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塵三俠.jpg


歷史背景
 

1.隋末天下大亂,群雄並起。隋煬帝在位十三年,三次遊覽江都,其排場之大,耗費之巨,在歷代帝王中是少見的。煬帝曾在揚州當過總管,當上皇帝後便一遊、再遊、三遊江都,最後被殺於江都。
 
2.楊素在歷史上真有其人,但不曾擔任司空。隋書.楊素傳:「素貴寵日隆,家僮數千,後庭妓妾曳綺羅者以千數,第宅華侈,制擬宮禁。」見客排場與皇帝無異。
 
3.李靖在歷史上真有其人,後封衛國公,為唐代開國功臣。曾以三千輕騎,深入突厥,是唐朝文武兼備的著名軍事家。貞觀23年卒,享壽79,陪葬太宗昭陵。

虬髯客傳

(一)

隋煬帝之幸江都也,命司空楊素守西京。素驕貴,又以時亂,天下之權重望崇者,莫我若也,奢貴自奉,禮異人臣。每公卿入言,賓客上謁,未嘗不踞床而見,令美人捧出,侍婢羅列,頗僭於上。末年益甚,無復知所負荷、有扶危持顛之心。
譯文:
隋煬帝親臨江都(揚州),命令司空楊素留守西京(長安)。楊素有權勢很驕縱,又認為在紛亂的時局中,天下權重望高的人,沒有一個比得上自己,所以對自己的供養極盡奢華,禮儀、排場逾越了做臣子的分寸。每當大臣入內稟報,賓客上門謁見,沒有不是伸腿坐在舁床上接見,讓一群美女簇擁而出,侍從婢女成行排列,氣派之大實在是僭越了皇帝。晚年更加放肆,不再關心自己所應擔負的責任,也不再有挽救危亡局勢的念頭。

◎隋煬帝南巡,楊素留守西京,煬帝好大喜功,楊素驕貴僭越。二人在全文中,只是帶出故事,角色並不吃重,沒有明顯的獨立人格描寫。
◎楊素身為國家重臣,卻無心救亡安危,反而驕貴昏庸,排場僭越人臣分際,暗示隋末政治腐敗,朝綱蕩然無存,朝廷氣數將盡,而君臣無力回天,江山必有變易,隱含隋之滅亡,乃大勢所趨,引起天下英雄豪傑取而代之的線索,故楊素引出下段的李靖登場的伏筆。
觀察1:楊素的【踞床而見,令美人捧出,侍婢羅列】具體刻劃其奢貴自奉、禮異人臣、僭越於上。


(二)

一日,衛公李靖以布衣來謁,獻奇策,素亦踞見之。靖前曰:「天下方亂,英雄競起,公為帝室重臣,須以收羅豪傑為心,不宜踞見賓客。」素斂容而起,與語大悅,收其策而退。
譯文:
有一天,衛公李靖以平民身分拜見,進獻治國妙計,楊素也是伸腿坐在舁床上接見。李靖上前拱手敬禮說:「天下正在動亂中,英雄競相挺身而起。您是朝廷肩負重任的大臣,該以延攬傑出人才為職志,不應踞坐接見賓客。」楊素端正容色起身,跟李靖談得非常愉快,收下他的策略書才退回內室。

◎李靖以一介布衣(平民),謁見楊素,當面規諫其過失,塑造李靖的膽識氣概。李靖的膽識引出下段之紅拂的注意,其表現令她一見心折。
觀察1:李靖的【揖】(行平輩之禮)的動作,表示李靖不屑楊素為人,不以恭敬之禮禮敬大臣,以細節具體說明他不畏權貴的膽識氣概。
觀察2:楊素雖然與李靖「與語大悅」,但【收其策而退】的動作,表示楊素對李靖的獻策並非真心接納,並無慧眼識英雄之明。

(三)

當靖之騁辯也,一妓有殊色,執紅拂,立於前獨目靖。靖既去,而執拂妓臨軒指吏,問曰:「去者處士第幾?住何處?」吏具以對,妓頷而去
譯文:
當李靖滔滔不絕地議論時,有一位姿色不凡的歌舞妓,手拿紅色拂塵,站在前面,一直看著李靖。李靖離開時,這位手持紅拂的歌舞妓走到窗前,向管事的小吏問說:「那位剛離去的處士排行第幾?住哪裡?」小吏詳盡地回答她,紅拂妓微微點頭走了。

紅拂是楊府的家妓,能在「侍婢羅列」中站在前排,可想顏色之美。然即使有傾城之貌,也是明珠蒙塵,在府中默默無聞地生活。優越的前排位置,讓紅拂能夠輕而易舉地聞其聲,察其人。兩個陌生人就在電光火石之間一見鍾情,一個影子穿過眼球烙印在紅拂心裡。
◎李靖去見楊素的時候,身上一無所有。要錢沒錢,要名沒名,要女朋友沒女朋友。紅拂看見李靖的時候,不但看出他的英雄氣概,也看出了他的落拓失意。冰雪聰明的紅拂深知:英雄而落拓,則易於馴服。
◎李靖只是一介貧士,和身處豪富之家的紅拂女,兩人身分並不對等,但紅拂女卻對他獨加垂青,確定此人可託付終身,進而打聽其身家住址,可看出紅拂具有慧眼識人的能力。
紅拂見過太多拜謁的達官貴人,沒有一位似李靖不慕權貴又心繫天下。紅塵有幸,識英才於末世;相思無計,附絲蘿於喬木。憑藉多年的閱人經驗,她堅信英雄美人,合當绝配。她要做的,只是一步步走進他的心房。
觀察1:有【殊色】且【立於前】,而身份終究只是【妓】,表明楊素身邊有美女(才女)而不識,第二度強調楊素無識人之明。
觀察2:一妓【獨】目靖,說明唯獨此人有異於平常女子、獨到觀人之能力。
觀察3:該妓打聽李靖身家個資及住處資料後,其【頷】(微微點頭)的動作,暗指其已下定決心,為下文的私奔預作伏筆。


(四)

