漣漪.jpg
 

黃州快哉亭記(賞析)

(一)緣起:

江出西陵,始得平地,其流奔放肆大。南合沅、湘,北合漢、沔,其勢益張。至於赤壁之下,波流浸(淹沒)(灌注),與海相若。清河張君(對人的敬稱)夢得,謫居齊安(即黃州),即(靠近)其廬之西南為亭,以覽觀江流之勝,而余兄子瞻名之曰「快哉」。
◎首段入筆不凡,先不直接寫亭,而是先寫出長江壯闊奔騰之勢,借周遭景觀襯托快哉亭的不凡。寫長江又遞分三層:先寫其出三峽而入平原之「奔放肆大」,繼寫其匯聚沅湘漢沔諸河後「其勢益張」,末述赤壁以下「波流浸灌,與海相若」,文章如排山倒海而來,寫盡長江的奔騰浩蕩,此為寫景。在敘事上也是井然有序:先提其人,次敘其地,繼言其事,再述其因,末記其果:點出題旨「快哉」二字,統貫全篇。
◎作者以層遞法描寫長江變化之景,從「奔放肆大」到「其勢益張」,再到「與海相若」,變化之勢愈見壯闊。這種描寫方式一方面充分呈現長江水勢的壯闊,另一方面也作為背景,以烘托快哉亭所在地的特立突出。(除此之外,作者敘述長江三變,也影射了人生際遇的三種階段:初見世局、成熟練達、開闊自得,而快哉亭矗立於瞬息萬變的江勢中,更象徵著心境與處境之間的微妙關係。)

問題:
長江流出西陵峽後有哪三個變化?本文為何起筆就先寫長江水流的三變?
答:
(一)始得平地,其流奔放肆大。 南合沅、湘,北合漢、沔,其勢益張。至於赤壁之下,波流浸灌,與海相若。
(二)因為建亭的目的就是覽觀江流,所以先寫長江水流的三變,暗寓「快哉」之意。也可以說,是以長江之水由小而大,象徵本文境界逐漸由淺入深,由闔而開。



(二)「快哉」二字命名之意義:

蓋亭之所見,南北百里,東西一舍(一舍,三十里。古代行軍,日行三十里則宿營,稱一舍)。濤瀾洶湧,風雲開闔(閉。開闔,散聚,形容風雲變幻不定)。晝則舟楫出沒於其前,夜則魚龍悲嘯於其下。變化倏忽(疾速),動心駭目,不可久視。今乃得翫(音ㄨㄢˋ,通「玩」,觀賞)之几席(小桌、墊子)之上,舉目而足(心滿意足)。西望武昌諸山,岡陵起伏,草木行列(縱橫排列。直排為行,橫排為列)。煙消日出,漁夫樵父之舍,皆可指數(以指點數)。此其所以(為何)為「快哉」者也。至於長洲之濱,故城之墟(廢址,遺蹟),曹孟德、孫仲謀(孫權)之所睥睨(傲視群雄),周瑜、陸遜之所騁騖(馳騁戰鬥),其流風(風範)遺跡,亦足以稱快世俗。
◎次段前半仍為寫景,與首段不同之處,在於首段寫大範圍之背景,而此段寫此亭所見之小範圍景觀。寫亭中所見之景又分為三:大江變化、山崗草木、歷史遺跡。大江變化分別從空間上寫俯瞰、仰觀,從時間上寫白天、黑夜,而白天黑夜也各自寫出視覺、聽覺的不同角度,經過如此多層次的觀察,水勢浩渺無際,波濤起伏不定,大江深邃難知,天地神祕莫測,內心不由得震懾於自然力量的神祕威嚴,油然而生恐懼敬畏之情。
◎由「几席」而「翫之」,既可盡覽變化倏忽之景,卻無動心駭目之怯,自可一轉而寫岸上的悠然欣賞之情:山林起伏迤邐,村舍點綴其中。
◎後半憑弔歷史舞台,懷想千古風流人物,由實入虛,墜入懷古之思:孫吳二家在此鏖戰對峙,氣霸山河,沙場英姿,周瑜陸遜各騁奇謀妙計,火燒連營,談笑用兵。由大江之壯,繼以崗巒之美,末寫人中之英,淋漓寫盡「快哉」之由,扣緊題旨不偏離題。

