無憂,四夷之所憚以不敢發,入則周公、召公,出則方叔、召虎,而轍也未之見焉。且夫人之學也,不志其大,雖多而何為?轍之來也,於山見終南、嵩、華之高,於水見黃河之大且深,於人見歐陽公,而猶以為未見太尉也。故願得觀賢人之光耀,聞一言以自壯,然後可以盡天下之大觀而無憾者矣。

轍年少,未能通習吏事。嚮之來,非有取於斗升之祿;偶然得之,非其所樂。然幸得賜歸待選,使得優遊數年之間,將以益治其文,且學為政。太尉苟以為可教而辱教之,又幸矣!


【文章出處】
《欒城集》
〈上樞密韓太尉書〉
原作者:蘇轍


韓琦信宿帖.png
上圖:韓琦.信宿帖(又名:謝歐陽公帖)(貴州博物館藏)

章句翻譯


(一)

太尉執事(左右辦事的人。為書信中的提稱語,表示不敢直接陳述,託左右轉告)
譯文:
敬呈太尉左右:


轍生(天性)好為文,思之至深,以為文(文章)(者,停頓的語氣詞)(人的胸襟氣度)之所形(表現)
譯文:
轍生性好寫文章,曾經深切地想過,以為文章是一個人胸襟氣度的具體表現。


然文不可以學而能,氣可以養而致(獲得)
譯文:
然而文章不是光靠學習就可以寫好,胸襟氣度卻是可以修養獲得的。


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盛大貌)之氣。」今觀其文章,寬厚宏博,充乎天地之間,稱(音ㄔㄥˋ,相當)其氣之小大。
譯文:
孟子說:「我擅長培養我浩然的正氣。」現在看他的文章,宏大廣博,充滿在天地之間,正和他胸襟的大小相稱。


太史公行天下,周(遍)覽四海名山大川,與燕、趙間豪俊(今遼寧、河北、山西一帶,古稱燕、趙多感慨悲歌之士)交遊,故其文疏(流暢)(通「宕」,奔放),頗(很)有奇氣。
譯文:
太史公司馬遷遊歷天下,遍覽各地名山大川,和燕、趙地方的英雄豪傑交遊,所以他的文章流暢奔放,很有奇特的氣概。


此二子者,豈(哪裡)嘗執筆學為如此之文哉?其氣充乎其中(心胸)而溢(流露)乎其貌,動(發表)乎其言而見(表現)乎其文,而不自知也。
譯文:
這兩個人何曾拿著筆學寫這樣的文章呢?他們的氣充滿胸中,自然地流露到外表,發表在言論上,表現在文章上,而他們自己也並不自覺呢。


(二)

轍生十有(通「又」,音ㄧㄡˋ九年矣。其居家所與遊者,不過其鄰里鄉黨(周制,五家為鄰,二十五家為里,一萬二千五百家為鄉,五百家為黨)之人;所見不過數百里之間,無高山大野,可登覽以自廣(擴大自己的胸襟)
譯文:
轍出生已經十九歲了。在家時所交遊的,不過家鄉附近的人;看到的不過在幾百里的範圍,沒有高大的山和廣闊的平原,可以登臨遊覽,開闊胸襟。


百氏之書,雖無所不讀,然皆古人之陳跡,不足以激發其志氣。
譯文:
諸子百家的著作,雖然無所不讀,但都是古人過去的事跡,不足以激發志氣。


恐遂(因此)汩沒(沉淪),故決然(果決)捨去(離開),求天下奇聞壯觀,以知天地之廣大。
譯文:
我恐怕就此沉淪其中,所以毅然決然離開家鄉,尋求天下的奇聞壯觀,好使我知道天地的廣大。


過秦、漢之故都,恣(盡情)觀終南、嵩、華之高;北顧黃河之奔流,慨然(感情激昂)想見古之豪傑。
譯文:
我經過秦、漢的舊都,盡情地欣賞那終南山、嵩山和華山的高峻;在北邊看見那黃河的奔流,使我感情激昂很想見見那古代的英雄豪傑。