靖歸逆旅。其夜五更初,忽聞扣門而聲低者,靖起問焉。乃紫衣戴帽人,杖揭一囊。靖問:「誰?」曰:「妾楊家之紅拂妓也。」靖遽延入。脫衣去帽,乃十八九佳麗人也,素面華衣而拜。靖驚答拜。曰:「妾侍楊司空久,閱天下之人多矣,未有如公者。絲蘿非獨生,願託喬木,故來奔耳。」靖曰:「楊司空權重京師,如何?」曰:「彼屍居餘氣,不足畏也。諸妓知其無成,去者眾矣,彼亦不甚逐也。計之詳矣,幸無疑焉。」問其姓,曰:「張。」問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言詞、氣性,真天人也。靖不自意獲之,愈喜愈懼,瞬息萬慮不安,而窺戶者足無停屨。既數日,聞追訪之聲,意亦非峻,乃雄服乘馬,排闥而去,將歸太原。
譯文:
李靖回到旅舍。這天夜裡五更初,忽然聽到輕輕的敲門聲,李靖起來察問。原來是個身穿紫衣、頭戴帽子的人,用木棍挑著一個囊袋。李靖問:「誰?」答說:「我是楊府裡拿紅拂的歌舞妓。」李靖急忙請她進房。脫下外衣摘下帽子,原來是個十八、九歲的美麗女子,臉上不施脂粉、身穿華麗衣服,向李靖深深一拜。李靖慌忙回禮。她說:「我侍候楊司空很久了,天下見過的人太多了,沒有一位能像您的。菟絲、女蘿無法獨立生長,希望能依託大樹,所以來投奔您。」李靖說:「楊司空在京師權勢龐大,該怎麼辦呢?」女子說:「他是個只多一口氣的活死人,不值得畏懼。歌舞妓們知道他成不了事,逃走的很多,他也不詳加追究。我考慮得很周詳,希望您不要有疑慮了。」問她姓什麼,說:「張。」問排行第幾,說:「最長。」看她的肌膚、儀態、談吐、氣質,簡直就像天仙一般。李靖想不到自己竟會得到她,非常喜悅也非常恐懼,一時之間萬般焦慮非常不安,因而不斷向門外窺看,腳步沒有停過。過了幾天,聽說了追查的風聲,看情況也不急切,於是讓她改扮男裝騎馬,出門離去,打算回到太原。
◎紅拂身為家妓,地位卑微,她何以要來離開原本養尊處優的富貴生活?她能看出楊素雖然權重一時,終無所作為,而良禽擇木而棲,故已有心鄙棄權傾朝野的楊素,勇敢另謀出路,此為遠因。爾後一見前來獻策的李靖,雖是布衣貧士,但她專注觀察下,確知李靖才略過人,未來前途不可限量,故投奔依靠,決心相隨。
◎俗話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女追男不難,難在必須快狠準,慧眼識人,立即下手。她一見鍾情之人,當下認定是可以託付終身的喬木,於是毫無顧忌走出相府,不畏道德及世俗眼光,這顯然是一種「江湖兒女」的豪俠之氣,但是勇於選擇自己的自由幸福,在封建社會中也是一種新時代的女性。
◎紅拂在虬髯傳中,不是第一主角。但是從小說的發展脈絡來看,她常是「第一主動」的主角。李靖是英雄,而這個英雄在情感的運作上,顯然不是紅拂的對手。紅拂掌握了主動的先機。在李靖心理全未設防的情況下,她俘虜了李靖。紅拂的「拂曉攻擊」,趁李靖的理智最脆弱渙散的夜深時刻,一舉擄獲了李靖,地點則在長安一家客棧,英雄成了美人的階下囚。
◎紅拂是徹底現實的。紅拂的主動,全為她自己的利益幸福打算。含蓄矜持、克己守禮,那是教導普通女孩子如何獲得憐愛與尊重的。而紅拂,是風塵中的俠女,塵世間的禮法何以束縛她的人生。

◎本段李靖、紅拂二俠相會,而二俠對比,生動刻劃了紅拂的堅定果決、謀定後動的氣魄,以及李靖謹慎沉穩個性、又疑又懼的心情。對李靖不安的心理狀態,刻劃入微。
◎紅拂女嫁給李靖,從侯門踏入江湖。兩人共赴太原,貧士與佳人男裝的奇異組合,引出下文虬髯客的注意,為下文虬髯客的登場預作伏筆。
觀察1:紅拂夜奔李靖,是基於一時的衝動?還是對時局見解深刻而規畫已久?【規劃已久】從哪句話可看出?【計之詳矣】
觀察
2:紅拂說了一句「幸無疑焉」,這表示了什麼? 【紅拂安撫李靖的疑慮不安】
觀察3:李靖提出疑問
 「楊司空權重京師,如何?」以及「窺戶者足無停屨」的動作,說明其性格為何? 【謹慎小心】

比較:
1.一妓有殊色。
→概括描述

2.脫衣去帽,乃十八九佳麗人也。→描述比前句稍深入
3.觀其肌膚、儀狀、言詞、氣性,真天人也。→描述更為深入
思考1:妳「閱人」是多是少呢?進一步說,妳「閱人」是在「視、見、觀、察」的哪種層次?
思考2:身為一個現代女性,妳是否同意「絲蘿非獨生,願託喬木」這句話?
思考3:妳如何看待「紅拂夜奔李靖」這件事?
思考4:如果妳是紅拂,或者你是李靖,你將如何決定?如果妳是紅拂,李靖臨時換了住所怎麼辦?如果投奔被拒絕如何自處?私定終身被旁人看輕怎麼辦?李靖會真愛這個主動的女孩子嗎?若是始亂終棄,妳又將怎麼辦?


(五)

行次靈石旅舍,既設床,爐中烹肉且熟,張氏以髮長委地,立梳床前。靖方刷馬,有一人,中形,赤髯而虬,乘蹇驢而來,投革囊於爐前,取枕攲臥看張氏梳頭靖怒甚,未決,猶刷馬張氏熟觀其面,一手握髮,一手映身搖示,令勿怒
譯文:
在靈石投宿旅舍,鋪好床位,爐中煮的肉快熟了,張氏因為長髮垂地,站在床前梳頭。李靖正在刷馬,忽然有一個人,中等身材,紅色鬍子蜷曲似龍,騎著跛腳的驢子前來,把皮囊扔在爐前,拿個枕頭側躺著,看著張氏梳頭。李靖非常生氣,忍著沒有發作,仍繼續刷馬。張氏細看這人的面貌,她一手握著頭髮,一手藏在身後,向李靖搖手示意,要他不要動怒。

◎此段開始,故事正式進入正文。寫三俠定交經過,乃全文最精彩之處,充滿戲劇張力。
◎虬髯客初登場,聲勢逼人,對照當時正在梳頭刷馬的紅拂、李靖,顯得格外不同凡響。虬髯貿然闖入內室,大剌剌取枕側臥,看張氏梳頭,此舉突出隨心所欲、豪邁不羈的性格;李靖之怒,可想而知,但他在盛怒之下,猶鎮定刷馬,一來因虬髯來意不明,二來李靖個性謹慎多慮,因此強忍怒氣,尚未發作,並尋思該如何應變,但仍勉強自己刷馬;此時僵局之化解,端賴紅拂女一人了,紅拂既能識李靖於前,自能知虬髯於後,她觀察局勢之後,迅即掌握全場,做出判斷及決定,不僅顯現其鎮靜與胸有成竹,而且表示她的觀人能力遠勝於李靖。
◎紅拂在楊府察言觀色多年,早已掌握一套把握全局的本領。她盤好髮髻,觀察來人樣貌,異人多生異貌,原來這也是一位風塵中的奇俠!如何應對,她已成竹在胸。混跡江湖,疑似無賴的虬髯,就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靈石。他踈眉闊腰,中等身材,所以腰飾短刀,並不掛劍。滿腮赤紅的鬍子,根根似刺蝟毛倒捲,生當唐代可能有胡人的血統。他大約來自代北,不然就是隴西。這樣的英雄漢子「策蹇」訪路,必是一種障眼法。那跛腳瘦驢的主人,會是一個英雄漢子?一般人也許不會這樣想,但閱人無數的紅拂,已經瞧了出來。
◎亂世之中,英雄與烽煙並起,虬髯客行走在雲譎波詭的隋唐之交,家業他都追求人間的極致,但在出場之前,他甘作寂寂無名的遊俠,如一頭低伏深嗅的虎豹,蓄勢待發。
◎來者不善,虬髯客騎驢而至,獨闖客棧,丟下行囊,取枕斜臥,看紅拂梳頭。一系列突如其來的動作令人目不暇接,待李靖反應過來,他早已反客為主,等著看場好戲了。從傳奇後文我們知道,虬髯客通相術,能夠預知人的未來。想必他在闖客棧前,也已經看到紅拂、李靖的姻緣。可他偏不甘心,要來試上一試,看李靖有何本事值得紅拂托付終身,而自己又是實力更強的豪雄,難道不是更有資格贏得美人嗎?虬髯失禮斜臥看她梳頭的眼神,透露了他對紅拂的一見傾心。
觀察1:注意虬髯登場,重點在刻劃其行動飄忽(
【忽有一人】),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奇特怪異【赤髯而虬,乘蹇驢而來】,雖神秘卻不做作。而他以一個陌生男子闖入內室看人梳頭(【投革囊】【取枕攲臥】【看張氏梳頭】),不僅目中無人,簡直無禮之至。
觀察2:注意李靖這個
怒甚】【未決】【心不在『馬』的動作,背後所代表的複雜心理。
觀察3:請妳模擬出紅拂女
一手握髮,一手映身,搖示令勿怒的動作?
觀察4:請畫出「靈石旅舍」的擺設以及三個人的相關位置。
觀察5:請妳劃出劍拔弩張的此刻,三人之間微妙心理的三角關係圖。

