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png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
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可以調素琴,閱金經。
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

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劉禹錫.黃岡竹樓記


題解

竹子在中國人的生活中,佔有非常重要的位置。它不僅具有實用價值,更重要的是,還有其象徵意義。把竹子種在庭園之中,蔽蔭清涼,微風習習,令人俗慮盡忘。竹子挺拔,意味君子剛直不屈的個性;竹子中空,代表君子虛心高潔的修養;竹子有節,象徵君子剛毅堅貞的節操。所以宋朝人將竹和梅、蘭、菊相配合,美稱為「四君子」,不無道理。本文作者貶官黃州,以當地盛產的竹子為材,建造竹樓二間,當有安身立命的作用,和以竹喻己的用意,作者寫下許多有關竹子的詩作。


本文選自《小畜集》,作者王禹偁(音ㄔㄥ)。王禹偁,濟州鉅野(今山東鉅野)人。生於五代後周世宗,卒於宋真宗時,年四十八。王禹偁家境清寒,出身農家。因個性剛直,遇事敢言,不為當權者所容,八年中被貶黜三次,後病死於任上。題目《宋文鑑》作〈竹樓記〉,《小畜集》作〈黃州新建小竹樓記〉,林雲銘《古文析義》、吳楚材《古文觀止》均作〈黃岡竹樓記〉。

宋真宗咸平元年(西元九九八),作者因修太祖實錄,於書中直言趙匡胤篡後周而有天下,得罪朝廷,被貶黃州知州,此為作者仕途上第三次遭遇貶謫,心情頗為苦悶。次年,入境隨俗,利用當地特產──竹子,在城角建造竹樓「無慍齋」、「睡足軒」兩間,並且寫下本文,藉描述竹樓內外的景致,表現自己怡然自得的生活情趣和宦途失意下的自適情懷。

宋初仍保有唐末以來的浮靡華麗文風(編按:指西崑體),王禹偁倡議反對,主張寫作古文要師法韓愈、柳宗元,作詩則要學習杜甫、白居易,是宋初「白體」(師法白居易淺近詩風)代表詩人,也是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先驅人物,開「以詩為文」、「以議論為詩」風氣,其歷史位置恰在唐代韓柳和宋代歐蘇之間,具有承先啟後的地位。

本文融敘述、寫景、抒情、議論於一體,文字清新雅麗,平易自然,流暢易曉,間用駢散並行的筆法,風格清新流麗,深受王安石、黃庭堅推崇,以為可以勝過歐陽脩的〈醉翁亭記〉,林雲銘、吳楚材皆一致讚揚可以上追柳宗元得意諸記。同時,可讓後世讀者學習如何面對人生中不如意的逆境,培養面對挫折的抗壓力,處理生命中的艱難課題。


茅屋.png
上圖:想像示意圖

黃岡竹樓記

黃岡之地多竹,大者如椽。竹工破之,刳去其節,用代陶瓦。比屋皆然,以其價廉而工省也。

子城西北隅,雉堞圮毀,蓁莽荒穢,因作小樓二間,與月波樓通。遠吞山光,平挹江瀨,幽闃遼敻,不可具狀。夏宜急雨,有瀑布聲;冬宜密雪,有碎玉聲。宜鼓琴,琴調和暢;宜詠詩,詩韻清絕;宜圍棋,子聲丁丁然;宜投壺,矢聲錚錚然;皆竹樓之所助也。

公退之暇,被鶴氅衣,戴華陽巾,手執周易一卷,焚香默坐,消遣世慮。江山之外,第見風帆沙鳥,煙雲竹樹而已。待其酒力醒,茶煙歇,送夕陽,迎素月,亦謫居之勝概也。

彼齊雲、落星,高則高矣,井幹、麗譙,華則華矣,止於貯妓女,藏歌舞,非騷人之事,吾所不取。

吾聞竹工云:「竹之為瓦,僅十稔;若重覆之,得二十稔。」噫!吾以至道乙未歲,自翰林出滁上,丙申,移廣陵;丁酉,又入西掖;戊戌歲除日,有齊安之命;己亥閏三月到郡。四年之間,奔走不暇,未知明年又在何處,豈懼竹樓之易朽乎!幸後之人與我同志,嗣而葺之,庶斯樓之不朽也!