(三)快哉二字出處:


昔楚襄王從宋玉、景差(音ㄘㄨㄛ於蘭臺之宮,有風颯然(風聲。颯,音ㄙㄚˋ至者,王披(敞開)襟當(迎)之,曰:「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耶?」宋玉曰:「此獨大王之雄風耳!庶人安得共之!」玉之言,蓋有諷(委婉勸諫)焉!夫風無雄雌之異,而人有遇(得志)不遇之變(差異)。楚王之所以(為何)為樂,與庶人之所以為憂,此則人之變也,而風何與(音ㄩˋ,參與,關聯)焉?
◎由宋玉、楚王之對話(滑稽諷諭之言),闡發個人議論,由自然之「風無雄雌之異」,而述及人類社會與自然界的不同:「遇不遇之變」指出客觀的社會、人事條件對人所產生的限制,這是人無法自己的決定之處,但何者是人可以自我決定的呢?這就為末段的主旨預作伏筆。
◎比較:宋玉與楚襄王對話一段的文意
自然世界:無價值好壞,一切萬物平等
  ----夫風無雄雌之異,

人類世界:有價值好壞,是際遇階級造成 而人有遇不遇之變。
  ----楚王之所以為樂    
   ----與庶人之所以為憂
   =>此則人之變也,與風何與焉。
◎老師解讀:
楚王認為是樂的風(楚王養尊處優,只知享受卻不知民間疾苦),百姓們卻認為是憂的風(百姓靠天吃飯,刮風可能意味著天候變壞,將影響收成),這是人類世界的際遇、時運、階級、地位的不同造成的,只有人類世界,才會產生價值好壞的判別,這與自然世界無關。但是楚王卻把原本不分好壞的自然世界,強冠上好壞,把人類世界(甚至是自己一人)的價值、秩序,強加在自然世界之上,這是楚王把自己過度膨脹了, 難怪宋玉要諷諫楚王這樣說是不對的。之所以有憂樂好壞的不同,都是人自己本身處境不同,才會產生不同的心理感受,與風(外物)是無關的。所以,第四段就從人本身如何面對處境,導致不同感受來談起了。
問題:
楚王與人民之所以有憂樂之異的原因是什麼?
答:
是人本身的際遇不同,造成「楚王之所以為樂」、「庶人之所以為憂」,而與外在景物無關。與風既然無關,也與山、水、月…也無關,只有和人面對際遇順逆產生的心理狀態、個人修養有關。

問題:
文中安插楚王與宋玉的一段對話,其用意為何?請說說你的看法。
答:
領略風光由耳目轉為心靈,由實轉虛,三國名將的流風遺跡足以令人稱快,文章至此,其意似已盡,可以擱筆,但作者筆底瀾翻,轉而考證「快哉」二字的來歷,而安排楚王與宋玉對話。這樣不是節外生枝,因為上文均圍繞「快哉」二字展開,此為全文之題旨,進一步充分論述,自屬必要。因為文章要轉入議論,作者先引用楚襄王問宋玉關於風的故事。楚襄王登上蘭臺,享受到清風的快意,發出了「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耶?」這個幼稚而又荒唐的發問。宋玉因勢利用,回答得也很妙。作者接著漫論宋玉的見解,帶出借風之雌雄來說明人間之不平等的議論。楚襄王認為是快樂,而庶人則認為是憂患,這是人之地位境遇不同,所產生的不同感覺。並由此過渡到最後一段的議論—坦然自得,方能無入而不快,在內容上承上啟下,一脈貫通,實在富有深意。


(四)對兄長所提「快哉」二字,反省其中的人生意義:

士生於世,使其中(內心)不自得,將(則、那麼)何往(到哪裡)而非病(憂傷)?使其中(內心)坦然,不以物(外物,指外界的境遇)傷性(本性),將(則、那麼)何適(往)而非快?今張君不以謫為患,竊(偷閒)會計(處理公務)之餘功(工作之餘,即閒暇),而自放山水之間,此其中宜有以過人者。將(即使)蓬戶甕牖(家境貧寒。牖,音ㄧㄡˇ,無所不快,而況乎濯長江之清流,挹(音ㄧˋ,牽引)西山之白雲,窮耳目之勝,以自適(自得)也哉?不然,連山絕壑,長林古木,振(吹拂)之以清風,照之以明月,此皆騷人思士(失意而深思善感的文人)之所以(為何)悲傷憔悴而不能勝者,烏(何)睹其為快也哉?
◎本文第三段說明「快哉」的典故出處,敘寫宋玉對楚襄王論證雄風與雌風的意涵,一方面點出「快哉」的出處,另一方面也藉由雄風、雌風之論證為鋪墊,推衍出人生際遇的不同,所謂「楚王之所以為樂,與庶人之所以為憂」,乃「人有遇不遇之變」的最佳寫照。本文題旨即第四段所說的「坦然不以物傷性」,這正是面對遇不遇之變應有的正確態度,三、四兩段有前後相承的聯結關係。
◎作者先鋪陳自己的觀點,點出「坦然不以物傷性」的生命態度,再扣緊張夢得先生的處窮得宜,一來稱頌其開闊自得的胸襟氣度,二來也慰藉自己和其兄蘇軾的處境。
「使其中不自得」與「使其中坦然」,都是心境上的變化,其與外在環境有密切關聯。一般而言,人容易因為外在環境的變化而改變心境,處順境則喜,處逆境則憂。本文獨從內心去求,「使其中不自得」與「使其中坦然」都是內在心境的變化,如果心中不自在,即使面對山川美景也不會感到快樂;相對的,如果心胸坦蕩自得,即使遭遇艱難困頓的環境也能泰然自若,真誠面對。所以,唯有保持內在心靈的澄淨豁達,則外在環境的順逆與否皆可坦然以對。

◎一個人能「快哉」的原因,在於品格氣度的鍛練,在於能夠超然物外,跳脫客觀的社會、人事條件對人所產生的限制,不以個人榮辱為重,不計較個人得失,放寬胸襟,消弭自我,坦然自得,隨緣自在,為全文主旨之所在。本段如長江之奔出三峽,波瀾壯闊,文意至此大開,境界令人為之神往,既抒寫個人懷抱,也有與友人彼此安慰共勉之意。
問題:
作者既以「而風何與焉」甩開了風景與「快哉」之間的關連,他又如何建立「快哉」的新準則?
答:
下因為風景不一定使人「快哉」,兩者無必然關係,所以作者提出心中「坦然」、「自得」方能快哉的新準則,並從正反兩面來證明這個論點。
問題:
本文題目是黃州快哉亭記,自然是肯定「快哉」的,但結尾卻是「烏睹其為快也哉」的反詰。對於這種安排,在形式和內容兩方面造成什麼結果?
答:
看來作者是故意安排「烏睹其為快也哉」的反詰,以便造成形式上的矛盾衝突。然而經由這個反詰,澈底泯除一般人對景物的期待,那麼快哉與否,就只能存乎「坦然」、「自得」,因此在內容上反而是和諧一致,並無矛盾衝突的地方。

問題:
挫折是人生難以避免的遭遇,當面對挫折時,文中「士生於世,使其中不自得,將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將何適而非快?」帶給你怎樣的啟示?
答:
要自得坦然,就得避免因喜怒哀樂而有情緒上的過度波動,尤其是身處逆境挫折,或是面對重大壓力時,更須維持平常心,一方面不陷入悲觀頹喪的泥淖,另方面不以得失榮辱為懷,通過修養和克制,積極提高我們的EQ。
問題:
文中哪幾句是用以照應「謫居齊安」、「使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
答:
是「今張君不以謫為患,竊會計之餘功,而自放山水之間,此其中宜有以過人者」這小段落。