比較:
1.執紅拂,立於前,「獨目靖」。
2.妾侍楊司空久,「閱天下之人多矣」。
3.張氏「熟觀其面」。


急急梳頭畢,斂衽前問其姓。臥客答曰:「姓張。」對曰:「妾亦姓張,合是妹。」遽拜之。問:「第幾?」曰:「第三。」問:「妹第幾?」曰:「最長。」遂喜曰:「今日多幸,遇一妹。」張氏遙呼曰:「李郎且來拜三兄!」靖驟拜,遂環坐。
譯文:
她急忙梳好頭髮,整理好衣襟,上前請教姓氏。斜躺的旅客答說:「姓張。」張氏回應說:「我也姓張,算來該是妹子。」急忙拜見。張氏問:「排行第幾?」他說:「第三。」他反問:「妹子排行第幾?」張氏說:「最長。」他於是高興地說:「今天有幸遇見一妹。」張氏向遠處招呼道:「李郎來拜見三哥!」李靖急忙過來行禮,於是三人圍坐。

◎紅拂在虬髯傳中,不是第一主角。但是從小說的發展脈絡來看,她常是「第一主動」的主角。李靖是英雄,虯髯客是大英雄,而虯髯客這個大英雄在情感的運作上,顯然也不是紅拂的對手。敏銳的紅拂立刻看出了眼前這個陌生的虯髯對她的一見傾心,紅拂當機立斷,立刻把她和虬髯的關係由曖昧的情意轉為兄妹。靈石客棧這一役,紅拂以她天生的慧心,運用了合乎「機智」和「無情」的哲學,大敗虬髯。虬髯不僅大敗,而且敗得潰不成軍。
◎紅拂的智勇雙全,在靈石客棧一幕更是發揮得淋漓盡致。紅拂是故事中唯一女性,她形象鮮明,膽識過人,總在關鍵時刻做出明智抉擇,而且每一次抉擇都對故事發展產生巨大影響。紅拂的姿色逗引了虬髯的食色本性,而謹慎多慮的李靖則在一旁隱忍怒甚,就在這劍拔弩張的關鍵一刻,紅拂再度展現其果敢機智,斡旋於兩雄之間,化危機為轉機,將食色之性巧妙轉化為兄妹倫理之禮,三俠的結拜成功,紅拂食為其中樞紐。待虬髯說出姓張,因同姓不婚,曖昧即除,紅拂遂以溫雅行禮與兄妹情分相稱,成功化解危機,紅拂僅靠三言二語,就把劍拔弩張的局勢,化為和風煦日,及時化解虬髯可能的覬覦與越軌,也消除李靖的敵意,襯出她臨機應變的果敢智慧。

◎紅拂雖然收服了虬髯的感情,但是她本能地察覺虬髯和李靖之間,仍然存有「潛在的敵意」。她要李靖對虬髯以三哥待之。她自己在兩人面前則表現得極有分寸。
◎第一次在楊素府中,紅拂女看到英姿勃發的李靖,即知可以託付終身,便以心相許,夜奔李靖。這是她第一個關鍵決定。三人的初次會面充滿驚心動魄,緊張萬分,紅拂的果敢堅決,完全沒有道德背負和世俗塵累,堪稱充滿膽識與勇氣的新女性,以機智化解三人之間瞬息爆發的危機,這是她第二個關鍵決定。
◎虬髯當與紅拂一番對話後,他從對美貌的佔有慾轉為對機智的由衷讚賞。既然塵世間先有了虬髯客,為何要在李靖之後遇到紅拂?無論紅拂女與誰在一起,都會和幸福相遇,而虬髯客的見識和成就還遠在李靖之上。紅拂亦會識人,但是感情也有「先來後到」,夫妻緣分自是天定,還有承諾要兌現,責任要承擔。虯髯客尊重紅拂的選擇,用一種博愛的心懷接納了紅拂夫婦,一句「今夕幸逢一妹」打消了兩人的疑慮,「風塵三俠」的美名也得以流傳。
觀察1:請妳體會一下虬髯客這個「遂喜曰」的【喜】(開懷笑著)字,這種表現的背後藏著他何種情緒?
 【強顏歡笑,掩藏尷尬】
思考1:傳統女性常被塑造成順從男性意志、以男性為中心的形象。但故事中的紅拂女顛覆文學作品中的女性,以有禮還無禮,巧妙化解兩個男人之間的緊張對峙氣氛。
思考
2:萬一虬髯不是姓張,如果妳是紅拂的話,妳會怎麼辦?


曰:「煮者何肉?」曰:「羊肉,計已熟矣。」客曰:「飢甚!」靖出市胡餅。客抽匕首,切肉共食。食竟,餘肉亂切送驢前食之,甚速。
譯文:
那人問:「煮的是什麼肉?」李靖說:「羊肉,估計已經熟了。」虬髯說:「好餓!」李靖出去買來燒餅。虬髯抽出匕首,切肉一起吃了。吃完,將剩下的肉隨便切一切,拿去餵驢子,動作很迅速。

◎難堪失落了面子的虬髯,只好在酒樓下大笑、痛飲,又啖人心肝。他想以誇張的豪氣,來掩飾自己剛才的莽撞。
◎驢應是吃草,此處卻安排為吃肉,戲劇效果外也襯托虬髯客之怪;足見「求變務奇」的小說語言。另外還有一種可能,虬髯在當下確實方寸已亂,無暇仔細思考。
觀察1:注意虬髯不經意說出飢甚】,以】【亂切】【甚速】這速幾個描寫動作的細微肢體語言,暗示他內心隱藏什麼情緒?【心情複雜,方寸已亂】

客曰:「觀李郎之行,貧士也,何以致斯異人?」曰:「靖雖貧,亦有心者焉。他人見問,固不言,兄之問,則無隱耳。」具言其由。曰:「然則將何之?」曰:「將避地太原。」客曰:「然,吾故謂非君所能致也。」
譯文:
虬髯說:「看李郎的模樣,是個窮書生,怎麼能得到這一位姿色不凡的美人?」李靖說:「我李靖雖然貧窮,也是個有志氣的人。別人問我,我一定不會說,您問起,就不隱瞞了。」就把事情經過詳細說了。虬髯說:「既然如此,那麼打算到哪裡去?」李靖說:「打算到太原避一避。」虬髯說:「是啊,所以我才說這樣的佳人不是你能得到的。」

