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jpeg
上圖:西湖


題解

本文選自《袁中郎全集》。六橋,為西湖 蘇堤上的六座拱橋,其名自南向北依次為:映波、鎖瀾、望山、壓堤、東浦、跨虹。全文旨在描寫杭州西湖六橋一帶的春光月景,表現作者獨特的審美趣味。

明神宗萬曆二十五年(西元一五九七),作者辭去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知縣後,來到杭州,首次遊賞心儀已久的西湖,並寫下一系列遊記,本文即其中的一篇。

文章題目明確點出時間(晚上)、地點(六橋)、事由(待月),然而作者並沒有按照題意具體描寫「待月」的過程,而著重在刻劃春天白晝桃花之美、遊客之盛,以此映襯月景之妙不可言,留給讀者無限「期待」的興味。全文以抒發自己的審美感受為主,表現超脫凡俗的心境,文字精簡,韻味無窮,是一篇「獨抒性靈,不拘格套」的小品佳作。


西湖.png
上圖:西湖月景


晚遊六橋待月記

西湖最盛,為春為月。一日之盛,為朝煙,為夕嵐。

今歲春雪甚盛,梅花為寒所勒,與杏桃相次開發,尤為奇觀。石簣數為余言:「傅金吾園中梅,張功甫玉照堂故物也,急往觀之。」余時為桃花所戀,竟不忍去湖上。

由斷橋至蘇堤一帶,綠煙紅霧,彌漫二十餘里。歌吹為風,粉汗為雨,羅紈之盛,多於堤畔之草,豔冶極矣。

然杭人遊湖,止午、未、申三時。其實湖光染翠之工,山嵐設色之妙,皆在朝日始出,夕舂未下,始極其濃媚。月景尤不可言,花態柳情,山容水意,別是一種趣味。此樂留與山僧遊客受用,安可為俗士道哉!


【文章出處】
《袁中郎全集》
〈晚遊六橋待月記〉
原作者:袁宏道

 

西湖.jpg
上圖:西湖月景


章句翻譯

(一)

西湖最盛(每),為春為月。一日之盛,為朝煙,為夕嵐。
譯文:
西湖最美的時候,就是春天與有月亮的晚上。一天之中最美的景致,就是早晨的煙霧,與傍晚的山嵐。


(二)

今歲春雪甚盛,梅花為寒所勒(抑制),與杏桃相次(相繼)開發(開放、開花),尤為奇觀。
譯文:
今年春天雪下得很多,梅花被寒氣所抑制,與杏花、桃花相繼開放,特別是奇特的景觀。

石簣(音ㄎㄨㄟˋ(音ㄕㄨㄛˋ,多次)為余言:「傅金吾(金吾,官名,掌京師戍衛)園中梅,張功甫玉照堂(玉照堂為張鎡(字功甫)園林,有梅四百株)(舊)物也,急往觀之。」
譯文:
友人石簣多次對我說:「傅金吾園中的梅花,原是宋代張功甫玉照堂中舊有的古梅,趕快前往觀賞!」


余時為桃花所戀,竟不忍(離開)湖上。
譯文:
我當時被桃花所迷戀,竟捨不得離開湖上。


(三)

由斷橋至蘇堤一帶,綠煙(柳綠如煙)紅霧(桃紅如霧),彌漫二十餘里。
譯文:
從斷橋到蘇堤一帶,楊柳綠如煙,桃花紅如霧,連綿二十多里。


(吹奏聲)(如)風,粉汗(仕女流汗)(如),羅紈(穿著華美衣服的遊客)之盛,多於堤畔之草,豔冶(豔麗。冶,音ㄧㄝˇ極矣。
譯文:
歌聲與吹奏聲悠揚如風般,隨處可聞,遊湖的仕女眾多,揮汗如雨,穿著華美衣服的遊客比堤邊的青草還要多,真是豔麗到了極點!


(四)

然杭人遊湖,止午、未、申三時。
譯文:
然而杭州人遊西湖,只在上午十一點到下午五點這段時間。


其實湖光染翠(湖面光影被青翠山色點染)之工(精巧),山嵐設色(山色受霧氣影響,形成顏色變化)之妙,皆在朝日始出,夕舂未下(古人於夜間搗米,夜間舂米之杵尚未搗下,即舂米之事尚未進行,用以指稱傍晚,始極其濃媚。
譯文:
事實上湖面光影被青翠山色點染的精巧,山色受霧氣影響,形成顏色變化的奇妙景象,都是在早晨太陽剛升起,傍晚夕陽尚未落下時,才最為濃麗嫵媚。


月景尤不可言,花態柳情,山容水意,別(特別)是一種趣味。
譯文:
月光下的景色尤其美得無法形容,花的嬌態、柳的柔情,山的姿容、水的情意,更另有一種趣味。


此樂留與山僧遊客(懂得觀賞的遊客,指作者自己)受用,安(怎麼)可為俗士道哉!
譯文:
這種樂趣只能留給山中的僧人與懂得觀賞的遊客享用,怎能向庸俗之人說明呢!


西湖.jpeg
上圖:西湖月景


賞析
 
美,是一種感受,各人的審美觀不同,欣賞的對象也就有所差異。作者初次來到西湖,即興為文,抒發感受,呈現出超脫凡俗的審美觀,文字精雋雅潔,引人入勝。

文章一開始,作者即表明,一年四季,最欣賞西湖的春天和月夜;一天之中,最欣賞西湖的朝煙和夕嵐,強烈反映出他的特殊品味。其次,寫今年梅花因寒冷而遲遲開放的「奇觀」,但作者獨為桃花所迷戀;甚至連幾百年的著名古梅都無法使他動心,以映襯作者對桃花的痴情,這是與一般審美觀不同之處。

接著,作者又以誇張筆調寫西湖遊客之盛,紅花綠葉加上紅男綠女的人潮,真是「豔冶」極了。在讚嘆之後,筆鋒一轉,對杭人不知在清晨或黃昏遊湖,欣賞這兩時刻湖光山色的「濃媚」,頗表惋惜。不過「豔冶」也好,「濃媚」也好,都是映襯「月景」的「別是一種趣味」,月景才是作者的最愛。然而如此妙不可言的境界,除了遠離凡塵的山僧與高雅的遊客能領略外,又如何向俗士解說呢?由此顯現作者境界的不俗。

全文從白天的桃花、遊客,寫到晚上的月景,層層遞進,乍看似無「待月」之事,卻有「待月」之實。寫到月景僅寥寥數筆,留給讀者廣大的想像空間;讀畢之後,令人不勝期待之至。


西湖.png
上圖:西湖月景

 

全站熱搜

rue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