元豐六年十一月朔日,趙郡蘇轍記。
問題:
本文以「快」字貫串全篇,作者列舉了哪些令人「稱快」之事?這些令人稱快之事彼此之間有何聯結?
答:
作者列舉「快哉」之事有三:
1.登高臨亭,覽觀江流之勝,令人稱心快意。
2.想起三國英雄人物在此競逐爭雄、馳騁才氣,亦令人稱快。
3.隱含張夢得、蘇軾、蘇轍三人志同道合、相知相惜的稱心快意。
從眼前的稱心快意聯想到古代英雄爭逐馳騁的快意,再延伸到彼此相知相惜的愉快,其中有古今的縱向聯結,也有身處異地卻心相聯繫的橫向聯結,其兼融時間與空間的邏輯,使稱快之意更為圓融,得呼應「其中坦然」的高度智慧。

問題:
請以「快」字為線索,說明本文的布局方法。
答:
本文結構嚴謹,毫無散漫之感。全文扣住「快哉」著筆,一篇之中「快」字凡七見,與「自適」的主旨緊相綰結。首段點出快哉亭的地理位置與命名緣由,使本文由實入虛而能有所本,是正統的「記」亭、臺、樓、閣之作法。次段接續首段長江水流奔騰肆大之勢,記敘由快哉亭見到的實景勝狀,從南北到東西,從水面濤瀾洶湧,到天上風雲聚散,從晝到夜,從實(舟楫出沒)到虛(魚龍悲嘯),從色(舟楫出沒)到聲(魚龍悲嘯),從長江風雲到武昌岡陵,均是耳目所見所聞之「快」。再進一步描述古戰場之令人稱快,由空間轉為時間,由耳目轉為心靈,是另一種由實轉虛的筆法。前段已由三國名將的流風遺跡轉入史事之稱快世俗。因此,第三段又順勢點出「快哉」二字之所本,藉由楚王「快哉此風」的史事,探討外在的山、水、風、景,都不是真正令人稱快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在第四段所言內心的坦然自適,因而衍生出張夢得自放山水的「快」,與一般騷人思士即使面對美景依然「不快」的正反論證。各段之間環環相扣,層層逼進,正以一個「快」字為其主軸而巧妙布局。


延伸閱讀:

陳瑞麟(潁樵):蘇軾〈赤壁賦〉與蘇轍〈黃州快哉亭記〉對「自然」看法的比較

漣漪.jpg

本文的重要文意說明:

1.
有風颯然至者,王披襟當之,曰:「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耶:
說明:楚王藉著一陣風的舒爽,流露出自得(得意)之情。

2.
宋玉曰:「此獨大王之雄風耳!庶人安得共之!」玉之言,蓋有諷焉:
說明:宋玉藉著大王獨享雄風,諷諭楚王宜多體察民生疾苦,不該過度膨脹自我。

3.
楚王之所以為樂,與庶人之所以為憂,此則人之變也,而風何與焉:
說明:楚王與人民之所以有憂樂之異,是人本身處境不同,與風(外物)無關。

4.
士生於世,使其中不自得,將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傷性,將何適而非快:
說明:人若心有掛礙,不能放下,無論到哪都不快樂。唯有坦然自得,方能隨遇而安(非=能不…嗎)

5.
今張君不以謫為患,竊會計之餘功,而自放山水之間,此其中宜有以過人者:
說明:盛讚張夢得坦然曠達,不以物傷性的情懷。(此=「竊會計餘功而,自放山水間」這樣的行為)

6.
連山絕壑,長林古木,振之以清風,照之以明月,此皆騷人思士之所以悲傷憔悴而不能勝者,烏睹其為快也哉:
說明:一旦心情愁苦,缺乏曠達胸襟,那麼再美好的風景,也不能使人愉快。(山水=此=其)

延伸閱讀:

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蘇軾:水調歌頭.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翻譯)
此獨大王之風耳!庶人安得而共之!----宋玉:風賦(全文翻譯)

【文章出處】
《欒城集》
〈黃州快哉亭記〉
元作者:蘇轍
【資料整理】
本站。

全站熱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