◎但傲氣如虬髯客,也不肯立刻向李靖低頭,他們第一次的交談內容多少流露出幾分可愛的醋意。虬髯當面問李靖:「你這樣的落拓失意,是怎樣弄到紅拂的?」就可想見虬髯內心的掙扎、不平。
◎李靖拜了大哥後,三人相對而坐。虬髯客也不客氣地擺出大哥的架子,向李靖索要酒食,讓他像跑堂一樣伺候自己也就罷了,還直接問:我看你像個窮苦人,憑什麼讓紅拂跟著你呢?李靖有意向虬髯客表明心跡,證明自己當得起紅拂的託付。
觀察1:兩個男人中間有一個共同愛慕的女性,妳覺得虬髯客面對李靖時,有何種微妙心理?虬髯客問「觀李郎之行,貧士也,何以致斯異人」「然吾故謂非君所能致也」透露他的何種心理?【吃醋、酸溜溜、不甘心】

觀察2:情節進展到這裡,妳有沒有發現,李靖和虬髯客對紅拂女的觀察印象,二人有何不同?
李靖:以【天人】形容紅拂,只是看到紅拂表面姿色。
虬髯:以【異人】形容紅拂,更能看到紅拂深層智慧。


曰:「有酒乎?」靖曰:「主人西則酒肆也。」靖取酒一斗。酒既巡,客曰:「吾有少下酒物,李郎能同之乎?」靖曰:「不敢。」於是開革囊,取一人頭並心肝,卻收頭囊中,以匕首切心肝共食之。曰:「此人天下負心者,銜之十年,今始獲,吾憾釋矣。」
譯文:
接著問:「有酒嗎?」李靖說:「旅舍西邊就是酒店。」李靖買了一斗酒回來,敬酒一輪之後,虬髯說:「我有一點下酒菜,李郎能一起吃嗎?」李靖說:「不敢當。」虬髯於是打開皮袋子,取出一顆人頭和一副心肝,再把人頭放回袋中,用匕首切心肝和李靖一起吃了。虬髯說:「這個人是天下最背棄良心的人,我懷恨他十年了,直到今天才追捕到,我的憾恨消解了。」

◎虬髯客又出一招,從行囊裡取出血淋淋的人頭和心肝,並把心肝切了和李靖共食。他還淡定地解釋說,這是我追殺了十年的負心人。他不是行為輕狂的登徒子,而是堅忍深沉的復仇殺手。李靖也被他的江湖正義打動,與他共享這場復仇者的狂歡。虬髯殺人是為天下除去負心之人,他邀李靖共食人心(看他是否膽小、嫉惡如仇),幾經數番試探,最後才肯定李靖為真丈夫,這才捨下私情,轉而開啟下段謀天下之公事。
◎紅拂從虬髯的話中,知道他並未死心。虬髯則表面上不再爭取對紅拂的愛。但在實際上他仍矛盾地深愛著紅拂。直到虬髯的政治前途完全破滅以後,他的心境才突然破雲而出。
思考1:妳能不能聽出虬髯客和李靖的這段話,有絃外之音?【警告李靖對紅拂負心的下場】

又曰:「觀李郎儀形器宇,真丈夫也。亦知太原有異人乎?」曰:「嘗見一人,愚謂之真人,其餘,將相而已。」曰:「何姓?」曰:「靖之同姓。」曰:「年幾?」曰:「近二十。」曰:「今何為?」曰:「州將之愛子也。」曰:「似矣,亦須見之,李郎能致吾一見否?」曰:「靖之友劉文靜者與之狎,因文靜見之可也。兄欲何為?」曰:「望氣者言太原有奇氣,使吾訪之。李郎明發,何日到太原?」靖計之,曰:「某日當到。」曰:「達之明日方曙,候我於汾陽橋。」言訖,乘驢而去,其行若飛,回顧已遠。靖與張氏且驚懼,久之,曰:「烈士不欺人,固無畏。」促鞭而行。
譯文:
又說:「看李郎的儀表形貌、胸襟氣度,是真正的大丈夫。你可聽說太原有非常不平凡的人嗎?」李靖說:「曾經見過一個人,我認為是真命天子,其他的,不過是將帥、宰相之才而已。」虬髯問:「姓什麼?」李靖說:「和我同姓。」虬髯問:「年紀多大?」李靖說:「接近二十歲。」虬髯問:「現在做什麼?」李靖說:「是太原留守的愛子。」虬髯說:「很像就是這個人了,也還得見個面看看,李郎能引我見他一面嗎?」李靖說:「我的友人劉文靜和他很親近,透過文靜就可以見他了。兄長為什麼要見他?」虬髯說:「有個會望雲氣斷吉凶的人說太原有特殊的雲氣,要我去訪察。李郎明天出發,哪一天能到太原?」李靖估量了日期,說:「某日應該會到。」虬髯說:「到達太原的第二天天剛亮時,在汾陽橋等我。」說完,騎著驢子離去,他的行動飛也似的,回頭之間就已跑遠了。李靖和張氏又驚又怕,好一陣子,才說:「豪邁有志氣的人是不會欺騙人的,根本無須畏懼。」於是快馬加鞭地趕路。

◎經過了這次狼狽的教訓和掙扎,虬髯終於神氣初定。他仔細地端詳了李靖。他發現風塵落魄的李靖,自有他特殊的一串光環。虬髯已嗅出了他的智慧之英氣。
◎虬髯觀察試探李靖,由「致斯異人」慢慢引出「太原有異人」的政治秘密傳聞,這是虬髯內心深處不輕易示人的極機密。虬髯並沒言明他尋訪太原奇氣、異人的目的,可見這對他而言是重大而不願說的祕密。
◎虬髯對李靖好像有一種奇特的期待。李靖也就抓住了這稍縱即逝的機會,對虬髯吐露了一個人物,那人所在的地方,叫做太原(編按:隋煬帝大業十三年,李世民之父李淵(後為唐高祖)被任命為太原留守,李世民時年二十歲(後為唐太宗))。「太原有奇氣」,這是預言家的道兄早就告訴過虬髯的極機密。所以當「太原」從李靖的口中蹦出來的時候,想必觸動了虬髯最敏感的警覺性。「亦知太原有異人乎」以下,漸次帶入小說主題。「望氣者言太原有奇氣」開始配合主題,營造「天命」觀念之氛圍。 
◎虬髯客前後講了二次「異人」,一指紅拂,一指真命天子(下文將出現的李世民),可見紅拂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大人物騎一頭跛驢,而跛驢跑起來像飛的一樣,頗類似武俠小說的炫奇筆法。
◎也許直到此時,虬髯客才真正釋懷,真誠地讚李靖為大丈夫,也有了進一步深交之意。從李靖處,他得知太原有位李姓異人,年及弱冠,是州將之子。想到自己籌謀天下的大志,他必須見一見這位公子,知己知彼,才知問鼎中原的勝算有幾分。約定見面之日,虬髯客乘驢而去,其行若飛,轉眼間就消失了蹤影。留下夫妻二人為其氣度傾倒,很久才互相安慰說:「烈士不欺人,固無畏。」
◎自此三俠互作告別相約日後,一切情節發展由虬髯主動,李靖紅拂成了被動,自虬髯出場之後,他永遠是無可比擬的第一主角,縱然風華絕代、靈心慧眼的紅拂,在虬髯飄忽如天際神龍的光芒之下,也只不過是重要陪襯而已!