至京師,仰觀天子宮闕(宮殿)之壯,與倉廩(倉庫)、府庫、城池(護城河)、苑囿之富且大也,而後知天下之巨麗。
譯文:
到了京城(汴京),仰望著天子宮殿的雄壯,和倉廩、府庫、城池、苑囿的豐富與宏大,然後才知道天下的雄偉壯麗。


見翰林歐陽公(指歐陽脩。嘉祐二年(西元一○五七),歐陽脩以翰林學士權知貢舉(暫時代理主持科舉考試),蘇轍在該年中進士,聽其議論之宏辯,觀其容貌之秀偉(俊秀奇偉),與其門人(指曾鞏、王安石等門人)賢士大夫(指梅堯臣、蘇舜欽等友人)遊,而後知天下之文章聚乎此也。
譯文:
見到翰林歐陽公,聽了他宏博具有說服力的議論,看了他俊秀奇偉的儀表,又和他的學生賢士大夫們(如曾鞏、王安石、徐無黨等門人,及梅堯臣、蘇舜欽等友人)交遊,然後才知道天下的文章,都聚集在這裡了。

(三)


太尉以才略(才能謀略)冠下,天下之所恃以無憂,四夷之所憚(音ㄉㄢˋ,畏懼)以不敢發(發兵作亂),入則周公、召公(在朝執政則有如周公、召公之輔佐,輔佐武王、成王建國),出則方叔、召虎(經略在外則有如方叔、召虎,為周宣王平定蠻夷,中興周室。召,音ㄕㄠˋ,而轍也未之見焉。
譯文:
太尉的才能謀略為天下第一,國家倚靠您才沒有憂患,四方蠻夷畏懼您的威名而不敢發兵作亂,在朝執政,您如同周公和召公佐理天下;經略在外,又如同方叔和召虎平定夷邦,可是轍竟還沒有見過您的面呢!


且夫人之學也,不志其大,雖多而何為(做什麼)
譯文:
一個人做學問,如果不樹立遠大的目標,即使學得多又做什麼呢?


轍之來也(到京應科舉考試),於山見終南、嵩、華之高,於水見黃河之大且深,於人見歐陽公,而猶以為未見太尉也。
譯文:
轍來到這裡,在山之中,看見了終南山、嵩山和華山的高峻;在水之中,看見了黃河的巨大深遠;在人之中,看見了歐陽公,可是還沒有見過太尉呢!


故願得觀賢人之光耀(丰采、風範),聞一言以自壯,然後可以盡天下之大觀而無憾者矣。
譯文:
所以希望有機會瞻仰賢人的丰采,聽您說一兩句話,來激勵充實自己,然後才算完全看到了天下最偉大的山川人物,而不再感到遺憾了。

(四)


轍年少,未能通習(通曉熟習)吏事(官吏的事務)
譯文:
轍年輕,還沒通曉熟習做官的事情。


(以前)(助詞,無義)來,非有取於斗升之祿(微薄的俸祿);偶然(僥倖)得之(考上進士),非其所樂。
譯文:
先前來到京師,不是想謀取微薄的俸祿;意外地獲得它(考上制科),也不是自己樂趣所在。


然幸得賜歸待選(被准許回家,等候銓選任職),使得優遊(從容閒暇)數年之間,將以益(更加)(鑽研)其文,且學為政。
譯文:
然而慶幸而得賜准回家,等候銓選任職,使我能夠從容閑暇幾年,我將更加鑽研練好文章,和學習處理政事。


太尉苟以為可教而辱(承蒙(您)、委曲(您))教之(我),又(更)(慶幸)矣!
譯文:
太尉若以為我還可教而承蒙您屈尊來教導我,這是我更為慶幸的事了!


韓琦.png
上圖:韓琦像

全站熱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