咸平二年八月十五日記。


【文章出處】
《小畜集》
〈黃岡竹樓記〉
原作者:王禹偁


竹.png

文同墨竹.jpg
上圖:宋.文同.墨竹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章句翻譯

(一)


黃岡之地多竹,大者如椽(音ㄔㄨㄢˊ,架在屋脊與屋簷之間,且與屋脊垂直,用以承受屋瓦的圓形橫木)。竹工破之,刳(音ㄎㄨ,剖開挖空)去其節,用代陶瓦。比屋(即家家戶戶。比,音ㄅㄧˋ,並列、相連)皆然,以其價廉而工省也。
譯文:
黃岡一帶盛產竹子,大的像屋椽那麼粗,竹匠們常把它劈開,挖去竹節,用來代替陶土作成的屋瓦,家家戶戶的房屋都是這樣,因為竹子的價錢便宜,而且又節省工時。

說明:
文章首段,敘述黃岡地區盛產竹子,居民建屋,多半就地取材,因為「價廉而工省」,這也為第二段的「因作小樓二間」預設伏筆。從本段王禹偁可以入境隨俗,取用價廉工省的竹材來建屋,可知他質樸淡雅、勤儉自奉的個性。


古琴.jpg
上圖:古琴
圍棋.png
上圖:圍棋

(二)

子城(城外所築的半圓形小城,或稱月城、甕城)西北隅,雉堞(音ㄓˋㄉㄧㄝˊ,城上的矮牆,成凹凸形,也稱為女牆)圮毀(坍塌毀壞。圮,音ㄆㄧˇ,蓁莽(音ㄓㄣ,草木叢生)荒穢(荒蕪汙穢),因作小樓二間(即無慍齋、睡足軒),與月波樓(黃岡城西北角的一座城樓,即今湖北黃州漢川門樓,作者有月波樓詠懷一詩)通。遠吞山光(遠處的山林景色可以盡收眼底),平挹江瀨(平視可以欣賞江灘的景色。挹,音ㄧˋ,汲取,在此意為賞取),幽闃(闃,音ㄑㄩˋ,幽靜)遼敻(音ㄒㄩㄥˋ,廣遠),不可具狀(完全描寫)。夏宜急雨,有瀑布聲;冬宜密雪,有碎玉聲。宜鼓琴,琴調(琴聲)和暢;宜詠詩,詩韻(吟詩的聲韻)清絕;宜圍棋,子(棋子)聲丁丁(下棋子的清脆聲)然;宜投壺(古人宴會中的一種餘興遊戲。站於遠處,以箭籌投入壺中,以命中壺口或壺耳的多寡,作為勝負的依據,勝者斟酒罰敗者飲酒),矢聲錚錚然(金石撞擊聲);皆竹樓之所助也。
譯文:
在小護城的西北角,城上的矮牆已經倒塌毀壞,草木叢生,荒蕪不堪,於是我就在那裡蓋了兩間小樓,可以和月波樓相通。從樓上遠望,可以飽覽山野風光;平視,可以觀看江邊水色,一片清幽寂靜,遼闊廣遠,無法完全描寫出來。夏天時最適合在這裡聽急雨,像瀑布那樣的聲音自耳邊響起;冬天時最適合在這裡聽密雪,像碎玉那樣清脆聲音灑落下來。適合在這裡彈琴,琴聲悠揚舒暢;適合在這裡吟詩,詩韻十分清幽;適合在這裡下圍棋,棋子落枰,丁丁作響;適合在這裡玩投壺遊戲,箭頭入壺,錚錚有聲。這都是竹樓所助成的啊!

說明:
第二段描寫竹樓居處的環境和視野,渲染竹樓的「六宜」。這二間小樓,原是位於「雉堞圮毀,蓁莽荒穢」的荒郊野外,但卻不同於一般的豪華樓閣:在此竹樓之中,可以遠眺山光,近觀江瀨,視野遼闊,風景優美。另外,在竹樓內還可以聽急雨聲、聽密雪聲;宜鼓琴、宜詠詩、宜圍棋、宜投壺;所有的風雅樂音,都可以在此聆賞。這些清響是因為竹樓特有的共鳴作用而產生,但也因為作者對於貶謫生活能夠隨遇而安、恬淡自適所致。本段以聲寫景、以聲摹情的方法,可看出作者寫景功力相當深厚。


落日.jpg
月.png

(三)

(公務)退之暇,被(披)鶴氅衣(鳥羽製成的大衣。氅,音ㄔㄤˇ,戴華陽巾(道士所戴的頭巾),手執周易一卷,焚香默坐,消遣(消除排遣)世慮(世俗的憂慮)。江山之外,第(但)見風帆沙鳥,煙雲竹樹而已。待其酒力醒,茶煙歇,送夕陽,迎素月(明月),亦謫居之勝概(美好的生活概況)也。
譯文:
處理完公事後回家的空閒時間,披上羽毛披風,戴上道士頭巾,手裡拿著一卷周易,燃起一束清香,沉靜默坐,可以排除世俗的煩憂雜念。除了山光水色之外,但見風帆、沙鳥、煙雲、竹樹罷了!等到酒力消退,清醒過來,煮茶的煙火消盡了,送走夕陽,迎接明月,這也算是貶官生活的美好時光吧! 