觀察1:虬髯客所騎乘的驢子,有何奇特之處?【以肉為食、跛而飛奔】
觀察2:從虬髯客的初次登場,到這裡才退場,妳是否發現到作者寫這個人,有哪一特質始終貫串其中?【奇異神祕】
觀察3:三人中誰有慧眼識英雄的能力?【紅拂、虬髯】三人中誰度量寬宏,胸懷磊落?【李靖】
觀察4:本篇小說題為虬髯客,講述的是虬髯客故事,但作者一開頭卻先提楊素,接著又讓李靖、紅拂張氏陸續登場,主角反而最後才出現。這種安排,用意何在?【以次要角色「烘托」
主要角色。】


(六)

及期,入太原候之,相見大喜,偕詣劉氏,詐謂文靜曰:「有善相者思見郎君,請迎之。」文靜素奇其人,一旦聞有客善相,遽致酒延焉。既而太宗至,不衫不屨,裼裘而來,神氣揚揚,貌與常異。虬髯默居坐末,見之心死。飲數巡,起招靖曰:「真天子也!」靖以告劉,劉益喜,自負。
譯文:
到了約定那天,進入太原等候虬髯客,雙方見面都很高興,一起去拜訪劉文靜,找個藉口對劉文靜說:「有個很會看相的人想拜見公子,請接他來。」劉文靜向來認為李世民不平凡,這時聽說有人善於看相,馬上備下酒席邀請李世民。不久李世民到,只穿裼衣、皮衣,未穿正式服裝就來了,神采飛揚,儀表和一般人的確很不一樣。虬髯默默地坐在最末的席次,一見李世民便死了心。喝酒過了幾巡,起身招呼李靖說:「是真命天子啊!」李靖把這話轉告劉文靜,劉文靜非常高興,自認眼光獨到而十分得意。

◎三俠聚會之後,故事發展才由「男女情緣」轉向「政治意識」,回歸到這篇小說主題。從此開始,虬髯取代了紅拂女,成為描述的主要重心,下文開始李靖、紅拂改走入陪襯地位。虬髯客從此像一個指揮若定的將軍,指引著紅拂、李靖每一步的行動。
◎本文以「不衫不屨,裼裘而來,神氣揚揚,貌與常異。」四句寫李世民的登場,有別於歷史或傳統小說描寫人物多用抽象的「形容詞」。(如:一般小說會以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等陳腔濫調或抽象形容詞,來描寫人物,而不是透過動作、言語來說明)來人不衫不屨,裼裘而來,神氣揚揚,貌與常異。即使是最普通的服飾也掩蓋不了未來皇帝的風采和氣韻,令虬髯客心如死灰,真命天子就算不著龍袍,眉宇之間的皇家氣度也當是如此模樣。
◎虬髯客是有野心當開國之君的非凡之人,虬髯客初次看見李世民,反應竟然是「見之心死」,可見李世民帶給他的震懾力量有多大。
◎李靖出場,令權臣恭敬;紅拂出場,令英雄傾倒;虬髯客出場,令雙俠拜服。而李世民的出場,當時只道是尋常,雲淡風輕像一面無波的鏡湖。而就是這樣的出場,讓所有自詡功名的英雄紛紛嘆服,奠定李唐三百年基業!

◎行文至此,小說主題已經慢慢浮現:「李世民將為真命天子」。
觀察1:作者如何描寫初次登場的李世民?【不衫不屨,裼裘而來,神氣揚揚,貌與常異】(衣著隨便普通,沒有刻意打扮)

觀察2:虬髯客第一次見到紅拂、李靖,與第一次見到李世民的反應,有何差別?【默居坐末,見之心死】
觀察3:劉文靜願安排虬髯客為李世民看相,他有何動機?段末的「自負」表明劉文靜何種心理?【證明自己眼光獨到,押對了寶】


既出,而虬髯曰:「吾得十八九矣,然須道兄見之。李郎宜與一妹復入京,某日午時,訪我於馬行東酒樓下,下有此驢及一瘦騾,即我與道兄俱在其上矣,到即登焉。」又別而去,靖與張氏復應之。及期訪焉,即見二乘。攬衣登樓,虬髯與一道士方對飲,見靖驚喜,召坐環飲。十數巡,曰:「樓下櫃中有錢十萬,擇一深隱處,駐一妹畢,某日復會我於汾陽橋。」
譯文:
走出劉家後,虬髯說:「我看準十之八九了,不過還是得讓道兄看看。李郎應和一妹再進京師一趟,某天午時,到馬行東面的酒樓下找我,樓下有這匹驢和一匹瘦騾,就表示我和道兄都在樓上了,到了就立刻上樓來。」又辭別離去,李靖和張氏再次應允約定。到了那天去拜訪,就看到那兩匹牲口。提起衣襬上樓,虬髯正和一個道士對坐飲酒,見到李靖非常驚喜,招呼過來圍坐共飲。喝了十幾巡後,虬髯說:「樓下櫃子裡有十萬錢,找一處較隱密的所在,安頓好一妹後,某天再到汾陽橋和我相會。」

◎但英雄豈是如此容易屈服?虬髯自己看過李世民還不夠,還要再次讓自己的道兄看一遍,可見其逐鹿中原之心尚未滅除,透露他不肯輕易認輸的個性,故最後言「復會我於汾陽橋」,安排二度會面。虬髯客存一線希望,他要請道行更高的道兄再來相一次,才真正死心。因為他虬髯客,同樣預示著帝王之命。

◎虬髯預告某日午時,在長安馬行東酒樓下,有一驢一騾,他和道士就在樓上。李靖紅拂依約前來,一切果然如虬髯所言,可見其預先做好計畫,主動權操之在他,並且能守信用。 
觀察1:虬髯自己第一次看了李世民相貌後,為何還要安排道兄為李世民安排第二次看相?【虬髯尚未死心,抱最後一絲希望】

(七)


如期至,道士與虬髯已先坐矣。俱謁文靜,時方弈棋,揖而話心焉,文靜飛書迎文皇看棋。道士對弈,虬髯與靖旁侍焉。俄而文皇來,精采驚人,長揖就坐,神清氣朗,滿坐風生,顧盼暐如也。道士一見慘然,下棋子曰:「此局全輸矣!於此失卻局,奇哉!救無路矣!復奚言!」罷弈請去。
譯文:
李靖依約前往,道士和虬髯已先坐定了。一起去拜訪劉文靜,當時劉文靜正在下棋,行禮並告知心意,劉文靜便派人送出快信請李世民前來看棋。道士和劉文靜下棋,虬髯和李靖侍立一旁。不久李世民來了,神采煥發令人驚奇,他作揖行禮後坐了下來,精神清爽氣度開朗,談笑之間,在場的人都被他吸引,目光流轉,神采不凡。道士見了臉色憂苦,放下棋子說:「這盤棋全輸了!在這個情況下輸掉了全局,太奇怪了!沒路可救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棋不下了,起身告辭。

