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jpg

國寫測驗:李後主詞是否具備王國維所謂「救世襟懷」的正反討論

王國維人間詞話︰「尼采謂:『一切文學,余愛以血書者』,後主之詞,真所謂以血書者也。……後主則儼有釋迦、基督擔荷人類罪惡之意。」

但有人持反對意見,認為︰「王氏竟把李煜抒發沒落貴族悲苦的個人狹窄情感之作品,看作『以血書者』,並且把它們和『救世主』的胸懷作類比。很明顯這是一種形式主義的看法。無論釋迦、基督的教義宗旨如何,也和李煜的自我窮愁哀怨情感狀態相異。」更有人說︰「試問李煜的詞有哪一首、哪一句,有擔負人類罪惡之意?恐怕連絲毫自懺自瞋之意也沒有。」

學者葉嘉瑩則認為︰王國維謂李後主有釋迦、基督擔荷人類罪惡的意思,是一種比喻與象徵。佛經上記載,釋迦曾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以自己有度脫眾生的責任,這是釋迦的精神;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是為了救贖所有人類的罪惡。李後主所寫的悲哀,如「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李煜.虞美人),我們雖不是李後主,但是我們的生命、過去的往事都是這樣消逝的,每個人都在「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的大網羅之中。王國維把詩人分成客觀的詩人與主觀的詩人。他說客觀的詩人「不可不多閱世」,不可不多經歷世界上的事情,而主觀的詩人「不必多閱世」。後者對於宇宙人生的認識不是外延的,而是一種內展的。他的內心有一個銳感的詩心,像是一池春水,你只要向它投下一塊石頭,只要打在水中心,只要有一點觸動了詩人的內心,其水波就自然向外擴散展開,自然就擴充到一個絕大的意境,而不需要一個一個沿著池水邊一步一步走去。李後主所經歷的雖然只是個人悲哀的事情,他並沒有到各種階層、社會去生活過,但是其所經歷的國破家亡悲劇,如同一塊巨石,打在那敏銳且富於感情的心靈中,一下子就擴散出無比深沉悠遠、可以把整個生命的悲哀都表達出來的意境。王國維說後主之詞有釋迦、基督擔荷人類罪惡的意思,是說他所寫的詞,寫出了人類一種共同的悲哀。


有人反對王國維對李煜的評價,也有人贊成王國維的意見。根據你閱讀本課李煜詞的經驗,並須參考上文的意見,寫一篇完整的文章,說明你對王國維評價李煜的觀點與感想,不必訂題。


【寫作提示】

1.引文中的正反意見均有其代表性,寫作時應符合題目要求,參酌正反意見而有所補充或批駁。

2.不一定兩種意見只能選其一,可提出另一種異於引文意見的綜合觀點。

3.寫作時應舉例說明,才能使論述觀點合理。

4.本篇作文屬論說文,不是有感而發的抒情文。

柳.jpg
【資料出處】
《高中國文教學備課用書(5)》(翰林出版)
〈詞選〉
主編/宋裕、蕭蕭

全站熱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