說明:
第三段可說是謫居生活的縮影,也是「消遣世慮」的具體內容:被鶴氅衣、戴華陽巾、手執周易、焚香默坐、送夕陽、迎素月,甚至眺望江山美景,將小竹樓內外的美景逸趣,描寫到淋漓盡致。這些林林總總的閒情逸致,並非一般凡夫俗子所能體會得來,唯有像王禹偁這樣擁有超然物外的曠達胸懷者,才能有此逍遙自得的樂趣,才能真正的「消遣世慮」。本段最後一句,作者才正式點明他自己正在貶官之中。


香爐.jpg
茶.jpg

(四)

彼齊雲(齊雲樓,唐代曹恭王所建,位於江蘇蘇州)、落星(落星樓,三國時吳國孫權所建,位於金陵),高則高矣,井幹(井幹樓,漢武帝所建,位於陝西西安。幹,音ㄏㄢˊ、麗譙(麗譙樓,三國時曹操所建。譙,音ㄑㄧㄠˊ,華則華矣,止於貯(收藏)妓女,藏歌舞,非騷人(詩人)之事,吾所不取。
譯文:
那齊雲樓、落星樓,高是夠高了啊!井幹樓、麗譙樓,美是夠美的了!但它們只是用來收藏歌女、舞女,這並不是風雅的詩人所做的事,我是不學他們的。

說明:
第四段,以歷史上諸多王侯所建築的豪華樓閣,來對比映襯小竹樓的清幽雅靜,並以其鄙俗的目的和自己的風雅相對比,作者人格的偉岸超凡,和不慕榮利的情操,便自然而然顯露無遺了。


山徑.jpg
苔痕.png
想像示意圖

(五)

吾聞竹工云:「竹之為瓦,僅十稔(音ㄖㄣˇ,穀熟叫稔,引申為「年」);若重覆之,得二十稔。」噫!吾以至道乙未歲,自翰林出(貶出京城)滁上,丙申,移廣陵;丁酉,又入西掖(中書省,位於皇宮之西,故稱西掖);戊戌歲除日(除夕),有齊安之命(命令);己亥閏三月到郡。四年之間,奔走不暇,未知明年又在何處,豈懼竹樓之易朽乎!幸後之人與我同志,嗣(繼續)而葺(音ㄑㄧˋ,修補)之,庶(庶幾,表示推測)斯樓之不朽也!咸平二年八月十五日記。
譯文:
我聽竹匠說:「用竹子作屋瓦,只能用十年;如果再加蓋一層(鋪成兩層),可以用二十年。」唉!我在宋太宗至道元年乙未(九九五),從翰林學士被貶為滁州知州;至道二年丙申(九九六),調任到揚州廣陵;至道三年丁酉(九九七),又被調回京城中書省;宋真宗咸平元年戊戌(九九八)除夕那一天,接到被貶到齊安郡的命令;今年己亥(九九九)閏三月到任齊安郡黃州。四年當中,奔波不息,不知道明年又在何處,我難道還怕竹樓容易敗壞嗎?希望接任我的人與我志趣相同,繼續我的愛樓之意而常常修繕它,那麼這座竹樓就不會朽爛了。咸平二年八月十五日撰記。
說明:
第五段,作者運用了春秋「據事直書,是非自現」的筆法,據實臚列了從「至道乙未」至「戊戌歲除日」,連續四年之間,屢遭貶謫遷調的情形,可知其政治生涯的艱困險惡。「四年之間,奔走不暇,未知明年又在何處?」作者內心的鬱悶之情,雖然含蓄不露,但細心體會,仍可發現其不平之氣隱隱流洩。「豈懼竹樓之易朽乎」一句,反映了作者不懼世事紛擾的曠達胸懷,然而作者也清楚:人世間的紛華擾攘,終究不是人們所能控制的,自己尚且無法明哲自保,更遑論一間小竹樓呢?所以希望後世有志同道合之人共同來維護修補竹樓,「庶斯樓之不朽也」,言有盡而意無窮,啟發人至深。


竹.png
王禹偁.png
上圖:王禹偁

全站熱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