◎第二次看相,諸雄重聚首,又添一位無名道人。道人與劉文靜對弈,實則分別代表虬髯客、李世民較量稱帝的實力。李世民再次出場,不置一言,卻是「精采驚人,長揖而坐,神氣清朗,滿坐風生,顧盼煒如也」。道士才看了一眼,就失魂落魄地棄局逃跑。
◎李世民果然應驗前文所謂的太原有「奇氣」的「異人」,印證望氣者所言。虬髯客最後一線希望完全破滅,原本飛揚豪邁的個性,一變為慘澹沉鬱,這也說明了不論是大英雄還是平凡人,都有面對人生挫折低潮時的相同人性反應。
◎本小段寫「棋局」「全輸矣」,語涉「雙關」,但情節勝敗大勢底定。黑白爭雄,落子無悔。擺在虬髯客面前的,是一幅在佈局之初便已知勝負的棋局,往前走,便離失敗的深淵更近一步。而作為讀者的我們,讀一部已知結局的小說,吸引我們百看不厭的,恐怕就是劇中人如何在執念與天命中取捨,走出一條無悔的人生道路吧。棋並沒有錯,對手也正是對手。虬髯是敗在自己的野心。野心使他的智慧渙散。經過這生平最痛苦的一役,虬髯終於發現:天地間之英氣,豈獨鍾情在我一人!
比較:
1.第一次看相→雙方只是單純宴飲。
→李世民「不衫不屨,裼裘而來,神氣揚揚,貌與常異。」
→第一次看相後的反應:虬髯默居坐末,見之心死。
2.第二次看相→雙方相對弈棋,以棋局象徵天下,雖無劍拔弩張,但已隱喻逐鹿之勢。         
→李世民「精采驚人,長揖就坐,神清氣朗,滿坐風生,顧盼暐如。」
→第二次看相後的反應:道士一見慘然,罷弈請去。

既出,謂虬髯曰:「此世界非公世界也,他方可圖。勉之,勿以為念!」因共入京。虬髯曰:「計李郎之程,某日方到。到之明日,可與一妹同詣某坊曲小宅相訪。李郎相從,一妹懸然如磬,欲令新婦祗謁,兼議從容,無前卻也。」言畢,吁嗟而去。
譯文:
出來之後,告訴虬髯說:「這個天下不是您的天下了,到別的地方還有發展。好好努力,別再掛念這一切了!」於是一起入京。虬髯說:「估量李郎的行程,要某天才能到達。到的第二天,可和一妹一起到某巷弄的小宅來看我。李郎跟隨我,一妹形影孤單,如懸掛的石磬,想讓我的妻子正式拜見兩位,順便也商議未來的動向,可先別推辭呀!」說完,嘆著氣走了。

◎道兄(道士)看出虬髯散亂蕭索的眼神,他告訴虬髯說:「此世界非公世界也,他方可圖。勉之,勿以為念!」這句話在剎那間,讓虬髯的心境破雲而出,彷彿禪宗的頓悟。在那一念之間,虬髯感到身上無盡羞辱的血肉,突然結成了雪塊。他的心境遂破雲而出。虬髯決定捨下一切,退出這場棋局、退出他原本規劃的人生戰場,他決定遠走他方,並且把他的一切,毅然決然做了一次處斷。
◎做成這個抉擇的過程,絕不容易,可以說艱辛複雜,曲折幽徵。而紅拂在其中確實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我常想,如果讓紅拂見李靖之前,先遇虬髯,不知情況會如何演變,以紅拂觀人於微的敏慧,一定照樣夜奔虬髯,相攜而去,那麼,為了不讓心愛的「一妹」吃苦,要讓她榮華軒冕,稱耀一世,虬髯也許就很難做決然的捨棄了。
◎如今,虬髯曾兩次仔細親察對手李世民,不但自己看,更請「面相高手」道兄同看,終於一著棋錯,滿盤全輸!那走出門來的一聲長嘆,悄然宣洩了虬髯心底深處掩藏不住的失意、無奈和不甘!在原作者以宿命編織的羅網籠罩下,虬髯的挫折、絕望、破滅遂更加鮮明突出。
◎英雄本來也是凡人,如果沒有這破雲而出之前的掙扎、痛苦、熬煉與超越,英雄永遠不能成其為「大」!而正因為能通過這大火獄般的試煉,百轉千迴,金剛不壞,清耀明澈,映照千古,大英雄才真正值得仰望。古往今來,大英雄之所以稀貴,甚至往往要從虛構的小說中方能窺見吉光片羽,原因即在於此。所謂人間帝王,在他們的光芒之下,真如走馬黃塵,過眼雲煙,又何足道哉!難捨能捨,提得起也放得下,從此刻起,虬髯方得從「英雄」,進一步成為真正了不起的「大英雄」。
◎虬髯神龍見首不見尾,宅邸必然不肯隨意透露外人知曉,如今願意邀請李靖夫婦前來,可知他心中已作出轉換心情的決定。虬髯畢竟不是普通人,他雖然面對失敗挫折,慘然心死,但他提得起放得下,迅速揮別怨天尤人的苦悶心理,從虬髯說「李郎相從,一妹懸然如磬,欲令新婦祗謁,兼議從容,無前卻也。」可知他已為贈送全部家產,飄然遠去,做好心理準備。

​​​​​比較:
1.虬髯人生第一次重大挫折:在愛情戰場上爭不過李靖,無法得到紅拂女。
2.虬髯人生第二次重大挫折:在事業戰場上爭不過李世民,無法得到帝位(天下)。


(八)

靖亦策馬遄征,俄即到京,遂與張氏同往,乃一小板門,扣之,有應者拜曰:「三郎令候李郎、一娘子久矣。」延入重門,門益壯麗。奴婢三十餘人羅列於前,奴二十人引靖入東廳。廳之陳設,窮極珍異,巾箱妝奩冠鏡首飾之盛,非人間之物。巾櫛妝飾畢,請更衣,衣又珍奇。既畢,傳云:「三郎來!」乃虬髯紗帽裼裘而來,有龍虎之姿,相見歡然。催其妻出拜,蓋亦天人也。遂延中堂,陳設盤筵之盛,雖王公家不侔也。
譯文:
李靖也鞭馬快行,不久就到了京城,於是和張氏一起前去,有一片小木門,敲了門,有人應聲出來行禮說:「三郎吩咐等候李郎、一娘子好一會兒了。」延請進入穿過了好幾道門,一道比一道更高大漂亮。三十多名奴婢在門前排列侍立,奴僕二十人引導李靖夫婦進入東廳。廳內的擺設,非常珍貴奇特,放置頭巾、鏡子等各種梳妝用具的小箱子、禮帽、明鏡、首飾等式樣繁多獨特,不像是一般民間所用的物品。洗臉梳頭妝扮後,又請他們更換衣服,衣服也珍貴新奇。都穿戴好了,聽到有人傳報:「三郎到!」原來是虬髯頭戴紗帽身穿裼衣、皮衣來了,龍行虎步有帝王的氣派,大家見面非常高興。忙催促他的妻子出來拜見,原來也是天仙般的美人。於是請到中堂,所擺設的筵席器皿非常精美,就算王公貴族家也比不上。

◎粗看之下,虬髯原本是個豪氣漢子,但慢慢我們會發現,在其粗獷的外表下,其實也有心細謹慎的一面。虬髯客家產豪富,但住處如此低調,坊是街坊,曲是小巷,本是三教九流所居之處,虬髯居於此,豪宅出入口只是一片「小板門」,藏身於長安巷弄之內而無人能知,或有偽裝潛藏,蓄積實力,以待時機舉大事的用心。
◎從門廳、服飾、飲食、奴婢、女樂,極力誇寫虬髯家產之豪富,有成就帝業的資源。
◎而虬髯之出場,也是「紗帽裼裘而來,有龍虎之姿」,具備帝王氣象,為文末虬髯當扶餘國王預作伏筆。虬髯覺得李靖夫婦不辭辛勞,跟著他來回奔波西京長安與太原之間,實在過意不去,於是準備將家產慨然相贈李靖、紅拂,飄然遠去另謀發展,也頗有愛屋及烏的心理。


四人對饌訖,陳女樂二十人,列奏於前,若從天降,非人間之曲度。食畢,行酒。家人自西堂舁出二十床,各以錦繡帕覆之。既陳,盡去其帕,乃文簿鎖匙耳。虬髯曰:「此盡寶貨泉貝之數,吾之所有,悉以充贈。何者?某本欲於此世界求事,或當龍戰三二十載,建少功業。今既有主,住亦何為?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英特之才,輔清平之主,竭心盡善,必極人臣。一妹以天人之姿,蘊不世之藝,從夫而貴,榮極軒裳。非一妹不能識李郎,非李郎不能榮一妹。聖賢起陸之漸,際會如期。虎嘯風生,龍吟雲萃,固非偶然也。將余之贈,以佐真主,贊功業,勉之哉!此後十餘年,當東南數千里外有異事,是吾得志之秋也。一妹與李郎可瀝酒東南相賀。」因命家童列拜曰:「李郎、一妹,是汝主也。」言訖,與其妻從一奴,戎裝乘馬而去。數步,遂不復見。
譯文:
四人對坐宴飲之後,有歌妓二十人,列隊在面前演奏,樂聲彷彿從天而降,不是一般民間的曲子。吃過飯,又倒酒勸飲。家中僕役從西邊堂屋抬出了二十個擺放器物的架子,上面都以錦繡巾帕覆蓋。擺好後,揭開所有的巾帕,原來是帳簿、鑰匙。虬髯說:「這些都是珍寶錢財的帳目,是我所有的財產,全都贈送給你們。為什麼呢?我本來打算在此天下開創大事業,但或許得跟各方英雄龍爭虎鬥三二十年,才能建立些許功業。現在既然出現了真命天子,我留下來還能有何作為?太原李氏真正是英明的君主。三五年內,天下應當就會太平。李郎憑著傑出的才幹,輔佐清明公正的君主,竭盡心力與才能,一定可以做到最高的官位。一妹憑著天仙般的姿容,身懷世間少有的才藝,跟著丈夫富貴,坐著華貴的車子,穿著華美的衣服,享盡榮華。如不是一妹無法賞識李郎,如不是李郎無法榮耀一妹。聖君與賢臣乘時並起,彼此遇合有如前定。好比老虎一呼嘯就有風吹起,龍一吟嘯雲就聚攏過來,本來就不是偶然的。拿我送你的財物,去輔佐真命天子,協助他建立功業,要盡心盡力呀!今後十多年,在東南幾千里外的地方若有特殊的動靜,那就是我完成志業的時候了。一妹和李郎可以將酒灑向東南方為我慶賀。」於是命家僕列隊向李靖夫婦行禮,並說:「李郎、一妹,是你們的主人了!」說完,和他的妻子帶著一名奴僕,穿著軍裝跨馬離去。沒幾步,就看不到蹤影了。

◎一局定天下,小小棋盤蘊含天下大勢,此時的虬髯客真正認輸,放棄逐鹿中原的雄圖霸業。然而,行動前他要為結義弟妹規劃人生之路,才不負一番知遇之緣。他請李靖、紅拂到自家作客,「紗帽裼裘而來」,頗似李世民的天子之相,然龍虎有分,若不屈居其下,必須另謀出路,龍、虎隔岸遙望,各安天命。在家裡,虬髯客介紹新娶的美妻,設宴款待,四人把酒言歡。然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臨別之際,他把家財、珍寶、兵法悉數相贈,將心中志向和忠言告誡李靖。原來,他多年經營,積累下富可敵國的財物,為了在群雄爭霸之際,征戰二、三十年,建立小小功業,但李世民才是真命天子,三五年內就能統一天下。他希望李靖憑藉將相之才輔佐明君,讓紅拂也過上榮耀富貴的生活。

◎走筆至此,虬髯這位悲劇英雄,雖然在逐鹿天下這件事上是個失敗者,但他始終不失光明磊落的豪俠本色,一片肝膽為民止息紛爭,既讓人為之唏噓,也令人為之傾倒,面對他的敵手(前有李靖,後有李世民),他將所有家產轉贈對手,資助敵人,多少人有這種胸襟!虬髯客自言不願與李世民逐鹿中原、爭霸天下的原因,主要在於不願天下為了他個人的私慾野心,而與李世民相爭不下,荼炭生靈,可見他的格局,非尋常野心家可比,其英雄形象亦仙亦俠,心胸恬淡而博大,能捨棄放下,虬髯胸襟氣度達到極致,令人嘆服。
◎虬髯叫李靖用這批鉅億的資產去輔佐李世民以成就功業。虬髯以最慷慨、最磊落的胸襟,來對待李靖,藉此表示他對李靖在個人的情感上已纖無介意。
◎虬髯的政治前途完全破滅以後,他的心境才突然破雲而出。虬髯的這種轉變,是一種痛苦的試煉。一個人是不是人物,立可分判。
◎虬髯從人間的風雲之內,跨出了風雲之外。決心走向「他方」的虬髯,把人間的物事,做了一次蟬蛻式的處理。他把他的兵法,他的血肉,伴隨著他鉅億的資產,全部送給了李靖。
◎虬髯決心傾其所有相贈。紅拂對於虬髯「那漢子」的磊落,想已泣不成聲。其實,在虬髯的心中,也並沒有送給她什麼。素手相贈,只是殷情。紅拂所迷亂而不解的是:虬髯是怎麼捨棄一切的?紅拂會認為:虬髯的性格是自負的。自負的男人,怎能放棄對自己的崇拜呢?他有最心愛的女子在這世上,他有最尊重的朋友在這世上,他有最強的敵手在這世上,這三個條件,其中只要有一個存在,就值得虬髯留下了。可是虬髯居然通通拒絕,拿起自己的腳來走了。這種棄捨的決心,紅拂怎樣也弄不懂。
◎紅拂的功利態度,是一般社會群眾獲取生活資料的基本態度,這不能說「不應該」。因為社會大眾第一個考慮的是「我的生存」,而不是「他人的生存」。這無所謂「應該不應該」。應不應該,是更高一層的道德層域的事。

◎虬髯之所以能成其為大英堆,關鍵全在於他最後無私的捨棄,捨棄多年辛苦經營,預備做最後一搏之用的財富、權勢、野心和夢想!在這「乾坤一擲」之前,虬髯只是小說家筆下,隋末逐鹿天下草莽英雄中的一員而已。虬髯突然石破天驚、懸崖撒手,不只紅拂「弄不懂」,想來沒有幾個人能懂,因為我們都是凡人,「首先考慮的都是『我的生存』而不是『他的生存』」。其實,英雄也不例外,英雄不過是從凡人中脫穎而出的秀異分子,他們或憑武略才智,或賴際會機緣,或有背景可依恃,或有兵力可憑仗。但是,「大」英雄則不然,從世俗觀點來看,大英雄往往並不成功,然而,他們所臻及的境界,卻教凡庸之輩,做夢也難以夢見,當然更談不到瞭解,此所謂「只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正是千古以來真正大英雄寂寞的寫照。
◎有的人,每一個明天,對他來說都是未知的旅行,比如李靖;而有的人,能看得更遠,洞察時運的趨勢,比如虬髯客。無知者身在迷中,被動接受上天帶給他的吉凶禍福,與世推移;知命者通曉全局,要麼順應天命,要麼逆天而行,選擇就在一念間。

◎試想,虬髯既已明知此世尚有真正堪為對手的敵人,真正值得相知的朋友以及深心戀慕難捨的佳人,為什麼仍然決心完全捨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答案在杜光庭原作中雖不明顯,卻也暗點出此中消息。虬髯自謂,如要和李世民放手一搏,「當龍戰二三十載」,而成敗實難樂觀。但這二三十年的仗打下來,天下將有多少生靈塗炭?那遍野哀鴻的慘狀,豈能視若無見?為了實現自己一人富貴無極的野心和夢想,卻要摧毀千萬人卑微的生存和希望,這是真正「有心人」所不忍為的!當此際,虬髯的心態和楚漢相爭時,項羽對劉邦說:「天下洶洶者數歲,徒以吾兩人耳,願與漢王挑戰決雌堆,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為也」是一樣的,只是項羽已泥足深陷,抽身不得,又碰上老奸巨猾、「寧鬥智不鬥力」的劉邦,只有讓已經點燃的戰火延燒下去。但虬髯卻仍在可進可退的「臨界點」上,進則為逐鹿群雄舉足輕重的英雄,退則為富可敵國、上比陶朱的隱者。然而,虬髯兩皆不取,他不但乾乾脆脆退出這場男人最喜歡玩的戰爭遊戲,更將己之所有,傾囊相贈,送給紅拂、李靖賢伉儷,也就是間接送給了心目中最強的對手李世民!化「阻力」為「助力」,助唐太宗早日底定天下,讓戰爭可以在三、五年內結束。二三十年和三、五年,在人類有限的生命中,本已是非常遙遠的差距!更何況是戰火綿延、度日如年的歲月?僅此一念之間,保全了多少人命?多少田園?多少生機元氣?虬髯就這樣一無所有,飄然而去。「送君者自崖而返,君自此遠矣!」從此刻起,虬髯方得為真正的大英雄。
◎另外,佳人既然已有歸屬,李靖又是通過虬髯品題的「真正大丈夫」,奪人所愛,君子不為;不見可欲,其心不亂,這無疑也是虬髯決心遠行的一項因素。

比較:
1.第一次退場:言訖,乘驢而去,其行若飛,回顧已遠。靖與張氏且驚懼。
2.第二次退場:言訖,與其妻從一奴,戎裝乘馬而去。數步,遂不復見。

(九)

靖據其宅,遂為豪家,得以助文皇締構之資,遂匡天下。
譯文:
李靖擁有虬髯客的家宅,於是成了富家豪門,因而有能力提供李世民創建王業的資財,終於平定了天下。

◎李靖成了故事中最大的受益者,虬髯也間接幫助了李世民取得天下。
◎對於一場還未開戰就已知結局的爭鬥,是戰至一兵一卒以逞英豪,還是俯首稱臣受人驅使?虬髯客給了我們最圓滿的答案,人生充滿無限機遇,若能不拘於一時成敗,退一步海闊天空,同樣能夠獲得上天贈與的福分。有捨才有得,虬髯客敢於捨去對紅拂的迷戀,才能獲得笑傲風塵的兩位知己;敢於拋下辛苦積累的財富,才能助李唐快速統一天下,解百姓於倒懸;敢於放棄對帝王之位的覬覦,才能登上真正意義上的君王寶座。他是不世出的江湖豪俠,更是李唐一位難得的無名功臣!

(十)

貞觀十年,靖以左僕射平章事,適東南蠻入奏曰:「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入扶餘國,殺其主自立,國已定矣。」靖知虬髯得事也,歸告張氏,具禮相賀,瀝酒東南祝拜之。
譯文:
貞觀十年,李靖位居左僕射兼領平章事,正好東南蠻邦派人奏報說:「有人率領千艘海船,十萬甲兵,入侵扶餘國,殺了國君自立為王,如今大勢已定了。」李靖心知虬髯客已完成功業了,回家告訴張氏,準備了禮品祝賀,遙向東南方灑酒敬拜。

◎回顧全文,有李靖的特殊表現,才有張氏的夜奔。有了寒士佳人(佳人男裝、寒士相隨)的奇異組合,才引起虬髯客的好奇進而相識相知。小說情節圍繞三人而來,環環相扣,缺一不可。三俠由一位英偉凝重、器宇不凡的書生,一位識見超群、美麗絕倫的歌妓,一位橫行江湖、寄跡風塵,又想風雲待起、扭轉乾坤的豪俠結合而成,他們相逢多奇遇,結交尚義氣,抱負相同,但又對比極高,三人分別體現出:歷史的質感、生活的實感、朦朧閃爍的神秘感。

(十一)

乃知真人之興也,非英雄所冀,況非英雄乎?人臣之謬思亂者,乃螳臂之拒走輪耳。我皇家垂福萬葉,豈虛然哉!或曰:「衛公之兵法,半是虬髯所傳也。」
譯文:
由此可見真命天子的興起,不是一般英雄所能圖謀的,何況那些連英雄都稱不上的人呢?做人臣子妄想起兵作亂,就像螳螂伸出手臂去阻擋疾馳的車輪一般。我們大唐皇室福祉綿遠永垂萬世,怎麼可能是僥倖的啊!有人說:「李衛公的兵法,大半是虬髯所傳授的。」

◎杜光庭當初寫「虬髯客傳」本來是為了捧李世民,替唐朝皇室打氣。想不到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竟創出虬髯這樣一個真正的英雄!他最後讓虬髯成為「扶餘國王」的一段蛇足,其實大可不必。
思考1:李靖、紅拂、虬髯、李世民,四位英雄之中,妳最欣賞何人?為什麼?


北極殿潘麗水風塵三俠.jpg
上圖:台灣國寶級藝師潘麗水所畫風塵三俠(台南北極殿)


【文章出處】
《太平廣記》
〈虬髯客傳〉
原作者:杜光庭

【資料出處】
1.〈我看紅拂〉
網址:

情場上的狩獵者----羅龍治:我看紅拂
作者:羅龍治

2.〈我看我的虬髯〉
網址:

破雲而出,走馬他方----羅龍治:我看我的虬髯
作者:羅龍治

3.〈我看虬髯〉
網址:

從「英雄」變成「大英雄」----方瑜:我看虬髯
作者:方瑜

4.〈讀《虬髯客傳》之紅拂〉
網址:

柳笛:美人巨眼識窮途----讀《虬髯客傳》之紅拂女
作者:柳笛

5.〈讀《虬髯客傳》之虬髯客〉
網址:

柳笛:聞道長安似弈棋----讀《虬髯客傳》之虬髯客
作者:柳笛

6.其他
網址:

二個英雄與一個奇女子----杜光庭:〈虬髯客傳〉賞析

【資料整理】
本站。

 

    全站熱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